766 蓮花之下

“快!加快速度!”錦玉壓低了聲音,不斷催促着數千麾下將士,包圍龍族棲息地。

遮天蔽日的蓮花之下,是一顆顆懸浮着的小小冰晶。

人族與魂獸一方以小冰晶爲界限,戰鬥開啓之前,任何人不允許踏入小冰晶範圍之中,以免打草驚蛇。

錦玉妖與雪月蛇妖兩個種族,將龍族棲息地團團圍住。

蓮花之下正南方,是榮陶陶率領人族小分隊,除了幾員教師之外,還有十數名星燭軍將士佇立在結界之外,蓄勢待發。

像這樣的人族小分隊,均勻的分佈在各個方位,榮陶陶這邊的實力無疑是最強的,除了梅鴻玉領銜的教師團之外,還有最爲關鍵的人物——魂將·南誠!

這段時間,雪境戰士活得有多滋潤,星燭軍將士活得就有多麼痛苦。

苦苦忍耐一個月,發泄就在此時!

說真的,如果雪境遠征軍再不有所動作的話,星燭軍的將士們真的快要瘋了......

哪怕是士兵們的意志再怎麼剛強,也架不住本命魂獸日日夜夜哭爹喊娘。

那種痛苦的滋味,榮陶陶這輩子是無法感同身受了。

畢竟榮陶陶是雲巔魂武者,嘴大吃八方。天大地大,各種屬性的旋渦深處他都能去,而且還能跟云云犬活得很滋潤。

“真是開了眼了。”榮陶陶口中小聲嘀咕着。

此刻,他看着前方十數米處那懸浮的小小冰晶,彷彿真的看到了一個結界。

換做平時,他早就屁顛屁顛的上前,伸出小手戳戳那些小冰晶了。

這不比馭雪之界酷多了?

不僅外觀更酷,關鍵是感知範圍也是大的可怕,感知效果強的出奇!

而且根據何天問提供的情報來看,這還不是旋渦龍族感知的最大範圍!

當初,何天問在第二帝國撒野的時候,就曾被旋渦龍族制裁。

貿然闖入龍族棲息地的何天問,最後甚至連帝國境內都無法進入了,這懸浮小冰晶的範圍,甚至可以囊括整個帝國區域!

這是什麼級別的感知?

人類魂武者如果能有這種範圍的感知......

那一個個的還真就成神成聖了!

旁人也許還有一絲幻想,但是榮陶陶卻知道,人類不可能擁有這樣的魂技。

因爲這根本就不是魂技,而是一種名爲“星技”的東西。

榮陶陶可是親手摸過星龍的星珠,知曉這是另外一種力量體系的生物。

所以,哪怕是你獲得了龍族的命珠,你也無法將其鑲嵌到自身的魂槽之中。

魂技,靠魂力施展。

那麼星技是否要靠星力來施展?

問題是,榮陶陶一路走南闖北、見識了各式各樣的世界,但卻從來不知道星力該在哪裡修習。

他又不是沒去過星野-暗淵,按理來說,暗淵作爲星龍的棲息處,本該是修行“星力”的地方,但是榮陶陶卻從未開啓過那種修行體系。

所以...龍族到底從何而來?

爲什麼它們如此特殊?它們盤踞在魂力最爲濃郁的異星球最深處,反而是另外一種力量體系的生物?

這顯然是不符合常理的。

這個世界,到底還有多少層面紗,又有多少未知的秘密......

“陶陶。”身側,傳來了高凌薇的聲音。

“嗯?”榮陶陶急忙轉頭望去,也看到了女孩那堅定的眼神,“都準備好了?鬆雪智叟一族也準備好了?”

高凌薇輕輕頷首:“鬆雪智叟一族無需擔心,它們一族精神相連,遠比我們各部隊傳遞信息更快。我們開始吧!”

我們開始吧?

這幾個字具體意味着什麼,恐怕要留給史書的記載者了。

榮陶陶強忍着心中的忐忑,壓抑着眼中那似有似無的仇恨:“南溪。”

在一衆教師、將士們的眼神注視下,葉南溪合上了一雙眼眸,膝蓋處悄然涌入了點點星辰。

唰~

下一刻,一個有着夜幕繁星身軀的榮陶陶悄然出現。

而隨着殘星陶的出現,衆人不免暗暗心悸!

甚至大家有點目眩神迷的意思......

一位戰士可以英武到什麼程度?

突兀出現殘星陶,給了世人一個完美的答案!

他撐着唯美的夜幕繁星之軀,穿着威武的夜幕繁星鎧甲。

他披着神秘的夜幕繁星斗篷,手中還拿着一柄炫酷到了極致的龍雀斬星刀!

真真如夢似幻,氣宇軒昂!

事實證明,不僅是殘星陶的外觀讓人醉眼迷離,他的實力同樣強到突破天際!

唯一的缺點,便是榮陶陶沒有續航的能力......

不過沒關係!

真正的男人,三秒鐘就足夠了!

“全體都有,錦玉妖,開衣裳。”高凌薇輕聲開口,身後的鬆雪智叟立刻通過自身能力,將命令傳往了各個方陣。

行軍作戰,鬆雪智叟一族不僅僅是優秀的智囊,更是完美的傳話筒。

一道命令之下,位於蓮花之下週邊的將士們、魂獸們紛紛高舉手掌。

而錦玉妖一族率先開啓了魂技,上千名魂獸,距離冰晶結界數米之外,紛紛甩出手掌,將無形的絲霧迷裳宛若高牆一般樹立了起來,也將龍族圍困其中。

這座巨大的無形囚牢,唯一的缺口便是榮陶陶的面前了。

只見榮陶陶手中突然浮現出了一瓣蓮花,衆人都知道,那是他的獄蓮。

而在榮陶陶手持蓮花瓣之時,殘星陶左手向後一抓,拎起了自己的夜幕繁星斗篷,身體原地轉了一圈。

短短的一瞬間,他的目光掃過了高凌薇、梅鴻玉、葉南溪、南誠。

同樣,他的目光也略過了煙、糖、春、灰、紅......

戰前,且再看教師們一眼。

而那些不在本方陣的教師,榮陶陶也在腦中補上每個人的面龐。

此役,必勝!

如若不勝,那麼臨進入漩渦之前、高慶臣和衆將士敬的“將死之人”,就是我!

榮陶陶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突然進入死前“走馬燈”的狀態。

但是拎着斗篷尾擺迅速轉圈的他,真真切切的體驗到了這無比玄妙的一刻。

最終,當他掄圓的胳膊,甩着斗篷尾擺,惡狠狠地向前一揮之時......

腦中一張又一張熟悉的面孔,最終幻化成了一人的面龐:關外第一魂將·徐風華。

悽美的夜幕繁星斗篷,迅速擴張延展着,鋪天蓋地,涌向了那遮天蔽日的蓮花、入侵着這一方龍族棲息地。

在那唯美的夜幕繁星之中,榮陶陶彷彿看到了她那溫柔的笑臉。

有趣的是,教科書中的她是那樣的冰冷、堅毅,而親眼見到的她,卻是那樣的溫柔、慈愛。

她彷彿把一切的凌厲與冷冽,統統都融入到了背後的漫天風雪之中,也將眼底最深處的溫暖給了這個走到她面前的孩子。

徐風華,

我來接你回家了!

悽美的星空,大肆入侵着蓮花之下。

而那英武的夜幕繁星將士,仰望着夜空中那幻想出來的面龐,他的身體也悄然破碎。

“咔嚓...咔嚓......”

殘星陶的身軀裂出了道道碎紋,自肩膀處開始徐徐破碎,化作點點星芒,逐漸消散在這個不屬於他的世界裡。

同一時間,高高舉着手掌、蓄勢待發的魂獸們,也品嚐到了星燭軍將士們的苦楚。

這裡是哪?

這裡是雪境!是雪境旋渦的最深處!

哪裡來的星野宵小敢在這裡撒野,甚至妄圖入侵雪境世界?

“嘶......”

“嘶!!!”霎時間,蓮花之下傳來了一陣陣龍吟聲,帶着無盡的蒼涼意味,聽得人們身心震盪!

盤繞在蓮花之下的龍族,迅速被夜幕吞噬。

警惕萬分的它們搖頭晃腦,四處觀瞧着。

所謂的失重環境,對於龍族而言並不會造成任何麻煩,因爲它們本就可以飛行、懸浮。

閃爍的夜幕繁星,也讓一條條巨龍目眩神迷,這是...這是???

唰~

南誠高高舉起的手掌猛地張開,只見那遮天蔽日的蓮花正上方高空中,突然開啓了一個巨大的蟲洞!

深邃廣袤的外太空,就這樣突兀出現在這個世界,而在那太空深處、有一顆隕石正迅速接近着,在衆人的視野中不斷變大......

星野魂技·神話級·星噬山河!

“雪...雪將燭!”錦玉妖看着如此超出她認知的一幕,強壓着心頭的震撼,急忙開口命令着。

呼~

霎時間,五隻雪將燭高舉着手中的長槍利刃,無數藍白色的冰燭大雨散落而下。

“星燭軍!”高凌薇同時開口。

霎時間,四面八方的星燭軍戰士,本就高高舉起的手掌,狠狠的向下猛地一拽!

真·十萬星辰!

一名星燭軍將士,足以召喚漫天的星辰,而百名星燭軍將士同時召喚呢?

也就是在這一刻,龍族的感知結界擴大了!

懸浮着的小冰晶就像是有生命一樣,自顧自的向外飄散着,無形的絲霧迷裳之上,頓時貼滿了密密麻麻的小冰晶!

小冰晶只有兩個方位能擴散,一個是向上,另一個便是榮陶陶施展夜幕斗篷的方位。

那裡是錦玉妖一族給榮陶陶特意留出來的,施展斗篷的位置!

“嘶!”

“吼!!!”頓時,原本還在好奇研究着夜幕的龍族,心態驟然一變,怒火蹭蹭上竄,怒吼出聲!

人族?

獸族?

竟然敢來偷...那是什麼?

下一刻,一條條巨龍匆忙竄了出去!

因爲天空中轟砸而下的星辰,被向高空中擴散的小冰晶感知到了。

十萬星辰,竟後發先至!

這些召喚出來的星辰,本就比蟲洞開啓位置更低,且降落速度遠比冰燭大雨更快。

“呯!”

“呯!”一連串撞擊的聲音不絕於耳,皆是龍族撞到錦玉妖魂技·絲霧迷裳上的聲音!

密密麻麻、鋪天蓋地的星辰從頭頂砸落,雪境龍族當然不會選擇向上方竄去,而是貼着地面向四周逃竄。

也許在龍族的認知中,錦玉妖的絲霧迷裳根本不堪一擊!

事實也的確如此,那巨大的冰晶龍首,攜千鈞之力,一腦袋便撞碎了一道絲霧迷裳,但是......

但除了第一道絲霧迷裳,還有第二道,甚至還有第三道、第四道!

準備萬全的人族-獸族大軍,在龍族棲息地外圍設下了一層又一層真正的“結界”!

“呯!”

“轟隆隆!”十萬星辰如期而至,對着蓮花之下狂轟濫炸!

冰燭大雨隨後趕來,徹底點亮了這片夜幕繁星的區域,天外隕石呼嘯而下,彷彿徹底封死了上方的出路一般,而更可怕的是......

在龍族棲息地的正南方,一朵巨大的蓮花瓣悄然綻放開來。

九瓣蓮花·獄蓮!

讓我們把時間回溯到3秒鐘之前......

六條雪境巨龍之中,唯有一條衝向了絲霧迷裳缺口的方向,也正是榮陶陶等人所在的位置。

它的頭不鐵?

不願意跟絲霧迷裳硬碰硬?

並非如此,那所謂的缺口也不過是一條縫隙罷了,只供榮陶陶施展夜幕繁星斗篷。

儘管相比於星龍而言,羣居的雪境龍族體型較小。

但即便是再怎麼小,怕是也有近千米的長度,那巨大的龍首和身軀,怎麼可能衝出小小的出口?

也就是說,這條冰晶巨龍就是奔着榮陶陶等人族生物來的!

它試圖躲避空中墜落的無盡星辰同時,也妄圖碾碎這羣不自量力的螞蟻!

所以,它來了。

而對於榮陶陶等人而言......

來了,你就別走了!

“放它出來!”斯華年一聲厲喝,左手猛地前探,纖長的五指瞬間撐開。

錦玉妖急忙揮散絲霧迷裳,任由巨龍衝殺而出。

唰~

下一刻,一瓣巨大的蓮花悄然現世,宛若高聳毅力的大山,又像是一面屬於神族巨人的盾牌,攔在了晶龍衝殺的路上。

“咚”的一聲巨響!

巨龍張牙舞爪、憤怒咆哮,威勢滔天,一頭撞到了巨大的蓮花盾牌之上。

這一刻,天地彷彿都在震動!

“嗚~”

你很難想象,一向以暴躁示人的恐怖龍族生物,竟然發出了一陣疼痛的嗚咽聲音?

更讓這一幕滑稽的是......

那粗長的巨龍,在未能撞碎巨大蓮花盾牌的情況下,頭部受阻,但後方的龍身、龍尾卻還在向前。

一時間,它長長的身軀不斷盤繞,竟盤成了一個蚊香?

與此同時,早已準備多時的榮陶陶,手中的獄蓮驟然一亮!

霎時間,一朵巨大的獄蓮,瞬間綻放在了衆人眼前!

八瓣虛影,一瓣實體!

這可是獄蓮最爲經典的使用方式,也獻給最爲暴躁的你!

斯華年猛地一揮手,蓮花盾牌悄然消失。“粘”在盾牌上的巨龍,依舊盤繞着定格在原地,但問題是......

蓮花骨朵一邊合攏、一邊迅速變小。

而定格在原處的巨龍,身體同樣在迅速變小!

被撞得頭暈目眩的巨龍,掙扎扭動着身軀,不斷搖頭晃腦。

當它再次回過神來的時候,卻是發現自己已經來到了另外一個世界。

“嘶!!!”這一刻,龍族徹底慌了!

巨大且蒼涼的龍族嘶吼聲,對於蓮花骨朵之外的人而言,聲音卻是小得可憐......

陣陣的星辰轟炸、火雨墜落的背景之下,榮陶陶面色陰沉,邁步向前走去。

就在他半跪在地、一手拾起蓮花骨朵的那一刻,自外天空而來的那顆巨大隕石,轟然砸下!

對於榮陶陶而言,此時此刻的帝國蓮花之下,風景是如此的美好......

...

求些票票~

414 勝!勝!308 再登門526 沙俄帝國大學的蛇頭學長學姐們611 蓮花落486 雪將燭桃429 身份初現507 衝!衝!355 聚寶盆與肥肉323 最後一名730 錯689 暗淵之始145 雷神之錘?335 淘淘!淘淘!703 暗星領域!說點心裡話212 不順從114 罪·蓮(求訂閱!)260 《狂妄》187 是我應得的!735 大軍!大軍!496 靈魂暴擊344 香脆小酥魚136 真好305 上蒼的恩賜233 千山619 五彩祥雲·黑雲!419 單刀赴會311 快意恩仇582 暴脾氣194 神技!308 再登門222 一步之遙624 研發!新魂技!615 大雲龍雀?171 漩渦深處548 靈感大爆炸081 那夜747 起飛?727 靈性146 總會來038 敢450 衣錦還鄉626 太苦292 夢想升起的地方629 我教你474 繁花似錦578 龍驤十八騎721 誅蓮花獄154 不講武德!091 真好256 上門桃兒391 各路英豪004 是個人?401 兩隻維京人122 乖巧惡魔159 星野之心642 夭身、暗淵與宇航員367 雪境敲門人663 她的掌心730 錯113 三牆?059 大夏龍雀784 危!273 碎嘴要出山?505 晉級!新魂槽?425 八分之一163 結伴?452 龍驤鐵騎413 擋路者死!560 榮教就位276 你的犬子764 種族桎梏?594 血花756 錦玉帝王262 就在今天!748 講究!327 魂團初成590 殺!649 人間悲喜167 乾飯王496 靈魂暴擊068 那萬一呢?757 屈服583 還記得年少時的夢嗎?380 餿主意440至於?622 晉級!少魂校!660 你搞我啊?033 認與不認459 外興嶺牌購物商廈411 山雨欲來!336 第三面牆047 團 結 友 愛757 屈服786 你們全族...有罪!(求訂閱!)756 錦玉帝王669 雙刀桃!407 囚272 火爆蘿莉?577 崛起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