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章 你可以結束了

說完,緩緩放開莫亦的衣領。

緊接着,從口袋拿出手機。

在另外兩人的注目之下,修長纖細的手指,輕點了兩下手機屏幕,將電話撥打出去。

“可以了。”

只是落下簡單的三個字,便掛掉電話。

莫亦微眯雙眼,神情閃過一抹疑惑。

“你是在告訴手下,可以發佈通知了嗎?”莫亦挑眉問。

路易斯傑克擡眸,面無表情地回答,“不,我是在告訴你,你可以結束了。”

一瞬間,不詳的預感爬上心頭。

還未來得及多想,突地傳來一陣極大的動靜。

反應過來,發現不止自己包括整間密室,皆被警察包圍。

爲首的,還有陸靳琛和葉明銳。

這陣仗,一看便知道是什麼情況了。

“莫亦先生,鑑於你親口承認綁架、殺人、嫁禍等罪名,我們已經採取了相關證據,麻煩你現在跟我們走一趟,在這過程中你有權保持沉默,但你所說的話都將成爲呈堂證供。”

說完,警察便想要上前抓他。

“放開,我自己走。”

莫亦猛地甩手,冷聲道。

通紅的雙眼,直直地盯着路易斯傑克。

目光中,充斥着慢慢的質問和失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而後,他大聲地笑了。

笑得十分燦爛,宛若一朵在黑暗中盛開的罌粟花般,魅惑而又鋒利。

“沒想到啊路易斯傑克,我莫亦這輩子會兩次栽在你手裡。”

“哈哈哈哈哈哈……”

路易斯傑克緊握拳頭,果敢地對上莫亦陰狠的雙眼,一字一句頓頓開口,“這是你咎由自取的。”

“是,是我咎由自取的。”

“這怪的了誰?怪我不夠提防你們兩個唄。”

莫亦的笑容,慢慢轉爲自嘲。

“帶走。”

威嚴的一聲落下,莫亦被套上手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伴隨着冰冷又凌厲的大笑,莫亦被警察押了出去。

擁擠的密室,瞬間變得寬闊起來。

亦是低沉壓抑了許多。

“路易斯先生,我們會盡快給這件事情一個結果的,辛苦了。”

爲首的警長衝路易斯傑克深深地鞠了一躬,畢恭畢敬地說道。

許是路易斯傑克還未從沉重的思緒中逃脫,雙目空洞地望着前面,並未作出任何反應。

半響,也是一旁的路易斯德澤幫忙回答,衝警長輕點頭,發出溫潤的嗓音,“嗯,辛苦了。”

“那,在下先告退了,各位辛苦了。”

而後,又是衝陸靳琛和葉明銳稍稍鞠躬,一一打過招呼之後,方纔離開密室。

“真是難得,現在這世道還有如此剛正不阿的警察。”

葉明銳看着警長的背影,不忍發出感嘆。

確實,如果世界上的警察都是這樣的話,就不會有楚瑤被冤入獄的事情了。

並且這次,倘若沒有警長的信任,也不會進行得這麼順利。

事情,大約發生在三個小時之前。

那時候,莫亦還未派人來接路易斯傑克。

路易斯傑克帶着陸靳琛和葉明銳,一同去拜訪湯姆警長。

一如他們所分析的那樣,湯姆警長一開始,自是不相信他們。

“目前的證據表明,確實是楚瑤的殺人嫌疑最大,相比你們的一面之詞,我更願意相信我手下查出的證據。”

“不是,湯姆警長,我來跟你分析分析,楚瑤那丫頭聰明得很,怎麼可能在自己房間殺人呢?這不就是等於光明正大地告訴你們,她殺人嗎?別說楚瑤了,傻子也不這麼幹。”葉明銳義正言辭地辯解道,話語雖是一如既往的隨便,但聽着並不無道理。

“再有,我問你,爲什麼你們會剛剛好收到報案,剛剛好就在楚瑤行兇的時候,當場抓獲?不是說沒有第三方在場嗎?難不成是楚瑤自己打電話告訴你們,她要殺人了?”

說到這裡,警長的表情確實是被遲疑所覆蓋。

亦或者,本身這些問題便是存在在他腦海裡的。

“是吧?我說的對吧?我跟你保證,這件事就是莫亦和陳雨曦合起夥來陷害我家楚楚的,否則我把頭擰下來給你當凳子坐。”

葉明銳信誓旦旦地說道。

要不是因爲這裡是Y國,他哪用說這麼多屁話,在廣元或者臨港的話,他直接就派人接楚楚回家了。

哦不對,不用他接,陸靳琛早就動手了。

葉明銳的語氣雖有種無厘頭的感覺,但也用自己的方式,開了個好頭。

那麼,接下來該陸靳琛上場了。

“不知道湯姆警長是否還記得,三年前貴國連環殺人案件?”

這時,陸靳琛不假思索地開口,插了進來。

話語剛落,警長的視線當即落在陸靳琛身上,目光寫滿了震撼。

“三件案件都是不同的施害者和受害者,但背後卻是同一個兇手,在場的施害者不過是被嫁禍。”

“我想,跟如今楚瑤這件事,有很大的相似之處。”

陸靳琛不緊不慢地分析着。

與葉明銳的說話方式,是兩個極端的存在,但同樣地敲擊着警長的心。

湯姆警長陷入了沉思。

那場連環殺人案,他再清楚不過了。

是他,歷時了兩年,方纔將真相查清楚,還受害者一個公道,亦是還被陷害的無辜者一個清白。

那時,所有人都沒有想到,最後兇手會是另有其人。

那時,所有人以爲,兇手就是在場的另一名人員。

“據我所知,那時被陷害的三名無辜人員,並沒有等到警長查清此事,便在牢中自殺了。”

“難道警長還想此事重蹈覆轍嗎?嗯?”

陸靳琛的聲音,不忍添了幾分壓迫感。

這下,湯姆警長可是陷入了深深的糾結之中。

遲疑還是有的。

“警長放心,我路易斯傑克以我的人格擔保,他們說的句句屬實。”

路易斯傑克知道湯姆警長是因陸靳琛和葉明銳的身份在猶豫,便用肯定的語氣說道。

路易斯傑克的威望,在Y國自是不用說。

“是真是假,一個小時後你便知道。”

說到這裡,終於打破了湯姆警長的最後一絲防線。

“好,我會幫你們。”

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她?第四十八章 請他吃兩頓飯第四百一十六章 陸靳琛吃水果不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要的是雞腿不是苦瓜第一百四十三章 楚瑤還真是難搞第三百八十三章 你這女人太狠毒了第三十章 就當是報仇第八十六章 葉家老太爺第二百二十章 我也是來出差的第三百八十一章 一輩子叫我媽咪第一十五章 繁星的首席設計師第一百四十六章 可是他現在在生氣啊第三百五十四章 夫妻決裂?第三百六十四章 太多巧合也不敢第四百零四章 突如其來的匿名郵件第四百三十章 好好說話不可以嗎?第二百一十七章 連一個女人都鬥不過第三百九十八章 你打算什麼時候告訴她?第四百零七章 一門之隔的守護第二百九十三章 小心未婚夫跑了第一百四十九章 陸大總裁給她烤肉第四百四十四章 幸虧你多嘴第二百五十一章 誰欺負跳跳?第三百一十一章 來一個甕中捉鱉第四十五章 孩子不見了第一百四十八章 還是因爲我是男人嗎?第三百零一章 沒有人能夠關得住她第二百六十六章 我要的是雞腿不是苦瓜第三百二十一章 只是見到你太開心了第二百一十五章 祝程藝好運第三百六十二章 想撮合你們第四百四十五章 回去多修煉幾年吧第一百九十七章 她還有什麼事情幹不出來?第六十章 你喜歡軒軒嗎?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在楚瑤眼裡什麼都不是第五十一章 你就說我去鬼混了第一章 睡了他第三十五章 叫她楚瑤第三百九十三章 我沒做過何須道歉?第二百七十一章 受虐狂第三百五十九章 沒見過這樣賴賬的第四百四十一章 玉石俱焚的最後一面第一百八十六章 小姐,你認錯人了第二十五章 肯定會被捅出去第一百七十章 她突然來那個了第一百零六章 你搬來跟我們一起住吧!第七十七章 婚訊第三百五十一章 獨一無二第三百二十二章 你這也太偏心了第四十六章 媽咪是不是生氣了?第四十六章 媽咪是不是生氣了?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是傻子嗎?第二百七十五章 少奶奶需要靜養第三章 又騙我生女兒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玉石俱焚的最後一面第一百二十三章 我大灰熊不會放過你的第一百五十二章 我們不是你想的那樣第九十四章 陸靳琛真是好雙標第三百零九章 再見,葉明銳第二百九十二章 女人這種生物不能惹第二百九十七章 陸總是個女兒奴第三百九十五章 莫先生的心思可不好第四十三章 酒色第四百章 陸靳琛有這麼帥嗎?第九十三章 心理諮詢第一百六十四章 只是單純的不想娶你第四百一十章 跳跳的髮型真好看第八十二章 而且,你還跟我表白了第一百五十一章 東窗事發第三十九章 好一個不負責任的爹地第二百八十八章 我只是有點熱第四百四十九章 永遠也回不到過去了第三百三十三章 小陸媳婦兒獻舞第三百四十二章 當局者迷旁觀者清第二百一十七章 連一個女人都鬥不過第二十一章 乖乖報備行程第三百八十八章 就這麼愉快地決定了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在楚瑤眼裡什麼都不是第三百九十七章 我沒說幫你換第一百五十六章 臉腫的跟個豬頭一樣第二百七十一章 受虐狂第九十八章 他從不相信巧合第二百五十二章 是我惹她生氣了第二百五十章 她又吵又鬧又迷糊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手癢了要抱孫子第二百五十五章 當我是狗嗎?第一百二十一章 讓他永無翻身之日第三百九十七章 我沒說幫你換第二百三十五章 過來認識你們一下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地回來了 2第三百一十三章 過去撐撐場面第三百八十五章 陸總這是何意?第四十八章 請他吃兩頓飯第七十一章 謝謝你,陸靳琛第五章 楚瑤?第二百八十三章 那個女人有點眼熟第一百四十三章 楚瑤還真是難搞第四百零三章 搞半天是談情說愛第一百九十四章 我手癢了要抱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