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其道而行的蘇寧

宴稚鏡走了,蘇寧親自送她走的。

ωwш⊙ttκд n⊙c○

嘴裡嚷嚷着姜常唸對他們叔侄倆有恩,什麼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絕不能忘恩負義的傷害凰界弟子。

義正言辭,信誓旦旦,擺足了正人君子的風範。

然而私底下的擠眉弄眼,就差明着開口誇讚自己的演技如何了得了。

宴稚鏡哭笑不得,拱手拜別。

她並未返回狩獵小隊,而是直接離開葬魔山脈迴歸外界。

姜常唸的囑咐,內應的身份,隨着蘇寧此番刺殺失敗,無疑是將她徹徹底底的暴露在衆人眼前。

繼續留下來,不僅起不到任何作用,反而會成爲上官穹等人掣肘蘇寧的籌碼。

思索再三,她決定當一次“懦夫”。哪怕淪爲仙界笑柄,亦不能壞了自家師尊的大事。

“不管你是蘇寧,還是輪迴轉世的姜半聖,我都希望你能活着出去。”

“因爲,我從沒見過師尊這麼在乎一個人。”

“你是我見到的第一個,或許,也是最後一個。”

輕聲細語,黑袍鼓動。

宴稚鏡的身影急速前行,很快消失不見。

與此同時,葬魔山脈外,雲端之上。

滔天殺意瀰漫半空,於氤氳霧氣中宣泄,翻滾如潮。

那些原本將這場狩獵看做遊戲,意在閒暇之餘打發時間的至尊大佬,此刻一個個氣急敗壞的飛出雲層。

臉色鐵青,神情陰鬱。遠遠的眺望光幕虛影,恨不能將身在其中的蘇寧碎屍萬段。

“呵,好,好一個天道立誓,好一個執念到心魔一步之遙。”

“借命爲引,逼的我等心境徒生雜念。”

“小子,你不是在置之死地而後生,你是在自尋死路。”

火玄帝尊大肆咆哮道:“老夫雖不能親自對你動手,卻不代表沒有辦法讓你從仙界消失。”

“區區凡胎肉體,至今未入真仙,你拿什麼跟我鬥?”

“洛塵保不住你,八百仙界也無人能保住你。”

他怒不可及的厲聲長喝道:“老夫一心追求聖人大道,誰敢壞我心境,誰就是我不共戴天的仇人。”

“天涯海角,不死不休。”

一旁,“穩坐釣魚臺”的雲決帝尊手捧杯盞,小口淺嘗道:“急什麼?那孽障是否能活着走出葬魔山脈都成問題,你還怕他異想天開的算計我們?”

“不相信你的寶貝徒兒祝火炎,總得相信我門下弟子上官穹啊。”

“他們兩人聯手,可不是豬腦子的薛銳能相提並論的。”

“另外,半年爲限的狩獵期勉強過去三分之一,時間上綽綽有餘。”

“靜靜心心喝茶,安安穩穩看戲,我保證,蘇寧一定會死在葬魔山脈。”

“如你所願,再無後顧之憂。”

最後的一句話,他說的很輕。

嘴脣上下起伏,改爲秘術傳音。

火玄帝尊目光閃爍,報以質疑語氣道:“你確定?”

雲決帝尊胸有成竹道:“數千年的交情,我幾時騙過你?”

“來,喝茶喝茶,產自雲霧山的那棵老茶樹,底蘊厚着呢。”

火玄帝尊踱步走回雲間,盤膝端坐道:“我還是不放心,要不你說說具體計劃?”

“對付蘇寧的底牌在上官穹手上?還是你在葬魔山脈另有安排?”

雲決帝尊正想答話,不遠處,寂空帝尊飛了過來,徑直落在兩人對面道:“同坐一條船,想來沒必要瞞着我吧?”

火玄帝尊扭頭吐了口痰,呵呵怪笑道:“那個薛銳,你趁早逐出師門,別特麼留在寂空仙界丟人現眼。”

“兩百六十六人的隊伍,被他折騰的一乾二淨。”

“若非我家炎兒與上官穹及時趕到,他有九條命都不夠蘇寧殺的。”

“真仙五品的親傳弟子,被小世界的螻蟻隨意拿捏。”

“哼,我沒笑,老夫笑不出來。”

寂空帝尊滿臉黑線,嘴角直抽抽。

他本就不善言辭,這會事實擺在眼前,哪還找得到合適的理由爭辯?

理屈詞窮,要多憋屈有多憋屈。

雲決帝尊放下杯盞,恰到好處的充當和事佬道:“行了,自己人,何苦互相嘲諷?”

“上官穹,恩,進入山脈之前,我利用秘術將三式殺招封印在他體內。”

“只要蘇寧敢堂而皇之的現身,正面與上官穹交手,那他就必死無疑。”

火玄帝尊皺眉道:“就這?”

“實際情況你看到了,蘇寧施展的分身術,將所有人玩的團團轉。”

“分身毀滅,本尊不傷分毫。”

“逆天之處,幾乎堪比傳說中的半聖神通。”

“你準備的殺招再厲害,找不到他本尊藏匿之處,一切形同虛設。”

寂空帝尊附和道:“不錯,我不相信這等高深術法-會是洛塵自創。”

“十有八九……”

他身體前傾,小聲說道:“我懷疑與姜臨安有關。”

“當然,這僅代表我個人觀點,暫且沒掌握實質證據。”

火玄帝尊鼻息加重,斜眼偷瞄姜常念所在的方位道:“還要屁個實質證據,凰界女人的態度不言而喻。”

“蘇寧若不是姜臨安的輪迴轉世,她用得着親力親爲壓制八百狩獵者的修爲?”

“再則,喬晚棠那邊着實古怪。”

“一會對蘇寧暗藏殺心,一會又主動示好洛塵。”

“這女人,我是真看不懂她了。”

“要麼腦子缺根弦,要麼,她洞悉了某些不爲人知的秘密。”

雲決帝尊擺手,強行打斷兩人的閒聊道:“迴歸正題,蘇寧已抵達森林中心地帶,前無出路,後無退路。”

“上官穹與祝火炎步步緊逼,他除了正面硬扛,想方設法的突破重圍外,便只剩下進入森林深處這一條路。”

“森林深處,是那尊真仙九品的大妖王的地盤。”

“往前走是死,往後退也是死,你們猜那小子會怎麼選?”

火玄帝尊眼前一亮,哈哈大笑道:“面對真仙境的大妖王,斷無活路可言。”

“強闖狩獵小隊的話,九死一生。”

“我要是蘇寧,寧願九死一生,憑藉分身術嘗試突破重圍,也不要去冒犯真仙九品的大妖王。”

雲決帝尊得意道:“瞧,這不就和上官穹撞上了?”

話音未落,密切注視光幕虛影的寂空帝尊突然開口驚呼道:“見鬼,蘇寧竟反其道而行。他,他衝進妖王地盤了。”

雲決帝尊猛地擡頭,不可置信道:“你說什麼?”

第一百五十八章 有猴通靈第兩百三十八章 佛門七葉果第六百五十九章 佟瞎子不能動第七百六十八章 面具和靈溪第四百七十一章 我糖呢第四百六十一章 除陰胎第一百二十一章 缺個孫媳婦第三百五十九章 狗兒第三百九十二章 抵達崑崙第六百八十三章 見靈溪的辦法第八十八章 師徒緣分第八十五章 祝她幸福第一百零三章 栽贓嫁禍第六百九十八章 龍頭凰身第五百六十三章 真是巧了第五百六十八章 貧僧給您送茶了第六十二章 饕鬄命格第四百九十三章 小祖宗喝水第四百五十二章 拖油瓶第五百九十一章 可憐的陳四爺第七百六十四章 長笑收徒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叫蘇寧第五百五十九章 爲你爺爺贖罪第五百六十四章 順藤摸瓜第七百七十五章 連破三境第六百二十三章 意在紅鸞劫第四百二十八章 拉鉤上吊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不想入魔第五百三十八章 家裡我說了算第七百三十九章 有師當如洛塵第七百六十二章 一腦門小花第五百八十三章 一畝三分地第七十一章 命犯死劫第兩百一十章 八大長老第一百五十七章 主犯和幫兇第四百四十二章 要糖的來了第六百零三章 我不想害人第一百七十五章 被抓了第四百四十一章 道火兒第兩百四十二章 嘔啊吐啊第五百六十九章 紅牛飲料第六百九十四章 可惡的唐靜月第五百三十六章 正統令旗第一百零一章 陳家兄弟第一百一十六章 準備離開第三十二章 她是我師傅第六百二十六章 如果我不在了第一百零二章 拖延時間第七十二章 周密佈置第四百七十五章 再遇守道者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不後悔第一百六十章 不配做人第十章木雕木馬第四百五十四章 抵達玄門第六百三十八章 有師季玄清第兩百二十二章 表哥表妹第兩百九十七章 忍無可忍第兩百二十九章 孽子戚宴第九十八章 萬人發被偷了第六十章 師叔裴川第三百一十二章 莫名情緒第二章惡靈纏身第三百三十一章 星辰或許無光第七十三章 貴族氣質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隻假鳳第四百二十三章 生意興隆第一百五十五章 故事終究是故事第六百六十五章 一個一個來第六百一十九章 跑個試試第六百七十三章 九道神魂第一百七十八章 送進去第九十六章 媳婦和師傅第四百一十八章 命格本相第一百一十五章 平安出院第一百一十章 師叔餓了第六百八十六章 看夠了嗎第六百二十一章 一個答案第六百一十章 大膽猜測第七百三十三章 情詩口訣第一百二十一章 缺個孫媳婦第兩百八十二章 無間道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白鵝第五百一十二章 真龍爲首第五百二十八章 雷劫氣息第五百四十六章 長生術第一百零五章 陳家有喜事第三百零四章 看什麼看第七十九章 有個小姨第十九章月兔與九尾第七百四十一章 我叫荼雀第四百八十七章 未卜先知的木頭第一百七十八章 送進去第七百八十五章 規則再變第四百四十章 什麼是天第七十一章 命犯死劫第五百九十九章 悲催的夢白樓第三百一十二章 莫名情緒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是你師叔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蟥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