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章 路易斯家族之爭

兩週後,Y國。

“重磅消息!路易斯家族長子之死另有蹊蹺!幕後黑手竟是現任家主莫亦!”

“驚天當地!路易斯家族兄弟內爭大戲大曝光!”

“號外號外!莫亦被指控殺人、洗錢、綁架等多項罪名!”

“特大新聞!路易斯德澤死裡逃生與莫亦展開家族之爭!”

“……”

“……”

整個國家,基本上都處於動盪之中。

沒日沒夜,都被震撼所包圍着。

原因很簡單,因爲那個在Y國極其龐大的路易斯家族,此時正進行着水深火熱的鬥爭。

不得不說,莫亦真的很難對付。

就算是陸靳琛、楚瑤、路易斯德澤和路易斯傑克四人聯手,也花費了兩週的時間,才找到了將他一擊致命的漏洞。

陸靳琛果然沒有找錯人,路易斯傑克手上,有着當初莫亦毒害兄弟的證據,而有了路易斯德澤的存在,路易斯傑克可以沒有任何後顧之憂。

就算是莫亦下臺,路易斯家族也不會陷入無主的狀態。

也許受到一些影響,以路易斯家族的根基,以及路易斯傑克的本事,也能解決。

再有陸靳琛和從中煽風點火,將查到的關於莫亦的資料全都抖出去,對於揹負殺人之名的莫亦來說,無疑是雪上加霜。

毀掉一個人,很簡單。

往往最致命的,是大衆的力量。

一個人,自然比不上千千萬萬人。

路易斯德澤聯合路易斯家族旁系,一同將莫亦拉了下臺,罷免莫亦路易斯家主的身份,並且逐出路易斯家族。

Y國人民也是好樣的,堅決不能放過罪大惡極的人,聯名上訴要求對莫亦進行嚴厲的審判。

現在的路易斯家族,像是一座沉睡了數年的城堡,寂靜得讓人覺得可怕,也沒有了以往金碧輝煌的模樣。

大廳內,壓抑得心臟的跳動,都有些沉重。

有種瀕臨絕望的感覺。

突然,一羣身穿黑色西裝的人,整齊有序地闖了進來。

“莫先生,因爲您涉嫌殺人、綁架、非法交易等犯罪行爲,麻煩您配合調查,跟我們走一趟。”

坐在沙發上的男人,手指輕敲的動作戛然而止。

眸底一暗,緊抿着的薄脣輕輕蠕動,隨即毅然決然地站起身來。

轉過頭,是面無表情的臉龐,亦有些道不明的凝重。

“請。”

莫亦在一干人的“護送”之下,走出大廳。

恰在此時,陸靳琛四人來到了門口,兩邊迎面裝上,腳步不約而同地停了下來,緊緊地盯着對面。

“莫先生,你這就要走了嗎?”

陸靳琛挑了挑眉,不假思索地問。

淡然的語氣裡,透着絲絲的挑釁,就是一副勝利者的姿態。

不錯,他就是贏了,得意有何不可?

莫亦臉色一沉,並沒有回答陸靳琛的話,而是將幽深的眼神,落在一旁的路易斯德澤和路易斯傑克身上。

三人對視着的目光,有太多太多的無法言喻。

曾經他們三個,最要好了。

“我贏了。”

半響,路易斯德澤頓頓地說。

莫亦輕勾嘴角,似笑非笑地輕吐出幾個字,“嗯,你贏了。”

只是簡單的兩句交談,莫亦便又擡起腳步,繼續往前走去,從陸靳琛四人旁邊經過。

楚瑤轉過頭去,看着那漸行漸遠的背影,不忍深深地呼了一口氣。

就這樣,結束了。

一如當初來的莫名其妙,現在亦是走的莫名其妙。

總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一年前,莫亦毀了她的容貌,搶走了她的身份,奪去她所珍視的人。

那時的楚瑤,眼裡心裡都只有一個想法,那便是百倍奉還。

但如今,念頭好像沒那麼重要了。

只要能夠好好跟陸靳琛在一起,就足夠了。

說到底,莫亦也是個可憐的人,沒有任何溫情可言,註定冷血。

但楚瑤並不同情他,走到今天,是他應得的。

看着女子陷入沉思,陸靳琛輕輕牽過她的手。

他的手,很大,卻有絲絲冰涼的感覺。

觸碰到的瞬間,楚瑤霎時擡眸,對上陸靳琛那雙深邃的桃花眼。4

楚瑤抿了抿櫻脣,輕輕點頭,迴應着無聲的陪伴。

能夠回到他身邊,真好。

一如喬蜜說的那句話,她恐怕是低估了自己在他們心目中的分量。

有的時候她在想,要是一年前,她沒有去國外治療,而是選擇破釜沉舟待在陸靳琛身邊,以那副面貌告訴陸靳琛,她就是楚瑤。

那故事會變成怎麼樣?

答案,自是無從而知的。

也不重要。

已經結束了。

一切都結束了。

楚瑤和陸靳琛與路易斯德澤和路易斯傑克一同商量好收尾事宜後,便離開了路易斯家族。

事到如今,莫亦已經倒臺,陸靳琛和楚瑤解決了多年來的心頭大患,而路易斯德澤和路易斯傑克也會慢慢讓路易斯家族回到正軌。

一切塵埃落定。

他們,也該踏上回臨港市的路程,找回當初生活的軌跡。

還有,回到跳跳的身邊。

楚瑤是這樣認爲的。

然而,老天爺的玩笑總是來的那麼隨意。

兩天後,清晨。

楚瑤起牀過後,便在房間收拾行李,因爲他們下午就要飛回臨港了。

而陸靳琛,一大早被路易斯德澤和路易斯傑克一通電話叫出去了,應該是有什麼要事商量。

具體什麼事,楚瑤沒有多問。

“你問這鐘情的起點,它始於怦然第一面,透過你雙眼……”

楚瑤一邊收着行李,一邊輕快地哼着歌,心情似乎不錯。

“叮咚——”

就在這時,門鈴響起。

楚瑤的動作一停,疑惑地望向門外。

難道是陸靳琛回來了?

頓了一頓,帶着錯愕的表情,走向門口那邊。

隨即,眼睛靠近門鏡,可以從那小小的洞口中看到,此時站在外面的,是一個面容姣好的女子。

而這張臉,她熟悉極了。

因爲就是她曾經的臉。

楚瑤臉色一沉,把門打開,一道紅色的身影頓時出現在眼前,甚是刺眼。

“你來幹什麼?”

楚瑤眉頭一皺,冷聲問。

聽陸靳琛說,這個女人前段時間被莫亦救走了,難不成還想搞什麼陰謀?

女子染得緋紅的嘴脣一揚,露出一抹邪肆的淺笑,幽幽開口,“好久不見呀,楚瑤。”

第一百零六章 你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吧!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是傻子嗎?第五十一章 你就說我去鬼混了第一百八十章 什麼時候給我生弟弟?第一百一十八章 楚瑤喜歡的是我第四百零一章 乾爹說你瘸了第一百三十二章 跳跳,不要多想第三十六章 五年前你在幹什麼?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大灰熊不會放過你的第五十八章 表白烏龍第二百五十一章 誰欺負跳跳?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在楚瑤眼裡什麼都不是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三章 又騙我生女兒了第一百二十七章 爹地給我生個弟弟妹妹吧第一十七章 又見帥叔叔第三百八十九章 你小時候真漂亮第二百八十四章 她真的好無助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陸靳琛的女人怎樣都最好第四百二十六章 誰說我害羞了?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佬,能不能行?第五十三章 也喜歡你第三百四十二章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第三章 又騙我生女兒了第三百四十一章 死皮賴臉蹭蛋糕第四百三十三章 我絕對沒有跟蹤你第三百零七章 楚瑤跟豬一樣重第四百零八章 莫亦這個人啊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勉爲其難原諒你第一十一章 拒絕合作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只是有點熱第一章 睡了他第一百零九章 陸靳琛,你喜歡我嗎?第二百八十七章 怎麼會不要跳跳呢?第二十七章 和陸靳琛親密接觸第二百八十七章 怎麼會不要跳跳呢?第三百七十二章 拿出道歉的態度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是在懷疑我騙你嗎?第一百七十八章 楚瑤真是色令智昏第一百三十二章 跳跳,不要多想第二百七十八章 快給我一些錢第二百三十二章 有一個成語叫兒女雙全第七十六章 我喜歡楚瑤,你敢嗎?第一十七章 又見帥叔叔第一百一十三章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第四百四十章 路易斯家族之爭第一百六十三章 你爲什麼不願意娶我?第二百六十四章 婚禮進行時第二百一十二章 楚瑤,你真好看第一十三章 怎麼會沒同意?第四百零八章 莫亦這個人啊第一百六十二章 見一面真的不容易啊第八十五章 你是在等女朋友嗎?第一十四章 帥帥的叔叔第一百四十五章 大灰熊明明就很好第五十章 地下工作者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三百零五章 媽咪,跳跳好想你第四百二十三章 她纔是被瞞的那一個第八十三章 你被罵,不能怪我第二百七十章 婚禮已經舉行了第三百九十四章 楚小姐還是要收斂一些第一百零七章 一點都不像楚瑤第一百五十章 這種巧合我不喜歡第二百六十章 我們訂婚吧第三百八十章 別妨礙我談情說愛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應該叫媽咪第二百四十四章 針鋒相對的兩人第三百四十七章 勾引陸靳琛第三百六十二章 想撮合你們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個悲傷的故事第二百章 重色輕媽的女兒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一定要過來我家哦第四十三章 酒色第四百零九章 媽咪我覺得你好奇怪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手癢了要抱孫子第二百九十二章 女人這種生物不能惹第一百三十八章 誰會是那個理由?第六十九章 你不喜歡我爹地了嗎?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還想多向她多討教討教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地回來了 2第一十九章 遇到宋寧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明她纔是他的未婚妻第二百七十八章 快給我一些錢第三百四十三章 也是我的媽咪第二百六十章 我們訂婚吧第一百七十章 她突然來那個了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讓陸靳琛怎麼辦?第五章 楚瑤?第三百五十七章 都是我的錯第六十七章 井水犯了河水第二百七十六章 陸靳琛的仇人第三十五章 叫她楚瑤第三百零二章 你媳婦真是粗枝大葉第三百一十二章 逼那個人出現第四百零八章 莫亦這個人啊第二百九十八章 大灰熊當然相信你第四百二十九章 :玩火的後果第四百零七章 一門之隔的守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