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師徒見面

姜常念能以一敵三十,與雲決帝尊等人斗的難解難分,並不代表她舉世無敵,強到無所無懼。

坦白了說,是兩方面的因素導致的。

一,借本命法相異能,即便打不過,自保有餘。

二,八百仙界在面對蘇寧這“棘手人物”時,理念分成了三派。

第一派,是以雲決帝尊爲首的“殺寧派”,五百多位帝尊帝后結盟,本着寧可錯殺三千不可放過一個的仇恨思想,意在趁早下手,永絕後患。

這些人,要麼是當年被姜臨安教訓羞辱過的,要麼是血緣至親死在了姜臨安手上。

有仇報仇,有怨報怨。

第二派,“保寧派”,如姜常念,喬晚棠,洛塵,以及曾經與姜臨安關係不錯的某些至尊大佬。

大概有三十四人,純粹情誼當先。

第三派,“棄權派”。

從頭到尾保持中立,兩邊不得罪。

與姜臨安並無私仇,也無過節。

躲在一旁看熱鬧,明哲保身。

正因爲理念差異,做不到統一陣營,雲決帝尊這才心有顧慮,恐將事情鬧到無法收拾的地步。

規矩,的確是八百仙界共同創立的。

勾結妖魔者殺無赦,也的確在規矩不可觸碰的範圍內。

然而有心人誰都清楚蘇寧身上的荼雀本命之羽是怎麼回事,所謂的暗中勾結妖魔這項罪名,壓根不存在。

一旦隔岸觀火的“棄權派”不再保持中立,或是被姜常念說服拉攏,那麼仙界必將發生史無前例的浩劫。

屍骨如山,血流成河。

其慘狀,絕不亞於三萬年前的仙魔之戰。

那樣魚死網破兩敗俱傷的結果,雲決帝尊自問承擔不起。

私心歸私心,誰也不想成爲仙界遺臭萬年的罪人不是?

無計可施,他只能強行拖延姜常念,讓騰出手的火玄帝尊去解決蘇寧。

奈何計劃趕不上變化,姜臨安的突然出現,打的他措手不及。

一道神魂衍變的靈體,一拳之力,輕鬆秒殺五位仙界至尊。

六千年前無人敢與其爭鋒,六千年後,依然如此。

獨領風騷,不可一世。

“半聖,這就是半聖之力嗎?”

雲決帝尊嘴脣喃喃,喉結鼓動道:“起手展神通,反手運法則。”

“虛空碎了,非外力所撞,而是姜臨安掌握了凌駕於天道之上的世界法則。”

“世間萬物,在法則面前不堪一擊。”

“衆生受天道管制,真正跳出天道約束的,唯有聖人。”

“半聖半聖,終究沾了聖人的邊,委實不是我等能抗衡的。”

他面色坦然,眼神火熱道:“難怪火玄與他交手時撐不了一招,難怪十六處大世界是人人嚮往的聖地。”

“這種無視天道壓制的強橫力量,誰不渴望擁有呢?”

身後,死裡逃生的寂空帝尊心有餘悸道:“此番變故作何對策?”

“姜臨安他……”

“我等不是他的對手,打不贏,也無人願當出頭鳥。”

“再這樣下去,遲早會輪到我們。”

他雙眸無神,呼吸短促道:“局是你布的,該如何善後,得儘快拿主意。”

雲決帝尊不慌不忙道:“無需擔心,區區神魂靈體罷了,終有力竭之時。”

“八百仙界的安穩,各自爲政的祥和局面,活着的人尚且不敢打破這份平靜,他這個已死之人算什麼?”

寂空帝尊若有所思道:“你是指……”

“指文武雙殿?”

雲決帝尊安然端坐,餘光輕瞥南面道:“姜臨安是文殿弟子,九位殿主的得意門生。”

“我們攔不住他,自然會有人攔住他。”

“畢竟,在斬殺蘇寧這件事上,我是徵求過文殿同意的。”

一語激起千層浪,寂空帝尊驚詫萬分道:“你說什麼?”

“姜臨安出身文殿,蘇寧既有可能是他的輪迴轉世,文殿的老不死們豈會縱容你痛下殺手?”

“我……”

他嚥了口口水,目露恍惚道:“恕我實難理解。”

雲決帝尊嘿嘿怪笑道:“別問我,你想不通的地方,我一樣想不通。”

“之前想不通,現在嘛,算是稍有明悟。”

不待寂空帝尊詢問,他主動解釋道:“仔細想想,倘若蘇寧真是姜臨安的輪迴轉世,他何須將神魂寄託在錦囊內?”

“兩人融爲一體,大可直接操-控肉身。”

“此舉,無疑是脫褲子放屁多此一舉,難以發揮姜臨安神魂的最大實力。”

“是何種原因造成的,疑點衆多。”

他抖起長袖,端起涼透的茶水遞到嘴邊道:“如果我沒猜錯,文殿怕是早就洞悉了蘇寧的真實身份,確定他不是姜臨安的輪迴轉世,不想讓洛塵佔便宜。”

“所以,他們纔會站在我這邊,答應的極其乾脆。”

寂空帝尊恍然大悟道:“有理。”

懸着的心驀然鬆懈,他不禁擡頭看向前方。

視線鎖定姜家男人的神魂虛影,與草叢裡痛苦咳嗽的小世界螻蟻。

這兩人,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一個是雲遊九霄的金龍,一個鑽在土裡的蚯蚓。

寂空帝尊想不明白,蘇寧若不是姜臨安的輪迴轉世,這八竿子碰不着的兩人因何緣故結下因果牽絆?

“崩。”

轟鳴入耳,蕩人心魂。

果然,如雲決帝尊推算的那般。

當姜臨安再次握攏拳頭,準備將圍困喬晚棠的十五人趕盡殺絕時,文殿九道身影齊齊現身。

呈北斗九星之勢分散列陣,仙力涌動。

姜臨安仰天大笑,歇斯底里。

笑到那一頭白髮遮掩了他俊秀無雙的臉龐。

笑到直不起腰,仍在捧腹而笑。

笑到聲音顫抖,雙眼血紅。

他踉踉蹌蹌的向前走動,披頭散髮的問道:“九位師尊,近來可好?”

在外人看來,這是師徒間陰陽兩隔,整整六千年後久別重逢的感人場面。

一向冷靜沉着的姜臨安,破天荒的失去理智。

是外人從沒見過的癲狂,落寞,淒涼。

那一聲師尊,眼泛淚光,感人肺腑。

可這八個字,落在遠處姜常唸的耳中,卻似平地起驚雷,掀起波濤萬丈。

她太瞭解姜臨安了,他的脾氣,他的性格,他的爲人處世,他的重情重義。

他縮在袖籠中的雙手,他緊咬的牙關,他苦苦壓制的凌亂氣息。

那不是思念,不是感恩,更不是久別重逢的激動。

那是恨。

他姜臨安不願讓旁人看到的恨。

恨到他近乎凝成實質的神魂在看到文殿九位殿主時,差點徹底崩散。

第七百三十六章 斬盡殺絕的信念第四百零九章 夏白柚的男人第兩百二十六章 你來我往第六百六十九章 抹去記憶第一百章 桌球廳第三十九章 觀亡師何青第六百二十八章 錯過與重圓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叫蘇寧第八十二章 我叫蘇童鳶第七百六十三章 供筆與奉刀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機卦第三百八十七章 徒弟親兒子第六百三十三章 運宗的態度第六百七十九章 混進崑崙總部第兩百二十六章 你來我往第三百九十四章 別吹牛第六百四十四章 黑夜下星闌再起第七百七十六章 一丹化人第五十六章 紙蟲生毒第七百七十章 外出任務第五百七十二章 三個問題第三百八十五章 自願求死第七百三十六章 斬盡殺絕的信念第六十五章 伺機而動第一百九十四章 銀釘封穴第一百三十章 同學矛盾第兩百一十二章 合作愉快第兩百五十四章 有件東西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生白樓第兩百一十四章 摳我臉第四十二章 剃頭匠第一百九十六章 兩隻白眼狼第兩百九十二章 馬善第三百六十八章 那一聲大哥第四十五章 恩斷義絕第三百二十六章 化蛟第兩百七十八章 看了不該看的第三百一十四章 胖球和貓第四百九十章 崑崙九長老第七百八十六章 凰界邀請第兩百一十二章 合作愉快第六百六十六章 天黑了第六百八十八章 姐姐請你吃飯第五百一十二章 真龍爲首第七百五十二章 師徒見面第兩百三十二章 借一條龍鯉第一百四十七章 裴姝和九尾第四百三十一章 雜役宿舍第六百八十九章 聰明的靈溪第一百九十七章 蘇星闌叛出崑崙第一百一十五章 平安出院第五百零二章 捱打的王長厚第六十七章 心頭疑惑第五百九十九章 悲催的夢白樓第五百二十二章 引人遐想第七百六十一章 兩位老祖的算計第九十四章 讓我躺槍第二十四章 打狗看主人第六百六十七章 仙執衛第三百一十一章 被堵包廂第四百七十三章 大丈夫立世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困陣中第兩百三十五章 混沌清氣第十二章京都鬼市第五百一十章 稚子之心第一百六十七章 等我回來第六百九十八章 龍頭凰身第五百八十四章 好久不見第兩百六十四章 一會就走第六百零四章 裴大少的愛情第六百二十六章 如果我不在了第三百六十一章 作一首詩第四十一章 狼狽爲奸第兩百五十五章 蕭茗荷來京第兩百三十一章 活寶師徒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隻大白貓第六百五十一章 第三峰留給蘇寧第三百二十九章 蘇軾的詩第七百八十二章 段自謙的用意第三十三章 葉千山第五百零二章 捱打的王長厚第一百六十八章 銅河縣第三百二十二章 假設性問題第五百四十六章 長生術第兩百二十章 雲霧茶第兩百一十二章 合作愉快第三百二十三章 尋龍筆亮第三百六十三章 大河向東流第兩百六十四章 一會就走第五百五十章 人去樓空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蟥蠱第六百七十四章 互相試探第兩百五十二章 講道理的靈溪第兩百零九章 天才少年第兩百三十章 再回京都第一百八十五章 矮小老頭第四百六十章 我的好爺爺第七百一十七章 最後的日子第三百二十六章 化蛟第一百三十四章 姓蘇的都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