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九足冰鸞

突如其來的變故,痛不欲生的撕裂感。

蘇寧除了緊咬牙關默默承受,什麼也做不了。

直到前方憑空鑽出一隻蒼勁有力的大手,突然掐住他的脖子,又猛地拍向他的胸口。

“咔嚓。”

骨骼斷裂,氣血翻騰。

五臟六腑似被外力重創擠壓,疼的他喘不過氣來。

而後,他的身體從半空直線下墜,硬生生的摔進葬魔山脈外荊棘密佈的雜草叢中。

“孽障,你可知罪?”

不待蘇寧恢復清醒,雷鳴般的爆喝響徹天地。

雲端之上,有仙力凝聚的白霧階梯通往地面,承載着火玄帝尊偉岸的身姿,一步步的朝下走去。

“我……”

天旋地轉,思緒空白。

蘇寧表情痛苦的揪着雜草根部,哆哆嗦嗦的爬起身來。

剛想開口說話,喉嚨裡血氣上翻,使得他腳步踉蹌,再次噴出猩紅鮮血。

火玄帝尊冷眼蔑視道:“暗中勾結妖魔,自以爲做的神不知鬼不覺。”

“殊不知你在葬魔山脈內的一舉一動皆在我等的心神感應下,根本無處可藏。”

“命如草芥的小世界螻蟻,給你機會留在仙界修行,你偏偏不知好歹,不知死活。”

“咎由自取,怪得了誰呢?”

他腳尖輕點,徑直飛落蘇寧身前。

“嗖。”

藏在懷中的荼雀本命之羽被火玄帝尊隔空攝取,綻放出一圈圈的濃郁妖氣。

“人證物證俱在,你還有什麼話要說?”

他反手一抓,以仙力壓制妖氣,目露憐憫道:“充當獵物是你來仙界的開始,亦是你命喪黃泉的終點。”

“龍凰法相,它不該認你爲主。”

“而你,更不該與那個人沾上關係。”

“他的因果牽絆,你承擔不起的。”

一邊說話,他一邊慢悠悠的豎起食指,往蘇寧的眉心觸碰道:“去吧,塵歸塵土歸土。仙界,不是你能來的地方。”

“火玄……”

半空中,被數十位帝尊帝后包圍的洛塵雙眼欲裂道:“今日你若敢害我徒兒性命,來日我必將你門下弟子一一殺絕。”

“我無塵仙界與你火玄仙界自此永無寧日,必有一界從八百仙界消失。”

火玄帝尊舉起的右手稍有停頓,驀然側身眺望道:“威脅我?”

洛塵臉色發白道:“我在與你講道理。”

火玄帝尊放聲大笑道:“規矩如此,這是仙界各方的意思。你洛塵攔不了,更沒那個本事扭轉乾坤。”

“秋後算賬的話,恩,我等着。”

“瞧瞧是你無塵仙界厲害,還是當年立下的規矩更勝一籌。”

他淡然的語氣充滿嘲諷,不以爲意道:“以一敵百?”

“呵,怎麼每個人都想效仿姜臨安呢。”

雲層上,洛塵仰天長嘯,真仙十七品的修爲展露無遺。

“轟。”

率先發動攻擊,意在突破重圍。

奈何困住他的十幾人沒一個比他弱的,全權聯手之下,所佈置的防禦大陣堪比銅牆鐵壁。

一時半會,洛塵哪怕拼盡全力也找不到破綻漏洞。

不遠處,盤膝端坐的雲決帝尊靜心喝茶。

看似漠不關心,實則,他的全部心神早已鎖定姜常念方位。

相比折騰不出浪花的洛塵,這位凰界的女戰神纔是他的重點關注對象。

“喬晚棠真仙十六品,有十五人隱藏虛空列陣,她出不來的。”

“出不來,自是不足爲懼。”

“唯有姜常念,真仙十八品,哪怕有三十人列陣圍困……”

雲決帝尊自言自語,暗暗皺起眉頭道:“這女人手段高明,除文武雙殿的兩位半聖老不死外,幾乎沒人能壓住她。”

“同爲武力十八層的文殿北斗九星之首的文天樞不行,武殿瘋婆子武玄池,也不行。”

“前有姜臨安,後有姜常念。”

“這天資妖孽的兄妹倆,果然是得天道眷顧的幸運兒。”

他心懷感嘆,對有意戲弄蘇寧的火玄帝尊秘術傳言道:“以免節外生枝,速速解決那畜生。”

後者心領神會,不再拖延,當即催動仙力點向蘇寧的額頭。

十釐米,五釐米,三釐米……

指尖距離蘇寧越來越近,眼看就要撞上。

然而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一朵掌心大小的金色蓮花盛開在兩人中間。

金光升騰,刺的人睜不開眼。

共有七片綠葉,花瓣十五朵。

每一朵花瓣上,都倒映着姜常念清冷無雙的絕世容顏。

火玄帝尊觸電般收回右手,低聲驚吼道:“七葉金蓮。”

話音落,他毫不猶豫的轉身飛逃。

因爲盛開的蓮花中,有一隻白皙玉手緩緩伸出。

“在我面前殺人,殺的還有可能是我兄長輪迴轉世的現任龍凰之主。火玄,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玉手屈指輕彈,灑下漫天金黃餘暉。

逃之不及的火玄帝尊被迫反擊,十指快速掐訣道:“姜常念,規矩不容破壞。勾結妖魔者,人人得而誅之。”

“你,你莫非要與洛塵一起成爲仙界叛徒?”

“譁。”

一朵金蓮凋謝,第二朵金蓮盛開在火玄帝尊身後。

緊接着,第三朵,第四朵,第五朵……

足足綻放十八朵後,雲端之上,毀天滅地的波動撕裂虛空。

一浪接着一浪,源源不絕,聲勢震天。

“崩崩崩。”

三十位帝尊帝后聯手設下的防禦陣法從裡到外,從上到下,被瓦解的一乾二淨。

與此同時,十八朵金蓮相互融合,走出俏臉凝霜的姜常念。

一身繁花宮裝,繡有五彩鳳凰。

她站着不動,背對冷汗直流的火玄帝尊,輕輕的問道:“爲什麼不能多給我一些時間?”

“我要的不多啊,只是想親自驗證蘇寧的身份。”

“狩獵法,公平公正,你們提出來的。”

“我選擇退讓,給足各方面子,反過來呢?”

“你們怎麼對我的?”

她低垂的眼眸浮掠滲人殺意,四周寒流奔涌。

氣溫驟然下降,彷彿置身於冰天雪地的極冷絕境。

樹木,花草,岩石,鳥獸,昆蟲。

方圓百里內,萬物沉寂。

在她的頭頂上空,一隻羽色華麗,生有九足的青紅色大鳥翱翔啼鳴。

雙翅無邊,一眼望不到頭。

九足鋒利,晶瑩剔透。

光,滅了。

一點一點的熄滅,直至漆黑如墨。

永無黑夜的仙界,迎來了姜常唸的黑夜。

在她動用本命法相九足冰鸞的那一刻,仙界的天,變了。

第兩百二十八章 無籽向日葵第一百六十三章 渾水摸魚第七百一十七章 最後的日子第三百七十九章 崑崙路上第七百一十七章 最後的日子第七十一章 命犯死劫第四百四十章 什麼是天第九十五章 祖墳冒青煙第六百一十章 大膽猜測第三百零五章 倒黴的蕭賢第二十三章 蛇鼠一窩第二十三章 蛇鼠一窩第三百零六章 做一條狗第六百三十七章 無路可走的蘇寧第九十三章 三個消息第三十五章 死瘸子第三百六十九章 零花錢第一百一十八章 靈溪大師和靈溪第八十九章 一起算賬第四百三十八章 挑糞水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蟥蠱第五百九十八章 底牌用盡第三百七十一章 母子鬧劇第九十章 挺可愛的第一百四十一章 虎毒不食子第三百七十四章 兩筆交易第五百零五章 收點利息第七百八十四章 奪寶規則第六百六十一章 兩隻老狐狸的交鋒第五百八十四章 好久不見第一百二十四章 爺爺的選擇第九十五章 祖墳冒青煙第四百五十二章 拖油瓶第七百八十二章 段自謙的用意第三百七十一章 母子鬧劇第三章十件功德第四百二十六章 守道者第三百零五章 倒黴的蕭賢第六百二十四章 初八訂婚第五百零五章 收點利息第三百三十七章 三觀不正第七百四十章 仙界的雨太大第六百四十六章 人未出,局勢已變第五百四十章 有何不敢第五百四十五章 算計澹臺錦瑟第七百七十二章 唐氏家族第六十一章 倒黴的陸藏第六百四十一章 挖個坑埋點土第兩百三十二章 借一條龍鯉第兩百零六章 九陽和汐月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天打三頓第五百九十一章 可憐的陳四爺第兩百七十二章 喝茶說話第兩百三十三章 那一年那一日第七百七十五章 連破三境第四百八十章 借靈術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叫蘇寧第四百九十章 崑崙九長老第六百四十三章 空見的決定第八十九章 一起算賬第七百六十八章 面具和靈溪第三百三十七章 三觀不正第三百三十二章 走堂部第一百章 桌球廳第一百二十九章 漫天神佛第五百二十六章 真有錢吶第五百七十一章 老僧與菩提第兩百二十四章 算算賬第七百六十章 手段盡出第一百四十章 算命十三忌第四百四十七章 會喊我一聲哥第一百八十八章 棄子第一百零八章 鐘鳴九聲第一百六十八章 銅河縣第四百八十七章 未卜先知的木頭第七百四十三章 青色羽毛第五百六十二章 狐妖和菩薩第四百六十章 我的好爺爺第四百六十七章 靈溪的打算第五百二十三章 五個祖宗第三百三十章 小孩子才做選擇第六百四十九章 你蘇星闌不值第六百四十六章 人未出,局勢已變第七百一十二章 有點東西第七百一十二章 有點東西第八章這年頭騙子多第六百八十章 唐靜月的憂慮第十七章紅鸞命劫第一百四十八章 下棋而已第五百二十五章 梵音姐的煩躁第兩百零九章 天才少年第六百六十二章 步步爲營的柳三生第六百章 蚍蜉撼大樹第六百九十三章 小饞貓吃糖第兩百五十八章 磨刀匠第三百九十二章 抵達崑崙第七百零一章 受命於天第兩百七十章 各自演戲第五百二十二章 引人遐想第四百六十六章 她是我的命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