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個悲傷的故事

“據悉,昨日晚上在Y國國際機場,發生了一起讓人膽戰心驚的槍殺案,而受害者正是著名的路易斯家族中的五兒子,路易斯德澤。”

“而更讓人匪夷所思的是,在幾個小時後,遠在另一個國度的路易斯威廉出車禍意外身襪子,路易斯威廉則是路易斯家族的六兒子。”

“也就是說,一日之間,兩兄弟雙雙死亡。”

“………”

一串一串的字幕,伴隨着視頻發出的聲音,滾動播放。

路易斯威廉也死了。

莫亦這個男人,可真狠啊。

一個也不打算放過。

“農夫與蛇的故事,不過如此。”楚瑤咬牙切齒地說道。

知道楚瑤心裡氣憤,陸靳琛衝她寬慰一笑,安撫地摸了摸她的頭。

“叮咚——”

就在這時,門鈴響起。

“我們好像沒點外賣呀。”

ωωω •тt kan •¢O

楚瑤的視線頓時投了過去,疑惑地說。

他們也沒叫什麼客房服務,確實是不正常的情況。

“來的挺快。”

然而,旁邊的陸靳琛倒是雲淡風輕,彷彿這個門鈴響起,就在他的意料之中一樣。

“啥?”

楚瑤乾巴乾巴眨了眨大眼,不解地盯着男人。

陸靳琛不緊不慢地從沙發上起來,往門口那邊走去。

“吧嗒。”

緊接着,傳來門被打開的聲音,還有複雜而又不規律的腳步聲。

不難猜的出來,有人跟着陸靳琛進來了。

只是楚瑤沒有想到,那個人居然是……

“路易斯先生?”

楚瑤望着陸靳琛身後,那名身穿深灰色西裝的中年男人,滿臉驚訝。

“楚小姐,你好。”

路易斯傑克聽了,衝楚瑤頷首打聲招呼。

“請坐。”

這時,陸靳琛伸手指了指沙發那邊,禮帽地說道。

路易斯傑克點頭會意後,便在另一邊的沙發坐下,而陸靳琛則是回到了楚瑤的旁邊。

楚瑤因爲路易斯傑克的到來,剛剛的隨性一掃全無,瞬間將盤起牀腿放下,坐的十分端正。

“路易斯先生過來幹嘛?”

還不忍靠過去,悄悄地問陸靳琛。

“等會兒你就知道了。”陸靳琛同樣用輕輕的聲音回答她。

而後,又用若有所思的語氣,問路易斯傑克,“不知道路易斯先生突然造訪,所爲何事?”

路易斯傑克緊緊握住面前的柺杖,緊抿着薄脣,神色嚴肅。

似是在沉思,又似是在猶豫。

半響,冰冷的聲音從口中發出,“我跟你們合作。”

是一道鄭重其事的約定。

這話落下,楚瑤的小臉瞬間被驚喜所攻佔,但也夾雜着絲絲的疑惑和意外。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旁邊靜如止水的陸靳琛。

“路易斯先生,我能問問…理由嗎?”

楚瑤腦袋十分激動,已然很難好好思考,況且這事估計她想個半天也蹦不出什麼來,還不如直接開問。

既然路易斯傑克都決定跟他們合作了,也沒什麼是可以隱瞞的了。

本來這場合作,就是要挖掘他所埋下的,那些不爲人知的故事。

“我先給你們講一個故事吧。”

楚瑤正了正神色,認真地點頭。

“有一個小男孩,他從小就是跟着母親一起生活,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父親,也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艱苦是必然的,但更不同的是,長期以來他都遭受着母親非人的待遇。”

“輕則辱罵動手,重則關進房裡斷食數日,可以說他從小就是在虐待的環境中長大的,沒有一絲絲的愛,甚至除了她的母親之外,從未跟任何人接觸過。”

“在他的童年裡,只有黑色。”

說到這裡,楚瑤已然可以從路易斯傑克的話中聽出,這個被他描繪得十分悲慘的小男孩,正是莫亦。

她並未打斷,也未多加暢想,只是繼續靜靜地聽路易斯先生說。

“直到小男孩八歲,他的母親改嫁,進入一個盛大的家族,他纔算是開始接觸外面的世界。”

“他的繼父,有很多的兒女。有的認爲他是來跟他們爭奪家人和財產的,將他視爲眼中釘,處處針對。但也有,真心接納他的人。”

“進入那個家族後,他生活的十分安靜,平日裡就躲在自己的房間,並不出門。因爲他害怕一個不小心,等待自己的又是另一場變故。”

這點楚瑤倒是能夠理解,畢竟在那樣的家族裡面,每一步都要如履薄冰,更何況還是莫亦這種毫無血緣關係的繼子。

“慢慢地,小男孩長大了,他原本以爲他可以一輩子這樣,小心翼翼但又安逸地生活着。然而變故,卻總能接踵而至。”

“在他二十二歲的時候,繼父身亡。一個盛大的家族,開始了血肉橫飛的戰爭,兄弟不再是兄弟,家人不再是家人。”

“男孩想要置身事外,可他最後卻成了最大的贏家。”

嗯,對,故事就是這樣。

莫亦成了最大的贏家,莫亦登上了路易斯家族家主的位置。

然而……

“自他進入這個家族後不久,短短的一週,母親自殺身亡,他還是未能感受到那麼一絲絲的母愛。”

“後來,是繼父的第二個妻子,在他跌倒的時候第一次向他伸出了手,第一次給他做一頓家常便飯,第一次給他編織毛衣,第一次聽他訴說煩惱。”

“而這個對於他來說,宛若家人一般的女人,卻死在了他面前。在那場戰爭中。”

也就是說,莫亦一開始無意爭奪家產,可因爲繼母死了受到刺激,纔開始反擊?

莫亦的故事,果然精彩啊。

狗血、溫情、權謀,應有盡有。

“後來,小男孩啊,直接把他的大哥二哥三哥都殺了,把四哥毒成癡呆,把七哥撞成殘廢。”

真狠心,莫亦這個男人。

“他唯獨留下了五哥和六哥,將他們送出過去,因爲那是路易斯第二個妻子的孩子。”

“這場戰爭,以家族四分五裂,小男孩登上家主的位置結束。家族不再是過去的家族,而小男孩也不再是過去的那個小男孩。”

“是啊,小男孩不再是過去那個小男孩了……”

故事接近尾聲,路易斯傑克的表情漫上層層的難耐,嘆氣聲從口中接二連三地發出。

第二百一十九章 她來參加變形計的嗎?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輩子叫我媽咪第三百零五章 媽咪,跳跳好想你第二百八十六章 她現在算什麼?第八十九章 珍寶第一百四十四章 陸靳琛不是個正常人第三百四十一章 死皮賴臉蹭蛋糕第五十八章 表白烏龍第三章 又騙我生女兒了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點都不好的人生第三百三十一章 爲什麼對夏穎那麼關心?第四百二十六章 誰說我害羞了?第一百八十一章 好久沒開齋了第二百七十七章 在害怕見到叔叔第二百七十七章 在害怕見到叔叔第一百九十二章 還有什麼是不能做的?第四百三十章 好好說話不可以嗎?第四章 空手套白狼第四百一十八章 可是我要睡覺呀第三百四十二章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喜歡的只是你第五十九章 陸靳琛,你生病了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就不能待在原處等我嗎?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三十章 就當是報仇第三十七章 把陸總請過來第一百五十九章 你這樣對得起孩子嗎?第一百四十四章 陸靳琛不是個正常人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也是個多事的男人第四百二十六章 誰說我害羞了?第三百二十一章 只是見到你太開心了第三百九十章 兩虎相爭鹿死誰手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要打擾我們第六十五章 給你講個故事第五十一章 你就說我去鬼混了第四百零八章 莫亦這個人啊第七章 她的首飾是假的第三百八十章 別妨礙我談情說愛第一百七十九章 本少爺祝福你們第二百五十一章 誰欺負跳跳?第二百九十二章 女人這種生物不能惹第一百六十九章 趕緊把陸靳琛弄走第二百四十一章 等你們的好消息第三百六十三章 夏小姐爲什麼臉紅?第二百五十一章 誰欺負跳跳?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二百九十五章 接下來就好好搞一場第四百零七章 一門之隔的守護第三百四十七章 勾引陸靳琛第七十章 一點也不像陸總的作風第二百六十九章 性情大變的楚瑤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在楚瑤眼裡什麼都不是第三十七章 把陸總請過來第一百二十六章 跳跳邀請盛情難卻第七十五章 來來來,隨便你揩油第三十六章 五年前你在幹什麼?第二百八十三章 那個女人有點眼熟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明她纔是他的未婚妻第二百零三章 那我就當你喜歡了第一百九十一章 打擾得真是時候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大灰熊速度很快的第二百二十八章 反正你什麼都不記得第三百五十九章 沒見過這樣賴賬的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要丟了自己的臉面第四十七章 楚瑤,是個女人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點都不好的人生第二百四十二章 給陸靳琛的“美味佳餚”第一百八十一章 好久沒開齋了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會讓你在牢裡待一輩子的第二百八十三章 那個女人有點眼熟第一百九十七章 她還有什麼事情幹不出來?第三百三十六章 這杯酒叫差錯第三百六十二章 想撮合你們第一百六十九章 趕緊把陸靳琛弄走第五十六章 會更難分難捨第二百九十六章 就是你拿走了我的手鍊第三百七十八章 送上門的錢必須要第二百四十七章 遇到我算你幸運第二百一十七章 連一個女人都鬥不過第四百三十一章 太沒人性了這兩人第一百零一章 落寞的葉明銳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一定要過來我家哦第二百四十一章 等你們的好消息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不和陌生人一起吃飯第二百七十章 婚禮已經舉行了第二百零七章 你女人都跟別人跑了第五十三章 也喜歡你第三百六十六章 送我去個地方第七十四章 陸總不會再放我鴿子了吧?第二十五章 肯定會被捅出去第一十一章 拒絕合作第二百二十章 我也是來出差的第二百一十二章 楚瑤,你真好看第一百八十七章 公務在身迫不得已第二百五十八章 楚瑤有本少爺罩着第四百五十章 你可以結束了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是傻子嗎?第一百六十四章 只是單純的不想娶你第一百二十六章 跳跳邀請盛情難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