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七章 莫亦的過去

“嗯,我保證。”

莫亦一笑,用力地點了點頭,應允道。

路易斯德澤這才露出釋懷的笑容,揮起拳頭落在莫亦的肩膀上,這是男人詮釋的動作。

“行了行了,不是說好去吃飯嗎?走起。”這時,在一旁靠着牆壁的路易斯傑克,開口提醒道。

“走,吃飯。”

“喲吼,走起。”

霧霾消散,神情布上陽光,三人肩並肩地走出了房間。

是信任,是寬心,亦是依賴。

畫面一轉,是一所裝修華麗無比的會堂。

這裡,燈火通明。

這裡,歌聲嘹亮。

這裡,人來人往。

不難看的出來,此時正在進行着一場隆重的酒會。

“喂,我說你走路沒長眼睛啊,竟然敢把紅酒潑到我身上,八成是不想活命了吧?”

一道凌厲的呵斥聲發出,緊接着便是高跟鞋凌亂不堪地在地面上敲擊,顯然是快要摔倒的節奏。

擡眼望去,一名中年女人被身穿着暗紫色西裝的少年,猛地一甩手推了出去。

千鈞一髮之際,幸虧有人突然出現將女人穩穩接住,否則她摔倒是即將到來的必然結果。

“媽,你沒事吧?”

少年一身黑色燕尾服,焦急地看着懷中的女人問。

“啊…小澤啊…媽媽沒事。”

女人驚慌失措的神色收了收,掙開路易斯德澤的手,站直身子,溫聲安撫道。

然而,路易斯德澤的臉色,卻沒有絲毫的緩和,轉頭對向那位暗紫色西裝的少年,並將母親拉到自己的身後。

“路易斯博瑞,向我媽道歉。”

路易斯德澤皺着眉頭,一字一句頓頓說道。

路易斯博瑞聽了,不屑一笑,“拜託你搞清楚,是你的好媽,先將紅酒潑到我身上的,我沒潑回去就不錯了。”

“道歉。”

路易斯德澤咬牙切齒,落下的兩個字十分有力,周遭的氣場驟然強大,不禁讓圍觀的人都打了個哆嗦。

德澤少爺是真的生氣了。

這件事情恐怕很難收場了。

“德澤。”

這時,莫亦走到了路易斯德澤的身旁,用力握住他的肩膀,想要讓他冷靜下來。

“小澤,媽媽沒事,你別跟你大哥置氣,快帶媽媽去換衣服好不好,嗯?”

身後的女人亦是不忍搖了搖德澤的手,低聲下氣地央求道。

今天是大夫人的壽宴,如果這件事情鬧得人盡皆知的話,老爺估計會氣死。

路易斯德澤同時掙開了莫亦和母親的手,邁開修長的腿,一步一步走到路易斯博瑞的身前。

“我再說一次,向我媽道歉。”

說到這裡,德澤的聲音倒是沒有剛剛那般用力,語氣似是有些緩和。

卻不知,背後卻是更大的情緒。

路易斯博瑞向前一步,拉近自己的臉,表情用力地吐出兩個字,“我不。”

“啊!”

下一秒,是全場尖叫,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一幕。

德澤少爺打博瑞少爺了……?

路易斯博瑞的嘴,已然溢出血絲。

劇烈的疼痛感,讓他眉頭緊皺起來,臉色驟然沉了下去。

“大哥。”

身後的兩個兄弟看了,立即向前查看他的狀況,不過很快,便被路易斯博瑞甩開了。

路易斯博瑞滿臉陰霾,死死地盯着路易斯德澤,那個眼神好像要將他吃了一樣,十分駭人。

“你想死嗎?”

路易斯博瑞咬牙切齒地說道,用力得聲音都變得沙啞了。

“不想。”

“那恭喜你,你還是死定了。”

說完,猛地揮起拳頭往路易斯德澤臉上砸去。

“啊!”

現場又是響起嘹亮的尖叫。

後面的二夫人,都快要急得昏厥了。

莫亦見狀,輕抿了抿薄脣,點頭的瞬間像是打定了什麼主意一般,踏起大步向前邁進。

走到路易斯博瑞和路易斯德澤的中間,一個咬牙,用盡全身力氣,將對面的男人踹到地上。

緊接着,還未等男人反應過來,又騎在他身上,拼命揮起拳頭揍他。

現場狀況十分混亂,所有人都心驚膽戰地望着這一幕。

德澤亦是一驚,連忙上前想要拉開莫亦,然而莫亦像是瘋了一樣,只顧着衝路易斯博瑞揮灑拳頭,打得他無法招架。

“住手。”

“莫亦你住手。”

“快停下!”

德澤大聲地嘲他怒吼,眼眶已然通紅。

就在這時,包圍在周邊的人羣之中,突然散開了一個小口。

隨即,一箇中年男人領着幾個保鏢,氣勢洶洶地闖了進來。

他的身後,還跟着路易斯傑克。

是路易斯現任家主無疑。

“‘上去把他們給我拉開。”

男人表情嚴肅,冰冷地落下一道命令,語氣間的不悅十分明顯。

“是。”

身後的幾個保鏢聽了,立即上前將莫亦架開,並且將被死死壓在地上的路易斯博瑞扶了起來。

此時,路易斯博瑞已然鼻青臉腫,十分狼狽,亦是十分駭人。

他顫抖着,用兇狠地目光,死死地瞪着對面除了氣息以外,並沒有什麼變化的莫亦。

緩了片刻,他氣憤地衝那邊的中年男人開口,“父親,這個野種把我打成這樣,您一定要替我主持公道。”

中年男人聽了這話,審視的眼神頓時落在莫亦身上,挑眉問,“動手的原因是?”

莫亦鬆了鬆自己的拳頭,雲淡風輕地答道,“看他不順眼。”

此時此刻,莫亦的模樣讓所有人都大跌眼鏡。

一向畏首畏尾的莫亦,一向沉默寡言的莫亦,一向逆來順受的莫亦,居然打了他的大哥路易斯博瑞?

還用這樣的語氣跟他父親說話?

簡直判若兩人啊。

“父親,你看看他,這次你再不狠罰他,估計以後他要把這個家拆了。”路易斯博瑞繼續憤懣不平地叫喊道。

男人掃了他一眼,沉思兩秒,又落下一道命令,“先帶他去療傷。”

“是。”

路易斯博瑞一聽,表情霎時一變。

雖然全身的疼痛感十分強烈,但他更願意待在這裡,狠狠地教訓莫亦一頓,爲自己報仇。

然而,父親的話,他絲毫不敢反抗。

“父親,你一定要替我主持公道,不能放過他,他太過分了。”

他只能在不甘地留下一句話後,乖乖地被保鏢擡走。

第三十九章 好一個不負責任的爹地第九十九章 突然出現的陸靳琛第一百八十二章 就當是跳跳的保姆費第三百八十八章 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第四百四十章 路易斯家族之爭第三百九十一章 我太太喜歡第三百四十五章 我也要第八十九章 珍寶第四十八章 請他吃兩頓飯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爲什麼不願意娶我?第一百一十六章 把許安安處理了吧第三百八十三章 你這女人太狠毒了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起去一趟月湖第二百四十三章 沒見過的陸靳琛第三百五十二章 我要投給夏穎第四十八章 請他吃兩頓飯第五章 楚瑤?第一百零八章 哭沒什麼大不了的第四百一十五章 陸總和楚小姐很像第二百五十一章 誰欺負跳跳?第二百九十五章 接下來就好好搞一場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輩子叫我媽咪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大灰熊不會放過你的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地回來了 2第三百八十七章 不會讓夏小姐失望第一百七十二章 幫楚瑤的朋友脫離苦海第一百四十五章 大灰熊明明就很好第一百一十一章 跳跳說什麼都對第二百零五章 剛剛那個女人是誰?第三百八十章 別妨礙我談情說愛第六十三章 大灰熊,好巧哦!第二百六十四章 婚禮進行時第一十八章 交換聯繫方式第二百八十一章 她現在就很幸福第七十一章 謝謝你,陸靳琛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第四百四十九章 永遠也回不到過去了第一百二十章 我就喜歡去,我就要去第三百五十七章 都是我的錯第八十六章 葉家老太爺第三百零八章 奪回屬於她的一切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應該叫媽咪第七十一章 謝謝你,陸靳琛第九十五章 丟了珍貴的東西第一百六十六章 她要做媽咪的聰明小孩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點都不好的人生第四百五十二章 還是熟悉的配方第三百四十二章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第一百零八章 哭沒什麼大不了的第二百三十五章 過來認識你們一下第一百七十八章 楚瑤真是色令智昏第二百四十章 楚瑤越來越女人了第一百零八章 哭沒什麼大不了的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勉爲其難原諒你第二百三十五章 過來認識你們一下第二百二十六章 你想對我做什麼?第四百三十一章 太沒人性了這兩人第一百九十章 陸靳琛到底想怎樣?第三百四十五章 我也要第一百五十六章 臉腫的跟個豬頭一樣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再給你講個故事第二百五十三章 浪漫的代言詞愛琴海第一百五十五章 被捉住下場忒慘了第三百三十八章 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八章 自降逼格第二百一十二章 楚瑤,你真好看第三百八十九章 你小時候真漂亮第七十章 一點也不像陸總的作風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給你們很多很多錢第四十七章 楚瑤,是個女人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她?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地回來了 2第一百七十五章 把那小子擰過來第六十二章 嫁不出去你就收了我吧第二百八十九章 和好如初第二百二十二章 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第九十八章 他從不相信巧合第三百零五章 媽咪,跳跳好想你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三百一十八章 終究是荒唐一場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給你們很多很多錢第一百四十八章 還是因爲我是男人嗎?第四百一十七章 陸靳琛伺候人了第九十八章 他從不相信巧合第二百七十二章 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闆,您的花又到了第四十四章 我放手成全你們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是在懷疑我騙你嗎?第二百八十三章 那個女人有點眼熟第四百五十章 你可以結束了第一百四十九章 陸大總裁給她烤肉第四百零四章 突如其來的匿名郵件第三百五十七章 都是我的錯第四十八章 請他吃兩頓飯第三百二十章 趁機跟我套近乎第一百七十章 她突然來那個了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起去一趟月湖第四十七章 楚瑤,是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