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 青色羽毛

蘇寧訕笑着靠近,擠眉弄眼道:“不表示表示?”

荼雀歉意道:“不是我不願幫你,實在是葬魔山脈外圍觀的高手衆多。”

“八百仙界的帝尊帝后,文武雙殿的幾位殿主。”

“我能隱藏氣息混進來已屬不易,要想在他們眼皮底下殺人,且從容離去……”

“呵,你太高看我了。”

她苦笑着說道:“這裡是仙界,不是妖界。我一人孤立無援,經不起各方勢力聯手圍攻。”

“萬一引來文武殿的兩位老怪物,等待我的,將是死路一條。”

蘇寧稍顯失望,但同樣表示理解道:“那有沒有殺傷力極大的法寶?”

“我保證,一定等你平安離開後再用。”

“就,就說是在森林裡撿到的。”

荼雀無語道:“你覺得他們會信?”

“火玄老鬼提出的狩獵法,擺明是想置你於死地。”

“他們能光明正大的帶着蜂鳥進來作弊,你卻不能依仗外力。”

“尤其是勾結我這種站在仙界對立面的妖界中人,無疑是自尋死路。”

她幽幽嘆了口氣,露出愛莫能助的無奈之色道:“要怪,只能怪現在的你太弱。”

“弱到命不由己控,任人拿捏。”

蘇寧頹廢道:“我也不想的,如你所說,身不由己罷了。”

荼雀板起臉道:“我討厭看到你心如死灰的樣子,同爲龍凰之主,大哥就不會像你這般懦弱。”

“他遇到的困難,危險,死劫,比你多得多。”

“但我從未見過他訴苦,叫屈。”

“說句你不愛聽的話,求人不如求己。”

“這是八百仙界針對你的死局,亦是你留在仙界修行的唯一機會。”

“仙界有仙界的規矩,就看你如何把握了。”

話音落,她的身影逐漸散去。

與此同時,一根青色的羽毛從天而降,飛到蘇寧手中。

荼雀秘術傳音道:“持我本命之羽,葬魔山脈內無妖獸敢傷你一根毫毛。”

“從裡到外,哪怕是森林深處的那尊真仙九品的大妖王,照樣可直接無視。”

“這是你借大哥的面子換來的,好自爲之。”

蘇寧喜不自禁,連忙抱拳施禮道:“多謝。”

而後,他將青色羽毛貼身存放,毀去仍在燃燒的篝火,迫不及待的鑽進低窪坑洞。

反殺,還得繼續。

不同的是,他多了第二條路可走。

無需煞費苦心的突破重圍,來什麼偷天換日瞞天過海的計策。

打不過,憑藉青色羽毛放心大膽的往叢林深處跑。

有真仙九品的大妖王坐鎮,狩獵小隊絕不敢大張旗鼓的進去找人。

不出意外的話,順利渡過餘下的四個多月,似乎也沒想象中那麼難了。

“恩人吶。”

蘇寧盤膝坐地,目光堅定道:“得人恩果千年記,有朝一日,荼雀的恩情我得加倍還給她。”

“我不是姜臨安,今日借他名頭開口求助情非得已,受之有愧。”

“我,叫蘇寧,來自華夏。”

他閉眼施展九轉分靈神通,喃喃自語道:“只此一次,下不爲例。”

“答應你的,我會做到。”

“你是你,我是我。”

“我這人,一向言而有信。”

……

叢林深處,文武雙殿的兩位半聖老頭“目送”荼雀離去,神情變換不斷。

“怎麼說?你去追還是我去追?”

段自謙轉動左手懸浮的精緻毛筆,面浮慍色道:“這小麻雀,當真膽大包天,視我仙界無人。”

“光明正大的闖進葬魔山脈,看在臨安的面子上,我不與她計較,不找她麻煩。”

“她倒好,偏要插手我仙界之事。”

“留下一根本命羽毛,在這妖獸出沒不絕的葬魔山脈裡,等同給了蘇寧立於不敗之地的契機。”

“規矩在先,豈容她妖界孽障從中破壞?”

說着,老人屈指輕彈,打算收回蘇寧持有的青色羽毛。

“哎。”

黑袍老者出聲打斷道:“荼雀的出現,也可看做蘇寧的個人機緣嘛。”

“既是屬於他的造化,你沒道理強行干涉。”

段自謙冷笑道:“這算屁個機緣,純粹是作弊。”

黑袍老者反駁道:“在此之前,誰能想到荼雀會來?”

“你想到了?算到了?推演到了?”

“早沒攔住她,這會就沒資格秋後算賬。”

段自謙沉聲道:“並非老夫斤斤計較,而是她做的太過分了。”

“規矩如此,我得保證公平公正。”

“否則,這場動及八百仙界的狩獵有何意義?”

黑袍老者嗤之以鼻道:“別在我面前喊着公平公正,我會當笑話聽的。”

“蜂鳥是什麼?”

“祝火炎,上官穹手裡掐着的真仙符籙是什麼?”

“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段自謙,你的做法讓我生疑,好生不爽。”

黑袍老者直起腰道:“即便蘇寧不是姜臨安的輪迴轉世,本着六千年前與龍凰法相的淵源,你文殿是最該站出來同情他,暗中偷着保護他的。”

“然而你這些日子的沉默,恕我實難看懂,完全看不明白。”

“姜臨安到底是不是你文殿弟子?還是你段自謙的仇人?”

“爲何你看向蘇寧時的眼神,我會感覺到一縷潛在的殺意?”

“唔,難道是錯覺不成?”

他輕輕敲擊刀身,表情耐人尋味道:“姜臨安,的確死的很蹊蹺。”

段自謙瞳孔微縮,擡頭正視道:“孤長笑,你什麼意思?”

姓名古怪的黑袍老者答非所問道:“自創九式神通,若沒有粉碎聖人大門上十道枷鎖的必勝把握,以姜臨安謀而後動的穩重性格,我想不通他爲什麼非要兵行險招。”

“拿自個的性命當賭注,急於求成?”

“擁有無窮無盡的壽命,他有的是時間明悟第十式神通。”

“所以,是誰逼的姜臨安匆促渡劫,飲恨而終?”

“這些問題,我憋在心裡六千年了。”

孤長笑反手握刀,饒有興趣的詢問道:“我這個外人尚且能發現這麼多疑點,你身爲文殿持筆人,委實不應該呀。”

見段自謙不說話,孤長笑百無聊賴的繼續補充道:“仙界的事,大大小小,瞞不過我二人的感知。”

“可有些事就是那麼巧,姜臨安隕落太虛山頂的那天,我在三千小世界遊歷。”

“待我趕回仙界,看到的卻是他神魂俱滅,元神盡散。”

“我甚至來不及問他一句爲何?”

“來不及啊。”

第六百一十八章 天要塌了第兩百二十三章 地契和割肉第一百二十八章 靈溪很高第四百五十八章 一塊磨刀石第八十四章 她有喜歡的人呀第兩百六十二章 喜歡就是喜歡第三百五十八章 靈溪的謀劃第十五章續命借命第一百六十三章 渾水摸魚第七百三十七章 黑白兩人第三百四十九章 小乖乖第七百七十章 外出任務第四百九十九章 葉罡的試探第四十一章 狼狽爲奸第七百六十六章 真龍再變第七百七十九章 凰界不講道理第六百五十二章 雙雷疊加第二十二章 天上人間第一百六十七章 等我回來第三百四十九章 小乖乖第四百五十九章 正月不剃頭第兩百三十三章 那一年那一日第五百二十七章 苦到盡頭甘自來第六百五十七章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第五百七十六章 那個孩子第三百二十一章 青山茶齋第六百零九章 薑還是老的辣第八十三章 找個姐夫第四百一十章 給您送終第四百二十八章 拉鉤上吊第一百二十九章 漫天神佛第十六章陳家有狐第四百三十五章 進入幻陣第四十四章 等價交換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金鍊子第三百三十一章 星辰或許無光第兩百一十七章 你是女人第一百零四章 以血渡人第一百三十章 同學矛盾第三百零四章 看什麼看第一百零一章 陳家兄弟第兩百零五章 我喜歡你了呀第三百八十五章 自願求死第兩百一十八章 小情人師傅第五百一十八章 天外有天第四百零九章 夏白柚的男人第三百二十章 晉升走堂部第五百零二章 捱打的王長厚第九十九章 賄賂裴川第五百五十六章 一家之主第三百八十二章 談判和試探第五百一十六章 一局落三子第三百三十五章 蚊子咬的第三百七十二章 借勢第七百五十四章 哄媳婦的本事第四十七章 棄暗投明第兩百二十四章 算算賬第三百五十四章 唱雙簧第四百四十五章 掐一下一顆糖第兩百五十六章 緩兵之計第五百四十六章 長生術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能和她計較第一百五十章 有人跟蹤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凰星隕第五百一十八章 天外有天第九十章 挺可愛的第四百四十章 什麼是天第五百六十九章 紅牛飲料第一百二十一章 缺個孫媳婦第四百六十八章 千山屹立不倒第四百一十六章 黃沙和大鳥第五十章 扎紙匠和萬魂傘第一百章 桌球廳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遇守道者第七百六十二章 一腦門小花第五百九十七章 幫你最後一次第三百三十六章 活到老學到老第兩百二十三章 地契和割肉第四百七十四章 半鬥和一斗第三百九十二章 抵達崑崙第五百六十四章 順藤摸瓜第八十一章 換位思考第六百七十八章 心神仍在第六百四十二章 幹得漂亮第四十九章 與鬼交易第兩百七十章 各自演戲第六百零一章 再次算計第五百零二章 捱打的王長厚第六百零八章 黃雀在後第七百三十五章 九轉分靈第七百八十六章 凰界邀請第五百七十七章 月亮和你第兩百三十章 再回京都第五十一章 夜有星闌第五百四十一章 段兄好厲害第三百五十二章 真的是五次第兩百零四章 我和蘇寧睡第五十二章 喪事店第九十三章 三個消息第七百零一章 受命於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