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世間真無敵

如果說姜臨安對文殿九位殿主的恨是苦苦壓制,不願讓外人發現端倪。

那麼在看到段自謙後,他體內澎湃而出的殺意,是在場每個人都能清晰感受到的。

明目張膽,肆無忌憚。

他放開喬晚棠,將她護在身後。

繼而瞥了眼姜常念戰鬥的封鎖空間,露出滿意之色道:“全力以赴,不用顧忌其它。”

“有哥哥在,沒人能傷你。”

撕裂的虛空內,姜常念平和的氣息再次暴漲。

這一次,她完全放棄了防禦,有的只是不管不顧的攻擊。

到底是八百仙界的女戰神,真仙十八品的存在。

借用本命法相,硬是強行扭轉落於下風的局勢,暫且做到勢均力敵。

遠處,人影逐漸放大。

通體墨黑的毛筆由數十米快速縮小,託浮着段自謙來到葬魔山脈入口。

活了兩萬多年的白袍老人眼窩深陷,渾濁的目光掃過雲端,最終鎖定姜臨安的神魂虛影道:“喬晚棠受了委屈,你爲她出氣是應該的。”

“這十五人是廢是滅,是給姜常念當磨刀石,你說了算,我沒意見。”

“權當仙界讓步,平息你心中怒火。”

“但……”

他蒼老的大手猛的一揮,收起黑色毛筆,從容落在山巔光滑如玉的岩石上道:“仙界的讓步僅限於此,望你能見好就收,別再得寸進尺。”

姜臨安戾氣橫生道:“得寸進尺的是你們。”

“論無恥,你這位文殿老祖稱第一,仙界誰人敢當第二?”

段自謙展袖端坐,神色戲謔道:“我有膽子聽,你有膽子說嗎?”

“神魂一縷,遲早消失在天地間。”

“飯可以亂吃,話不可以亂說。”

“開口之前不妨多問問自己,是否考慮清楚了。”

姜臨安嘲諷道:“你怕了。”

段自謙哈哈大笑道:“對,我怕了,我怕你承擔不起後果。我怕你這縷神魂消散時不得安寧,死不瞑目。”

“你是姜臨安,卻不是六千年的姜臨安。”

“文殿與你講恩德,念舊情,莫要不知好歹。”

“讓你,並不是怕你。”

姜臨安二話不說,擡手便是一指。

平平無奇的一招,看似毫無殺傷力。

然而隨着他指尖凝聚的微弱鋒芒急速擴散,冥冥中,突然涌出成千上萬的黃色光點。

像是夏日裡的螢火蟲,你追我趕,越聚越多。

草叢裡,煉化藥效完畢的蘇寧定睛望去,不由瞳孔收縮,暗暗咂舌。

那哪是什麼光點呀,分明是數以萬計的特殊符號。

有長有短,有圓有方。

大的黃豆那麼大,小的沙子那般小。

不知從何而來,難究根源出處。

“符籙?”

蘇寧看不懂,半蒙半猜道:“半聖畫符都不用符紙的嗎?”

身旁,洛塵從半空飄落,一臉嚴肅道:“那不是符籙,是凌駕於天道之上的世界法則。”

蘇寧恭聲抱拳道:“見過師尊。”

洛塵感慨道:“此番算你命大,若不是姜臨安出現,我與姜常念恐怕保不住你。”

“文殿的態度着實古怪,前有文殿九位殿主,後有持筆老祖段自謙,他們……”

“就因爲姜臨安死了,就因爲他再無機會返回仙界重新爲人,這羣老不死的就半點情面不講了?”

“這特-麼的也太現實了。”

洛塵罕見的爆了次粗口道:“有問題,絕對有問題吶。”

蘇寧苦笑道:“師尊,您沒必要試探我。”

“關於姜臨安的事,他輪迴轉世在華夏小世界。我之所以能碰上他,純粹是機緣巧合誤打誤撞。”

“他的秘密,我和您一樣不知情。”

“包括這枚錦囊在內,我壓根不知道會藏有姜臨安的神魂。”

洛塵擺手道:“爲師沒有試探你的意思,不過是迷霧遮眼,心存疑惑罷了。”

蘇寧感激道:“謝師尊理解。”

洛塵不再多言,注意力放於雲端。

姜臨安的身影融入法則,堂而皇之的逼近坐在岩石上的段自謙。

而後者,巍然不動,黑色毛筆握在掌中道:“你明悟第七式神通時,在文殿千秋崖,我陪你打了一場。”

“那一戰,你我皆不曾動用全力。”

“光是神通比拼上,你贏了。”

“贏我一招,且將我困住三個呼吸。”

“不得不說,亦不得不承認,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你的強大毋庸置疑。”

“即便底牌盡出,我也不敢保證能佔據上風。”

“百年後,當你明悟第八式神通時,我稱你爲當時的仙界第一人。是虛子成聖之後,仙界有史以來的最強者。”

“我發自內心的爲你感到高興,爲文殿一直在走的信仰歡呼。”

“光明正道後繼有人,我段自謙不負文殿先輩之託。”

“可你……”

他轉動毛筆,筆鋒朝下,悍然出擊道:“你太讓人失望了。”

“對不起九星培養,辜負了文殿期望。”

“鮮血爲引,屍骨鋪路,只爲明悟第九式神通。”

“我等苦口婆心的規勸,你不聽,不理,一意孤行。”

“你成功了,第九式殺戮之道威力巨大,堪稱無敵。”

“可你的本心,還在嗎?”

段自謙言辭激憤,滿臉的恨鐵不成鋼。

殘影浮掠,他同樣融入法則之內。

一黃一黑,星星點點環繞。

只聽姜臨安怒吼如龍,只聽段自謙長嘯如虎。

龍虎之爭,數不清的法則接連碰撞,一瞬間的支離破碎,又重疊完好如初。

虛空在震盪,震的八百仙界的各位大佬站立不穩,齊齊向後倒退。

外泄的恐怖威壓,降臨在每個人的頭頂上空,壓的他們大汗淋漓,面如土色。

“走,退遠點,遠離是非之地。”

“半聖境的交手,不是我等能干涉的。”

雲決帝尊轉身飛逃,不忘對衆人秘術傳音。

“譁。”

葬魔山脈外百里範圍,當即空無一人。

停留原地的,只有在封鎖空間內明悟生死輪迴的姜常念,與那十位想要保住性命的帝尊帝后。

“嗵……”

振聾發聵的轟鳴,完整的虛空一節節的崩散。

天與地之間,橫跨“黑淵長河”,長達數千米。

兩道身影從河中走出,分別站立兩頭。

隔空相望,殺機交織成線。

錦衣華服的姜臨安稍顯氣竭,神魂虛影變的黯淡。

手持黑筆的段自謙牙關緊咬,喉結上下起伏。

第五百五十七章 你兇我第兩百八十四章 狗咬狗第五百五十章 人去樓空第六百三十二章 紅鸞劫到第兩百七十一章 弱水三千第三百四十二章 陰險的九陽第六百二十八章 錯過與重圓第六百三十一章 膈應的道火兒第四百四十三章 十顆糖第三百九十六章 離間計第三百四十章 靈溪又吃醋了第四百一十三章 順風和頂風第兩百二十五章 撕破臉皮第六百六十九章 抹去記憶第九十七章 三伯和星闌第一百七十一章 崑崙靈蝶第六百一十八章 天要塌了第四百二十章 三伯的謀劃第七百五十四章 哄媳婦的本事第四百五十六章 黴從天降第五百零九章 準備離開第三百九十三章 崑崙秘辛第七百五十三章 言出法隨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隻假鳳第一百七十八章 送進去第一百八十九章 酒瘋子第一百三十八章 明搶它不香嗎第一百零四章 以血渡人第七百零一章 受命於天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是你師叔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隻大白貓第一百四十九章 墨家寨第七百三十四章 蘇寧來了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隻假鳳第六百三十七章 無路可走的蘇寧第五百零七章 劍門首徒第兩百一十七章 你是女人第六百三十八章 有師季玄清第兩百七十七章 救三伯的辦法第一百六十一章 雨中有星辰第六百零七章 玄靈師第五百六十六章 胡芷盈第四百六十五章 我有同黨第三百七十九章 崑崙路上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隻大白貓第六百五十一章 第三峰留給蘇寧第七百章 太虛造化碑第五百二十八章 雷劫氣息第兩百零三章 一點都不像第五百五十七章 你兇我第兩百一十五章 是我對不起他第一百九十章 富貴險中求第四百一十五章 侮辱性極強第四百三十八章 挑糞水第六百二十一章 一個答案第七百零七章 動之以情第三百一十四章 胖球和貓第三百五十五章 認妹妹第七百一十九章 多方爭搶的蘇寧第兩百二十五章 撕破臉皮第四百四十二章 要糖的來了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困陣中第五百九十五章 會苦一輩子第四百九十九章 葉罡的試探第五百二十五章 梵音姐的煩躁第六百八十二章 風水堂第五百三十七章 妖靈有狐第五百七十五章 她還好嗎第七百二十章 雙方談條件第兩百零二章 剪不斷理還亂第七百一十九章 多方爭搶的蘇寧第七百五十四章 哄媳婦的本事第七百七十八章 各方爭寶第七百四十三章 青色羽毛第兩百六十二章 喜歡就是喜歡第九十五章 祖墳冒青煙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困陣中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凰星隕第四十一章 狼狽爲奸第三百七十二章 借勢第四百四十八章 花生和魚頭第三百七十八章 皇后娘娘第七百五十七章 真實目的第三百三十一章 星辰或許無光第三百四十一章 紅鸞劫那天第六百七十七章 能看到就行第四百三十五章 進入幻陣第兩百二十章 雲霧茶第七百三十章 蜂鳥傳信第六百四十六章 人未出,局勢已變第兩百八十四章 狗咬狗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隻大白貓第五百七十九章 一無所獲第五百零九章 準備離開第一百三十三章 白天鵝與癩蛤蟆第四百二十八章 拉鉤上吊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負責貌美如花第一百三十五章 小葵花課堂第五百六十八章 貧僧給您送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