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七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八百仙界,八百位帝尊帝后,外加文武雙殿。

這其中,有三分之二的勢力想看到蘇寧死在葬魔山脈。

歸根究底,是排名第六的龍凰法相天資過人,有望成就半聖。

誰都想拉攏蘇寧,誰都想像洛塵那般近水樓臺先得月,得到龍凰之主的青睞,從而使得他加入己方陣營。

不提往後震懾羣雄之力,單說那來之不易的聖人感悟,是多少至尊大佬夢寐以求的造化?

然而飢腸轆轆者衆多,食物卻只有一份。

每個人都想獨吞賭飲,捨不得,亦不願與人共享。

這就間接導致了眼前的局面,得不到,那便徹徹底底的毀了他。

當然,聖人感悟只是各大仙界容不下蘇寧的導火索。

真正的原因,得歸屬到蘇寧有可能是姜臨安輪迴轉世的緣故。

當年的姜家男人何其耀眼,何等強大?

爲了明悟第十式神通,他展開了鮮血爲引,屍骨鋪路的殺戮之道。

也因此樹敵衆多,被仇家懷恨在心,恨不能將他挫骨揚灰。

六千年前打不過,唯有忍氣吞聲。

可六千年後,你姜臨安妄想借助輪迴轉世捲土重來?

呵,對不起,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

如睚眥必報的火玄帝尊與雲決帝尊,這兩人,一個六千年前被姜臨安打成重傷,連跌三境。

從真仙十七品跌至真仙十四品,差點沒能保住一方霸主的寶座。

另一個,親弟弟死在姜臨安手上,非但不能動怒,還得滿臉賠笑的登門道歉。

忍辱負重,苟且偷生。

一切的一切,皆爲了保住性命。

因爲他比誰都清楚那個男人的可怕,無人可擋,無人能與其爭鋒。

一招,強如真仙十七品的火玄帝尊,在交手姜臨安時,也不過僥倖撐下一招罷了。

除他們之外,仙界被姜家男人教訓過的勢力,“羞辱過”的帝尊帝后,不計其數,數不勝數。

正因有此前提,當火玄帝尊“拋”出所謂的狩獵法時,纔會得到大家的一致贊同。

所有人的意思,態度,不謀而合,顯而易見。

絕不能讓蘇寧活着留在仙界,絕不能給可能是姜臨安輪迴轉世的現任龍凰之主半點生機。

一盤死局,一處絕地。

八百狩獵者追殺尚未成仙問道的小世界螻蟻,這不是貓戲老鼠是什麼?

他們猜到了蘇寧會兵分三路,藉此拖延時間。

但他們萬萬沒想到那隻不起眼的小螞蚱竟敢膽大包天的進行反殺,利用不知從哪學到的逆天分身術,幾乎將薛銳小隊一網打盡。

有錯愕,有疑惑,有百思不得其解後的短暫恍惚。

但更多的,還是他們不願承認的惶恐與震驚。

是的,在蘇寧施展分身術的那一刻,他們隱約從他身上看到了姜臨安的影子。

如果說龍凰法相是衆人懷疑蘇寧身份的起點,那麼媲美半聖神通的分身術,就越發讓這羣仙界大佬惴惴不安。

那個男人,那個拜師文殿九位殿主門下的姜家第一天才,他當真重返仙界了嗎?

這個問題,在無數人的心中炸響,又很快被他們強行按下。

不,葬魔山脈內的局勢仍在掌控之中,餘下五百多小隊成員照樣能將蘇寧斬盡殺絕。

前無出路,後無退路,這是不爭的事實。

分身術固然厲害,可終究做不到憑空消失。

只要有人能找到蘇寧本尊藏匿的方位,等待他的將是死路一條。

上一秒成竹於胸,大佬們氣定神閒的喝茶。

如雲決帝尊那般,悠哉悠哉的靜心觀望。

但下一秒,他們目瞪口呆,瞳孔不自覺的放大。

尼瑪,看到什麼了?

那個名叫蘇寧的小雜毛不管不顧的衝進森林深處,明目張膽的闖入真仙九品大妖王的地盤。

闖就闖唄,還生怕對方不知道,鉚足了勁的嗷嗷亂叫。

最後牛逼轟轟的坐在空地上生火,烤起了蜂鳥肉。

“咳……”

許久,鴉雀無聲的雲端之上,寒望帝尊率先打破平靜道:“他怎麼想的?”

“寧願被妖王吸乾全身精血而死,也不願全力以赴的嘗試突破重圍?”

“九死一生,好歹存有一線生的希望。”

“面對真仙九品的大妖王,那才叫插翅難逃啊。”

“聰明反被聰明誤,此舉,無疑是自取滅亡。”

司秋帝尊挑着兩撇小鬍子,面露不屑道:“估計是認清了現實處境,慫了。”

火玄帝尊興奮擊掌道:“好,自投羅網,早點結束這場狩獵。”

“什麼龍凰法相受天道眷顧,氣運加身。哈哈哈,要我說,愚蠢至極。”

“死,這孽障必須得死。”

“膽敢以天道立誓壞我等道心,則註定他再無活路可言。”

寂空帝尊插嘴道:“先別高興的太早,我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

“試想一下,真仙九品的大妖王,感知力何其敏銳。”

“在它的地盤,別說闖進活蹦亂跳的大活人,哪怕是天上飄下一片枯葉,都逃不過它的心神感知。”

“正常情況下,蘇寧早該被它抓住,吸乾全身精血,魂飛魄散。”

“沒道理至今安然無恙不是嗎?”

他踏虛空行走,如履平地道:“那尊大妖王分明看到了蘇寧,爲什麼選擇按耐不動?”

“不動也就算了,還特麼故意躲在山洞裡裝死。”

“這,是不是太邪乎了?”

心情愉悅的衆人目光一凝,齊齊望向光幕虛影。

寂空帝尊轉身,詢問一直不說話的雲決帝尊道:“你怎麼看?”

後者慢斯條理的端起茶盞,一縷青光從地下滲入葬魔山脈。

半晌,他眼綻精光的站起身道:“妖界,荼雀。”

“那小子懷中藏着一根荼雀的本命之羽,血脈壓制下,整個葬魔山脈的妖獸誰也不敢傷他分毫。”

火玄帝尊大吃一驚道:“什麼時候的事?”

“荼,荼雀幾時來的?”

“外界這麼多雙眼睛盯着蘇寧,爲何我們沒發現荼雀的蹤跡?”

雲決帝尊感嘆道:“不愧是五百妖尊之首,真仙十八品的青雀一族的妖后。”

“視仙界如無人之地,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有這一根本命之羽,蘇寧已立於不敗之地。”

“他敢坐在妖王的地盤上烤肉,上官穹等人卻沒膽子繼續追擊。”

“這一戰,我們輸了。”

“但……”

他嘴角勾起森冷笑意,大義凜然道:“勾結妖魔者,殺,殺無赦。”

第兩百二十三章 地契和割肉第七百一十六章 蘇家的種第一百章 桌球廳第四百九十六章 精神小夥第九十八章 萬人發被偷了第六十三章 自毀命格第七百三十九章 有師當如洛塵第五十九章 生日宴會第六百四十三章 空見的決定第五十四章 師兄和師弟第三百一十九章 感情不能大度第三百零五章 倒黴的蕭賢第一百九十八章 陌生的三伯第六百一十一章 心湖再無月第兩百三十章 再回京都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能和她計較第五百六十二章 狐妖和菩薩第四百零八章 佛門三子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能和她計較第兩百三十五章 混沌清氣第五百二十三章 五個祖宗第一百四十五章 紫薇尋龍第三百五十七章 四大家族第一百一十八章 靈溪大師和靈溪第五百六十章 一枚桃核第七百八十二章 段自謙的用意第一百六十三章 渾水摸魚第四十一章 狼狽爲奸第兩百九十章 死着的安寧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拳打死你第五百一十七章 屈打成招第二十八章 一樣的外套第六百四十五章 有情道第一百六十八章 銅河縣第六百七十四章 互相試探第七百五十五章 世間真無敵第四百五十二章 拖油瓶第二十四章 打狗看主人第三百一十五章 你不夠格第六百零六章 不可能只取一瓢第十九章月兔與九尾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叫蘇寧第一百三十章 同學矛盾第五百六十章 一枚桃核第十七章紅鸞命劫第四十七章 棄暗投明第三百八十一章 悲哀的白南弦第四百八十一章 一路逃亡第一百九十一章 失望和不失望第六百九十章 醒悟的靈溪第三百五十九章 圍陳救方第七百零二章 找上門來第二十九章 崑崙分運術第五十四章 師兄和師弟第四百九十九章 葉罡的試探第三百一十九章 感情不能大度第兩百九十九章 站在我身後第六十九章 喊我姐夫第六百五十五章 蘇寧的決定第一百九十四章 銀釘封穴第四十九章 與鬼交易第七百一十二章 有點東西第三百八十七章 徒弟親兒子第七百五十九章 又多了一份記憶第四百九十八章 知而不知第七十五章 迷霧退散第四百零九章 夏白柚的男人第五十二章 喪事店第六百章 蚍蜉撼大樹第四十三章 有鶴鳴啼第四百八十二章 明顯賺大了第六百二十五章 四個問題第三百九十章第三百九十章第一百二十三章 互不相欠第四百一十一章 難怪是你三伯第十五章續命借命第兩百六十二章 喜歡就是喜歡第五百四十一章 段兄好厲害第一百九十五章 紫薇龍鯉第六百九十二章 介意和不介意第九十二章 殘留檀香第六百八十四章 卑鄙的蘇寧第兩百三十五章 混沌清氣第四十一章 狼狽爲奸第兩百零四章 我和蘇寧睡第兩百一十七章 你是女人第四百二十三章 生意興隆第四百零九章 夏白柚的男人第七百六十三章 供筆與奉刀第一百一十四章 靈溪的打算第一章靈官豬第六百七十九章 混進崑崙總部第六百七十一章 物是人非第兩百二十章 雲霧茶第四十六章 對燈夜談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其道而行的蘇寧第四百一十七章 取名九陽第四百六十八章 千山屹立不倒第兩百八十二章 無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