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八章 這也許是一次機會

“我的條件就是這樣,決定權在你們。”

“我只給你們一晚上的時間考慮,我的手段是怎樣的,想必你們很清楚。”

莫亦不屑地落下一字一句,像是處在高高在上的王者一般,宣判着不容反抗的命令。

如今,他倒是有這樣的資本。

路易斯傑克緊緊握住雙拳,用力得顫抖,額頭上的青根若隱若現。

他在極力地隱忍着自己的情緒。

同樣也在,陷入痛苦的抉擇之中。

半響,路易斯傑克輕擡眸,與陸靳琛對視一眼後,目光變得空洞。

嘴脣掙扎了好幾秒,方纔擡起來,用低沉而沙啞的嗓音,輕發出“好”的一個字。

“我答應你。”

而後,又定定地補充道。

莫亦得逞一笑,“好,等你。”

“但是我也有一個條件。”路易斯傑克冷聲道,語氣十分斷然。

“說。”

“先讓我見德澤一面,我要確認他沒事。”

莫亦考慮了一下,爽快答應,“可以,一個小時後我派人接你。”

“一言爲定。”

“嗯。”

緊接着,便是電話被掛斷的聲音。

“嘟…嘟…嘟…”

“不是,你答應他幹嘛啊,他這不就得逞了嗎?”葉明銳滿是怨氣地問。

“因爲這是一次機會。”

這時,一直默默不語的陸靳琛,突然開口,落下他那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

“機會?”葉明銳當即收了收暴躁的情緒,不明所以地挑眉問。

“嗯,不錯。”

陸靳琛淡然回答,神情莫測高深。

意外過後,也許又有下一個峰迴路轉。

一個小時後,一輛不速之車駛入路易斯家族。

路易斯傑克早已恭候多時,聽到下人來報之後,立即理了理黑色西裝,從沙發上起身,往門外走去。

最終,獨自一人坐上那架車子揚長遠去。

最終,耗費了兩個小時,來到了莫亦所在的地方。

路易斯傑克看着眼前的場景,不免輕蔑地冷笑了一聲,這裡距離路易斯家族也就十分鐘的路程,還真是多虧了莫亦小心謹慎,吩咐手下繞圈圈,讓他看了兩個小時的夜景。

“好久不見。”

沙發上,莫亦正翹着二郎腿,好整以暇地挑眉看他。

路易斯傑克面無表情地走過去,居高臨下地問,“人呢?”

莫亦輕笑兩聲,伸手指了指對面裝了紅酒的水晶杯,愜意地說,“別急啊,不妨先坐下來喝杯酒。”

路易斯傑克垂眸,淡淡地瞥了一眼酒杯。

隨即,乾脆地坐了下來。

路易斯傑克拿起酒杯,輕輕地晃了晃,過了半響也沒喝下一口。

“莫先生給的酒,我可不敢喝。”

說完,將酒杯放了下來。

“畢竟下毒這種事情,莫先生很是擅長。”

莫亦一個挑眉,並不言語,而是拿起路易斯傑克剛剛放下的酒杯,一飲而盡。

酒杯往下,一滴液體也沒有落下,動作十分瀟灑。

路易斯傑克見了,冷嗤一聲,“難得。”

“怎麼會?我既然當初會放你和德澤離開,你們就應該知道,我不會傷害你們。”

“那現在又是何意?”路易斯傑克冷聲問。

“我說了,我只是和他敘敘舊。”

莫亦雙手一攤,坦然回答道。

“那莫先生敘舊的方式,可真獨特。”

路易斯傑克勾起脣角,露出一抹寒意蝕骨的冷笑,諷刺地說。

“廢話少說,趕緊帶我去見人吧。”

說完,路易斯傑克已然從沙發上起身,帶着不容拒絕的態勢。

莫亦用打量的目光,看了路易斯幾秒。

隨即,輕點頭。

莫亦在前,路易斯傑克在後,兩人一前一後地走出了房間。

這是一棟私人別墅,想必並不在莫亦名下,否則他們不會沒有查到。

莫亦輕車熟路地,將路易斯傑克帶到另一間房。

走進去,空無一人,根本沒有路易斯德澤的身影。

路易斯傑克眉頭一蹙,剛想發問,卻見莫亦走到書架那邊,不知道是觸碰了什麼機關,一道門慢慢現了出來。

這可真是厲害,還設了密室。

路易斯傑克握了握衣襟,帶着試探的目光,繼續跟了上去。

門內,本是一片漆黑。

但當他們踏入之後,便亮起了一盞小燈,爲他們照明。

裡面雖是別有洞天,但空間並不算很大,也就走了一兩分鐘,便停下了腳步。

這次,總算是見到路易斯德澤了。

他正安靜如斯地躺在牀上。

像是安逸地睡着了一般,絲毫沒有是被綁過來的痕跡。

路易斯傑克立即兩個箭步走到牀前,輕輕地搖了搖路易斯德澤。

“德澤。”

“醒醒。”

又是搖了幾下,路易斯德澤都絲毫沒有要甦醒的跡象。

“怎麼回事?”

路易斯傑克眸底一沉,冷聲問。

語氣間,彷彿帶着強烈的殺意。

“他只是睡着了。”

莫亦一邊雲淡風輕地回答着,一邊從容不迫地走到旁邊,拿起一劑針管。

而後,拿起路易斯德澤的手,注射進去。

動作熟練無比。

是的,莫亦對於下藥這種事情,向來熟練。

他也是在那場路易斯家族之爭才知道,原來與世無爭的他,這麼有本事。

不過是幾秒鐘的時間,便能夠看到,路易斯德澤的睫毛輕輕顫動了幾下,那時即將醒來的象徵。

果然,很快,路易斯德澤便醒了過來。

空洞的眸子,在看清楚眼前的莫亦後,立即從牀上彈了起來。

也是因爲一下子起的太猛,腦袋傳來劇烈的眩暈感,令他根本顧不得對莫亦開口大罵。

路易斯傑克見他整張小臉皺了起來,連忙伸過手扶他,溫聲問,“你怎麼樣?”

路易斯德澤緩了好一會兒,方纔擺了擺手,表示自己沒事。

“好了,確認他沒事了,可以履行你的承諾了。”

路易斯德澤一聽這話,神色一變,立即擡頭問路易斯傑克,“你答應他什麼了?”

路易斯傑克緊抿着薄脣,默默不語。

不過,路易斯德澤倒是從他的神色,看出了個大概。

“說啊。”

語氣不免變得有些激動,帶着絲絲的威迫感。

“他答應我,會把路易斯家族還給我,並且帶着你永遠離開Y國。”這時,莫亦不緊不慢地搶答道。

第三百二十三章 你應該叫媽咪第四百三十一章 太沒人性了這兩人第三百五十八章 這女人想幹嘛?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過是一個追求他的女人第二百七十七章 在害怕見到叔叔第二十二章 胖虎欺負人第四百四十三章 我再給你講個故事第三百四十五章 我也要第三百八十八章 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第八章 自降逼格第一百九十七章 她還有什麼事情幹不出來?第九十三章 心理諮詢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會處理好的第四百章 陸靳琛有這麼帥嗎?第一百二十二章 明明她纔是他的未婚妻第一百四十一章 現在真想掐死你第二百六十九章 性情大變的楚瑤第一百三十三章 軒軒跳跳重歸於好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佬,能不能行?第三百三十三章 小陸媳婦兒獻舞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她?第三百七十章 提那個女人幹嘛?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大灰熊速度很快的第一百三十六章 告訴他,我不娶第一百一十八章 楚瑤喜歡的是我第二百零一章 陸靳琛害她遲到了第一百六十二章 見一面真的不容易啊第三百七十九章 本少爺大駕光臨第一百零三章 你竟然和男人傳緋聞?第二百四十六章 果然是我孫子第二百五十九章 我會處理好的第四百四十章 路易斯家族之爭第三百七十六章 這是我該還她的第四百四十一章 玉石俱焚的最後一面第二百八十九章 和好如初第三百三十八章 我還以爲再也見不到你了第五十三章 也喜歡你第二百六十八章 跳跳小朋友闖禍了第三百六十八章 一輩子給你做牛做馬第二百四十四章 針鋒相對的兩人第四百一十章 跳跳的髮型真好看第五十一章 你就說我去鬼混了第三百零七章 楚瑤跟豬一樣重第三百零三章 這張臉她一點都不配第二十八章 陸總,對不起!第八十四章 緣分啊,妙哉妙哉第三百六十六章 送我去個地方第三百一十八章 終究是荒唐一場第二百五十五章 當我是狗嗎?第三百二十二章 你這也太偏心了第一百七十七章 楚瑤,你死定了第三百四十章 生日宴第三十三章 跳跳哭了第三百一十八章 終究是荒唐一場第三百一十三章 過去撐撐場面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二百二十二章 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第三十章 就當是報仇第二百五十五章 當我是狗嗎?第二百七十章 婚禮已經舉行了第四十六章 媽咪是不是生氣了?第二百七十一章 受虐狂第四百一十一章 你現在就一瘸子第二百三十七章 像大爺一樣的陸靳琛第二章 紅白相撞,多不吉利第三百四十二章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第二百九十二章 女人這種生物不能惹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只是有點熱第三百六十七章 娶娶娶死也要娶第四章 空手套白狼第二百八十三章 那個女人有點眼熟第二百五十六章 你大灰熊速度很快的第一百章 原來陸靳琛的身子這麼硬第三百四十章 生日宴第九十二章 答案其實很簡單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是你的妻子了第三百二十五章 因爲我沒錢第二百一十一章 這是陸總的吩咐第三百五十三章 你要急死我啊?第六十三章 大灰熊,好巧哦!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要打擾我們第四百二十三章 她纔是被瞞的那一個第一百一十九章 Elvis先生交過女朋友嗎?第二百七十六章 陸靳琛的仇人第九十一章 楚瑤學壞了第二十一章 乖乖報備行程第六十四章 什麼時候請我吃飯?第一百九十六章 我給你們很多很多錢第三百七十章 提那個女人幹嘛?第五十二章 從哪兒騙回來的小妞?第三百六十六章 送我去個地方第四百零三章 搞半天是談情說愛第一百五十八章 不小心被鍋砸了第二百六十五章 我是你的妻子了第一百章 原來陸靳琛的身子這麼硬第六十八章 趕緊給我去相親第二百零九章 居然有事瞞着她?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點都不好的人生第二百一十五章 祝程藝好運第五十四章 情侶款對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