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哄媳婦的本事

有些人活着,等同於死,生不如死。

有些人明明已經死了,卻比活着的時候更加霸道。

強如姜臨安,他會死,是死在聖人劫數下。

那種超脫天道的力量,是聖人路上的“絆腳石”。

順利踏過者,就此飛昇十六處大世界,傲視衆生萬物。

失敗者,即便手段非凡,爲自己尋求到輪迴轉世的機會,再想從頭來過亦是難如登天。

拿姜臨安舉例,六千年的沉寂,他最終還是失敗了。

空有一縷視作底牌的神魂,缺少了最最重要的肉身,一切再無迴旋餘地。

所以,不得不認命,不得不看透。

拿得起放得下,天性使然的灑脫。

而他唯一放心不下的,是喬晚棠。

他青梅竹馬的愛人,無盡歲月裡的漫長等待。

他曾經許下的諾言,他曾經答應她的那些事,統統化爲泡影。

這份虧欠,欠到此生再難還清。

身前視她爲寶,如自身逆鱗不可觸碰。

哪怕死了,也是姜臨安心中無法忘卻的執念。

他對她的感情,絲毫不亞於他對聖人大道的渴望。

三生石畔,一眼萬年。

“念兒,真仙十八品到十九品,你缺少的是生死輪迴間的感悟。”

“何謂生?何謂死?”

“圓滿的感悟,光憑神魂投胎於小世界是行不通的。”

“生與死,它得在生死關頭捕捉。”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姜臨安封鎖空間,吐息悠長道:“這十人,有六人是真仙十七品,四人是真仙十六品。”

“以一敵十,哥哥允許你動用本命法相。”

“記住,置之死地而後生。唯有真正死過的人,方能開啓新生的造化。”

“我的話,你聽明白了嗎?”

不遠處,仍在蹙眉推測自家兄長與文殿關係的姜常念猛的擡頭,心有所悟道:“念兒明白。”

姜臨安欣慰道:“那還等什麼?”

姜常念一腳踏出,直奔十人。

九足冰鸞法相再次動用,遮天蔽日。

隨之而來的,是那股冰冷刺骨的氣息,噬人心智。

“你,你拿他們給姜常念當磨刀石?”

重傷未死的文天樞怒極而笑道:“好,好一個兄妹情深。”

“孽障,文殿容不得你胡作非爲。”

“老夫九人不是你的對手,認了。”

“可你別忘了文殿同樣有半聖坐鎮,這裡發生的一切,皆在持筆老祖的感應下。”

“文殿留不得你,武殿亦是如此。”

姜臨安淡然道:“他還有臉來嗎?”

文天樞不知想到了什麼,一時語噎,面色漲紅。

姜臨安嗤笑道:“我這輩子最後悔的事,是修了所謂的光明正道。”

“道,尤其是聖人之道,它不該由旁人傳授干涉。”

“它得遵循自己的本心向往,義無反顧。”

“你們,包括他在內,一萬年,十萬年,百萬年,永遠證不了道。”

“文殿賜予了你們高高在上的輝煌,一樣給了你們逃之不去的枷鎖。”

“我,沒錯。”

文天樞憤怒道:“老夫這輩子做的最後悔的事便是收你爲徒,大逆不道,枉爲人子。”

姜臨安不願浪費脣舌,在此過多爭辯。

他隨手解開圍困喬晚棠的陣法,立於原地。

滿眼的溫柔呀,似星辰大海令人沉醉。

他遠遠的看着她,燦爛的笑着。

恰如當年第一次見到她時,心底涌出的驚豔與悸動。

不同是的,第一次見面時她沒哭。

而現在,她哭了。

淚水奪眶而出,止不住的往下滾落。

四目相視,他從她眼裡看到了這六千年的煎熬。

清淚兩行,她賭氣般的別過腦袋不再看他。

姜臨安慌了神,千言萬語堵在心頭,不知如何開口。

“抱一抱,道一聲歉,說幾句好聽的。”

下方草叢裡,心神注視半空的蘇寧幫忙出謀劃策道:“女人嘛,糖衣炮彈最管用了。”

姜臨安煩躁道:“用得着你教?”

蘇寧盤坐調息,吞下療傷丹藥,順便回覆道:“修行天資上你比我強,這個我承認。”

“但在哄媳婦開心這件事上,你肯定不如我。”

“囔,別和我爭,我是崑崙有名的妻管嚴,天天跪搓衣板的那種。”

以一己之力震懾羣雄的姜家男人眉心發黑道:“出息。”

蘇寧閉嘴不言,療傷爲主。

姜臨安緊張的直搓手,憋了老半天,鼓起勇氣對喬晚棠說道:“累不累?要不坐下說話?”

“噗。”

正在煉化藥效的蘇寧實在沒忍住,笑到牽連胸骨傷勢,疼的齜牙咧嘴。

尼瑪,堂堂半聖強者,敢情是個情感小白癡呀。

“閉嘴。”

姜臨安惱羞成怒道:“信不信我把你丟進葬魔山脈,讓你重新走一回黃泉路?”

蘇寧眼觀鼻鼻觀心,老實本分的一塌糊塗。

姜臨安一步一步的朝前走去,直到默默站在喬晚棠身前。

伊人梨花帶雨,容顏依舊傾城絕世。

他伸手握住她那一雙柔荑,將她拉入懷中,狠狠的抱住道:“對不起,臨安食言了。”

“此生再難伴你左右,再難與你天長地久。”

“是我的錯,言而無信,出爾反爾。”

“我是罪人,不求你寬恕。”

“只求你好好的活着,爲自己而活。”

他貼着她的耳垂,感受着她顫抖的嬌軀。

她小聲的抽泣,肝腸寸斷。

“臨安……”

她輕輕的低喚,輕聲的呢喃。

像是在做一場夢,她喬晚棠不願醒來的美夢。

“我在,臨安在。”

他抱着她,視線投向遠方。

那裡,憑空升起一支通體墨黑的精緻毛筆。

二十釐米長,肉眼可見的變大。

一米,三米,五米。

漲至數十米後,有一白袍老頭腳踩筆身,御空飛行。

他飛的很慢,慢如蝸牛。

姜臨安看到了,仙界各方自然也看到了。

一時間,原本噤若寒蟬的局面變的騷動起來。

衆人喜形於色,暗自振奮。

因爲誰都清楚來者是誰,那個老頭,是仙界僅有的兩位半聖之一,文殿尊稱持筆老祖的段自謙。

“怎樣,是否全猜中了?”

雲決帝尊會心一笑,悠哉品茶道:“姜臨安再強,終究只是一道神魂靈體。”

“他能輕鬆的碾壓我們,借的是凌駕於天道之上的法則力量。”

“遇上同爲半聖的段自謙呢,又怎麼說?”

“唔,喝茶喝茶,一起坐下來看戲就成。”

第五百七十一章 老僧與菩提第四百九十九章 葉罡的試探第四百一十五章 侮辱性極強第七百七十一章 祖墳葬哪的第四百八十五章 今天不下雨第兩百零二章 剪不斷理還亂第七十章 拆字算命法第六百一十四章 遇見你,很好第六百四十章 道門舉動第一百零八章 鐘鳴九聲第七百四十四章 他不是宴稚鏡第五百四十六章 長生術第四十章 萬人發第四百六十三章 少女錦繡第五百七十七章 月亮和你第三十三章 葉千山第四百二十八章 拉鉤上吊第二十八章 一樣的外套第四百零七章 和尚下棋第六百三十三章 運宗的態度第六百零七章 玄靈師第三百八十七章 徒弟親兒子第三百七十二章 借勢第兩百一十二章 合作愉快第七十二章 周密佈置第五百九十五章 會苦一輩子第七百二十一章 騷動不絕第一百二十五章 二伯有麻煩第六百八十七章 錦瑟尋人第六百九十二章 介意和不介意第一百六十六章 滿山毒蛇第三百三十八章 眼下生硃砂第九十四章 讓我躺槍第六百四十二章 幹得漂亮第三百六十三章 大河向東流第三百一十六章 上冊和下冊第六百九十六章 尋找與搏命第三百九十七章 第三峰和第四峰第十六章陳家有狐第兩百四十五章 和誰睡第四百零四章 邁入潭底第五百五十二章 第一次交手第六百五十六章 死也不悔第五百五十一章 魔高一丈第五百五十三章 亮出獠牙第五百八十六章 十二年前第四百零一章 敢做不敢當第兩百三十五章 混沌清氣第兩百三十四章 看書找書第三百四十章 靈溪又吃醋了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會怪我的第二十四章 打狗看主人第五百五十五章 上奏九霄第七十一章 命犯死劫第七百二十一章 騷動不絕第六百二十九章 黑心棉第四百五十二章 拖油瓶第五百三十一章 木棍和甜棗第兩百二十四章 算算賬第七百八十六章 凰界邀請第七百八十四章 奪寶規則第三百九十章第三百四十九章 小乖乖第七十五章 迷霧退散第四百二十一章 那一天的山腳第四百一十章 給您送終第三百一十五章 你不夠格第六百四十四章 黑夜下星闌再起第四百三十一章 雜役宿舍第兩百零四章 我和蘇寧睡第兩百六十五 內媚之體第七百三十九章 有師當如洛塵第兩百二十一章 涅槃決第六百六十九章 抹去記憶第一百九十五章 紫薇龍鯉第一百五十九章 龍龜望月穴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渡劫的十八層第三百一十八章 貓聲淒涼第五百三十二章 唐靜月的警告第四十五章 恩斷義絕第七百七十六章 一丹化人第一百二十七章 小乖乖第三百二十二章 假設性問題第兩百六十四章 一會就走第兩百六十八章 解血蟥蠱毒第四百四十一章 道火兒第三百一十二章 莫名情緒第七百五十六章 你替我照顧她們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輕點第四百三十一章 雜役宿舍第兩百三十二章 借一條龍鯉第六百三十九章 這世界,終有人要走第六百六十九章 抹去記憶第兩百零三章 家家有本難唸的經第四百八十二章 明顯賺大了第五十一章 夜有星闌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能和她計較第十三章古董店第一百六十四章 喪位增殺位第三百三十三章 傳授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