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四章 幸虧你多嘴

隨即,兩人十分默契。

一人收拾行李,一人交代好事宜,便出發前往機場。

他倒是不想這麼突然,但通過前幾天和楚瑤的通話中得知,Y國到底是個怎樣的國家,也瞭解了莫亦大部分的故事,深知莫亦是個瘋子,如今被陸靳琛他們趕下臺,難免不會破罐子破摔做出什麼事來。

安全起見,他還是過去看看。

多一個人多兩個人總會是好的。

“跳跳和軒軒都安置好了?”

“嗯。我已經讓景瑞多加人手,保證在學校連個蚊子都飛不進去,喬蜜那邊我也通知了,讓她多照顧着點孩子。”

“好。”

飛機即將起飛,帶着複雜的心情,葉明銳和程藝踏上了前往Y國的路程。

另一邊,金碧輝煌的路易斯家族大門前,正有數十個身影躲在黑暗之中。

像是在等待着什麼獵物一般,鋒利而又謹慎。

這幅局面,亦落在了不遠處觀望的男人眼中。

還真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莫亦都下臺了,還能搞出這幅陣仗也是可以。

想抓他?

那真的很難。

陸靳琛勾了勾脣,眸底閃過一抹稍縱即逝的嘲諷之意,下一秒便順着黑暗消失在了原處。

果真是來無影去無蹤,不知道的還以爲是什麼幻覺之類的呢。

與此同時,大廳內。

“傑克,門外都是莫亦的人,陸先生怕是進不來,要不我們還是出去找找他吧?”

不知道多少次了,路易斯德澤透過窗戶確認外面的情況,同時亦對路易斯傑克的淡定表示擔憂。

今天陸靳琛前腳剛從這裡離開,他們就收到了楚瑤被捕的消息,瞭解清楚情況過後,緊接着陸靳琛也聯繫不上了,所以他們懷疑應該是莫亦搞的鬼。

以他們對莫亦的瞭解,到了現在這個階段,十分清楚他會使用什麼樣的手段,陸靳琛突然斷了聯繫,肯定是處於危險之中。

陸靳琛和楚瑤於他而言,有着極大的恩惠,他有了這個猜想之後,便想立刻出門找陸靳琛。

起碼得先保證陸靳琛的安全,才能商量營救楚瑤的事情吧。

但是,但是傑克卻把他攔住了,還很淡定地讓他坐下,說什麼等一等,陸靳琛會回來找他們。

德澤???

看傑克的樣子是很胸有成竹的,所以他也就抱着懷疑的心態,陪着等了一會兒。

等到現在,這都晚上了,陸靳琛都沒有過來,怎麼能不讓人擔心。

聽了路易斯德澤的話,路易斯傑克依舊是滿臉的雲淡風輕,胸有成竹的模樣十分讓人猜不透。

“別急,再等等。”

“還等?再等估計陸……”

路易斯德澤一個箭步走到傑克面前,激昂地反駁道,然而話還沒說完,便被突然傳來的腳步聲打斷了。

擡頭看,頓時一個錯愕。

“陸……陸總?”

實在是無法相信,陸靳琛就這樣從容不迫地站在他的面前。

門口被包圍得死死的,他是怎樣做到這般神不知鬼不覺地進來的?

陸靳琛衝他點頭示意後,擡起修長的腿,大步走到兩人這邊來。

“陸總,你是怎麼進來的?”

雖然知道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但路易斯德澤還是耐不住好奇心,滿臉驚訝地問道。

陸靳琛解開西裝釦子,一屁股坐到沙發上,雲淡風輕地回答,“走進來的。”

“不是,我當然知道你是走進來的,我的意思是門口那麼多人你怎麼進來的?”

聽了這話,陸靳琛並沒有立刻回答,而是挑起風情萬種的桃花眼,瞥向了一旁的路易斯傑克。

兩人相視着露出若有若無的一笑。

路易斯德澤更是撓頭,不明所以。

“前幾天和陸總交談的時候,不小心提了一句小門。”路易斯傑克這才悠哉悠哉地解釋道。

路易斯德澤聽了,當即恍然大悟,“對哦。”

“以前我們仨兒爲了晚上偷偷出去玩,特地在莫亦房子的旁邊打了個小門,只有我們知道。”

路易斯傑克輕點頭,表示認可。

“幸虧你多嘴了,不然陸總現在就進不來了。”路易斯德澤輕拍了拍路易斯傑克的肩膀,語重心長地說道。

也不知道是誇獎還是貶低了,不論是何種意義,路易斯傑克的表情都並未有太大的動容,思索了幾秒過後,視線回到陸靳琛身上,關切地問,“打探到楚瑤的消息了嗎?” wωw ●ттκan ●C ○

陸靳琛深邃的眸子一暗,面無表情地搖了搖頭。

這裡不是臨港,能夠隨意地任他翻雲覆雨,從他得知楚瑤出事到現在,基本上都在被追逐當中度過,根本無從深 入瞭解。

如今擺在面前最好的一條路,便是求助於路易斯傑克和路易斯德澤。

畢竟路易斯家族在Y國的名望,是首屈一指,毋庸置疑的。

對於陸靳琛的答案,路易斯傑克似是早已在預料之中,從旁邊抽起一份文件,遞了過去。

陸靳琛打量幾秒,方纔接過,翻開查看。

裡面正是楚瑤這次案件的詳細記錄。

“楚小姐現在涉嫌的殺人案件,受害者死在她的房間裡,並且是飲用了楚小姐倒的水,除楚小姐和受害者之外沒有第三者在場,情況不容樂觀。”

路易斯傑克有條有理地解說道。

“對啊,而且沒想到的是,昨天晚上莫亦就被無罪釋放了,我們交上去的證據要不是被判爲無效,要不就是不夠力度,說根本不足以定莫亦的罪名。”路易斯德澤氣憤填膺地補充道。

陸靳琛一邊翻看文件,一邊聽着路易斯傑克和路易斯德澤的措辭,氣宇軒昂的劍眉不忍微微蹙起,眸底一抹狠厲稍縱即逝。

“我先想辦法讓你和楚瑤見上一面,也許找她瞭解一下情況,會對我們有幫助。”路易斯傑克溫聲道。

陸靳琛聽了點頭應允,用低沉的鼻音輕發出“嗯”的一聲,隨後又補充了一句“感謝”。

路易斯德澤連忙擺手,輕笑道,“哪裡哪裡,你對我們的幫助更多。”

沒有說過多的客套話,三人的視線不約而同地轉向了窗外,正是一片看似平靜實則暗流涌動的黑夜。

第一百四十五章 大灰熊明明就很好第二百三十八章 你要不要親我?第一百七十章 她突然來那個了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三百一十七章 你要不要回到她身邊?第三百三十三章 小陸媳婦兒獻舞第四百二十六章 誰說我害羞了?第二百章 重色輕媽的女兒第二百三十三章 被碰瓷了第三章 又騙我生女兒了第一百六十一章 我和她的很多事你不知道第一百四十四章 陸靳琛不是個正常人第六十一章 要不要做回女人?第三百五十二章 我要投給夏穎第三百七十五章 她該慶幸頂着楚瑤的名號第三百九十三章 我沒做過何須道歉?第三百五十一章 獨一無二第二百一十二章 楚瑤,你真好看第一百九十八章 給陸靳琛當跑腿小妹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只是有點熱第三百一十五章 好像是你的老朋友啊第一百一十一章 跳跳說什麼都對第一百四十章 楚楚演戲一點都不真第二百三十四章 就騙你這種傻白甜第六十五章 給你講個故事第三百一十六章 本少爺就是看你不順眼第三百七十八章 送上門的錢必須要第一百五十五章 被捉住下場忒慘了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要的是雞腿不是苦瓜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第三百七十二章 拿出道歉的態度第四百一十二章 不許離開我的視線第四百三十一章 太沒人性了這兩人第五十三章 也喜歡你第二百零四章 我也怕被你欺負第四百五十一章:一切塵埃落定第一百八十七章 公務在身迫不得已第三百四十六章 只是陌生人第九十四章 陸靳琛真是好雙標第一百九十八章 給陸靳琛當跑腿小妹第三百八十三章 你這女人太狠毒了第四百四十八章 這也許是一次機會第二百九十三章 小心未婚夫跑了第三百七十八章 送上門的錢必須要第二章 紅白相撞,多不吉利第五十八章 表白烏龍第三十章 就當是報仇第一百二十五章 老子不吹了你愛吹不吹第八章 自降逼格第四百零二章 本少爺還怕你不成?第五十八章 表白烏龍第一百三十八章 誰會是那個理由?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大灰熊不會放過你的第二百一十章 被楚瑤吃得死死的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輩子都得尊老愛幼第三百二十章 趁機跟我套近乎第二百四十一章 等你們的好消息第三百三十八章 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第三百五十六章 本少爺要慶祝第四百零四章 突如其來的匿名郵件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給你們很多很多錢第一百一十五章 居然把我拍的那麼醜?第二百二十八章 反正你什麼都不記得第二百六十章 我們訂婚吧第二百五十二章 是我惹她生氣了第一百五十四章 被黑衣人追捕第三百八十三章 你這女人太狠毒了第二百三十八章 你要不要親我?第二百零一章 陸靳琛害她遲到了第三百八十七章 不會讓夏小姐失望第四百四十二章 陸靳琛救不了你的第二百九十九章 原來是你在血口噴人第一百九十三章 讓你不要打擾你媽第七十九章 看我不打死你第二百九十章 反正人都是你的第三百零四章 我會照顧好她的第一百四十六章 可是他現在在生氣啊第八十七章 那軒軒喜歡嗎?第三百九十五章 莫先生的心思可不好第四十七章 楚瑤,是個女人第二百七十一章 受虐狂第四百章 陸靳琛有這麼帥嗎?第一百一十四章 臨港女人美夢破碎第八十二章 而且,你還跟我表白了第一百八十一章 好久沒開齋了第四百一十八章 可是我要睡覺呀第二百八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女人第二十章 媽咪,教我開車第三百七十六章 這是我該還她的第一十三章 怎麼會沒同意?第三百六十七章 娶娶娶死也要娶第二百零二章 這霸王硬上弓的樣子第一百一十九章 Elvis先生交過女朋友嗎?第一百一十一章 跳跳說什麼都對第二百四十三章 沒見過的陸靳琛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個悲傷的故事第一百八十章 什麼時候給我生弟弟?第一百八十二章 就當是跳跳的保姆費第一十二章 永不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