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要臉的蘇寧

妖媚女人的自報家門,差點沒把蘇寧給“嚇死”。

他站在原地,腦海一片空白。

滿心的錯愕與呆滯,久久無法回神。

這美到令人不敢直視的漂亮女人竟不是仙界子民?她來自仙界的對立面,妖界?

妖尊,相當於仙界的帝尊帝后,起碼是真仙十三品以上的強者。

而她既然能成爲五百妖尊之首,那……

蘇寧下意識嚥了口口水,喉嚨幹癢道:“真仙十八品?”

正欲離開的荼雀展顏一笑道:“對的。”

蘇寧心思活泛,眼珠滴溜溜的轉動道:“你和姜臨安很熟?”

不待荼雀迴應,他自顧說道:“不應該啊,姜臨安是文殿弟子,仙界半聖。”

“他的一言一行,一舉一動,皆代表着仙界。”

“道不同不相爲謀,更何況妖魔兩界與仙界勢不兩立,有着抹之不去的血海深仇。”

“遠的不說,就拿腳下的葬魔山脈舉例,這裡是三萬年前的仙魔戰場。”

“仙魔之戰,據說妖界也曾插手,勾結魔界大舉進攻仙界。”

“導致仙界曾經擁有的三千中世界毀了兩千多界,僅剩如今的八百。”

“姜臨安他……”

蘇寧適可而止的停下講話,報以懵懂無知的疑惑模樣問道:“你們怎麼成爲朋友的?”

荼雀背靠岩石,原本黯然失色的眸子突然涌起明亮光彩道:“不僅是朋友,姜臨安還是我的救命恩人。”

“八千年前,我所在的青雀一族發生內亂。我的父親,被其他幾位妖尊聯手算計,慘死仙界玄陰海。”

“那一年,我剛生出靈智不久,跟隨父親前來仙界歷練。”

“在他臨死之際,最後關頭,他奮不顧身的開闢出虛空通道,將我一把丟入。”

“或許是我命不該絕,又或者是父親在冥冥中庇護我。”

“那幾位妖尊沒能找到我,從而斬草除根。”

“我順着無盡黑淵四處漂泊,不知待了多久,恰巧落在仙界十六族之一的姜家後山。”

“我遇到了他,姜家大少爺,文殿親傳弟子,當時的仙界第一天才姜臨安。”

“因爲有傷在身,又因爲長時間遭受虛空之力的摧殘,我被打回了原形。”

“無比虛弱的趴在後山草地上,奄奄一息,。”

“他面帶微笑的撿起我,將我放在掌心,餵我吃文殿療傷聖藥。”

“他給我取名小麻雀,問我冷不冷?怎麼受傷的。”

“然後,他準備了熱水,幫我洗澡,幫我梳理羽毛。”

“恩,還親手給我打造了一隻舒適的鳥窩,掛在書房裡。”

“那時候啊,他每天的生活極其簡單,看書,修煉,與喬晚棠相會。”

“白天忙自己的事,晚上逗我開心。”

“三年,三年後我傷勢痊癒,重新化作人形。”

“那一天起,我成了姜臨安的小丫鬟,爲他端茶倒水,鋪紙研墨。”

“他救了我的命,賜予我容身之所,甚至偷偷教我修行。”

“就這樣,我在姜家住了三百年。”

“三百年的朝夕相處,從叫他主人開始,到改口喚他爲大哥。”

“那段日子,是我此生最幸福的時光。”

“直到……”

荼雀眼泛淚光,笑容自嘲道:“直到母親尋來,我不得不離開姜家,回往妖界接手族中大小事宜。”

“我是青雀一族的嫡系血脈,父親唯一的女兒。”

“爲了家族,爲了那些鼎力支持我的族人,我,別無選擇。”

蘇寧感慨道:“你是妖,妖界纔是你的家。”

“得虧遇上姜臨安,若換成仙界其他人,指不定將你大卸八塊放鍋裡煮了。”

“生薑搞裡頭,大蒜搞裡頭……”

荼雀懵逼道:“什麼意思?”

蘇寧打了個哈哈,隨口敷衍道:“就是下場很慘的意思。”

荼雀恍然點頭道:“是,以大哥當初的實力,怕是早就洞悉我身懷青雀一族的血脈。”

“他對我,從沒吆五喝六過。”

“姜常念學什麼,我就跟在後面什麼。”

“他們吃什麼,也絕對有我的一份。”

“琴棋書畫,修行術法,全是大哥教我的。”

“我這條命,是他給的。”

“我這個人,是他培養的。”

“正因爲有待在姜家的三百年,方纔造就了今日的五百妖尊之首。”

“可惜,可惜我回了妖界分身不暇,再也抽不時間看望大哥。”

“一方面是母親與族中長老爲了我的安全着想,怕我前來仙界有去無回。”

“畢竟,我再也不是大哥口中的小麻雀了,我是青雀一族的族長。”

“身份上的間接轉變,身不由己的苦衷,許多事,已不由我去控制。”

蘇寧盤算道:“姜臨安六千年前隕落太虛山頂,你七千七百年前返回的妖界。”

“反言之,間隔的一千七百年裡,你一次沒來過仙界,沒去過姜家?”

荼茶慌張道:“不,不是的。”

“我有來過仙界,有去姜家找過大哥。”

“第一次,大哥在文殿閉關,領悟半聖神通。”

“我不能打擾他,害他前功盡棄。”

“第二次,大哥外出遊歷,不知蹤影。”

“我找不到他,連姜常念和喬晚棠也不知他去了哪裡。”

“錯過了這兩次機會,我沒能等到第三次。”

“是,怪我,全是我的錯。”

她淚眼朦朧,趴在岩石上放聲大哭道:“喬晚棠等了大哥六千年,我又何嘗不是呢?”

ωwш ★тTk ān ★C 〇 “我欠大哥一份恩情,無以爲報的再造之恩。”

“所以在得知現任龍凰之主有可能是大哥的輪迴轉世後,我迫不及待的趕往仙界。”

“以我如今的身份地位,仙界諸人誰能將我斬殺,就能獲得一處廢棄星界的開採資源權。”

“我來仙界,是要承受丟掉性命的巨大風險。”

“與你一樣,被他們當做獵物追殺。”

蘇寧傻眼道:“那你還來?”

“走走走,趕緊走。”

“上一任龍凰之主救了你,是機緣造化。”

“你要是因爲我這位現任龍凰之主死在葬魔山脈,我,我也對不起姜臨安啊。”

荼雀破涕爲笑道:“我必須來,應該來。”

“只有這樣,纔不負大哥對我的恩情。”

“再則,我是真仙十八品的修爲,放眼八百仙界,除了文武雙殿的兩個老不死,沒人能察覺到我的蹤跡。”

蘇寧懸着心的驀然放下,厚着臉皮打探道:“這麼說,你能保住性命了?”

“不錯不錯,不愧是絕世大妖尊。”

“那啥,看在姜臨安的面子上,你來都來了,要不要順道幫我一下?”

“比如一巴掌拍死外圍的那羣小蝦米,給我留條活路。”

“再不濟,借我個法寶,能讓我大殺四方唄。”

第六百九十六章 尋找與搏命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會怪我的第七百零七章 動之以情第四百四十一章 道火兒第七百六十五章 卑微孤長笑第四百四十九章 地魂的模樣第四百八十章 借靈術第四百二十九章 混入道門第四百八十三章 早睡早起第三百九十四章 別吹牛第七百一十三章 青竹傘下的紫裙第六百九十八章 龍頭凰身第五百二十八章 雷劫氣息第兩百六十三章 嚼個口香糖第五百四十六章 長生術第四百九十六章 精神小夥第一百三十七章 華夏第一算命師第兩百五十章 一隻手第兩百二十一章 涅槃決第六百二十七章 菜地和墳地第四百一十章 給您送終第六百七十一章 物是人非第六百八十八章 姐姐請你吃飯第四百一十六章 黃沙和大鳥第六百五十一章 第三峰留給蘇寧第三百五十七章 四大家族第六百二十七章 菜地和墳地第三百一十九章 感情不能大度第三百六十三章 大河向東流第六百三十九章 這世界,終有人要走第三百二十一章 青山茶齋第四百六十二章 中午加菜第一章靈官豬第兩百三十二章 借一條龍鯉第四百零一章 敢做不敢當第一百四十五章 紫薇尋龍第三十一章 逗靈溪開心第三百八十五章 自願求死第五百七十六章 那個孩子第三百六十八章 那一聲大哥第兩百零六章 九陽和汐月第四百零八章 佛門三子第三百四十章 靈溪又吃醋了第兩百六十章 靜月的故事第四百三十五章 進入幻陣第三百四十六章 心中怨恨第兩百二十四章 算算賬第五百二十二章 引人遐想第七十二章 周密佈置第一百零八章 鐘鳴九聲第一百八十三章 龍龜有靈第一百二十四章 爺爺的選擇第七百零一章 受命於天第兩百二十五章 撕破臉皮第兩百五十五章 蕭茗荷來京第七十七章 蘇家瘋子第一百三十五章 小葵花課堂第兩百九十章 死着的安寧第七百六十七章 女童的抽泣第四百九十四章 小嶽嶽第五百五十八章 佛理爭論第一百二十九章 漫天神佛第三百一十八章 貓聲淒涼第三百零七章 一隻大肥鴨第三百五十八章 靈溪的謀劃第三百三十九章 寶寶回來了第四百一十八章 命格本相第兩百三十九章 狸貓換太子第十三章古董店第四百九十四章 小嶽嶽第六百二十七章 菜地和墳地第五百三十五章 春暖花開第三百三十二章 走堂部第兩百四十一章 加點枸杞第三十九章 觀亡師何青第五百三十八章 家裡我說了算第六百七十二章 回到從前第六百四十章 道門舉動第四百六十七章 靈溪的打算第六百九十五章 試驗和找人第兩百七十章 各自演戲第四百零七章 和尚下棋第五十二章 喪事店第七百八十章 弱小的蘇寧第六十八章 夏有白柚第四百三十六章 佛門大長老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蟥蠱第六百四十四章 黑夜下星闌再起第一百四十八章 下棋而已第一百四十一章 虎毒不食子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點都不疼第兩百六十二章 喜歡就是喜歡第六百八十一章 九塔和因果石第兩百七十章 各自演戲第十一章一碗雞蛋羹第兩百零三章 一點都不像第六百八十七章 錦瑟尋人第六百三十章 愛情像龍捲風第兩百四十八章 父子談判第一百六十七章 等我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