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兩千一百三十章 戰場

無盡的時間長河當中,記錄着亙古至今的一切,在這河流當中,哪怕是至尊大能,也不過是滄海一粟。

一道紅色虛影,漂浮在這時間長河之中,他已經不知自己在這長河之上站了多久,在這裡,感受不到時間的流逝,因爲這本身就是由時間所形成的一個空間。

在這裡,沒有山川,沒有日月。

猛然間,有那一條黑龍出現,睜眼便是白晝,閉眼便是天黑,這黑龍出現在時間長河的盡頭,那好像是天地初開之時。

已經在這迷茫不知多久的紅色虛影,奔向那時間長河的盡頭而去。

那是燭龍,他想要找回,曾經丟失的記憶!

山海界,被稱作深淵禁區之地,這裡是一道大地裂痕,裂痕之下,看不到底,只能看見,那裡一片幽黑,如同一張恐怖的大嘴,要逐漸將這個世界吞噬。

有人曾經探索過這大地裂痕,可沒有任何消息,因爲下去的人,再也沒有上來過,天道二重,三重,乃至四重強者,都曾經下過這裂痕,皆沒有再出現。

有人說,這是通往深淵的道路,在下面住着一羣強大的魔鬼,他們被封印在那裡,會將出現在那的人全部吞噬。

不知多少歲月前,一名聖地之主,生命衰敗之際,來到這深淵邊上,他曾經的摯愛落入深淵,深淵成爲了他的心魔,只因身處重位,他不得親自入深淵,而當聖地之主的位置讓出之後,他終於可以再次來到深淵,看着那幽黑的裂縫,擁有天道七重實力的他,縱身一躍。

天道七重,可謂是這個世界修行者的巔峰,是人們眼中已知的,最強大的存在,雖然生命走向衰敗,但也不是天道六重可以比擬的,但就算如此,仍舊消失在深淵中,再也沒有出現過。

從那以後,沒人敢再窺探深淵。

而此時此刻,一人,站在深淵下方,她身着金黃長袍,由玄黃氣裹身,靜靜的看着上方。

那是一口鼎,鼎身破損,到處都充滿着裂紋,鼎口更是出現一塊巨大的缺口,在那缺口處,一絲絲玄黃之氣,正在向外散發,落入地面。

當玄黃氣落在地面之時,這深淵的深度也在增加。

玄黃氣出現在天地初開之時,這天下陰陽,由玄黃氣劃分,一縷玄黃氣,可達千萬鈞,傳說天地初開時,天與地是連接在一起的,直到那玄黃氣演化而出,將大地砸落地面,便有了天地之隔。

在這裡,哪怕天道七重的強者,都無法飛行,天道四重的強者,會感覺揹負一座大山,走路都困難。

這裡,早已被玄黃氣演化了,玄黃之威不可觸碰,凡是來到這深淵的,都會被玄黃之氣碾碎,這是可以分隔天地的可怕力量,非凡俗所能抗衡,想要接近這玄黃領域,只有純淨的玄黃血脈纔可以。

林清菡擡頭,安靜的看着那一口破損的大鼎,她的眼中,有淚珠滑落,她離開大千界的時候,便受到召喚,一路行來,血脈逐漸覺醒,也知曉的更多。

玄黃一族,的確不復存在了,而自己,呵。

林清菡微微咧嘴,或許,算是上天的寵兒,又或許,只是一個可憐人吧。

“大戰之際,母鼎被擊的破碎,域外來敵太過恐怖。”

這些記憶,都是隨着血脈覺醒,出現在林清菡的腦海之中。

“修補母鼎,趕赴戰場,殺敵!”

這是血脈之中,所留給林清菡的訊息,或者說,是使命!

“這大概就是我存在的意義,可我又是從何而來?在我的記憶中,爲什麼有那麼一道身影,明明很重要,卻又想不起來?”

林清菡是來尋找答案的,可現在,心中卻更加的迷茫了。

日月轉換,對於很多人而言,這是普通的一天,在黃龍城機場,幾人做了分別。

趙嚀繼續留在這裡,張玄和凌空上了飛機,而全叮叮跟趙極,並沒有選擇這樣使用交通工具的離開方式。

“我要走訪一些地方,追溯血脈的源頭,沒有目標,走到哪算哪吧。”趙極這麼說道。

全叮叮換上一身新的袈裟,雙手合十,“去西方,只能靠自己。”

全叮叮這個人很怪,說他不敬佛,在某些時候,他表現的很虔誠,有自己的原則,說他敬佛,酒他沒少喝,肉也沒少吃,關鍵在始祖之地,還有個婆娘!

有個得道高僧的稱號,還特麼不戒女色,不戒葷腥,這才妥妥人生贏家,紅塵與佛我都要。

幾人分別,倒也沒有太多的傷感,大家都清楚,每個人都有每個人要做的事情。

一架屬於張氏的私人飛機在黃龍城起飛,直奔天際,隨後跨越一個個傳送陣法,轉眼消失在黃龍城千里之外。

數個小時後,張玄的看到眼前的雲層逐漸變得稀薄。

“聖主,到撒冷城了。”凌空來到張玄面前。

張玄點了點頭,透過窗戶,看到了下方的景象。

那是一望無際的荒漠,什麼都沒有,沒有人煙,沒有植被,沒有任何的生命氣息。

“曾經,這裡有座大城。”凌空開口,“當入口關閉之後,大城就消失了。”

隨着飛機落下,當張玄走出飛機之後,卻發現,天空之中,竟然下起了濛濛細雨。

一望無際,沒有任何綠色的荒漠之中,下起細雨,這個畫面,非常的詭異。

猛然間,又有一道閃電從天空中閃爍,閃電閃爍的瞬間,一團火焰順着閃電燃燒上去,隨後一同消失在空中。

大雨中,一道喊殺聲傳進張玄耳中,就在張玄身邊不到一米處響起,但轉瞬又消失了。

“撒冷城,山海界禁區之一。”凌空深吸一口氣,“聖主,你剛剛所看到的,所聽到的,都是受到古戰場的影響,天道做出的反應,會折射到這裡,說危險,這裡沒有敵人,但要說安全,哪怕天道七重,都隨時會身死,那裡的戰鬥,太慘烈了。”

張玄就安靜的看着這片荒漠,很快,無數飛機出現,從天空之中投下靈石,這些靈石在天空自然碎裂,化作濃郁靈氣,籠罩在這。

“這些靈石,就是給戰場那邊的人,提供充裕的補給。”

第五百九十二章 危清皓的目的第兩千一百三十五章 潛入學院第一千九百零四章 陰山老魔第六百七十二章 祖顯第一千九百一十七章 針對我?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再商議第一千九百二十六章 以後我罩着你第二百零八章 頂尖角色第六百二十六章 現在要走?第七百六十七章 黃金城第一千七百一十五章 不把我海神放眼裡?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強強對決第一千六百八十三章 成王敗寇第二百八十八章 因爲你窮第六百八十九章 我知道叔叔在哪第七百八十七章 早就看穿第一千六百七十六章 狂癡趕到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她在哪?第八百七十五章 恢復自由第八百一十七章 田副總的決策第一千四百一十七章 狂妄!第一千四百零八章 臣服第二百零三章 都變了第一千八百五十九章 七大撥雲第兩千一百二十三章 心理第三百六十三章 禮物第一千零六十八章 你小心點第兩千一百一十四章 扳倒張家的機會來了!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詭異的洞穴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惡跡斑斑李家村第七百四十二章 欺負我兒子?第七十三章 罷免第一千二百六十三章 殺心第八百六十二章 核心強大的根本第六百七十七章 加錢第八百七十二章 神秘洞窟第七百六十五章 戰爭第九十五章 少來第一千二百四十七章 鑑寶閣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叛變第一千四百五十七章 就允許你裝?第一千八百一十三章 你的父母第兩千一百三十九章 去主樓第一千八百六十七章 誰說我都行第四十五章 結果第一千七百零四章 神秘能量第十五章 別穿幫了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你什麼都不懂第一千二百五十六章 我也沒想到第八百八十八章 一人解決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楊守墓第一千八百零八章 失蹤第二百七十五章 先抓第四章 這纔是能量第五百零三章 遠眺光明島第一千五百六十九章 打入深淵第四十二章 程家長子第兩千零一十一章 家君第三十二章 賭一場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易容第一千四百二十九章 所謂圖騰第一千三百三十章 她在哪?第一千七百二十七章 不敵第兩千零四十四章 復刻懸案第一千四百三十章 詭異雷極鎮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三方鼎立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不要逼我第一千二百六十六章 要你們何用?第一千九百六十章 聖十字的秘密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來自惡人城的抵制第一千四百一十六章 力量源泉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要滅口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楚凝第一千六百零二章 放跑了第六百九十八章 光看就行第一千三百一十五章 他是Satan第一千六百三十一章 破幻第九百二十七章 新的君王第七百二十三章 玄天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靈市第一千零六章 日記本第一千七百零五章 你以爲你是總指揮?第一千九百三十三章 羣雌粥粥第一千八百八十四章 片子消失第六百三十四章 快成幻影第十九章 一個老頭第一千五百三十六章 讓你們看看第一千九百一十四章 硬着頭皮上第一千七百四十章 天榜高手第七百六十四章 黑色巨手第五百二十四章 天使和惡魔的區別第一千九百五十八章 我爲什麼要逃?第三百九十二章 來門前接我第一百二十二章 青葉內亂第四百五十章 涉嫌謀殺案第二百四十五章 橫幅第五百零八章 新的結果第三百八十六章 別廢話第八百一十三章 你們走不了第五百一十二章 大會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