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一觸即發的大戰

“勾結妖魔者,殺無赦。”

震人心魄的八個字,宛若洪鐘激盪,聚於雲層上空經久不散。

聰明者,如火玄帝尊,寂空帝尊等人,當即領悟到雲決帝尊話語中的深意。

他們以眼神交流,逐一站出來道:“凡我仙界子民,暗中勾結妖魔者,當誅。”

“凡我仙界子民,暗中勾結妖魔者……”

“當誅……”

“轟隆隆。”

仙力翻涌,好似九天驚雷陸續墜落,霎那間響徹四面八方。

火玄帝尊一馬當先的朝洛塵走去,滿臉煞氣道:“蘇寧是你徒兒,雖未洗去凡胎肉骨,可早在兩個月前拜你爲師。”

“入你無塵仙界,住你無塵仙宮。”

“荼雀貴爲妖界帝后,又是五百妖尊之首。她的本命之羽有多珍貴,人盡皆知。”

“爲什麼會出現在蘇寧身上?你作何解釋?”

他步步緊逼,居高臨下的質問道:“別告訴我你不知情,此事的前因後果,你務必要給大家一個滿意的交代。”

“仙界的規矩,用不着老夫提醒你吧?”

火玄帝尊雙眼細眯,似笑非笑的掃過光幕虛影道:“龍凰之主是人人爭搶的大造化不假,可他同樣也是一塊極其燙手的山芋。”

“沒福氣的人,把握不住啊。”

“好比你,福澤不夠深厚。”

“看的到,摸的着,偏偏吃不到肚子裡。”

“這叫什麼?”

他咧嘴怪笑,幸災樂禍的仰起脖子道:“人算不如天算,你沒那個命。”

洛塵盤坐雲端,面不改色的回道:“荼雀本命之羽的事,我的確不知情。”

“想來是蘇寧運氣好,在葬魔山脈撿到的。”

火玄帝尊嘖嘖稱奇道:“你怎麼不說從天而降,是天道賜予他的?”

洛塵一拍腦門,故作恍然道:“對哦,很有可能是天道看我徒兒可憐,命不該絕,有心拉他一把。”

“哎喲,信了一輩子天道,跪了一輩子天道,總算有所回報了。”

“邵斐,那什麼,你趕緊返回無塵仙宮,替爲師三跪九叩感謝天道眷顧你小師弟。”

“喊上你一衆師弟師妹,焚香禱告,多磕幾個頭。”

身後,親傳弟子排第五的邵斐躬身領命道:“徒兒這就去。”

說罷,他化作流光衝向遠方。

火玄帝尊氣的腮幫鼓動,大聲呵斥道:“洛塵,事實擺在眼前,豈容你混餚視聽顛倒黑白?”

“給你機會辯解,你不珍惜,那就休怪老夫不講往日情面。”

他嗓音拔高,巡視在場所有人,裝模作樣的拱手道:“諸位,三萬年前的仙魔之戰,我等雖未親身經歷。然仙界與妖魔誓不共存,血海深仇烙印在骨子裡,早就融入了我們的血脈當中。”

“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往事歷歷在目,仇恨永世難消。”

“葬魔山脈,遮天蔽日的妖魔之氣,地下深埋的妖魔屍骨。這裡的一切,無不對我等訴說當年那一戰的慘烈,先輩們爲了維護仙界安穩付出的巨大代價。”

“而蘇寧……”

他話鋒一轉,遙手指向光幕虛影道:“小世界的螻蟻,本沒資格“飛昇”仙界。因身懷龍凰法相的特殊緣故打破先例,由此產生狩獵法。”

“狩獵,是各方對他的考驗,亦是規矩之下的情理通融。”

“老夫自問問心無愧,絕不包藏半點私心。”

寒望帝尊緊隨其後的表態道:“不錯,一是一二是二。仙界容得下蘇寧,卻容不下勾結妖魔的臥底奸細。”

“既然洛塵帝尊給不出合理解釋,我等唯有越俎代庖,替他好好管教下門下弟子,查清這件事的來龍去脈。”

兩人一唱一和,高舉正義之旗,頂着規矩說事,頓時引來“一衆同黨”的接連附和。

洛塵再難保持先前的淡定從容,他寒霜鋪面,憤甩袖袍道:“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你們哪隻眼睛看到蘇寧勾結妖魔了?”

“有些事,姜臨安的陳年舊事,荼雀與姜家的淵源,我不說,你們一個個的誰不心知肚明?”

“藉此大做文章,還有臉說問心無愧。”

“呵,笑話,我不同意。”

他氣勢暴漲的飛出雲端,擋在火玄帝尊身前道:“有我在,誰都別想傷我徒兒一根汗毛。”

“這是我對他的承諾,爲人師者,我必須要做到的事。”

火玄帝尊半步不退,神情玩味道:“洛塵,你是真仙十七品,我是十六品。”

“論單打獨鬥,我不是你的對手。”

“這一點,我承認。”

“可今日,追究蘇寧與妖魔爲伍的不是我一人,是整個仙界。”

“雲訣,寒望,寂空,司秋……”

“少說五百多仙界,外加文武雙殿。”

“你,能攔住幾人?”

他饒有興趣的問道:“同修爲交戰,你能以一敵二,敵三,便是無敵般的存在。”

“想要以一敵百,以一人之力震懾羣雄,恕我直言,你沒那個本事。”

“你是洛塵,不是六千年前的半聖姜臨安。”

冷嘲熱諷的一番話,極盡羞辱之意。

而後,他漫不經心的轉過身道:“諸位,還等什麼?”

“嗖嗖嗖。”

數十道身影奔向洛塵,氣浪鋪天蓋地。

無一例外,這些人全都是獨霸一方的帝尊帝后。

與此同時,沉寂的姜常念那邊,喬晚棠藏身的雲朵周遭,詭異的浮現一道道明光。

是光,又好像有模糊人影來回走動。

慢慢的,虛空撕裂,那些明光遁入其中無影無蹤。

雲訣帝尊下意識鬆了口氣,僵硬的臉龐稍顯柔和,對火玄帝尊秘術傳音道:“可以了。”

後者面露喜色,右手猛的伸出。

“崩。”

地動山搖,鳥獸悲鳴。

葬魔山脈內,坐在空地上烤肉的蘇寧徒生警覺,頓感後背發涼,寒氣瀰漫四肢。

“這……”

他甚至來不及利用心神感應,來不及擡頭觀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下一刻,一閃而逝的恐怖威壓籠罩周身,整個人如遭雷擊。

“哇。”

鮮血狂吐,蘇寧狼狽的趴在地上。

無形中,有一股磅礴之力將他鎖定,強行拖拽。

“呼呼呼。”

耳旁風聲呼嘯,視線扭曲,腦海昏沉。

第四百五十八章 一塊磨刀石第一百九十二章 孺子可教第六百一十九章 跑個試試第五百五十二章 第一次交手第一百二十四章 爺爺的選擇第五百五十六章 一家之主第兩百二十章 雲霧茶第四百零三章 有愧蘇家第五百零三章 爸有錢第兩百一十八章 小情人師傅第一百五十一章 下山第兩百四十一章 加點枸杞第八十五章 祝她幸福第四百九十六章 精神小夥第兩百六十二章 喜歡就是喜歡第五十二章 喪事店第六百七十七章 能看到就行第七百八十五章 規則再變第兩百九十一章 總部歷練開始第一百三十二章 笑和哭第五百零九章 準備離開第兩百九十六章 限量版玻璃杯第五百一十八章 天外有天第三百零四章 看什麼看第七百一十章 喬晚棠第四百四十七章 身份暴露第一百一十二章 幫忙求情第六百四十八章 十一騰蛇殺第五百零九章 準備離開第四百二十九章 混入道門第七百四十九章 九足冰鸞第一百二十五章 二伯有麻煩第四十三章 有鶴鳴啼第四百九十九章 葉罡的試探第五百八十章 瞞天過海第四十三章 有鶴鳴啼第三百二十三章 尋龍筆亮第三百七十章 堂而皇之的演戲第六百二十六章 如果我不在了第五百九十七章 幫你最後一次第兩百零八章 就哪樣第兩百六十一章 恭喜恭喜第兩百三十二章 借一條龍鯉第六百四十一章 挖個坑埋點土第四百四十七章 會喊我一聲哥第五百八十七章 邪龍寶地第五百三十章 聊聊澹臺錦瑟第一百零八章 鐘鳴九聲第五百四十九章 童言無忌第五百八十二章 可愛的靈溪第四百一十五章 侮辱性極強第四百八十七章 未卜先知的木頭第六百五十八章 老來得子第三百五十八章 靈溪的謀劃第五百七十三章 闖就是了第兩百三十五章 混沌清氣第三百六十七章 妹夫堂姐第一百三十章 同學矛盾第三百零二章 勞動委員第四百零二章 改變計劃第五百五十四章 老怪物和小怪物第七十一章 命犯死劫第七百六十一章 兩位老祖的算計第兩百章 點菜第七百零六章 擔憂和決定第六百四十二章 幹得漂亮第七百三十三章 情詩口訣第四百九十七章 清理門戶第四百六十章 我的好爺爺第六百六十九章 抹去記憶第六百一十四章 遇見你,很好第五百九十六章 那一場密謀第兩百四十一章 加點枸杞第四百三十五章 進入幻陣第六百二十四章 初八訂婚第五十七章 靈溪下廚第一百零二章 拖延時間第一百七十五章 被抓了第七百六十九章 十朵無暇花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凰星隕第四百八十三章 早睡早起第三百四十七章 緣由真相第六百九十四章 可惡的唐靜月第兩百二十章 雲霧茶第五百零八章 劍經與蕩妖第十七章紅鸞命劫第一百零三章 栽贓嫁禍第一百七十七章 跑快點第四百八十五章 今天不下雨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叫蘇寧第四百三十七章 祖師神魂第四百六十三章 少女錦繡第兩百二十三章 地契和割肉第七百四十一章 我叫荼雀第三百五十七章 四大家族第三百四十二章 陰險的九陽第六百八十五章 搞什麼鬼第兩百一十六章 全憑有緣第一百一十章 師叔餓了第十三章古董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