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三章 言出法隨

仙界沒有太陽,也沒有月亮。

有白天和黑夜之分,卻沒有凡人界的春夏秋冬。

這裡的天很藍,雲很白。

白如姜臨安那一頭被風吹亂的長髮,如冬雪般刺眼。

他笑了許久,笑到自己再也發不出聲音。

而後,他緩慢的直起腰,環顧四周。

佈滿血絲的雙眼逐一掃過文殿九位殿主,面露傷感道:“師徒一場,你們不該出面阻攔我的。”

手持蒲扇的文天樞大義凜然道:“仙界安穩,不容任何人破壞。”

“臨安,聽老夫一句勸,散了吧。”

“你本就是已死之人,迴天無力,空有一縷神魂在,何必攪的仙界雞犬不寧?”

自稱老夫,而非爲師。

在場所有人的心神皆被姜臨安吸引,沒人注意到文天樞言辭中蘊藏的怪異之處。

唯有姜常念,深埋心底的疑惑越發濃郁。

姜臨安突如其來的恨意,文天樞不冷不熱的疏遠態度。

兩者間,必然存有不爲人知的秘密。

否則當年情如父子的師徒倆如何會走到今天冷眼相望的地步?

“爲什麼?”

姜常念百思不得其解,眉頭緊蹙。

半空中央地帶,在得到文天樞的回答後,姜臨安嗓音乾澀道:“人有人情,鬼有鬼債。”

“我欠蘇寧一份情,理所應當要還給他。”

文天樞搖動蒲扇,疑信參半道:“僅此而已?”

姜臨安坦然道:“句句屬實。”

身爲北斗九星之首的瘦弱老頭目光閃爍道:“仙界各方針對蘇寧,究其根源,是因你而起。”

“既然他不是你,只是現任龍凰之主,有些事,則鋪在了明面上。”

“如果你還信得過老夫,信得過文殿,我向你保證,此番過後,蘇寧將留在仙界修行,沒人會再去打擾他。”

“狩獵作廢,暗中勾結妖魔之事,亦可既往不咎。”

姜臨安握攏的拳頭從寬鬆的袖袍中垂落,擡手指向圍困喬晚棠的十五位帝尊帝后道:“這羣雜碎得死。”

文天樞眉角抽動,蒲扇覆於胸前道:“你已經廢了五人,即便心有怒氣,這會也該消了。”

“修行不易,得饒人處且饒人。”

“給旁人生路,何嘗不是在給自己留退路?”

他意有所指道:“你死了,一了百了。可你在乎的人,她們還在仙界。”

“今日你能一怒爲紅顏,來日你不在了,自然而然的,會有人將這筆賬算在她們頭上。”

“冤冤相報何時了?”

“你說呢?”

姜臨安正色點頭道:“此言不虛。”

文天樞暗暗鬆了口氣,擺出慈眉善目的憐惜之情道:“去吧,去走屬於你的那條路。”

“天道因果,凡事早有註定。”

“除非你是聖人,不然誰也違背不了。”

姜臨安徑直朝前跨出,笑容森冷道:“冤冤相報無了時,無非是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

“可要是趁早將敵人斬盡殺絕,誰又能秋後算賬?”

“我這一縷神魂不強,大概擁有生前十分之一的修爲。”

“弱是弱了點,但殺個一兩百人,相信沒什麼問題。”

文天樞眯眼凝望,一字一句道:“你確定要這麼做?”

姜臨安笑而不語,掌心浮現明光。

“曾經,我是文殿弟子,你們九人是我的師尊。”

“一日爲師終身爲父,恩德大過天,無以爲報。”

“我一直以爲這份恩情會永遠還不清,我姜臨安會永遠虧欠你們,感恩你們。”

“但……”

他腳步加快,改爲秘術傳音道:“那一晚的算計,你等聯手圍攻我,給我下毒,騙我入陣。”

“逼的我道心不穩,元神開裂。”

“不得已,強行去渡聖人劫難,最終落的個神魂俱散的下場。”

“我欠文殿的,欠你們的,了於六千年前的太虛山。”

“輪迴轉世出現差錯,我無法重返仙界,這是我的命,怪不得別人。”

“我也可以故作大方的不與你們計較,權當歸還往日恩德。”

“但誰敢碰我姜臨安的女人,誰就該死,必須死。”

“你們攔不住我,仙界也沒人能攔住我。”

最後的一句話,殺機滔天。

猶如山洪暴發,猛獸傾巢而出。

文天樞躬身倒退,厲聲呵斥道:“孽障,你膽敢欺師滅祖。”

“譁。”

九人列陣,人散星亮。

一星幻一柱,直插雲霄。

下一刻,九顆星辰相互串聯,結成厚實的仙力屏障。

文天樞的身影在星辰中穿梭,若隱若現。

與此同時,其餘八人遙相呼應,在天際上空凝聚出一條巨大的鎖鏈。

“文殿弟子,無論生死,欺師滅祖者,當誅。”

文天樞頭頂涌現赤芒,迅速融入鎖鏈道:“給你機會走,你不走,那就休怪老夫不講情面。”

“囚。”

一字出口,八人附和。

赤橙黃綠青藍紫,外加黑白兩色。

九星閃耀,鎖鏈無限膨脹。

身處九星陣中的姜臨安視若無睹,繼續向前。

面對文殿九位殿主施展的最強殺招,他顯得極爲鎮定。

鎮定,且玩味。

“咚。”

鎖鏈下沉,以一分九,形成長蛇圍繞之勢。

濃郁的死氣融化虛空,發出噼裡啪啦的古怪聲響。

姜臨安駐足留步,舉手朝天道:“真仙與半聖的差距,差的可不僅僅是神通之術。”

“你們在天道下,受法則約束。”

“而我,我凌駕於天道之上。”

“天道之下,衆生爲螻蟻。”

“八百仙界,三千小世界,無一例外。”

“所以哪怕我這道神魂只有生前十分之一的修爲,也不是你等能抗衡的。”

“比如言出法隨。”

他勾脣一笑,漠然開口道:“滅。”

“滅……”

餘音響徹八方,似山谷迴盪縈繞不絕。

又似這天與地在無聲中的迴應,震耳欲聾。

“崩。”

威力恐怖的文殿九星陣黯淡無光,搖搖欲墜。

九根鎖鏈在法則的觸碰下煙消雲散,彷彿從沒出現。

很快,第一顆星辰隕落,飛出滿臉是血的文天樞。

緊接着,第二顆星辰,第三顆星辰,第四顆星辰……

前後不過數十秒,北斗九星全軍覆沒。

從先前的強勢傲慢,到此刻的狼狽如狗。

萬籟俱寂,針落可聞。

沒人敢出手營救,無人敢迎其鋒芒。

錦衣華服,閒庭信步。

白髮飛舞的男人,姓姜名臨安。

第七十八章 毀你半境第一百八十五章 矮小老頭第七百四十四章 他不是宴稚鏡第七十九章 有個小姨第一百五十三章 弄假成真第一百六十四章 喪位增殺位第兩百三十二章 借一條龍鯉第三百四十五章 十二年的碰面第七百四十五章 瘋狂的蘇寧第七百一十七章 最後的日子第兩百八十一章 有蜘蛛第五百二十八章 雷劫氣息第七百五十章 姜臨安回來了第兩百六十一章 恭喜恭喜第七百八十六章 凰界邀請第六百二十五章 四個問題第一百零二章 拖延時間第七百四十一章 我叫荼雀第八章這年頭騙子多第六十章 師叔裴川第五百二十三章 五個祖宗第兩百五十二章 講道理的靈溪第兩百一十二章 合作愉快第四百三十七章 祖師神魂第七百六十三章 供筆與奉刀第二十五章 透着邪啊第兩百四十五章 和誰睡第三百六十章 比比身高第四百一十九章 豬頭肉第六十三章 自毀命格第三百四十六章 心中怨恨第五百零六章 多說無益第三百二十四章 葉家祠堂第四百零八章 佛門三子第兩百二十四章 算算賬第四百三十章 我叫易購第七百一十二章 有點東西第六百四十六章 人未出,局勢已變第七百零四章 絕不負你第七十五章 迷霧退散第七百六十三章 供筆與奉刀第九十六章 媳婦和師傅第四百六十六章 她是我的命呀第五百九十九章 悲催的夢白樓第七百一十六章 蘇家的種第兩百九十七章 忍無可忍第三百七十章 堂而皇之的演戲第兩百二十七章 不一樣的莫爭第五百二十七章 苦到盡頭甘自來第五百六十三章 真是巧了第一百六十七章 等我回來第五十四章 師兄和師弟第兩百三十六章 因爲你帥第五百六十九章 紅牛飲料第兩百一十一章 借我一用第二十章天道反噬第六百七十一章 物是人非第七百零八章 她在我心裡第七百八十五章 規則再變第四百六十八章 千山屹立不倒第三百二十章 晉升走堂部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其道而行的蘇寧第五百一十九章 無分共白首第七百四十四章 他不是宴稚鏡第六百九十六章 尋找與搏命第三百五十八章 靈溪的謀劃第三百二十六章 化蛟第十四章有隻蒼蠅第兩百四十五章 和誰睡第三百五十四章 唱雙簧第兩百零四章 我和蘇寧睡第兩百四十章 風大第七百二十六章 天真的道火兒第六百一十九章 跑個試試第十三章古董店第兩百三十一章 活寶師徒第八十二章 我叫蘇童鳶第七百七十二章 唐氏家族第一百九十七章 蘇星闌叛出崑崙第五百六十章 一枚桃核第五百五十二章 第一次交手第三十四章 葉家往事第六百四十五章 有情道第五百八十七章 邪龍寶地第七百八十章 弱小的蘇寧第兩百四十二章 嘔啊吐啊第兩百八十一章 有蜘蛛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點都不疼第一百九十七章 蘇星闌叛出崑崙第三百二十一章 青山茶齋第四章喊我師傅第三百章 天下第七第六百八十四章 卑鄙的蘇寧第三百三十章 小孩子才做選擇第五百零二章 捱打的王長厚第五百四十四章 活下來的九尾第四百零二章 改變計劃第七百七十一章 祖墳葬哪的第五百七十七章 月亮和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