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十一章:一切塵埃落定

湯姆警長再三思量過後,輕點了點頭,頓頓說道。

葉明銳一聽,立即手掌一拍,發出清脆響聲的同時,亦得逞地歡呼道,“歐耶!”

莫亦沒有想到的是,在路易斯傑克的衣領處,裝了一個微型攝像頭,將他和路易斯傑克的對話,全都拍進去了。

這可是莫亦親口承認的,聯合陳雨曦將殺人的罪名,安在楚瑤身上。

“好咯,去接楚楚咯。”

葉明銳邪魅一笑,打了個嘹亮的響指,意氣風發地說道。

警察局門前。

短短地暫停了一會兒的綿綿細雨,再次襲來。

黑夜之中,一輛價格不菲的豪車,停在路邊被如線般的細雨輕輕敲打着。

車前,屹立着一道偉岸的身影。

雨滴落在傘上,發出“沙沙沙”的聲音。

許是受心情的影響,總覺得是悅耳的。

警察局的大門,緩緩打開。

楚瑤走了出來。

兩人皆是一眼便看到了對方,身子一頓。

陸靳琛輕抿着薄脣,深邃的眸子緊緊地望向不遠處的女子,心裡緊繃着的弦終於鬆了下來。

楚瑤亦是如此。

她就知道,陸靳琛從來都不會讓人失望。

他什麼都能夠做到。

雨中,女子衝男人嫣然一笑,十分清晰。

陸靳琛把着傘,擡起修長的腿,大步往女子走去。

每走一步,都牽引着彼此的心。

陸靳琛走到楚瑤身前。

從始到終,兩人只是靜靜地看着彼此,深邃的目光中充斥着的,或是思念,或是慶幸,或是感動。

複雜極了,卻又幸福極了。

沒有過多的言語,陸靳琛伸手,輕輕地將楚瑤攬入懷中。

楚瑤的下巴,輕輕地抵在男人的肩上。

溫暖,包圍着全身。

是陸靳琛的味道,是熟悉的味道。

等等,味道……

楚瑤臉色一變,猛地從男人的懷中跳了出來。

陸靳琛的神色閃過一抹疑惑。

楚瑤彆扭地撓了撓頭,弱弱說道,“我…我沒洗澡,身上味道重……”

這她就不得不吐槽一下了,把她關在裡面就算了,爲什麼都不能讓她洗個澡?

得虧也就一兩天,裡面又髒又亂又潮溼的,日子久了不得得皮膚病啊?

陸靳琛勾了勾脣,挑起一抹玩味的淺笑。

隨即,彎身湊了過去嗅了嗅,頓時微皺眉頭嫌棄地說道,“確實。”

楚瑤雙眼一瞪,表情寫滿不滿。

她可以嫌棄自己,但他不能嫌棄她。

瞪了個大半天,卻說不出什麼來。

確實,她現在是有讓別人嫌棄的理由。

她能怎麼辦?

只能冷哼一聲,越過男人,徑直往車那邊走去。

得虧陸靳琛反應夠快,連忙跟上楚瑤的動作,纔沒讓她淋到一滴雨。

半個小時後,路易斯家族。

在大家的翹首以盼下,一個小時前開走的豪車,終於歸來。

葉明銳首當其衝地跑了出去,程藝、路易斯傑克和路易斯德澤緊隨其後。

“楚楚!”

“楚楚楚楚楚楚楚楚楚楚!”

楚瑤剛剛下車,便感受到了葉明銳的熱情。

葉明銳張開雙臂,興高采烈地朝她奔來。

然而,在距離她只有兩步的時候,突地停了下來。

“什麼味道?”

葉明銳一邊用手捏住自己的鼻子,一邊用手驅趕着空氣,嫌棄地說道。

楚瑤眉頭一皺。

“原來是你啊,咦惹楚楚你怎麼回事?”

葉明銳確認目標過後,驟然往後退了兩步,像是在避開什麼垃圾一樣,與剛剛的態度真是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楚瑤咬了咬牙,揮起拳頭就要給他來一拳。

但也只是恐嚇罷了。

“走開。”

冷聲一句過後,越過葉明銳朝站在不遠處的衆人走去。

雖然現在這個樣子,是不太適合見人,但說句感謝還是必要的。

楚瑤首先衝程藝點了點頭,隨即向路易斯傑克和路易斯德澤伸出手,莞爾一笑,禮貌地說道,“我都聽陸靳琛說了,謝謝二位。”

“哪裡哪裡,楚小姐辛苦了。”

路易斯德澤客氣地笑了笑,發出爽朗的聲音。

三人一一握了手。

“你怎麼不謝謝我啊?你不知道我爲了說服警長,可是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咧。”葉明銳追了上來了,一臉不滿地說道。

“謝謝你。”

楚瑤毫不走心地迴應。

葉明銳聽了,立即冷哼一聲。

衆人不忍捂嘴一笑。

因爲這兩人碰撞起來,真太逗了。

“我可能要先去梳洗一下,方便嗎?”

這時,楚瑤禮貌地溫聲問。

她現在這狀況真太尷尬了,還是在這麼多人面前。

路易斯德澤反應過來,連忙回答,“當然。”

“是是是,某人確實是要好好洗洗,臭死了。”葉明銳當然不會放過挖苦楚瑤的機會,在一旁陰陽怪氣地吐槽。

楚瑤並未理會他,給了他一個大大的白眼過後,在傭人的帶領下走進屋裡。

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深夜。

今晚,到底是一個不平凡的夜晚,水深火熱、一波三折。

也是一個足夠勞累的夜晚。

平靜過後,便是沉睡。

這下,終於能夠睡個好覺了。

楚瑤是,其他人亦是。

每個人的一生,總會經歷一段又一段的故事。

Y國對於陸靳琛和楚瑤來說,便是漫長人生的一段小插曲,不論長短終將落下帷幕。

莫亦終於伏法,他們也再沒有留下來的理由。

他們的家人,他們的跳跳,還在等他們回去。

一切,塵埃落定。

“路易斯先生,後會有期。”

“有空來Y國玩,我必定會盡地主之誼。”

一如相見得偶然,告別同樣短暫。

四人,踏上了飛回臨港市的路程。

“楚楚,話說你這次蹲監獄,有沒有哭鼻子啊?”

“閉嘴。”

“看來是有咯,嘖嘖嘖,這都多大個人了,居然還哭。”

“……”

路上,有葉明銳在,自是不會安靜。

吵吵鬧鬧。

幸虧,她還有機會吵吵鬧鬧。

臨港首都機場,一架龐大的飛機降落在地。

四人一同拖着行李走出機艙,在機場的人來人往中穿梭。

這在臨港市,對於人民來說,是何等靚麗的一道風景線。

那是陸總?

那是葉少爺?

那是程小姐?

還有…那是夏穎?

第四百一十九章 剛剛是我不對第三百六十三章 夏小姐爲什麼臉紅?第一百一十章 不整死葉明銳就不姓楚第二百七十三章 這輩子都得尊老愛幼第二百七十一章 受虐狂第一百二十六章 跳跳邀請盛情難卻第一百零一章 落寞的葉明銳第三百六十五章 楚瑤這個白眼狼第三百八十三章 你這女人太狠毒了第三百七十七章 不,她在休息第一十八章 交換聯繫方式第八章 自降逼格第一百二十四章 你是在懷疑我騙你嗎?第二十一章 乖乖報備行程第四百一十五章 陸總和楚小姐很像第八十一章 不巧,我就是來找你的第二十二章 胖虎欺負人第二百九十三章 小心未婚夫跑了第四十九章 都怪土豆和西紅柿第二百九十八章 大灰熊當然相信你第二百一十二章 楚瑤,你真好看第二百零七章 你女人都跟別人跑了第三十三章 跳跳哭了第一百三十三章 軒軒跳跳重歸於好第三百五十四章 夫妻決裂?第一百五十六章 臉腫的跟個豬頭一樣第四百章 陸靳琛有這麼帥嗎?第四十章 陸靳琛真是厚臉皮第三百二十章 趁機跟我套近乎第三十九章 好一個不負責任的爹地第一百零七章 一點都不像楚瑤第一百五十章 這種巧合我不喜歡第二百八十章 這張臉不會出現兩個第二百一十三章 站在陸靳琛旁邊的女人第三百七十六章 這是我該還她的第三百二十一章 只是見到你太開心了第二百六十八章 跳跳小朋友闖禍了第三百二十四章 有一筆生意想跟你談談第一百三十六章 告訴他,我不娶第四百一十章 跳跳的髮型真好看第二百二十二章 帶你去浪漫的土耳其第三十六章 五年前你在幹什麼?第三百七十九章 本少爺大駕光臨第二百零八章 陸靳琛太粘人了第二百九十六章 就是你拿走了我的手鍊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地回來了 2第三百七十二章 拿出道歉的態度第一百四十一章 現在真想掐死你第一百二十一章 讓他永無翻身之日第三百三十七章 是他對不起程藝第二百九十三章 小心未婚夫跑了第三百六十九章 那又如何?第一百六十八章 不過是一個追求他的女人第一百六十七章 決定不了就信老天爺第二十八章 陸總,對不起!第一百八十五章 他們到底在吵什麼?第三百九十章 兩虎相爭鹿死誰手第二百七十四章 還把我孫子拐跑了第二百三十七章 像大爺一樣的陸靳琛第一百三十二章 跳跳,不要多想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喜歡的只是你第二十九章 陳夫人紅杏出牆第四百二十二章 我喜歡的只是你第六十七章 井水犯了河水第三百一十七章 你要不要回到她身邊?第三百五十七章 都是我的錯第一百六十四章 只是單純的不想娶你第三百一十九章 我不喜歡幫助陌生人第三百零七章 楚瑤跟豬一樣重第四百二十七章 路易斯傑克先生第八十三章 你被罵,不能怪我第三百零二章 你媳婦真是粗枝大葉第一百九十九章 還得媽您出面第四百二十一章 她都知道了第一百一十一章 跳跳說什麼都對第一百一十七章 他在楚瑤眼裡什麼都不是第二百七十七章 在害怕見到叔叔第二百九十四章 從哪個女人身上下手第二百八十二章 突然出現的女人第一百三十五章 我是不會娶她的第二百六十章 我們訂婚吧第三百六十一章 光明正大地回來了 2第三百七十一章 你是在查戶口嗎?第四百一十一章 你現在就一瘸子第一百一十二章 你一定要過來我家哦第三百七十八章 送上門的錢必須要第三百九十六章 你是傻子嗎?第三百九十五章 莫先生的心思可不好第二百六十八章 跳跳小朋友闖禍了第三百一十二章 逼那個人出現第四百三十一章 太沒人性了這兩人第一百四十五章 大灰熊明明就很好第二百四十三章 沒見過的陸靳琛第四百三十六章 爲莫亦感到可憐第一百二十章 我就喜歡去,我就要去第一百八十九章 老闆,您的花又到了第三百三十三章 小陸媳婦兒獻舞第三百六十八章 一輩子給你做牛做馬第四百三十八章 一點都不好的人生第三百六十五章 楚瑤這個白眼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