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道姑

在天賜等人的努力下,天尊的塑像已於頭日晚間俊工落成,並立即派人報告了虛真道長。次日一早,虛真道長就帶着幾名主事一起,來到工地上驗收工程。

一行人遠遠地就看見巨型的天尊像矗立在山前河畔的空地上,巍峨而莊嚴,令人仰止。

清晨的太陽剛剛從山頂上升起,透過淡淡的雲層,陽光像一層薄薄的金色綢緞鋪滿了大地,一抺陽光灑在剛剛落成的天尊像上,金銅裹身的塑像反射着陽光,在空氣中的溥霧中形成了一層光暈,將整人塑像罩在其中,顯得十分神聖而又仙氣十足。

天尊頭像的表層是由薄金打造的,在陽光映射下,顯得莊嚴而高貴,天尊雙眼微閉,面容肅穆,氣定神閉,好似正在呼吸吐納,十分的生動。

看着這尊活靈活現的塑像,虛真簡直驚呆了,驚爲天人之作。眼前這尊天尊像讓他彷彿看見了自己光明的前途,止不住的笑容,爬上了他那張叫人生厭的醜臉上。

隨後虛真道長讓人用一張巨大的,漿過蠟的紅色帆布將天尊像完全罩住,從巨像的上面垂下兩根長長的黃絲帶,這是用於明日落成典禮上揭幕用的。

一切佈置妥當後,虛真道長上前向天賜、左典等人表示了感謝與祝賀,邀請幾人出席中午舉辦的慶功酒宴,說要好好犒勞一下大家。見幾人答應之後,虛真道長露出了一絲讓人不易察覺的笑容,他心裡早已作好了盤算。

午時前,天賜與左典等人一起來到了青龍觀後院的一個廳堂內,步入殿堂之內,只見堂內簾幕高掛,屏圍四繞。正中間,掛一幅壽山福海之圖;兩壁廂,懸四軸春夏秋冬之景。堂中龍文鼎內飄香靄,兩旁鵲尾爐中生瑞氣。

四周擺放了四張案几,上面精美漆器中盛滿各種美食,銀製酒具盡是瓊漿玉液,美食佳餚都是珍惜之物,雖然是個普通道觀,卻不亞於王侯之宅。

虛真道長盛情邀請大家入座後,雙掌一擊,隨着一陣絲竹磬樂之聲響起,八名身着青色道袍,頭頂道冠的道士從後堂魚貫而入。

道士們在堂中間分兩排站定後,擺開架式,舞起了太極,只見幾人動作如行雲流水,身形如若水蛟龍,剛勁中盡帶幾分嬌柔,騰挪閃展卻俱輕盈靈動。天賜這才發現這幾人盡是年輕的道姑。

但見這羣道姑們動作整齊劃一,個個生根在腳,力發於腿,主宰於腰,行於手指,由腳而腿而腰,舉手擡足,完整一氣,前行後退,遊刃有餘。有詩云:八面支撐守法度,四方戲水舞游龍,天人合一萬事空,鬆靜自然養終生,星垂天幕無窮闊,月涌波光入禪境。

“好!好!”衆從不由得齊聲叫好。

虛真道士見狀,連忙舉杯相邀,大家共同端起杯中酒,一飲而盡,甚是酣暢淋漓。

三巡酒過,道姑們也表演完畢,收了架式,低眉垂手的立於堂中。

這時,虛真道長笑盈盈地從座席上站起來,對道姑們揮手說到:“衆坤道(女道士),還不趕快伺候貴客們飲酒行樂,不可怠慢!”

這時只見立於堂中的道姑們,都擡起手來,摘掉了頭頂所戴的道冠,一頭青絲紛紛垂落於肩頭,衆人才看清,都是些貌容嬌好,青春靚麗的女子。

衆女子又紛紛褪去了身上的道袍,只見這羣女子內裡只披了件薄如蟬翼的輕紗,胸前僅裹了件或紅或紫或綠的褻衣,下身一圍薄裙,修長雙腿若隱若現。

頃刻間,女子們的雪白肌膚,玲瓏曲線,盡現於衆人眼前,香豔無比,令人不敢直視。

天賜活了這麼大,也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場面,他忙不迭地低下頭來,臉臊得通紅,一時間手足無措。

想不到這些女子,紛紛徑直入得席來,分頭坐在客人兩旁。天賜也被兩名竟似半羅,香豔無比的女子圍坐在中間。一女子將酒杯呈遞於他的嘴前,另一女子則伸手勾住天賜的脖子,將身子緊緊地貼了上來。左典那邊情況也差不多。

天賜從未經歷過如此陣仗,此時,他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想出手推開兩人,又不知手該往哪裡放,只能十分尷尬地往後縮着身體躲讓。

他這一讓不打緊,兩名女子順勢就撲到他身上,頭頂上的帷幔也滑落了下來,將三人罩在其中。兩名女子將身子緊緊地壓在天賜身上,並伸手在他身上一陣亂摸。

天賜一邊掙扎着欲起身,一邊揮手將女子從身上推開,誰知這一出手,其中一名女子身上的褻衣竟然滑落下來,頓時那女子上身完全羅露,鈺體橫陣,而天賜的他的手掌正好拂在女子上身的敏感部位。

那女子發出了一聲刺耳的尖叫,天賜忙不迭地想從帷幔中脫身出來,突然他覺得自己的三陰交穴和氣海穴兩處穴位似被銀針刺入,渾身一麻,就昏厥了過去。

待天賜甦醒過來時,發現自己與左典二人都被綁縛在了堂中的兩把椅子上,不同的是,他還被加鎖了兩根粗大的鐵鏈條,且在他的百會穴、尾閭穴和章門穴三處各刺入了一根長長的銀針,讓他感到渾身酥軟無力,使不上勁。

虛真此時坐在大堂中間的案几後面,將手中的一塊雞血石鎮尺在案上一拍,喝道:“你二人看似道貌岸然,卻在我道觀中大行男女苟且之事,破壞我道綱常,有損我教派名聲,現將你二人拿下,待典禮完成後再行治罪。”

說罷,幾個道士上前來將天賜連人帶椅一起擡了下去,關進了後院的囚室之中。

另外幾個道士正欲上前擡走左典時,虛真揮手製止道:“且慢!”他站起身來,走到左典面前說:“左家公子,念在你左氏玉器對我教塑像有功,又是本地鄉紳,本道也不願意治你重罪,如若你左氏家能願意進一步配合於我,即可免於處罰,左公子意下如何?”說罷,讓人將一封書信呈將上來,讓左典閱讀。

書信的大意就是,讓左家將傳家的鎮店寶物和田玉千手觀音像奉獻給教派,則可將功贖罪,免除對左公子的責罰。

“左公子如無異議,則可在書信上簽字畫押,我即刻派人將信送至左府。”虛真以洋洋得意地口吻說到。

第八十章 勝利第五章 狼母第二十六章 排箭第二十九章 癡道第一百零一章 救駕第一百章 詐降第八十一章 劫持第十三章 賭坊五十二章 馬車第四十三章 兵符第一百二十四章 典禮六十四章 上任第七十八章 獅子第五十六章 阻敵第四十二章 會面第十七章 告狀第五十八章 破陣第二章 狼仔第五十六章 阻敵第八十九章 破案第一百一十一章 身世第一百一十章 棺材第一百二十三章 觀音第二十八章 辭別第八十九章 破案第四十一章 真相第一百一十一章 身世第一百零七章 劇毒第三十八章 劫匪第八十二章 出城第十八章 葬父第一百零六章 吳徵第十四章 往事第九十六章 誘反第八十四章 遭擒第八十四章 遭擒第五十七章 對陣四十四章 授計第十六章 探父第六章 追狼第五十六章 阻敵第八十七章 上任第一百零二章 火攻第十七章 告狀第七十一章 停戰第八十六章 圍府第八十二章 出城第三十一章 贈丹第一百二十四章 典禮第一百一十三章 後人第九十六章 誘反第七十九章 角鬥五十二章 馬車第二十九章 癡道第一百一十八章 油燈第六十八章 佈陣第一百二十二章 道姑第一百零二章 火攻第八十八章 盜馬第一百二十四章 典禮第三十八章 劫匪第一章 追殺第八十一章 劫持第一百一十三章 後人第一百章 詐降第四十九章 反抗第十章 傳書第七十章 談判第三十八章 劫匪第三十二章 重逢第三十章 神丹第一百一十三章 後人第一百二十章 天尊第十章 傳書第六十一章 義女第三章 少年第九十九章 貨車第八十三章 赴任第三十六章 叛敵第二十章 狼殺第一百二十二章 道姑第二十八章 辭別第二十七章 天兵第三十三章 石匣第十六章 探父第一百零二章 火攻第一百一十二章 信使第十九章 救美第六十三章 貨物第十八章 葬父第九十二章 巨人第八十一章 劫持第九十七章 烈酒第九十二章 巨人第一百一十七章 頭模第一百一十五章 玄清第一百一十六章 教會第三十一章 贈丹第一百二十二章 道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