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玩火的後果

這次,楚瑤是不敢撒開陸靳琛的手。

管他男不男女不女的,反正這樣的情況,也沒人會留意這些。

兩個人,艱難地殺出一條血路,走得十分緩慢。

這……這大概比節假日擠地鐵還恐怖不知道要多少倍,楚瑤感覺自己整個人都薄了一圈。

“嘣!”

“啊!”

就在楚瑤還在咬牙堅持,心裡哭喊着趕緊到頭的時候,現場突然響徹出駭人的一聲。緊接着,全場尖叫,陷入無盡的恐慌之中。

是槍聲。

有人開槍了。

陸靳琛轉過身來,下意識地將楚瑤藏進懷中,視線飛快在這越發混亂的酒吧內遊走,確認一下現場的情況。

說沒有受驚,那是假的。

但強大的心理,讓楚瑤只微微蹙眉,神情並沒有太大改變。

“怎麼了?”

楚瑤躲在陸靳琛懷中,擡頭望着男人的下巴問。

“有人死了。”

陸靳琛深邃的眸子望向那邊,冷聲回答。

“什麼?”

楚瑤身子一頓。

在衆目睽睽之下,直接開槍殺人?

她知道這裡亂,卻沒有意識到,竟是這種令人髮指的地步。

“是剛剛那個男人。”

“什麼?”

那……那不就是路易斯傑克的手下?

“我們走。”

陸靳琛抿了抿薄脣,神情已然變得低沉,冷聲說完,擁着楚瑤快速往外走。

雖說現在的情況,比剛剛要不知道亂上幾倍,但因爲人羣都是往外涌,倒讓他們更好地移動了些。

路上。

楚瑤坐在副駕駛上,眉頭嚴肅地皺了起來,思索着剛剛發生的事。

照理說,那只是一個小小的手下,不應該樹敵到,叫人以這種張揚的方式殺害啊。

就…就好像是,怕別人不知道他死了一樣。

難不成,是衝着路易斯先生來的?

還有一種可能,是對她和陸靳琛的警告。

不然又怎會那麼巧呢?剛好是爲他們引路的那個人,剛好是除路易斯先生以外,現場唯一和他們有接觸的人。

如果真是這樣,那……

莫亦回國了,莫亦真的回國了。

“你說,剛剛……是不是莫亦搞的鬼?”

想到這裡,楚瑤不忍側了側身子,衝陸靳琛問道。

陸靳琛深邃的眸子盯着前頭,似是在看路,又似是在沉思。

“很大可能。”

半響,陸靳琛發出低沉的嗓音回答道。

他想的,與楚瑤想的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得到陸靳琛的答案,楚瑤有些恍惚地點了點頭,將身子轉了回去,神情不免多了一抹擔憂。

莫亦的心狠手辣,她是知道的。

這個國家,也比她想象中的要黑暗許多。

如今面對這種情況,楚瑤心裡有股莫名的不安。

倒不是她膽小,只是不想失去。

好不容易,她才能回到陸靳琛和跳跳的身邊,她恐怕再承受不起曾經擁有現在沒有這種後果了。

人就是這樣,有了珍視的東西,便會變得畏首畏尾。

許是感覺到了楚瑤的情緒,開着車的陸靳琛,突地空出一隻手,牽過女子。

軟軟的手指,輕輕地在楚瑤的手背上摩挲,無形中是一股強大的安慰。

楚瑤擡眸,望着陸靳琛的眸子,像是爬起了點點星空,一閃一閃的。

“問題不大,有我。”

陸靳琛薄脣輕啓,淡然的幾個字,卻莫名地讓人安心。

嗯,陸靳琛說的話,像來都是對的。

他說問題不大,那便問題不大。

想到這裡,楚瑤的神情立即一鬆,脣角勾起莞爾的笑容,衝男人用力地點了點頭。

真好,她的身邊有他。

陸靳琛衝她一笑,視線再度回到前頭,認真開車。

楚瑤垂眸盯着他們緊緊牽在一起的手,剛剛的小情緒已然全部消散,剩下的僅有感動。

陸靳琛就是這麼神奇啊,對於別人是可怕的存在,但對她卻是莫大的後盾。

不由自主地,柔情似水的視線轉到男人的側臉上。

精緻得,像是天工雕刻一般。

一眼萬年說的大概就是這樣的神顏。

楚瑤的笑意,越來越深。

“看夠了沒?”

過了半響,楚瑤那像灌了蜜的目光,依舊長在陸靳琛身上。

陸靳琛見狀,不忍輕挑眉,好整以暇地問。

他倒是不介意楚瑤看他,但這種情況,最適合逗逗她了。

楚瑤的臉皮,在情愛方面,一向很薄。

“沒有。”

然而這次,楚瑤聽了陸靳琛的調戲,神情沒有動容半分,反倒搖了搖頭,很實誠地回答。

陸靳琛眸子一動,有些楞然地轉過頭。

下一秒,楚瑤的身子飛快靠了過去,時機很準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在男人涼薄的脣上吧唧一口。

陸靳琛的表情,更是錯愕了。

風情萬種的桃花眼上,彎又長的睫毛如蝴蝶的翅膀一般,靈活地扇動着。

楚瑤嫣然一笑,好整以暇地提醒道,“開車要看路。”

幸虧這是一條直道,幸虧現在沒什麼車,否則就是一出出生入死的戲碼了。

陸靳琛聽了,視線轉回前頭的道路上,楚瑤也乖乖地坐了回去,心裡覺得已經很滿足了。

許是因爲害羞的因子在作祟,楚瑤的心情越發激動,高高揚起的嘴角根本放不下去。

車子,還在平穩地向前。

楚瑤沒有想到的是,陸靳琛突地解開了安全帶,身子像她剛剛那般,猛地湊了過來。

她還在驚訝於這突如其來的壓迫感,雙脣便被用力堵住。

臉頰,覆上一雙寬大而又暖和的手,捧着她的下巴,一點一點加深這個吻。

楚瑤???

這陸靳琛,也太大膽了。

慌慌忙忙之中,楚瑤瞥了一眼現在的狀況,方纔發現男人調了自動駕駛模式。

還真是可以啊,陸靳琛。

想到這裡,在她不經意之間,男人已然撬開她的脣齒,勾起她的舌尖,柔柔地纏繞。

楚瑤身子一顫,緊張地閉上眼睛,開始生澀地迴應男人的吻。

變成這樣,都是她自己作的。

是她鬼迷心竅,盯着陸靳琛看半天。

是她見色起意,偷親陸靳琛。

不過,沒關係。

不就是給他親回去嘛。

楚瑤是這樣想的。

但事實證明,還是她太天真了。

肯定不止親回去那麼簡單啦。

回到酒店,陸靳琛立即就讓她明白了,玩火的後果是什麼。

第一百零九章 陸靳琛,你喜歡我嗎?第一十八章 交換聯繫方式第四百零八章 莫亦這個人啊第四百零六章 媽咪我扶你吧第三百零四章 我會照顧好她的第三百一十二章 逼那個人出現第二百三十七章 像大爺一樣的陸靳琛第二百四十一章 等你們的好消息第三百六十七章 娶娶娶死也要娶第一百四十四章 陸靳琛不是個正常人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是傻子嗎?第一百六十二章 見一面真的不容易啊第一百五十五章 被捉住下場忒慘了第一百零四章 撒潑的跳跳第二百一十一章 這是陸總的吩咐第一百八十一章 好久沒開齋了第四百一十四章 小祖宗別哭了第一百七十七章 楚瑤,你死定了第一百七十二章 幫楚瑤的朋友脫離苦海第二百五十章 她又吵又鬧又迷糊第二章 紅白相撞,多不吉利第四百一十八章 可是我要睡覺呀第二百二十四章 讓她徹底離不開你第一百五十五章 被捉住下場忒慘了第一百八十二章 就當是跳跳的保姆費第二百二十五章 被我迷倒了嗎??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個悲傷的故事第三百零四章 我會照顧好她的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地回來了 2第二百四十九章 陸大總裁給她跑腿第四百四十一章 玉石俱焚的最後一面第九十三章 心理諮詢第三百二十四章 有一筆生意想跟你談談第七十六章 我喜歡楚瑤,你敢嗎?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這樣對得起孩子嗎?第三百八十五章 陸總這是何意?第一百五十一章 東窗事發第四百三十九章 畢竟你姓莫第二十六章 被陰了第七十三章 別給本少爺拽第二百四十二章 給陸靳琛的“美味佳餚”第二百九十三章 小心未婚夫跑了第二百一十九章 她來參加變形計的嗎?第一百七十二章 幫楚瑤的朋友脫離苦海第一百七十三章 我肯定給你找個好的第一百九十五章 跳跳也是很悲催了第一百七十七章 楚瑤,你死定了第七十一章 謝謝你,陸靳琛第二百零七章 你女人都跟別人跑了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會處理好的第一百四十九章 陸大總裁給她烤肉第一百三十章 可是你剛剛明明兇我了第四十六章 媽咪是不是生氣了?第六十章 你喜歡軒軒嗎?第一百八十章 什麼時候給我生弟弟?第二百零一章 陸靳琛害她遲到了第三百一十五章 好像是你的老朋友啊第二百一十八章 陸靳琛真小氣第四十章 陸靳琛真是厚臉皮第八章 自降逼格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也是個多事的男人第四百四十四章 幸虧你多嘴第二百三十章 陸靳琛的一切她說了算第一十七章 又見帥叔叔第二百八十五章 她變成這樣你知道嗎?第四百四十五章 回去多修煉幾年吧第九十五章 丟了珍貴的東西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瑤有本少爺罩着第一百二十一章 讓他永無翻身之日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們會死的很慘第六十九章 你不喜歡我爹地了嗎?第二百一十九章 她來參加變形計的嗎?第一百三十九章 永恆珠寶的口碑砸了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起去一趟月湖第三百零二章 你媳婦真是粗枝大葉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勉爲其難原諒你第四百四十一章 玉石俱焚的最後一面第一十九章 遇到宋寧第三百二十四章 有一筆生意想跟你談談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讓陸靳琛怎麼辦?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真的決定了嗎?第三百七十二章 拿出道歉的態度第三百七十三章 幫理不幫親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明她纔是他的未婚妻第九十章 我不記得了,對不起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要的是雞腿不是苦瓜第六十五章 給你講個故事第五章 楚瑤?第二百八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女人第七十九章 看我不打死你第九十五章 丟了珍貴的東西第二百七十四章 還把我孫子拐跑了第五十章 地下工作者第一百二十一章 讓他永無翻身之日第三百六十八章 一輩子給你做牛做馬第三百八十八章 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第一百三十八章 誰會是那個理由?第四百一十章 跳跳的髮型真好看第二百一十九章 她來參加變形計的嗎?第一十八章 交換聯繫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