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章 好好說話不可以嗎?

次日,楚瑤又是睡到日曬三竿。

醒來的時候,陸靳琛正正襟危坐在書桌那邊,戴着耳機對着電腦。

看樣子,應該是在視頻通話。

但如若不是男人不時擡起的薄脣,楚瑤也頂多以爲他在聽歌而已,因爲真的一點說話的聲音都沒有。

想必是陸靳琛怕打擾到她休息,放低了音量。

楚瑤抿嘴一笑,撐着快要散架的身子爬下牀,走進浴室梳洗。

約摸着過了十五分鐘,刷完牙洗完臉的楚瑤走了出來。

而陸靳琛也已經結束了視頻電話,將目光放了過來。

對上男人的眼神,楚瑤定定站在遠處,撓了撓頭,有些憨憨地笑道,“早…早啊。”

陸靳琛輕抿着薄脣,從容地向女子勾了勾手,示意她過來。

楚瑤愣了愣,點頭。

隨即,擡起腳步,彆扭地往男人那邊走過去,小步小步地。

走到辦公桌前,楚瑤便停了下來,明顯有意保持恰當的距離,弱弱地問,“怎麼了?”

楚瑤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這麼不自在。

可能是……害羞?

也可能是,被男人那邪魅的眼神,盯得有些害怕。

陸靳琛並不回答,神情越發地玩味,又衝楚瑤勾了勾手。

既誘惑,又危險。

楚瑤撇了撇嘴,躊躇不前。

“過來。”

陸靳琛見狀,不忍發聲。

一旦開口,便是不容抗拒的命令,任誰都會不由自主地執行。

楚瑤心裡一陣哆嗦,手指不忍蜷縮起來,硬着頭皮走了過去,來到陸靳琛身旁。

“什……”

話還未從口中說出,手便被男人一拽,整個人往下倒去。

最終,實實地落在陸靳琛的大腿上。

而她的雙手,則是因爲受驚,不聽話地勾住陸靳琛的脖子。

陸靳琛的臉龐,近在咫尺。

那雙勾人的桃花眼,微微彎起,正好整以暇地盯着她看。

這樣的姿勢,這樣的眼神,這樣的情況,十分曖昧。

楚瑤的心跳更加快了。

“讓你過來,是有話想跟你說。”

陸靳琛勾了勾脣,發出低沉而又魅惑的嗓音。

楚瑤不忍吞了吞口水,緊張地問,“什…什麼事…要這樣子說?”

看着楚瑤滿臉呆滯全身僵硬的模樣,陸靳琛只覺得可愛極了。

他就是喜歡,楚瑤在外人面前無所不能,在他這裡卻小鳥依人的模樣。

大手,慢慢地往上爬,最終落在楚瑤的臉頰側邊。

“因爲是很重要的事。”

陸靳琛薄脣輕啓,像是帶有魔力一般的話語傳入楚瑤耳中,將她的表情完全定住。

心臟,已然失控。

快要從嗓子眼裡蹦出來了。

不行,她頂不住了。

一大早上的要不要這麼要命啊?

楚瑤用力地皺起小臉,想要從男人的大腿上起來,好離開這讓人窒息的“寶座”。

然而,陸靳琛像是早已洞察出她的意圖,只用一隻手,便輕而易舉地將她控制住了。

根本動彈不得,更別說逃了。

楚瑤整張小臉哭喪起來,雙手合十,委屈巴巴地衝陸靳琛說道,“陸大總裁,我知道你帥了,我知道你性感了,我知道你極致誘惑了,但一大早上的我好餓,求你放過小的一條生路,賞口飯吃吧別折騰了。”

看着楚瑤滑稽的模樣,陸靳琛不忍“噗”地一下笑出聲來。

楚瑤嘟着小嘴,大眼無辜地衝陸靳琛一眨一眨,十分生動。

“你這是在撒嬌嗎?”

“好,看在楚大小姐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本帥哥就勉爲其難地放你一馬。”

陸靳琛輕挑眉,好整以暇地在進行着自問自答,臉上的意氣風發已然溢於言表。

楚瑤,“………”

雖然她也不知道,一大早上的她做錯了什麼,但他說要放過就放過吧。

放過好,放過好啊。

但,怎麼回事?

那句“本帥哥就勉爲其難地放你一馬”爲什麼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這……這不是葉明銳那臭小子一貫欠揍的風格嗎?

“你幹嘛?怪可怕的?”

楚瑤不忍雙手交叉抱住自己,謹慎又嫌棄地問。

陸靳琛吟着淺淺的笑意,輕搖頭。

“你剛剛在跟誰視頻通話?”

楚瑤實在是頂不住這樣的攻勢了,趕緊轉移話題。

聽了這話,陸靳琛邪魅的神色果然收了一收,視線瞥了一眼電腦屏幕,淡然開口回答道,“路易斯德澤。”

“路易斯德澤?”

誰啊?

楚瑤滿臉疑惑,心裡也不禁開始思索。

是路易斯家族的人?

跟莫亦有什麼關係?

陸靳琛擡眸,自然地伸出手整理楚瑤額前的碎髮,不經意地說,“路易斯家族第五個兒子,莫亦異父異母的哥哥。”

楚瑤聽了,會意點頭。

而後又問,“找他幹嘛?”

據聽說,莫亦將老五老六送出了國,並且監視得十分密切,完全將這兄弟兩掌握在自己的控制之中。

現如今,陸靳琛居然還能跟路易斯德澤聯繫上?

什麼情況?

應該不是路易斯德澤手上有莫亦的把柄,如果這樣的話,莫亦就不會只把他送出國這麼簡單了。

參考另外幾個兄弟,死的死,瘋的瘋就知道了。

陸靳琛怕是有其他的打算。

“路易斯德澤爲人善良,從小在海外留學,能力出衆,現如今是路易斯家主的不二人選。”陸靳琛不緊不慢地說着。

楚瑤點了點頭,反應過來腦海蹦出一個念頭,驚呼問,“你是打算幫路易斯德澤跟莫亦搶路易斯家主的位置?”

這可真是越搞越大啊。

陸靳琛不容置否地點頭,“聰明。”

“既然路易斯傑克不肯動的是,身爲路易斯家主的莫亦,那把前提去掉不就可以了嗎?嗯?”陸靳琛好整以暇地解釋道,神情意氣風發,遊刃有餘。

楚瑤一愣。

她現在總算知道,他昨天晚上爲什麼那樣問路易斯傑克了。

也深刻地明白,陸靳琛的“敬請期待”是何用意。

第二百一十九章 她來參加變形計的嗎?第二百六十四章 婚禮進行時第三百九十章 兩虎相爭鹿死誰手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不和陌生人一起吃飯第三百八十二章 你幹嘛盯着陸靳琛看?第二百七十章 婚禮已經舉行了第二百五十章 她又吵又鬧又迷糊第四百一十六章 陸靳琛吃水果不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明她纔是他的未婚妻第一百三十三章 軒軒跳跳重歸於好第四百一十五章 陸總和楚小姐很像第二百六十三章 我跟陸靳琛要結婚了第一百三十七章 顧哥哥還真是異想天開第一百九十章 陸靳琛到底想怎樣?第一百八十七章 公務在身迫不得已第一百四十六章 可是他現在在生氣啊第二百五十一章 誰欺負跳跳?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只是有點熱第二十五章 肯定會被捅出去第三百二十一章 只是見到你太開心了第一十三章 怎麼會沒同意?第三百五十七章 都是我的錯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第二百四十一章 等你們的好消息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陸靳琛的女人怎樣都最好第一百章 原來陸靳琛的身子這麼硬第八十二章 而且,你還跟我表白了第二百七十九章 原來是喜事啊第二百二十四章 讓她徹底離不開你第二百一十一章 這是陸總的吩咐第七十四章 陸總不會再放我鴿子了吧?第五十八章 表白烏龍第三十三章 跳跳哭了第三十六章 五年前你在幹什麼?第三百五十六章 本少爺要慶祝第一百二十一章 讓他永無翻身之日第八十五章 你是在等女朋友嗎?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第四百零二章 本少爺還怕你不成?第三百九十三章 我沒做過何須道歉?第二百六十四章 婚禮進行時第二百一十五章 祝程藝好運第七十二章 軒軒的反擊第六十一章 要不要做回女人?第二百一十九章 她來參加變形計的嗎?第七十四章 陸總不會再放我鴿子了吧?第二百八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女人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是傻子嗎?第三十二章 你爹地,還真是特別第三百五十三章 你要急死我啊?第五十八章 表白烏龍第三百七十七章 不,她在休息第三百一十六章 本少爺就是看你不順眼第二百三十七章 像大爺一樣的陸靳琛第一百二十五章 老子不吹了你愛吹不吹第四百三十章 好好說話不可以嗎?第二百三十四章 就騙你這種傻白甜第一百四十八章 還是因爲我是男人嗎?第二百七十五章 少奶奶需要靜養第三百八十七章 不會讓夏小姐失望第三百七十六章 這是我該還她的第三百九十二章 我不能拒絕嗎?第八十三章 你被罵,不能怪我第四百一十章 跳跳的髮型真好看第一百四十七章 這種事也只有楚瑤能做了第四百零六章 媽咪我扶你吧第七十章 一點也不像陸總的作風第二百五十五章 當我是狗嗎?第八十章 冠上兩人的名字第二百二十章 我也是來出差的第一百七十章 她突然來那個了第三百零五章 媽咪,跳跳好想你第一百八十八章 不勞陸總費心了第四百零九章 媽咪我覺得你好奇怪第四百四十五章 回去多修煉幾年吧第四百二十九章 :玩火的後果第一百四十九章 陸大總裁給她烤肉第一百六十九章 趕緊把陸靳琛弄走第三百四十七章 勾引陸靳琛第四十五章 孩子不見了第一百二十一章 讓他永無翻身之日第二百二十四章 讓她徹底離不開你第二十八章 陸總,對不起!第八十三章 你被罵,不能怪我第六十三章 大灰熊,好巧哦!第三百七十二章 拿出道歉的態度第四百一十九章 剛剛是我不對第一百五十四章 被黑衣人追捕第三百零六章 你需要以身相許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是在懷疑我騙你嗎?第四百二十五章 世紀婚禮進行時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不和陌生人一起吃飯第三百章 我們玩個遊戲吧第一百六十二章 見一面真的不容易啊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應該叫媽咪第六十六章 回禮第九十二章 答案其實很簡單第一百九十八章 給陸靳琛當跑腿小妹第二百三十七章 像大爺一樣的陸靳琛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是傻子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