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陸靳琛救不了你的

不知是白天還是黑夜。

一片漆黑當中,楚瑤筆直地坐在涼蓆上,深邃的雙眼靜如止水地盯着前面,似是在放空,又似是在沉思。

這種環境,她倒是不陌生。

大概在一年多以前,她被莫亦囚禁的地方,不知道要比這裡陰森多少。

這樣想來,監獄還算是不錯的了。

能接受的程度。

不知道陸靳琛怎麼樣了。

他應該已經知道了這件事吧。

他在着急嗎?

他在想辦法嗎?

寂靜之下,總能讓人想到很多東西,從踏入這裡開始,楚瑤的腦海已經成爲無數想法踏過的路。

停留至今的莫過於,陳雨曦死了。

是的,陳雨曦死了。

在她面前,就這樣死了。

從警察口中隱隱約約聽到,什麼水什麼毒,想必是陳雨曦喝的那杯水中,檢測出了毒藥。

而那杯水是她倒的,並且事件發生在她的房間裡面,除她之外再沒有第三者的存在,毫無疑惑,她成爲了第一嫌疑人。

現在的情況是,陳雨曦破釜沉舟自己給自己下毒,打算拉她同歸於盡。

真可笑,這大概是她有史以來,最狠也是最高明的一次了。

因爲她創造了一個所有人都不會相信的事實。

想到這裡,楚瑤的眸底閃過一抹晦暗,鼻息一重暗暗嘆了口氣。

陸靳琛,你在哪兒?我好想你。

“楚瑤是吧?有人探監,出來一趟。”

黑暗終會迎來曙光,就算是未知的,亦會讓人眼前一亮。

楚瑤猛地擡頭,看到警察那一貫嚴肅的臉龐,反應過來立即起身,往門口走去。

緊接着,跟在警察的身後,以期待的心情一步一步往前走。

她倒是希望,來的人是陸靳琛。

她倒也以爲,來的人是陸靳琛。

然而現實總會事與願違。

當楚瑤踏進門的那一刻,當楚瑤看見來人的那一刻,臉色頓時一變,眸底閃過一抹鋒利的寒意。

周身的氣場,亦是變得低沉起來。

她停住了腳步,微眯起雙眼,死死地盯着那一窗之隔的男人。

不錯,來的人正是莫亦。

只見莫亦衝她揚了揚眉,擡起下巴輕指了下他對面的座位,徑直便表現了他的意圖。

心裡是不情願,但楚瑤還是不得不邁開腿,走到窗前的椅子旁,輕輕坐下。

又是深深地看了一眼對面的莫亦,那雙宛若狐狸一般狡猾的眸子,心裡好好地厭惡了一番,方纔抽出電話往耳邊送。

“有什麼要說的?”楚瑤冷聲開口,語氣直接而又不善。

現在這種情況,倒也是理所當然。

莫亦輕笑一聲,不假思索地悠悠開口,“我一直都很喜歡楚小姐的直接。”

щщщ● тт kān● ℃o 楚瑤微微皺眉,等着男人繼續說下去。

“楚小姐這麼聰明,想必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

是,很清楚。

這個殺人的罪名,是莫亦和陳雨曦一同扣在她頭上的,恐怕以這兩個人的手段,要洗清楚嫌疑真的很難。

“你想表達什麼?”楚瑤抿了抿櫻脣,再度冷聲問。

然而這個問題,也絕對不是莫亦此行的目的。

畢竟,莫亦的處境和她並沒有什麼區別。

“陸靳琛救不了你的,這次。”莫亦一字一句頓頓地說。

“你可以理解爲,這是我和他的最後一場戰爭,或者…對你的報復。”

握着話筒的手,不忍緊了一緊,雙眼透出來的寒意,越發鋒利。

莫亦還真是個瘋子。

“你知道的,我有一個跟瘋子一樣的媽,所以我和她差不多。”

說到這裡,莫亦嘴角挑起的笑容,多了一抹淡淡的苦澀。

楚瑤深深呼一口氣,像是在極力地將自己的情緒隱忍下去,擔憂、憤然、無奈……

半響,發出冰冷而又低沉的嗓音,“陸靳琛會救我出去的。”

她的語氣,是那麼的堅定。

對着莫亦的眸子,寫滿了肯定。

這是絕對的信任。

“因爲,他是陸靳琛。”

隨即,楚瑤又補充道。

這是對莫亦的反擊,亦是對她自己的安慰。

對啊,他可是無所不能的陸靳琛。

莫亦不屑地冷嗤一聲,“陸靳琛又如何?你不會真的以爲,陸靳琛還能夠在Y國這個地方一手遮天?他現在,自己都自身難保了。”

聽了這話,楚瑤眉頭頓時一皺。

自身難保?

這四個字,讓她的心頭不忍爬起一抹擔憂,

莫亦似是察覺到了她的變化,嘴角的冷笑越發肆意,繼續別有深意地開口道,“在Y國最不缺的,就是命案。”

語氣間,是滿滿的危險。

內容,更是寒意逼人。

楚瑤一聽,拳頭頓時一錘桌面,本靜如止水的神情被怒然覆蓋,雙眼變得通紅。

“你要做什麼?”

“之前是我貪玩,想着好好地陪陸靳琛玩玩,畢竟棋逢對手不容易。可是現在,我不得不用最直接的辦法了,那還是他自己的功勞。”莫亦輕笑兩聲,嘲弄地說道。

聽起來,亦有些自嘲的意味。

莫亦那張臉,是笑着的,可透出來的,是無盡的深邃和冰冷,讓人駭然。

“你知道的,我對我的那些兄弟都做了什麼,就算是現在,對我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

聽到這裡,楚瑤的情緒已然失控,將手中的電話,猛地往前頭的玻璃窗砸去。

“你要是敢動他一下,我保證你死定了。”楚瑤死死盯着男人,咬牙切齒地將一字一句落下。

陸靳琛對她,向來是破格的存在。

只要碰上他,楚瑤就不像楚瑤了。

敵人永遠都是這樣,將痛快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楚瑤的反應對於莫亦來說,何嘗不是一種成就,讓他滿意無比。

能夠把楚瑤逼成這樣的理由,恐怕也只有陸靳琛了。

莫亦的嘴角,勾起一抹得意。

而在此時,因爲楚瑤發出的極大動靜,使得站在門外的警察,大步走了進來查看情況。

“不得破壞設施設備,否則以後取消探監資格。”

警察見狀,立刻厲聲警告道。

楚瑤並不理會,雙眼依舊死死地盯着對面的莫亦,目光宛若刀刃般冰冷鋒利,倘若眼神能夠殺人的話,估計莫亦已經被她殺個十萬九千八百七十六遍了。

第一百八十二章 就當是跳跳的保姆費第二百九十三章 小心未婚夫跑了第三百三十二章 你讓陸靳琛怎麼辦?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再給你講個故事第二百二十五章 被我迷倒了嗎??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再給你講個故事第七十五章 來來來,隨便你揩油第三百二十二章 你這也太偏心了第二百零三章 那我就當你喜歡了第八章 自降逼格第二百三十三章 被碰瓷了第四百一十七章 陸靳琛伺候人了第三百一十三章 過去撐撐場面第八十三章 你被罵,不能怪我第三百五十六章 本少爺要慶祝第三百四十一章 死皮賴臉蹭蛋糕第二百零五章 剛剛那個女人是誰?第三十九章 好一個不負責任的爹地第三百二十六章 強勢甩鍋第九十九章 突然出現的陸靳琛第一百八十一章 好久沒開齋了第四百二十七章 路易斯傑克先生第三百一十四章 我陸靳琛的女人怎樣都最好第四章 空手套白狼第二百七十七章 在害怕見到叔叔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大灰熊速度很快的第二百七十九章 原來是喜事啊第四百四十四章 幸虧你多嘴第二百五十四章 不要丟了自己的臉面第一百三十一章 這個乾女兒必須扔了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三百二十九章 再不放開我喊了第六十八章 趕緊給我去相親第五十一章 你就說我去鬼混了第五十五章 陸靳琛,你可笑第一百八十章 什麼時候給我生弟弟?第二百二十八章 反正你什麼都不記得第一百九十八章 給陸靳琛當跑腿小妹第二百八十章 這張臉不會出現兩個第七十二章 軒軒的反擊第三十四章 她更合適第二百二十五章 被我迷倒了嗎??第三百六十三章 夏小姐爲什麼臉紅?第一百三十九章 永恆珠寶的口碑砸了第三百零一章 沒有人能夠關得住她第一百四十一章 現在真想掐死你第四百二十六章 誰說我害羞了?第三百七十六章 這是我該還她的第一百六十九章 趕緊把陸靳琛弄走第一百七十一章 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輩子叫我媽咪第三百五十一章 獨一無二第三百四十六章 只是陌生人第一十九章 遇到宋寧第二百一十九章 她來參加變形計的嗎?第四十三章 酒色第三百八十六章 你男人讓我來接你第一百九十一章 打擾得真是時候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是你的妻子了第三百五十六章 本少爺要慶祝第二百七十章 婚禮已經舉行了第二百三十六章 性格迥異的兩個小盆友第四百一十六章 陸靳琛吃水果不第三百八十四章 你說誰嫁不出去?第二百八十章 這張臉不會出現兩個第四百零三章 搞半天是談情說愛第二百九十三章 小心未婚夫跑了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過是一個追求他的女人第一百一十章 不整死葉明銳就不姓楚第三十六章 五年前你在幹什麼?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應該叫媽咪第七十二章 軒軒的反擊第五章 楚瑤?第四百一十一章 你現在就一瘸子第一百四十九章 陸大總裁給她烤肉第一百九十一章 打擾得真是時候第九十二章 答案其實很簡單第二百三十二章 有一個成語叫兒女雙全第二百六十一章 你也是個多事的男人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會處理好的第六十二章 嫁不出去你就收了我吧第一十二章 永不合作第四百二十七章 路易斯傑克先生第四百五十二章 還是熟悉的配方第一百三十章 可是你剛剛明明兇我了第四十九章 都怪土豆和西紅柿第五十四章 情侶款對戒第一十二章 永不合作第三百三十三章 小陸媳婦兒獻舞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只是有點熱第二百四十二章 給陸靳琛的“美味佳餚”第二百九十七章 陸總是個女兒奴第三百零八章 奪回屬於她的一切第二百七十八章 快給我一些錢第四百二十六章 誰說我害羞了?第四百一十一章 你現在就一瘸子第二百四十六章 果然是我孫子第二百二十四章 讓她徹底離不開你第三十二章 你爹地,還真是特別第八十三章 你被罵,不能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