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瘋狂的蘇寧

地勢複雜的山脈叢林,蘇寧跑的飛快。

利用分身無氣息泄露的優勢,轉眼就將一衆狩獵者遠遠甩在身後。

爲了避免被蜂鳥跟蹤,間接暴露本尊藏匿的低窪坑洞。一路上,蘇寧來來回-回換了好幾次方位。

東拐西轉,或走或停。

愣是折騰了兩個多小時,確定蜂鳥沒有感應到他的存在,這才放心大膽的返回“老巢”。

是的,那處寬敞的低窪坑洞在蘇寧的細心佈置下,隱秘的像個住宅小窩。

最底層鋪着厚厚的乾燥碎石,上面墊着乾淨的新鮮枝葉。

洞口四周,懸架着幾棵早已死去的腐爛木頭。

外圍設有殺陣,防禦大陣,以及掩人耳目的幻陣。

務必做到分身在外行動,本尊在內舒適安穩。

七天前,機緣巧合的碰面,蘇寧將凰界親傳弟子宴稚鏡抓獲。

準確來說,是對方放棄抵抗,故意讓他抓的。

有些事,一切盡在不言中。

宴稚鏡顧忌葬魔山脈外有各方大佬坐守雲端觀看,從頭到尾,她都表現的異常鎮定。

恩,寧死不屈,堅決不做仙界的叛徒。

蘇寧則配合她逢場作戲,將她困在坑洞內,分身幻作她的模樣混進第三小隊。

最初的想法,是想給驚弓之鳥的薛銳來一手出其不意。

有道是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蘇寧覺得只要能成功斬殺薛銳,小隊就將失去主心骨,最終化作一盤散沙任他拿捏。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天衣無縫的計劃,尚且來不及動手,結果等來了上官穹與祝火炎的會和。

足足五百多人,將薛銳小隊僅剩的二十五人團團包圍。

這種局面下,蘇寧哪還敢輕舉妄動?

他唯一能做的是努力保持平靜,儘量裝作若無其事。

絕不能露出一丁點的破綻,否則必將引起衆人圍攻。

好在上官穹與薛銳不對付,兩人心生間隙,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吸引了在場所有人的注意。

偏偏這時候祝火炎心懷鬼胎的找他閒聊,意在試探宴稚鏡的口風。

蘇寧靈機一動,當即改變刺殺人選。

薛銳統領的小隊已不成氣候,如果能將祝火炎順手除掉,那才叫賺大發了呀。

機不可失時不再來,有了想法,必然要付諸行動。

遺憾的是,蘇寧失敗了。

敗在那一張蘊藏真仙修爲的防禦符籙下,武力十八層的劍氣不堪一擊。

唾手可得的勝利近在眼前,卻因爲那羣混蛋的暗中作弊功虧一簣。

蘇寧深感憤怒,同時又感到無可奈何。

歸根究底,是自己太弱了。

仙界與華夏一樣,實力代表着話語權。

比的是拳頭,斗的是背景。

這兩者,缺一不可。

心情沮喪的回到坑洞,他有氣無力的斜靠在打坐調息的凰界少女對面。

一聲苦笑之後,陷入滿心自嘲的沉默。

宴稚鏡似早已洞悉一切,心平氣和的說道:“你能活着回來,已然證明了你非同凡響的一面。”

“不愧是現任龍凰之主,氣運加身,得上天眷顧。”

“倘若換成旁人,這會指不定魂飛魄散,死的不能再死了。”

蘇寧目光發直,呆呆的望着洞口枯木道:“別說好聽的安慰我,敗了就是敗了。”

“敗在自身弱小,敗在這裡是仙界。”

“敗在一羣口口聲聲講道理,按規矩做事的帝尊帝后,沒一個言而有信的。”

“僞君子,真小人。”

“厚顏無恥,噁心至極。”

宴稚鏡忍俊不禁道:“外界設有光幕虛影,你在葬魔山脈內的一舉一動,一言一行,他們聽的清清楚楚,看的明明白白。”

“在背後詆譭各方大佬,碰上大度的,或許懶得與你計較。”

“可要是撞上度量小的,睚眥必報的,呵……”

宴稚鏡意有所指道:“引火燒身,自討苦吃。”

“除非你永遠待在無塵仙宮不出來,不然,早晚會被人算計。”

蘇寧滿不在乎道:“我區區凡胎肉體,連真仙境都不曾踏入。何德何能喲,竟能引得一界至尊不顧臉面的朝我下手?”

“嘖,我在小世界那會,位列華夏武道巔峰。”

“拿我從前的地位放在仙界,等於是一方霸主。”

“但我從不欺負那些站在底層的修行者,知道爲什麼嗎?”

他面露譏諷,狠狠的豎起中指道:“因爲我心無畏懼,從不害怕他們會追上我。”

“翱翔天際的雄鷹豈可被裂縫掙扎的螻蟻驚擾?”

“我在天,於我之下,衆生皆在地。”

“天與地,永無相連之日。”

“因我而生的忌憚,因我而起的殺心,將循序漸進衍變成某些人心底的執念。”

“執念到心魔,一步之遙罷了。”

蘇寧收回中指,慢慢攥緊拳頭道:“聖人大道,毀於一旦。”

“我敢賭,你們敢嗎?”

他眯眼望天,神色癲狂道:“今日我以天道立誓,只要我不死,執念永存,你們永遠成不了聖,無法邁入十六處大世界。”

“視我爲畜生,盡情戲耍?”

“哈哈哈,來,誰怕誰啊。”

宴稚鏡大驚失色道:“你瘋了?”

“這麼做,你將再無退路。”

蘇寧反問道:“不這麼做,我就有退路了?”

宴稚鏡呼吸絮亂,臉色煞白道:“起碼有一線生機。”

蘇寧嘲弄道:“生機在哪?”

黑袍裹住曼妙身軀的凰界少女回道:“活着離開葬魔山脈,你就能留在仙界修行。”

“這難道不是機會?不是生機?”

“身懷龍凰法相,拜師洛塵帝尊,蘇寧,你的將來不可估量。”

“用我師尊的話說,往後八百仙界,必有你一席之地。”

“你,何須如此,爲何這般糊塗?”

“一時衝動,將自己逼入絕境,你可曾考慮過後果?”

蘇寧雙手環繞胸前,擲地有聲的說道:“不,在我看來,狩獵法不過是爲我準備的第一道殺局。”

“有一則有二,有二就有三。”

“面對一羣不講信用的斯文敗類,他們說的話,我連標點符號都不相信。”

“所以,不如玩場大的。”

“拿我的命去動搖他們的心境,有壓力纔有動力。”

“最重要的是,這場賭約由我所發,心境約束下,他們不敢,也不能親自對我動手了。”

“與其說我將自己逼入絕境,不如說我在置之死地而後生。”

“以命搏命,沒得選吶。”

第五百四十章 有何不敢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隻大白貓第三百六十七章 妹夫堂姐第七百七十五章 連破三境第六十七章 心頭疑惑第七百六十章 手段盡出第八十四章 她有喜歡的人呀第七百七十章 外出任務第六十一章 倒黴的陸藏第四百三十四章 以暴制暴第七十六章 我得護着他第六十一章 倒黴的陸藏第四百二十二章 自己和自己吵架第四百九十五章 糾結的老蔣第五百二十七章 苦到盡頭甘自來第五百六十九章 紅牛飲料第兩百九十章 死着的安寧第兩百一十九章 不想被取代第六十六章 六方匯聚第兩百七十七章 救三伯的辦法第四百九十五章 糾結的老蔣第七百一十九章 多方爭搶的蘇寧第三百二十二章 假設性問題第兩百四十章 風大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點都不疼第四十九章 與鬼交易第三十五章 死瘸子第七百四十四章 他不是宴稚鏡第五十三章 月牙玉佩第五百四十八章 蔣嶽中五分鐘第四百三十四章 以暴制暴第兩百五十五章 蕭茗荷來京第五百九十章 只爲抓你第五百一十九章 無分共白首第六百零四章 裴大少的愛情第五百零七章 劍門首徒第六百九十九章 龍凰現世第三百二十七章 紅魚的轉變第兩百六十九章 無鉤釣魚第七百四十四章 他不是宴稚鏡第四百九十八章 知而不知第兩百五十七章 驗證陰胎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脈地魂第八十九章 一起算賬第三百零八章 我走丟了第三百七十章 堂而皇之的演戲第一百九十二章 孺子可教第六百八十六章 看夠了嗎第十二章京都鬼市第七百三十七章 黑白兩人第五百六十章 一枚桃核第兩百四十二章 嘔啊吐啊第八十五章 祝她幸福第五百八十五章 別嚇我啊第九十五章 祖墳冒青煙第十八章以命換路第六百四十一章 挖個坑埋點土第七百七十一章 祖墳葬哪的第四百八十五章 今天不下雨第六百八十六章 看夠了嗎第三百四十七章 緣由真相第兩百七十一章 弱水三千第兩百四十章 風大第四十一章 狼狽爲奸第六百一十章 大膽猜測第五百六十四章 順藤摸瓜第五百八十四章 好久不見第六百七十三章 九道神魂第三百一十九章 感情不能大度第五百四十六章 長生術第七百零七章 動之以情第兩百三十六章 因爲你帥第四百三十七章 祖師神魂第七百二十一章 騷動不絕第七百七十四章 朝聖丹書第六百七十一章 物是人非第七百二十章 雙方談條件第四百五十章 我在吃糖第六百一十七章 雙嬌碰面第七百六十一章 兩位老祖的算計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蟥蠱第兩百七十四 陽春白雪第七百一十章 喬晚棠第七百七十章 外出任務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不後悔第五百零一章 紫薇舉動第六百六十二章 步步爲營的柳三生第兩百一十一章 借我一用第五百二十五章 梵音姐的煩躁第兩百四十一章 加點枸杞第兩百七十五章 文武雙修第兩百七十七章 救三伯的辦法第一百九十五章 紫薇龍鯉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金鍊子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得好好的第三百六十二章 妹妹坐船頭第兩百七十章 各自演戲第六百九十九章 龍凰現世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困陣中第兩百四十三章 和我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