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一章 我叫荼雀

葬魔山脈裡,蘇寧仍在千方百計的進行反殺。

想趁着三個小隊尚未聚集將薛銳統領的小隊成員一網打盡,以此削弱狩獵者的力量。

外界發生了什麼,動用九轉分靈神通是否引起各方注意,他已無暇顧及。

腦子裡迴盪的只有一個字,殺。

殺光所有人,全力以赴,不折手段,如此他才能安穩返回無塵仙界。

而那股支撐他的信念,是身在華夏的家人。

他不能死,他得活着回去履行承諾。

“啪。”

手中緊握的兩塊靈石砰然碎裂,化作粉末從指縫間流淌。

蘇寧自言自語道:“這個地方不安全了,得重新尋找一處隱秘地點藏身。”

“啾。”

果然,當他前腳剛跨出陣法,附近的枝葉叢中,幾隻蜂鳥俯衝而下。

蘇寧反手一指,劍氣爆掠周身道:“回去告訴你家主人,千萬別睡着了,不然,光是剩下的八十多人可不夠我殺的。”

“嗖。”

白光浮掠,三隻蜂鳥炸成血霧。

餘下的一隻,渾身羽毛立了起來,慌不擇路的衝向遠方。

蘇寧急速前行,腦子裡盤算的是一旦等三支隊伍再次會和,他該作何反擊。

兵分三路的計劃的確爲他拖延了一個多月,且幾乎成功瓦解追捕他的薛銳小隊。

奈何其它兩支隊伍完好無損,照樣能逼的他狼狽逃竄。

“不行,時不待我,絕不能等到三隊重組的那天。”

蘇寧當機立斷的做出決定道:“在兩隊趕來之前,務必要將第三小隊斬盡殺絕。”

“如此,利用分身前往森林深處吸引包夾。”

“我的本尊則逃往外圍地帶,來一招偷天換日。”

“等他們發現不對勁的時候,嘿,怕是爲時已晚。”

心中有了大概計劃,蘇寧飛行的速度越發加快。

直到三個小時後,他尋得一處天然的低窪坑洞。

正想鑽進去瞧瞧情況,但就在這時,前方數百米外的參天大樹下,詭異的傳出一股強烈波動。

蘇寧當即收斂氣息,放出心神小心翼翼的靠近。

然而下一刻看到的場景,讓他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

一個女人,很漂亮的女人,身材玲瓏有致,臉孔精緻白皙。

穿着一身寬鬆的綢制白袍,坐在一塊四四方方的大岩石上烤肉。

枯枝燒的劈啪作響,火光映照着她那張顛倒衆生的絕美臉龐。

媚,妖媚。

媚的人思緒空白,媚的人沉醉其中。

媚的蘇寧渾身燥熱,壓制的修爲竟隱隱有爆發的跡象。

“什麼鬼。”

他倒吸一口涼氣,頓感心驚肉跳。

“不是四師姐。”

蘇寧使勁搖晃着腦袋,努力讓自己變得清醒。

而後,他連忙收斂心神,暗暗猜測女人的身份。

這裡是葬魔山脈,按理說,除了他和八百狩獵者,不會再出現其他外人。

四師姐趙婧蟬是個意外,難道說還有人像她一樣機緣巧合,誤打誤撞的留在險地歷練?

蘇寧百思不得其解,亦不想主動尋找麻煩。

沉吟半晌,他打算放棄這處好不容易尋來的低窪坑洞。

當務之急是解決薛銳小隊,不該在別的地方浪費時間。

想到這,蘇寧轉身就走。

“來都來了,確定不陪我聊聊?”

女人的聲音驀然響起,帶着一絲玩味與嘲弄,她神情複雜的說道:“六千年不見,別來無恙。”

蘇寧身體僵硬,邁出的右腳懸浮半空。

“是在跟我說話?”

他無辜的眨着雙眼,一頭霧水。

女人反問道:“這裡還有旁人?”

蘇寧後背發涼,汗毛炸立。

是的,他早該想到了。對方既然敢獨闖葬魔山脈,那必然是真仙境以上的修爲。

自己只有武力十八層,凡胎肉體,豈能瞞過女人的感知?

“當年舉世無雙,天下無敵的姜臨安,竟然落得這般悽慘田地,真叫人大開眼界,委實不敢相信吶。”

女人將手中串聯的烤肉架在兩塊岩石中間,隨手從袖子裡掏出鋒利匕首慢慢切割道:“這是一尊真仙八品的大妖王肉,味道很不錯的,要不要過來嚐嚐?”

她風輕雲淡的說着,捏起一小片金燦燦的烤肉丟進嘴裡,細細咀嚼道:“能想起來我是誰嗎?”

蘇寧喉結滾動,艱難搖頭道:“我是蘇寧,不是姜臨安。”

“你,認錯人了。”

女人不以爲意道:“你是現任龍凰之主,在我看來,你就是姜臨安。”

蘇寧小聲嘀咕道:“這什麼邏輯?完全不講道理嘛。”

女人嘴角上揚,笑意醉人道:“我記得你曾說過,和女人講道理,是天底下最愚蠢的事。”

“你說的話,我一直記在心裡。”

蘇寧委屈道:“我沒說過。”

女人強硬道:“你說過,可惜你不記得了。”

“你不記得沒關係,我幫你記得。”

說着,她玉手朝前一抓,不容拒絕道:“來。”

“嗡。”

恐怖的氣浪從天而降,順勢包裹蘇寧,使得他體內靈力禁錮,再也無法動彈。

“你……”

後者又驚又怒,偏偏反抗不了。

短短的一個呼吸,他被帶到女人面前,摔的四仰八叉。

“士可殺不可辱,你想幹嗎?”

從地上爬起,蘇寧眼神噴火,厲聲質問白袍女人。

話剛說出口,他又立馬後悔了。

眼前的大佬,可是能將真仙八品的大妖王放在火上烤的厲害角色啊。

這尼瑪,少說也得真仙十品的修爲吧?

不禁打了個寒顫,蘇寧見好就收道:“辱就辱了,可一可二不可再三。”

“我,我這人心眼小得很,特別記仇。”

女人捧腹大笑道:“恩,我信。”

“你比以前有趣,以前呀,你總愛板着臉教訓我。”

“哎,雖然我很喜歡找你說話,但不得不說,我更喜歡現在的你。”

蘇寧偷偷翻了個白眼,一點一點的往後移動。

這女人是個危險人物,他得想辦法儘快擺脫。

“喂,好歹是姜臨安的輪迴轉世,即便沒有恢復記憶,即便修爲弱到可憐。你也不至於這麼慫,慫的……”

女人蹙眉不展,一時找不到合適形容詞道:“丟了風度不要緊,可要是丟了骨子裡與生俱來的驕傲,你姜臨安,再難躋身半聖境。”

蘇寧嘆氣道:“我說了,他是他,我是我。他是天上的星辰,我是地上的塵埃。”

“星辰能照亮塵埃,塵埃觸及不到星辰。”

“別拿我和姜臨安比,真的,我不配。”

蘇寧發自肺腑的說道:“我是來自三千小世界的螻蟻,我的願望,是安安穩穩的活下去。”

“什麼半聖境界,聖人大道,我從未想過。”

“不稀罕,也不在乎。”

女人靜靜的望着蘇寧,許久,她黯然垂目,情緒低落道:“他們說你不可能是姜臨安,勸我別以身犯險的來仙界送死。”

“但我想你了,想看看你,聽你說一會話。”

“罵我也好,訓我也罷,我都想聽。”

“恩,就是忍不住想來找你。”

她低頭擦拭眼角,強顏歡笑道:“看到了,我也該回去了。”

“下一次見面,我希望你能想起我,認出我。”

“我姓荼,單名一個“雀”字,五百妖尊之首。”

第四百七十章 全都到了第四百三十一章 雜役宿舍第四百一十二章 天生的歌唱家第四十三章 有鶴鳴啼第兩百二十一章 涅槃決第十七章紅鸞命劫第四百六十五章 我有同黨第四百零二章 改變計劃第五百三十章 聊聊澹臺錦瑟第七十四章 一石二鳥第三百六十章 比比身高第三百八十一章 悲哀的白南弦第兩百六十四章 一會就走第十九章月兔與九尾第三百七十四章 兩筆交易第三百四十一章 紅鸞劫那天第五百三十五章 春暖花開第五百七十四章 孩子的哭聲第七百七十九章 凰界不講道理第五百九十二章 你不配第五百五十一章 魔高一丈第四百二十九章 混入道門第三百二十五章 白與蔣第七百零二章 找上門來第五百二十六章 真有錢吶第七百零八章 她在我心裡第四百二十六章 守道者第七百八十六章 凰界邀請第四百二十三章 生意興隆第六百五十三章 他睡了第三百七十三章 舍小謀大第七百三十五章 九轉分靈第三章十件功德第四十五章 恩斷義絕第六百八十四章 卑鄙的蘇寧第三百零九章 間接幫忙第六百零八章 黃雀在後第六百四十三章 空見的決定第一百九十三章 心魔第五百四十章 有何不敢第一百六十四章 喪位增殺位第一百一十六章 準備離開第五百五十八章 佛理爭論第五百六十四章 順藤摸瓜第五百一十一章 井水待客第四百零三章 有愧蘇家第四百八十章 借靈術第五百零二章 捱打的王長厚第一百九十五章 紫薇龍鯉第四百八十九章 金絲楠木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叫蘇寧第七百零一章 受命於天第兩百一十九章 不想被取代第五百五十章 人去樓空第一百四十三章 臨終託孤第四百九十四章 小嶽嶽第五百八十五章 別嚇我啊第七百七十九章 凰界不講道理第六十一章 倒黴的陸藏第七十五章 迷霧退散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立世第四百五十一章 憋大招呢第四百三十九章 人生八苦第三百七十二章 借勢第八十二章 我叫蘇童鳶第兩百三十三章 那一年那一日第一百零七章 本命香第三十八章 嬰靈煞怨第七百六十九章 十朵無暇花第兩百三十八章 佛門七葉果第四十三章 有鶴鳴啼第六百一十二章 真正的局中局第五百二十一章 舔包堂堂主第五百五十五章 上奏九霄第六百八十六章 看夠了嗎第三百二十九章 蘇軾的詩第三百八十一章 悲哀的白南弦第一百四十八章 下棋而已第四百四十八章 花生和魚頭第七百七十一章 祖墳葬哪的第四百一十二章 天生的歌唱家第四百四十三章 十顆糖第五百八十一章 想娶媳婦第三百八十章 主動找九陽第兩百五十二章 講道理的靈溪第兩百九十二章 馬善第三百六十三章 大河向東流第六百五十九章 佟瞎子不能動第五百四十六章 長生術第四百五十三章 找爸爸第四百零八章 佛門三子第三百八十七章 徒弟親兒子第三百四十六章 心中怨恨第七百四十五章 瘋狂的蘇寧第一百七十八章 送進去第三百三十九章 寶寶回來了第四百六十九章 留點遺言第一百二十四章 爺爺的選擇第五百九十七章 幫你最後一次第兩百五十五章 蕭茗荷來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