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靈官豬

我爺爺是個殺豬匠,殺了一輩子豬,最後卻被一隻豬殺死了。

這種事說出去都沒人信,就像是胡編亂造的神話故事,匪夷所思天方夜譚。

可我敢對天發誓,我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村裡人說萬物有靈,爺爺殺生太多損了福壽,遭了報應,所以纔有此橫禍。

我不清楚什麼是因果報應,但我知道,爺爺的死和他破壞殺豬匠這一行的規矩有關。

常言道: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狀元。

在我們家,這句話還有後半句,那就是“三百六十行,行行有規矩。”

用爺爺的話說:規矩雖然是死的,但它卻是行業內的講究,是祖師爺代代相傳留下的約束。

無論你信或不信,遵不遵守,規矩在那擺着。彷彿冥冥中的一雙眼,時刻觀察着從業者的所作所爲。

有道是舉頭三尺有神明,誰敢保證這些看似亂七八糟的規矩就當真沒一點玄機?

爺爺十六歲拜師學藝,是正兒八經給師傅磕過頭敬過茶的。

直到他死,整整六十年。死在他手裡的豬沒有一萬也有八千,全都是一刀斃命,乾淨利落。

而爺爺最後一次殺豬,是在今年年尾。

距離新年大概還有頭十天的樣子。

我清楚記得那一天正在下雪,鵝毛大雪,紛紛灑灑,似乎在迎接新年的到來。

來請爺爺殺豬的是隔壁村的薛老五。

這傢伙和我爸差不多年紀,四十五六歲。穿着身藏青色的厚實棉襖,頭戴羊皮小帽。一進院子就咧嘴嚷嚷道:“木生叔,煩您跑一趟嘞。”

我那會正和爺爺在堂屋烤火,見有客人上門,爺爺當即套上棉鞋起身招呼,並示意我去泡杯熱茶。

薛老五進門後放下手中的兩瓶劣質白酒,拍打着身上的雪花笑道:“三天沒餵食了,那畜生餓的都快把豬圈啃穿了。”

爺爺從櫃子裡拿出裝有殺豬刀的木箱,隨口應道:“餓的越久腸胃越乾淨,處理起來也就越方便。對了,熱水燒好了沒?”

薛老五點頭道:“一大早就燒上了,就等您過去一刀放血。”

說着,又接過我新泡的熱茶,笑容滿面道:“這是小寧子吧,一轉眼都這麼大了。”

“明年考大學咯。”爺爺拎着木箱坐在凳子道:“我家小寧子就愛吃豬頭肉,我可跟你說好了,殺完豬,豬頭我得帶走。”

薛老五爽快道:“再加二十斤肉,還有豬下水之類,您看上哪樣拿哪樣。這天寒地凍的,哪能讓您就撿個豬頭回家?”

爺爺笑眯眯道:“那成,趕明兒豬頭肉滷好了喊你來喝酒。”

一陣客套的寒暄後,待薛老五喝完熱茶,兩人一前一後準備動身。

我在家無聊透頂,索性央求着爺爺去看熱鬧。

“戴個帽子加件外套。你體質差,別受涼了。”爺爺關心道。

我二話不說換上羽絨服,和我爸說了聲,屁顛屁顛跟着爺爺前往薛老五所住的太華村。

太華村在我們村隔壁,兩裡多路。我幫爺爺拎着裝有殺豬刀的木箱,大概十五分鐘就到了。

薛老五一家正爲殺豬的事忙活的熱火朝天。

洗缸的洗缸,燒水的燒水,刷案板的刷案板,年味十足。

見到爺爺過去,熟人間相互問候了一番,薛老五領着爺爺前往豬圈。

“木生叔,問神香我已經幫您點過了,根根成灰,平安無事。”薛老五指着豬圈前的磚頭縫道:“您看,香灰還在那呢。”

爺爺低頭看了幾眼,鄭重道:“你點的不算數,問神香必須我來點。”

薛老五略顯尷尬,但也知道爺爺殺豬的規矩,連忙回道:“行,我這就給您重新拿香。”

“別麻煩了,我箱子裡有。”爺爺從我手裡拎走木箱,自顧打開後拿出三根黃香點燃,順勢插進身前的軟土裡,口中唸唸有詞:“衆生皆苦,今遭此罪,以香送靈……”

兩分鐘後,爺爺起身朝我說道:“寧子,看着黃香,若中途香滅一定要告訴我。”

說罷,爺爺打開豬圈門走了進去,開始殺豬前的例行檢查。

在不知情的外人眼裡,爺爺此刻的舉動似乎有些可笑。

不就是殺頭豬嘛,怎麼還弄的跟獸醫看病一樣。

可只有我知道,爺爺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爲殺豬匠一行的規矩,那所謂的殺豬六大忌。

什麼是殺豬六大忌呢?

第一忌,忌殺靈官豬。

據傳,靈官豬是天上神仙的分身轉世,是下凡渡劫來的。只能老死,不能被人殺死。否則其魂魄會衍變成惡靈報復殺豬人,弄的其家破人亡。

而辨別靈官豬的方法也很簡單,就是爺爺方纔點的問神香。

問神香滅,則代表豬魂有神,不受香火供奉。

說的明白點,你特麼都要殺我了,我還受你香火?

殺豬第二忌,忌殺五指豬。

普通的豬有四根腳趾,而五指豬則和人類一樣長有五根腳趾。

傳說這種豬是人投胎轉世的,且帶着前世記憶。

如果將其殺害,會被冤魂纏身。

殺豬第三忌,忌殺白頭豬。

白頭豬又被稱作喪豬,指豬頭上長有大片白毛的豬,好像人類披麻戴孝。

有傳言殺豬匠若是殺了白頭豬,家中必會出現喪事。

殺豬第四忌,忌殺拜佛豬。

拜佛,並不是說豬去寺廟求神拜佛。

而是說豬的後腿會並排站立,前腿作揖,如同拜佛。

據說這種豬已經開啓了靈智,殺了會給殺豬匠帶來厄運。

殺豬第五忌,忌殺無尾豬。

無尾,也就是沒長尾巴的豬。

殺豬匠認爲無尾意同無後,殺這樣的豬會導致自己斷子絕孫,無血脈後人。

殺豬第六忌,忌殺懷胎豬。

在殺豬匠眼中,投入豬胎者都是上輩子壞事做盡受到上天懲罰之人,這種人本身就對投胎爲豬心生憤怒,若是還未出生就被殺死,其胎靈將變成胎煞,一輩子糾纏殺豬匠,以報輪迴轉世之苦。

我小時候聽爺爺說的最多的便是殺豬匠一行的規矩,所以這殺豬六大忌我幾乎倒背如流。

我這邊守着問神香,爺爺那邊也很快檢查完畢。

薛老五小聲詢問道:“叔,能喊人過來捆豬了不?”

爺爺走出豬圈,不知是地上鬆滑還是年紀大了腿腳無力,一個踉蹌俯身衝出,愣是將正在燃燒的三根黃香盡數折滅。

第一百九十七章 蘇星闌叛出崑崙第六百七十七章 能看到就行第七百四十三章 青色羽毛第六百六十五章 一個一個來第五百零八章 劍經與蕩妖第九十五章 祖墳冒青煙第四百二十九章 混入道門第八十六章 八卦一下第七百七十一章 祖墳葬哪的第兩百四十三章 和我無關第一百零八章 鐘鳴九聲第兩百二十三章 地契和割肉第三十八章 嬰靈煞怨第四百九十一章 買房和買鎮第一百八十六章 靈師第三眼第一百五十九章 龍龜望月穴第四百一十章 給您送終第七百二十章 雙方談條件第四百九十六章 精神小夥第五百三十五章 春暖花開第三百七十八章 皇后娘娘第六百五十三章 他睡了第五百八十三章 一畝三分地第三百三十九章 寶寶回來了第一百三十九章 河中有船第十三章古董店第四百八十四章 有塊木頭第兩百章 點菜第兩百八十一章 有蜘蛛第一百九十二章 孺子可教第一百八十九章 酒瘋子第五百九十七章 幫你最後一次第十九章月兔與九尾第四十章 萬人發第兩百三十七章 屬狗的第六百八十八章 姐姐請你吃飯第七百八十二章 段自謙的用意第兩百五十九章 畫個圈圈第九十六章 媳婦和師傅第四百三十六章 佛門大長老第一百三十二章 笑和哭第七百零三章 再見華夏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機卦第四十六章 對燈夜談第七百六十章 手段盡出第七百一十九章 多方爭搶的蘇寧第四百三十五章 進入幻陣第四百二十六章 守道者第六百九十五章 試驗和找人第兩百三十一章 活寶師徒第兩百六十章 靜月的故事第七百五十九章 又多了一份記憶第五百九十二章 你不配第三百六十七章 妹夫堂姐第一百二十五章 二伯有麻煩第四百六十三章 少女錦繡第兩百九十七章 忍無可忍第兩百一十七章 你是女人第八十八章 師徒緣分第三百三十二章 走堂部第六百九十九章 龍凰現世第三百二十五章 白與蔣第五百二十三章 五個祖宗第一百三十章 同學矛盾第一百一十二章 幫忙求情第四十九章 與鬼交易第七百四十三章 青色羽毛第六百六十六章 天黑了第十四章有隻蒼蠅第三百零四章 看什麼看第一百三十七章 華夏第一算命師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路逃亡第三百二十九章 蘇軾的詩第七百零五章 蘇窮逼第一百六十九章 等不起了第十九章月兔與九尾第六百五十四章 六脈上崑崙第一百九十章 富貴險中求第六百九十七章 命懸一線第四百一十三章 順風和頂風第四百六十一章 除陰胎第兩百八十六章 年輕人火氣大第六十八章 夏有白柚第五百三十六章 正統令旗第五百六十九章 紅牛飲料第四百一十二章 天生的歌唱家第兩百九十三章 自求多福第五十二章 喪事店第六百八十八章 姐姐請你吃飯第六百零七章 玄靈師第四百三十七章 祖師神魂第一百五十七章 主犯和幫兇第六百四十三章 空見的決定第兩百二十八章 無籽向日葵第五百五十五章 上奏九霄第三百二十五章 白與蔣第四百四十五章 掐一下一顆糖第五百九十七章 幫你最後一次第三百二十六章 化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