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一章 玉石俱焚的最後一面

“有話快說,有屁快放。”

對於這種在心目中厭惡值爲高的人,楚瑤向來就不願意多浪費口水,徑直便一句話懟了出來。

女子捂嘴輕笑,好整以暇地問,“怎麼?楚小姐不打算請我坐坐?”

“不打算。”楚瑤乾脆回答。

女子的笑意一頓,眼底一抹鋒利閃過,語氣變得意味深長,“哦?那可惜了,我可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說呢,看來你一點都不關心你的女兒啊。”

一聽這話,楚瑤的眼睛頓時眯起,“什麼意思?”

跳跳?

察覺到楚瑤的緊張,女子得逞一笑,好整以暇地反問,“怎麼樣?現在還是不打算請我進去坐坐嗎?”

不難看得出來,這個女人就是算準了她對跳跳的着緊,才這般胸有成竹。

被人牽着鼻子走的感覺,一點也不好。

可對於跳跳,她向來十分謹慎,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

想到這裡,楚瑤緊握的拳頭一鬆,轉身往裡面走去。

女子見狀,臉上的笑意越發濃烈,一個挑眉後,擡起腳步跟着走了進去。

隨即,兩人一前一後落座在沙發上。

“說吧,什麼事?”

楚瑤翹着二郎腿,雙手挽在胸前,開口便是直奔主題。

“楚小姐可真不厚道,要我說話,連水都沒一杯。”

聽了這話,楚瑤不免翻了個大大的白眼,從沙發上起身,走到桌子那邊倒了一杯水,遞給女人。

再次坐下後,語氣頓時變得不耐煩,“現在可以說了吧?”

女子接過水杯,並沒有立刻喝,而是輕輕地放了下來,眸中晃過一抹意味深長的亮色。

“跳跳呢,真挺可愛的,可惜了,她居然是你的女兒。”

楚瑤微微皺眉,似乎對女子的措辭十分不滿。

“我就說他爲什麼突然要把跳跳送去寄宿學校,呵呵,原來……”

這個她倒是聽葉明銳說過,因爲陸靳琛怕跳跳待在這個女人身邊,會有什麼危險,所以就將跳跳送去學校寄宿。

美曰其名是要跳跳獨立,實則是爲了遠離這個女人。

然而,她又有什麼資格在這裡哀怨?

“這位小姐,如果你再說廢話,我想你可以離開了。”

楚瑤冷聲警告。

讓她走,大概是楚瑤最大的仁慈。

畢竟這個女人,霸佔了她的家、她的身份一年之久。

“嘖嘖嘖,看看你這語氣,說話還是那麼的高高在上,目中無人。”女子意味深長地說道。

楚瑤深邃的黑眸一動,盯着女子默默不語。

半響,身子往後一靠,翹起二郎腿,面無表情地冷聲應答,“那又如何?你倒是一如既往地無腦,沒意思。”

說到這裡,女子的笑容已然消失。

兩人對視着的眼神,像是一場無聲的鬥爭,周圍的氣氛豁然改變,寒意與低沉在空中蔓延。

“什麼時候知道的?”

楚瑤嫣然一笑,淡淡回答,“剛剛。”

“蠢了不少。”

聽了這話,楚瑤的表情並沒有多大的動容。

“所以,你這次來是專程告訴我,你是誰的嗎?”楚瑤摸了摸下巴,好整以暇地問。

女子不容置否地點頭,“算是吧。”

說完,拿起桌面上的水杯,輕輕地啜了一小口。

而後,又不緊不慢地說道,“還有,最後一份大禮。”

楚瑤一聽,深邃的雙眸頓時多了一抹審視。

“陳大小姐的大禮,想必不是什麼好東西啊。”半響,若有所思地諷刺道。

“好久。”

女子清脆低沉的聲音,輕輕發出。

“好久沒有人這樣叫我了。”

“沒想到啊,最後居然是從你口中聽到。”

說着說着,女子的語氣竟透出絲絲的淒涼。

鋒芒在逐漸變弱。

楚瑤的神情,不免閃過一絲疑惑。

其實,曾經她無數次在想,這個頂着她的臉的女人,會是誰。

回國之後經過接觸,總感覺這個女人有股莫名的熟悉,就好像認識的某個人。

直到剛剛,她倒是確認了。

眼前的人,就是陳雨曦。

她同父異母的姐姐。

是莫亦將她救了出來,並且讓她來假扮她。

大概莫亦人這樣認爲的,陳雨曦從小和她一起長大,對她十分了解,假扮起來相對容易許多。

是這樣不錯,但他卻沒有認識到,陳雨曦是一個怎樣無腦的人。

脾性大於理性,又怎會安於活在楚瑤這幅皮囊這下呢?

楚瑤心裡暗暗諷刺,卻沒有留意到,對面的陳雨曦臉色已然變得煞白,嘴角緩緩勾起一抹冷笑,駭人無比。

“楚瑤,我恨你。”

“所以,跟我一起下地獄吧。”

楚瑤擡眸,視線頓時被那抹鮮豔的紅給覆蓋。

陳雨曦的嘴角,正緩緩溢出鮮血。

楚瑤瞳孔一震,看着陳雨曦的目光,有些不知所措。

陳雨曦似乎很滿意楚瑤的反應,咧嘴一笑。

在這瞬間,鮮血像是洪水一般,噴涌流出,佔滿了女子的下巴。

楚瑤猛地從沙發上起來,一個箭步走到陳雨曦那邊,想要查看她的情況。

“嘣!”

卻在此時,房門被重重推開,一堆堆有力的腳步聲響起。

“恭喜你啊楚瑤,跟我一樣了。”

陳雨曦猙獰地笑着,無力地說完,雙眼重重閉上。

楚瑤的雙眸,寫滿震驚。

反應過來之時,身邊已經被一干警察圍的水泄不通。

“楚瑤小姐,因您涉嫌殺人犯罪,請您配合調查跟我們走一趟,您有權保持沉默,但您所說的每一句話都將成爲呈堂證供。”

楚瑤???

好啊,陳雨曦。

原來你這一趟,是爲了玉石俱焚,和她同歸於盡。

哈哈哈……

這樣看來,又是她大意了啊。

楚瑤冰冷地看了一眼,沙發上慘絕人寰的陳雨曦,拳頭不忍握起。

她像是在衝她笑,得逞的笑。

然而,楚瑤並非覺得憤怒。

更多的,是同情吧。

她知道陳雨曦恨她,卻不曾想已然到了這個地步。

陳雨曦啊陳雨曦,在這之前,明明可以選擇開始新的生活,卻選擇了永久地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原來,仇恨真的會毀掉一個人。

倘若她當初沒有遇上陸靳琛,倘若她不能如願地毀了陳家,那她是否也會像陳雨曦一樣,走到這步?

第一百七十一章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第二百零八章 陸靳琛太粘人了第三百一十三章 過去撐撐場面第二百四十七章 遇到我算你幸運第一十一章 拒絕合作第一百八十三章 是她一直在以爲罷了第一百七十四章 跳跳需要你的血第三十六章 五年前你在幹什麼?第三百七十二章 拿出道歉的態度第一百六十五章 你真的決定了嗎?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闆,您的花又到了第三百一十一章 來一個甕中捉鱉第三百七十七章 不,她在休息第五十八章 表白烏龍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是你的妻子了第二百六十二章 跟你一樣蠢蠢的第二百三十九章 葉明銳被嫌棄了第三百二十一章 只是見到你太開心了第三百四十一章 死皮賴臉蹭蛋糕第三百一十九章 我不喜歡幫助陌生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佬,能不能行?第一百一十九章 Elvis先生交過女朋友嗎?第三百六十九章 那又如何?第三百二十五章 因爲我沒錢第一百七十五章 把那小子擰過來第二百三十五章 過來認識你們一下第一百三十八章 誰會是那個理由?第一十一章 拒絕合作第一百五十六章 臉腫的跟個豬頭一樣第三百零二章 你媳婦真是粗枝大葉第三百八十二章 你幹嘛盯着陸靳琛看?第三百零九章 再見,葉明銳第一百一十一章 跳跳說什麼都對第二百五十七章 蓄謀已久的暴風雨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讓陸靳琛怎麼辦?第四十八章 請他吃兩頓飯第四十六章 媽咪是不是生氣了?第四百三十七章 莫亦的過去第二十一章 乖乖報備行程第二百一十二章 楚瑤,你真好看第一百零四章 撒潑的跳跳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是不會娶她的第四十一章 他可是個男人啊第一百零一章 落寞的葉明銳第三百零七章 楚瑤跟豬一樣重第一十九章 遇到宋寧第四百三十一章 太沒人性了這兩人第二百零九章 居然有事瞞着她?第二百四十章 楚瑤越來越女人了第三百五十章 你現在是想吵架嗎?第一百三十二章 跳跳,不要多想第九十四章 陸靳琛真是好雙標第二百九十四章 從哪個女人身上下手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佬,能不能行?第二十四章 嗯,是你的第二百一十三章 站在陸靳琛旁邊的女人第一百一十四章 臨港女人美夢破碎第二百四十五章 我勉爲其難原諒你第三百七十章 提那個女人幹嘛?第三百五十七章 都是我的錯第一百八十一章 好久沒開齋了第一百四十六章 可是他現在在生氣啊第三百八十九章 你小時候真漂亮第一百九十章 陸靳琛到底想怎樣?第二百九十二章 女人這種生物不能惹第二百九十六章 就是你拿走了我的手鍊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是你的妻子了第二百二十二章 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第三百五十四章 夫妻決裂?第一百五十三章 鐵了心要跟她在一起第二百二十六章 你想對我做什麼?第三百二十四章 有一筆生意想跟你談談第三百三十五章 一起去一趟月湖第三百六十八章 一輩子給你做牛做馬第三百七十二章 拿出道歉的態度第六十五章 給你講個故事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大灰熊不會放過你的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要的是雞腿不是苦瓜第五十章 地下工作者第一百零三章 你竟然和男人傳緋聞?第四百零三章 搞半天是談情說愛第二百九十二章 女人這種生物不能惹第四百五十章 你可以結束了第一百七十五章 把那小子擰過來第二百零二章 這霸王硬上弓的樣子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要的是雞腿不是苦瓜第二百九十章 反正人都是你的第三百五十八章 這女人想幹嘛?第一百一十九章 Elvis先生交過女朋友嗎?第四百四十五章 回去多修煉幾年吧第二百二十二章 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不和陌生人一起吃飯第四百三十七章 莫亦的過去第四百三十四章 你確定要跟我吃飯?第三百五十六章 本少爺要慶祝第二百一十四章 當初就應該使勁揩揩油第一百六十二章 見一面真的不容易啊第一百八十章 什麼時候給我生弟弟?第三百零九章 再見,葉明銳第三百一十章 接下來可好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