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3章 如何把大象取出冰箱

“荒卷義市死了?!”林新一訝異地張大了嘴巴。

“你果然認識這傢伙?”警察叔叔目光犀利起來。

這無疑是看待頭號嫌疑人的目光。

林新一一陣無語。

他是警察,自然知道警察在面對嫌疑人時會想什麼。

現在他就算是打個噴嚏,對方估計都要揣測他在此時打噴嚏的背後用意。

面對這麼一幫對自己心懷警惕的同行,聊起天來實在費勁。

於是林新一索性不直接回答問題。

而是若有所思地打量着眼前這個髮型很有特色的“珊瑚頭”警官:

“等等,我記起來了...”

林新一回想起來,自己上次在伊豆解決道脅正彥案後,曾經因爲配合當地警方做筆錄,而與這位警官有過一面之緣:

“你就是上次那個拉着我的手連連感謝,口口聲聲說我是你的偶像,還非要跟我簽名合影的那個...”

“橫溝...橫溝...”

“橫溝參悟。”眼前這位人高馬大的警官眼中,不由露出了一絲窘迫。

就連先前那種對嫌疑人專用的戰術恐嚇語氣,都有些維持不住。

但這位橫溝參悟警官到底沒忘了自己的職責。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勉力正色道:“林管理官...”

“你的確是我的偶像。”

“但這次屍體是從林先生你車裡發現的,無論如何,你都是本案的頭號嫌疑人。”

“所以...得罪了。”

橫溝參悟又努力板起了一張臉。

“哎...”林新一無奈一嘆:“橫溝,你是瞭解我的。”

“如果這是我做的。”

“你們不可能見得到屍體。”

殺完人把屍體塞進車裡不管,還讓路人給發現了?

這簡直是侮辱他的專業水平。

“這...說得也是。”橫溝參悟也忍不住點頭附和。

他所知道的那個警界傳奇,就算真的殺人,手法也不至於這麼拙劣。

“但你還是頭號嫌疑人啊。”

橫溝警官剛下意識附和完,便又執拗地看了過來:

“林先生,你得配合我們調查。”

“死者荒卷義市,和你到底是什麼關係?”

“好吧...”看着眼前這個帶着幾分憨勁的男人,林新一徹底放棄了爲自己開脫的想法。

但他倒一點也不討厭對方,反而有些欣賞。

畢竟,能在他這個偶像、高官、警界關係戶面前堅持原則、不卑不亢,始終以公事公辦的態度堅持懷疑的警察,可以說是非常少見了。

於是林新一便老實配合着回答道:

“荒卷義市我的確認識。”

“他...算是我現在在秘密調查的一個案件的嫌疑人吧。”

“大約2個半小時之前,我們剛在附近的海水浴場見過,並且當衆吵過一架。”

他說荒卷義市“必有血光之災”,讓他“等死”的時候,周圍很多遊客、浴場工作人員都在場。

警方遲早能查到,而林新一也不怕他們查,所以他乾脆在這裡就把他和荒卷義市之間的恩怨,直截了當地講了出來。

當然,這裡省去了“林大師發功”的玄學戲份。

“哦?”橫溝警官越聽表情也越微妙:

林新一和那荒卷義市之間,明顯是發生過矛盾的。

這下好了,連作案動機都有了。

說不定真實情況就是,荒卷義市因爲林新一的調查和他發生衝突,結果在衝突中被林新一失手幹掉了?

想到這裡,橫溝警官馬上心情緊張地追問道:

“那林先生,你能說說你在過去2個半小時之內的行蹤麼?”

“可以。”林新一回答道:“跟荒卷義市發生矛盾之後不久,我就開車回了酒店。”

“路上花了20分鐘左右,然後剩下這大約2個小時,我就一直在這個酒店房間,和小哀在一起休息。”

“小哀?”橫溝警官有些好奇:“她是?”

“是啊。”房間裡傳來一個清脆稚嫩的聲音。

只見一個幼稚可愛的茶發小姑娘,悄然從林新一身後顯出身來。

她上身穿着短袖T恤,下身穿着七分長褲,踏着紅色小皮鞋,只有一截白生生的小腿露在外面,衣着倒是還算得體。

但那匆忙之間沒來及捋順的茶色髮絲,慌亂之間臉頰上浮現的薄薄紅暈,尤其是那嘴角,還有嘴脣上,沒顧上擦拭乾淨的幾滴口水...

都讓在場的一衆警官望向林新一的目光,陡然犀利起來。

“咳咳....”林新一又不禁心虛起來:“小哀她之前中暑了。”

“所以我才獨自送她回酒店,還一直在她房間照顧她。”

“原來如此...”橫溝警官憨憨地點了點頭。

他沒追究林新一真正犯的法,很快又把注意力放回到了林新一的殺人嫌疑之上:

“所以林先生,你的不在場證明就是...”

“是我!”灰原哀搶着回答:

“林新一哥哥他一直跟我在一起。”

“我可以證明,他沒有殺人。”

她用着更容易爲人所取信的、純潔無辜的孩童口吻,軟軟地爲林新一辯護着。

聽到這裡,在座各位警官的懷疑便都打消了不少。

因爲要教一個7、8歲的孩子撒謊,還得撒謊撒得這麼自然,還是挺有難度的。

“但還是不能排除做假證的可能。”

“畢竟,這位灰原小小姐和林先生你是熟人,而且關係看起來很好。”

本着警察的職責,橫溝警官仍舊沒有放棄懷疑。

而他說得也沒錯,與嫌疑人關係親密者的證詞,在可信度上本來就得打上一個大大的問號。

“好吧...”林新一無奈一嘆:

他看出來了:只要不出現足以扭轉局勢的關鍵證據,這位頭鐵的橫溝警官就不會輕易放棄他的懷疑。

“你們驗屍了麼?勘察現場了麼?”

林新一反客爲主,又不知不覺地拿出了上級領導的口氣:

“要確認兇手身份,還得先把這些基本工作做好了啊。”

“這個...”橫溝警官微微一愣:“我們也是剛到不久,現場勘察工作還得等鑑識課的同僚過來。”

“而且...”他有些不好意思:“我們靜岡縣警,也沒有林先生您這樣的專業法醫。”

“我就知道。”林新一不知不覺地佔據了主動:“既然如此,那就帶我去現場看看吧。”

“我可以幫你們驗屍。”

“這...”橫溝警官吞吞吐吐的,像是很猶豫。

“沒事的。”林新一笑着解釋道:

“我就看看,不上手,這總行了吧?”

“有你們在旁邊盯着,我也做不了什麼小動作。”

他這番言語十分坦蕩。

卻沒想橫溝警官還是搖了搖頭:

“不,我不是不同意林先生你參與驗屍。”

“我是在想...”

“那具屍體該怎麼驗?”

...............................

屍體該怎麼驗?

空地上鋪好防水塑料布,放平了就直接驗啊。

林新一一開始也不理解,橫溝警官爲什麼要這麼問。

可當他來到地下停車場,站到自己2小時不見的跑車前面的時候,他就知道了...

“小哀,不要看。”

林新一第一時間捂住了因爲不放心他而特意跟來身邊的,灰原小小姐的眼睛。

可這反而讓灰原哀感到好奇起來。

她有些吃力地從扒開男友的大手,努力地往前一看:

這一看,連她這個能面不改色解剖屍體的女科學家,都隱隱地有些反胃了:

早該想到的...

荒卷義市體型之魁梧,直接去演更衣室摔跤都不嫌突兀。

可他的屍體卻是被兇手藏在林新一跑車的前置後備箱裡。

跑車生來就不是家用載貨的,那車頭的前置後備箱空間又能有多大?

能塞進一個旅行箱就算是極限了。

可兇手偏偏就靠着一股蠻力,硬生生地將荒卷義市這個成年壯漢給塞進去了。

於是荒卷義市便從荒卷義市,變成了...

荒卷義市.zip。

這傢伙整個人都擰成了麻花。

全身的骨頭也不知斷了幾處。

正以一個難以描述的扭曲姿態,死不瞑目地卡在那小小的前置後備箱裡。

這慘像已然令人目不忍視,而更加觸目驚心的是,荒卷義市脖子上還被利刃劃出了一道深深的豁口。

鮮血自豁口流淌而出,染紅了他的半邊身子,又在那小小的前置後備箱裡,積成了一灘淺淺的血窪。

所以乍一看去,這屍體就像是泡在一個妖異的血池裡一樣。

“嘔...”儘管已是第二次看到,自己也不是什麼沒見過屍體的菜鳥,但橫溝參還是有些不適的捂住了嘴巴。

但他依舊堅持着向林新一描述案情:

“屍體是幾位在這停車的客人發現的。”

“他們路過的時候,聞到這車裡有一股濃厚的血腥味,然後循着味道試着過來一看,就發現這輛跑車的前引擎蓋並沒有關緊。”

“他們試着打開引擎蓋,結果就看到了...”

“這麼一幕。”

橫溝參悟頓了一頓,又解釋道:

“我們接到報警就第一時間趕到現場,又向酒店工作人員瞭解了一下情況。”

“再然後,我們就找到你了,林先生。”

因爲這家酒店的停車場對外收費開放。

所以入住的客人都要登記自己的車牌號,用作免費停車的證明。

橫溝警官他們就是通過這種方式,直接從林新一的跑車,找到正和小哀學生物的他本人的。

“我明白了...”

林新一點了點頭,表情嚴峻:

“兇手恐怕不是衝着荒卷義市來的,而是衝着我來的。”

“他這是在故意陷害我啊!”

“爲什麼這麼說?”橫溝參悟好奇而警惕地望了過來。

“血。”林新一指了指眼前的小小“血池”:“給死者放這麼多血,是怕人聞不到嗎?”

“兇手根本不是想把屍體‘藏’在這。”

“而是故意要讓別人發現,這裡有一具屍體。”

關是看到這些鮮血,林新一就可以確定,荒卷義市是在他們回到酒店之後,才被那神秘兇手殘忍殺害的。

不然,如果他在開車帶小哀回酒店的時候,屍體就已經被藏在他車上的話...

他們不可能聞不到血腥味。

這麼多血,嗅覺正常的人都能聞到。

就更別提當時同樣在車上的凱撒了。

“而且你再看——”

林新一指引着橫溝參悟,近距離觀察荒卷義市仍舊卡在那狹窄空間裡的屍體,還有他的脖頸上的猙獰豁口:

“這一刀方向水平橫行,創沿少見皮瓣,一刀切斷舌骨下肌羣、甲狀軟骨板、氣管、食道、左側頸總動脈,足以見其刀鋒之銳利、下刀之迅猛、殺人之果斷。”

“這足以說明兇手的專業和狠辣。”

“而最值得注意的是:”

“死者頸部受了這麼重的傷,出血量卻不多。”

“額...不多?”

橫溝警官、還有在場衆人都嘴角抽搐地,看了看那幾乎被完全染紅的前置後備箱:

這出血量還不多嗎?

“相對於死者頸部傷口的嚴重程度來說,不多。”

林新一語氣平靜地解釋道:

荒卷義市被切開的可是頸總動脈,如果是在正常情況下,這血能從傷口裡噴出去兩三米遠。

別說染紅一個小前置後備箱,拿來給整輛車噴漆都不成問題。

而荒卷義市流失的血量卻相對有限。

“仔細觀察應該還不難發現,他頸部創口生活反應微弱,皮瓣充血不足。”

“這說明他在頸部中刀的時候,就已經陷入一種即將步入死亡、血液循環幾乎停滯的重度瀕死狀態了。”

“再看看他衣服上,還有前置後備箱內側箱壁,這幾滴不多不少的噴濺狀血跡。”

“便更足以證明,荒卷義市頸部中刀、血液噴濺出來的時候,他的身體就已經卡在了這前置後備箱裡。”

“也就是說...”林新一緩緩給出結論:

“兇手是在將荒卷義市幾乎殺死之後,塞進這前置後備箱裡,才一刀割開他喉嚨的。”

“這一刀不是爲了殺人。”

“而是爲了放血。”

如果林新一是兇手,他當然不會沒事找事,把本就處於重度瀕死狀態、差幾十秒就能自己嗝屁的荒卷義市塞進了車,還給一個必死之人開刀放血。

而兇手這麼做,就是爲了讓屍體散發出一股濃重的血腥味。

讓人發現這裡有屍體,林新一車裡有屍體。

“所以我才說,兇手很可能是衝着我來的。”

林新一略顯擔憂地蹙起眉頭:

荒卷義市頸部那乾淨利落的一刀,已然說明兇手是個心狠手辣、技法專業的狠角色了。

而兇手能輕易制服身材魁梧的荒卷義市,還能靠着一股蠻力,硬生生地把這麼一個八尺壯漢,徒手“壓縮”成一個旅行箱大小。

這種power...

兇手就算不是手槍境高手,也至少是非人類的存在了。

最可怕的是,兇手既然殺了荒卷義市,還特意將荒卷義市藏進了他的車裡,那就說明...

兇手知道他和荒卷義市之間的恩怨。

先前林新一和荒卷在沙灘上吵架的時候,那兇手也在現場!

可他卻沒有發現。

貝爾摩德也沒有發現。

雖說貝爾摩德也不至於像24小時工作的雷達一樣,無時無刻觀察身邊的動向。

但如果是隱匿手段不夠精巧、專業的一般人來跟蹤監視,她基本都能注意到。

一個疑似掌握隱匿跟蹤技術、力量超乎尋常、殺人果斷狠辣,還明顯對他抱有惡意的兇手....

這可不像是下條登。

林新一在離開前就囑咐了讓貝爾摩德將他牢牢看住,他就算真有這本事,也根本沒有作案時間。

“那兇手到底是誰?”

“我是什麼時候,惹上了這種難纏的傢伙?”

林新一一陣低頭沉思。

而橫溝警官卻忍不住打斷了他:

“林先生,你看...”

橫溝參悟神色糾結地指了指,那具跟午餐肉罐頭似的,牢牢卡在那狹窄前備箱裡的屍體:

“這屍體要怎麼取出來纔好?”

“死者在前備箱裡卡得太緊了。”

“直接用蠻力取出來的話,肯定會對屍體造成嚴重的二次破壞。”

橫溝警官臉上滿是爲難。

“這個簡單。”

林新一不假思索地回答道:

“別動屍體,直接把車頭拆了。”

“拆車?”橫溝參悟有些意外地看了看眼前那輛,一看就價值不菲的豪華跑車:“林先生,你確定?”

“確定,損失我自己承擔。”

林新一語氣非常自然,彷彿這點錢財在他眼裡都只是過眼雲煙。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

毀掉一輛跑車算什麼?

反正只要家裡的富婆還在,他就永遠不缺跑車開。

“林先生,謝謝您的配合!”

橫溝參悟被林新一那寧毀豪車、不損屍體的高風亮節所感動,不禁對他連連出聲讚歎。

然後他又迫不及待地說道:

“既然如此,那我現在就去請修車師傅,帶拆車工具來現場試試。”

“請人?不用不用。”

林新一搖了搖頭:

“那樣太耗時間了。”

“拆車而已,有我在就夠了。”

“你?”橫溝參悟看着兩手空空如也的林新一:“林先生,你打算怎麼拆?”

只見林新一緩緩攥緊了拳頭:

“就用手啊。”

橫溝參悟:“???”

第25章 你來晚了第505章 島袋君惠是兇手?第202章 給毛利蘭的挑戰書第109章 說不出口的告白第554章 柯南的人生大危機第329章 艱難的戀愛實訓第407章 綠茶剋星第553章 貝爾摩德的特訓第336章 女士們的默契第170章 給柯南的考驗第127章 無證懸案第16章 “最重要的人”第210章 遲來的告白第305章 可疑之人第396章 平成福爾摩斯與華生小姐第550章 終究是輸給“岳父”了第26章 鐵證第260章 沒編圓的故事第397章 老實人林先生第503章 化成灰都認識你(二合一)第260章 沒編圓的故事第548章 柯南悟了第333章 游泳之樂,不下格鬥第403章 情商定向扶貧第121章 見不得光的交易第169章 意料不到的幫手第28章 故意殺人第521章 不老藥與還童藥(下)第153章 林新一的決意第110章 好賺的跟蹤第418章 自作多情的獻身第365章 數學破案第545章 救援天團第499章 林大師vs人魚大人?第169章 意料不到的幫手第361章 見傷識刀第579章 琴酒大哥,你可得爲我做主啊!第12章 林新一的工作第247章 魔女的愛意第144章 琴酒的試探第50章 法醫的戰鬥方式第409章 茶口奪食第54章 直接暴露的兇手第411章 再遇妃英理第122章 光速交易第579章 琴酒大哥,你可得爲我做主啊!第353章 反偵察專家第213章 林新一的酒名第69章 基德的真面目第128章 囚徒困境第471章 曰本未來的希望第430章 不可回收的垃圾第54章 直接暴露的兇手第276章 犯人的身份第434章 降谷零的感激第456章 老父親的妥協第131章 上門學生物第469章 貝克街的亡靈第85章 調查第559章 名偵探的智慧第448章 社會性死亡第280章 相伴出遊第94章 真愛的存在第360章 降谷警官家訪第520章 不老藥與還童藥(上)第308章 米原老師的決意第47章 京極真第178章 打醬油的主角第414章 嫌疑人妃英理第356章 離皮斯科遠點!第199章 西方的名偵探第303章 柯學常識第414章 嫌疑人妃英理第137章 警犬識途第487章 血跡在哪裡第275章 意外的實訓教學第267章 神秘的跟蹤者第22章 霸凌,殺人第221章 趕不走的無賴親戚第218章 靈魂的質問第348章 警視廳戀愛物語第126章 漂亮的兒子第554章 柯南的人生大危機第136章 我也是有女朋友的人了第132章 和宮野志保學生物第395章 一起約會×一起查案√第325章 再遇京極真第387章 虛假的供述第37章 臥底教學第118章 柯南的戰鬥力第484章 小學生隊友第498章 大阪黑無常(二合一)第86章 告別第30章 正義的飛踢第350章 枡山憲三的絕望第422章 縱火案第460章【番外】情人節(3)第414章 嫌疑人妃英理第60章 來自部長的考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