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 他對她是莫大的安慰

楚瑤定定盯着手中的紙條,一股難耐的酸楚爬上鼻尖。

半響,緩緩打開,手中的動作遲鈍而又沉重。

“等我。”

緊接着,映入眼簾的是兩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對於陸靳琛的字跡,楚瑤已是不能再熟悉。

像是久別重逢過後的委屈,亦像是苦苦思念的寂寞,看到的瞬間,酸楚一下子噴涌而出,蔓延全身。

雙眼,被通紅覆蓋,有種刺痛刺痛的感覺。

她不會哭,但卻難以抑制這強大的情緒。

“好。”

等你。

不知道過了多久,楚瑤艱難地擡起嘴脣,發出低沉而又沙啞的一聲。

她有多感謝陸靳琛,沒有人知道。

是他,將她黑暗的世界照亮,給了她依靠。

是他,一次一次地打破她的防線,衝進來緊緊抱着她,給她莫大的安慰。

窗外,夜幕降臨。

所有人的情緒,似乎都是壓抑着的。

老天爺似乎也感覺到了這點,派出應景的烏雲,落下濛濛細雨。

雨滴的聲音,在楚瑤耳裡動聽極了。

因爲知道,陸靳琛正在看着同一片雨天。

路易斯家族,二樓的落地窗前,正站着一道挺拔偉岸的身影。

柔順的劉海下,是一雙深如幽潭的黑眸,無數滴細雨在眼中倒映。

過了一會兒,男人的身後,悄然多了一抹靚麗的身影。

陸靳琛的意識向來敏銳,就算是在沉思之中,就算是來人放輕了腳步,亦是從女子一進門的時候,便察覺到了。

等到女子走近,陸靳琛的黑眸方纔一動,薄脣輕啓,發出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她怎麼樣了?”

“狀態不錯。”程藝不假思索地回答。

陸靳琛聽了,輕點頭,“嗯。”

他知道,楚瑤的心理向來強大。

然而,他卻是一邊慶幸着,一邊心疼着。

“葉明銳和傑克先生,帶回來了關於楚瑤案件的證據,你要不要下去看看?”程藝問。

“嗯。”

乾脆地落下一個字後,當即轉過身去,往門外走去。

兩人一同走到樓下。

“我去,這不是赤果果的栽贓嗎?毒分明就是陳雨曦下的,怎麼又會在房間裡搜出來一模一樣的呢?”

剛走近,便聽到葉明銳那氣急敗壞的叫喊聲。

陸靳琛不爲所動,面無表情地走過去坐下。

“除了毒藥,警方那邊還有什麼證據?”隨即,冷聲開口問。

“無第三者在場、毒藥、個人恩怨,總共這三樣。”看過報告的路易斯傑克總結道。

陸靳琛沉思幾秒,斷然開口,“只要把毒藥推翻,其他兩點便不足以給楚瑤定罪。”

“嗯…對,但要推翻不簡單。畢竟在場沒有第三個人,而且又在你們的房間搜出同一種毒藥。”路易斯傑克說。

“那又怎樣?我就不信了,莫亦和陳雨曦這兩個人的勾當真能夠做到百無一漏,就算是能老子也要給他翻出來。”

葉明銳的語氣,一如既往的氣憤填膺,一如既往的囂張跋扈。

“那不知陸總,你可有什麼對策?”

“嗯。”

陸靳琛不緊不慢地發出一聲鼻音,表示肯定。

“真的?說來聽聽。”

葉明銳一聽,頓時就興奮了。

陸靳琛勾了勾手,四人頓時湊在一起,開始商量。

時間一點一滴在流逝,你以爲的峰迴路轉,也許會被下一場意外,破壞得蕩然無存。

“得,不錯不錯,這個辦法我贊同。”葉明銳鼓舞地拍了拍手掌,輕快地說道。

就在這時,路易斯傑克的手機發出一道悅耳的鈴聲。

衆人停了下來,紛紛將目光落在路易斯傑克身上。

路易斯傑克從口袋掏出手機,看到來電顯示的那一刻,神色明顯一動。

葉明銳探了探頭,“莫亦?”

“別接,這臭小子八成是來添堵的。”

路易斯傑克猶豫了一下,還是將電話掛掉了。

現在的情況,除非是必要,都沒有要接聽的理由。

“我們剛剛說到哪裡了?”

路易斯傑克說完,便想放下手機,將注意力重新回到商量對策上。

然而下一秒,鈴聲再度響起。

“這小子有完沒完了,怎麼陰魂不散的?”葉明銳當即就暴躁了。

但,另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這次來電顯示的並非莫亦。

而是路易斯德澤。

衆人當即安靜了下來,眼神爬起一抹嚴肅。

這一前一後的兩通電話,代表着什麼,不詳的預感已經告訴他們了。

路易斯傑克手一頓,接過電話,並開啓了免提。

“喂。”

隨即,發出試探性的一聲。

“果然還是要這種辦法,你纔會聽電話啊。”

衆人不約而同地相視了一眼,一如所預料的那般,話筒那邊傳來的,是莫亦諷刺的嗓音。

“莫亦?”

“不錯,是我。”

剛剛還火熱朝天的客廳,此時宛若身處冰川。

“難道你就不好奇,爲什麼德澤的手機在我手裡?”莫亦語氣輕佻地問道。

路易斯傑克眉頭一蹙,語氣多了幾分寒意,“什麼意思?”

莫亦輕笑兩聲,好整以暇地回答,“沒什麼意思,我就是太久沒見他了,他回國後我們不都沒來得及敘舊嗎?趁現在有機會,我把他請過來做做客。”

“然後呢?”

路易斯傑克冷聲問。

他“請”走路易斯德澤,打這通電話的目的是什麼?

“還是你瞭解我,那我也就不跟你廢話了,明天早上八點之前,對外公佈把路易斯家族還給我,並且永遠離開Y國。”

此時,路易斯傑克的臉,已經深沉得駭人。

一直在旁邊聽着的葉明銳,終是忍不住了,立即發出氣急敗壞的叫罵聲,“你小子一天天就知道整這種有的沒的陰招,有本事過來單挑,本少爺肯定一拳給你打趴下,什麼?還想白要人家的產業?做夢吧你。”

這種嚴肅的畫面,兩邊坐着的都是談判高手,突然冒出來這麼一段話,確實是有些違和。

亦是少見。

葉明銳的行爲,一如既往的讓人無法控制,捉摸不透。

那頭的莫亦被吼得一頓一頓。

回過神來,當即冷笑一聲。

手握把柄的人,永遠都是站在主動的一邊,這是既定的事實。

第三百七十章 提那個女人幹嘛?第三百零五章 媽咪,跳跳好想你第一百一十八章 楚瑤喜歡的是我第二百二十三章 我不和陌生人一起吃飯第三百二十章 趁機跟我套近乎第二十八章 陸總,對不起!第二百七十章 婚禮已經舉行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嫁雞隨雞嫁狗隨狗第四百五十章 你可以結束了第三十六章 五年前你在幹什麼?第一百章 原來陸靳琛的身子這麼硬第一十章 原來,竟然是陸靳琛找她合作第一百零九章 陸靳琛,你喜歡我嗎?第四十三章 酒色第二百二十七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第三十六章 五年前你在幹什麼?第四百四十六章 去見她一面第二百四十四章 針鋒相對的兩人第三百六十六章 送我去個地方第一十六章 我反悔了第三百三十七章 是他對不起程藝第三百九十四章 楚小姐還是要收斂一些第二百八十七章 怎麼會不要跳跳呢?第二百四十九章 陸大總裁給她跑腿第一百二十一章 讓他永無翻身之日第三百五十八章 這女人想幹嘛?第一十一章 拒絕合作第二百七十四章 還把我孫子拐跑了第三百六十章 光明正大地回來了 1第二十七章 和陸靳琛親密接觸第三百零六章 你需要以身相許第二百四十三章 沒見過的陸靳琛第一百二十五章 老子不吹了你愛吹不吹第二百二十五章 被我迷倒了嗎??第一百七十七章 楚瑤,你死定了第二十六章 被陰了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她?第四百一十六章 陸靳琛吃水果不第一百五十章 這種巧合我不喜歡第四百四十四章 幸虧你多嘴第一十六章 我反悔了第二十章 媽咪,教我開車第一百四十八章 還是因爲我是男人嗎?第一百九十九章 還得媽您出面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點都不好的人生第一百八十五章 他們到底在吵什麼?第一百三十九章 永恆珠寶的口碑砸了第四百零五章 你這個大豬蹄真壯觀第一百六十六章 她要做媽咪的聰明小孩第一百一十五章 居然把我拍的那麼醜?第九章 陸靳琛先生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一定要過來我家哦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輩子叫我媽咪第一十章 原來,竟然是陸靳琛找她合作第三百九十一章 我太太喜歡第三百七十七章 不,她在休息第四百五十章 你可以結束了第二百七十七章 在害怕見到叔叔第一百二十九章 你就不能待在原處等我嗎?第一百七十章 她突然來那個了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在楚瑤眼裡什麼都不是第二百一十三章 站在陸靳琛旁邊的女人第四百三十三章 我絕對沒有跟蹤你第二百四十二章 給陸靳琛的“美味佳餚”第四百二十章 她又能怪誰呢?第一百二十一章 讓他永無翻身之日第三百六十九章 那又如何?第三百三十六章 這杯酒叫差錯第三十章 就當是報仇第三十一章 楚瑤,你好自爲之第三百零七章 楚瑤跟豬一樣重第四百三十五章 一個悲傷的故事第一百八十章 什麼時候給我生弟弟?第四百零二章 本少爺還怕你不成?第三百七十九章 本少爺大駕光臨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喜歡的只是你第二百九十九章 原來是你在血口噴人第二百七十八章 快給我一些錢第一百八十五章 他們到底在吵什麼?第三百五十五章 不就是幾條新聞嗎?第三百七十五章 她該慶幸頂着楚瑤的名號第一百零九章 陸靳琛,你喜歡我嗎?第三百五十一章 獨一無二第二百二十五章 被我迷倒了嗎??第二百七十一章 受虐狂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闆,您的花又到了第三百六十四章 太多巧合也不敢第三百一十八章 終究是荒唐一場第三百九十五章 莫先生的心思可不好第一百九十二章 還有什麼是不能做的?第三百二十章 趁機跟我套近乎第六十九章 你不喜歡我爹地了嗎?第二百六十二章 跟你一樣蠢蠢的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闆,您的花又到了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點都不好的人生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點都不好的人生第四百三十九章 畢竟你姓莫第六十四章 什麼時候請我吃飯?第四百一十三章 敢動楚瑤這個可怕的女人?第三百二十八章 感受感受陸總的豪華大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