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你替我照顧她們

“哇。”

異口同聲的,兩人噴出血霧。

一人曲腿半跪,眉宇猙獰。

一人躬身後退,嘴角溢出猩紅血絲。

姜臨安低頭喘息,神魂虛影涌現晃動不安的流光。

原本凝成實質的身軀漸而透明,似一碰就碎。

兩招,長達半柱香的時間內,兩人僅交手兩招。

一招是法則比拼,一招是神通相鬥。

姜臨安用盡全力,退無可退。

段自謙抱着試探之意被迫反擊,結果讓他大吃一驚。

無論是法則糾纏還是神通正面硬扛,他竟沒佔到半分便宜。

一縷神魂,強如六千年前的舉世無敵,這如何叫人不驚?

驚訝之餘,他又難免感到慶幸。

慶幸姜臨安已死,慶幸那一晚的算計水到渠成。

“忒。”

狠狠吐了口痰,段自謙側身擦去下顎沾染的血跡,重新飛落山巔岩石端坐道:“強弩之末,你殺不了我的。”

“頂多再有一招,你這道神魂靈體便會徹底消散。”

“當年在文殿千秋崖,如果我沒記錯,你是在第三百招的時候將我圍困。”

“三百招,如今的你根本撐不到那一刻。”

姜臨安不掖不藏,心懷坦蕩道:“是,餘下的力量,只夠我積累一招之力。”

“一方法則,或是一式神通。”

“除此之外,再無其它手段。”

段自謙猖狂道:“那你可以安心閉眼了。”

“放心,文殿答應你的事我會做到。”

“蘇寧留在仙界修行,針對他的狩獵法就此作廢。”

“往事如煙雲,你既不提,我亦沒必要耿耿於懷。”

“對你,對我,對整個仙界,對那些你在乎的人,都有好處不是嗎?”

姜臨安慢斯條理的整理衣袍,頭也不擡道:“說的好聽,也很讓人心動。”

“可惜啊,我不相信你會信守承諾。”

段自謙倍感憤怒道:“你沒得選。”

錦衣華服的姜家男人站起身來,將遮掩面容的白髮束於腦後,眼眸發緊,語氣凝重道:“我有的選。”

“聖人十式神通,可看作聖人有十層境界。”

“你明悟七式神通,在第七境。”

“我明悟九式神通,位列第九境。”

“修行路上,一境之差差之千里,更別提你我之間差了足足兩境。”

“這也是我爲什麼能憑藉一縷神魂與你對抗兩招,不落下風的真正原因。”

“神通,它並不僅是神通,它還是衡量自身實力的標尺。”

“神通明悟的越多,則代表個人實力越強。”

“這是不爭的事實,你該明白的。”

段自謙神色陰沉,臉龐鬆垮道:“明不明白,你都只有一次出手機會。”

“一招,你確定能將我當場斬殺?”

姜臨安遺憾嘆氣道:“不能。”

段自謙瘋狂大笑,笑的前俯後仰道:“那你憑什麼?”

姜臨安不說話,轉身望向喬晚棠。

他努力的擠出笑容,目露傷感。

兩人遠遠的相望,一切盡在不言中。

她懂他的無奈,他的悲哀,他的不捨,與他掙扎不了的宿命。

他能看穿她心底的柔弱,她的故作堅強,她此刻的強顏歡笑。

秋水伊人,魂牽夢繞。

一份相思灑滿輪迴轉世的六千年,相見時難別亦難。

他默默的看着她,許久許久。

捨不得轉移視線,捨不得眨一次眼。

直到她破涕爲笑,向他揮手。

姜臨安釋然了,同樣揮手示意。

再次轉身時,他嘴脣顫抖,對蘇寧秘術傳音道:“從前,我不希望你假借姜臨安的身份欺騙我的家人。”

“念兒,晚棠,她們是我最親,最在意的人。”

“但是現在,我要你答應我,從今往後,用姜臨安的身份去照顧她們。”

“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九陽的元神本就屬於我,卻被你間接奪取了。”

“這是我的命,怪不得旁人。”

“然而你能走到今天,從小世界飛昇仙界,繼承龍凰法相,有望成就聖人。你必須得承認你所擁有的一切,都來自我姜臨安。”

“你帶我來仙界的人情,我會還給你,一五一十的還給你。”

“我掌握的仙術,我明悟的九式神通,我完整的記憶,只要你想要,只要你開口,我會毫不猶豫的賜予你。”

“而我,我唯一的要求,我懇求你的,是替我照顧好她們。”

“凰界,水韻仙界,我的家族。”

“蘇寧,拜託你了。”

說完這些話,他閉嘴不言,腳下生出朵朵紅雲。

草叢裡,坐在地上的蘇寧目瞪口呆。

半晌,好不容易反應過來的他連忙回覆道:“你,你等等。”

“大哥,姜大哥,姜半聖哎,你別開玩笑了行不行?”

“我替你照顧她們?”

“姜常念,真仙十八品,凰界之主,仙界女戰神。”

“你拿十位帝尊帝后充當磨刀石,助她明悟生死輪迴。”

“大概率的,她會晉升真仙十九品。”

“再說喬晚棠,水韻仙界之主,真仙十六品。”

“我一隻小世界爬上來的螻蟻,這會仍是凡胎肉骨,我拿什麼護她們周全?”

他欲哭無淚的抱怨道:“以後,以後的事誰能說得清?”

“我身懷龍凰法相不假,你總得給我時間修煉呀。”

“六千年,等我摸到半聖門檻,這兩位大佬指不定前往十六處大世界了。”

“你你你,你換個人,這麼重要的事我不行。”

姜臨安嘲諷道:“懦夫,龍凰法相由你繼承真是天大的侮辱。”

蘇寧臉不紅氣不喘,義正言辭道:“我來仙界的第一天,有人教我,說要隨時隨地審視當前形勢。”

“我這人老實,不想騙你。”

沉默了一會,他嚴肅補充道:“主要我在華夏娶了媳婦,有個很乖很可愛的女兒。”

“她們是我的心頭寶,支撐我在仙界苟延殘喘的全部動力。”

“我不想因爲別的女人惹我妻子傷心,哪怕是一點點,都不允許。”

“姜常念好說,喬晚棠……”

蘇寧偷偷打量懸浮半空的姜臨安道:“你說的照顧,是哪種意思?”

後者冷峻道:“代替我而活,還能是哪種意思?”

蘇寧崩潰道:“不行,你是你,我是我,哪來的代替你而活?”

“咱們是兩個人,性格脾氣,各方面全然不同。”

“喬晚棠不是傻子,不至於傻到分不清你我。”

姜臨安微笑道:“當你融入我的記憶後,她會接受的。”

“或者說,當我這一縷神魂在你身上出現時,她已經把你當成我了。”

“我只要她幸福,開心,快樂。”

“虧欠她的,我想補上。”

第兩百三十八章 佛門七葉果第六百八十六章 看夠了嗎第一百零五章 陳家有喜事第五百三十五章 春暖花開第三十六章 接生婆的慘狀第兩百九十六章 限量版玻璃杯第七百四十四章 他不是宴稚鏡第三百三十六章 活到老學到老第七百八十五章 規則再變第二十四章 打狗看主人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叫蘇寧第兩百五十八章 磨刀匠第六百二十四章 初八訂婚第二十三章 蛇鼠一窩第四百八十八章 小廟大菩薩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叫蘇寧第五百八十八章 鯉魚穴與幫忙第三百二十八章 葡萄不甜第五百三十三章 宮殿老太婆第五百一十五章 三生白樓第兩百五十四章 有件東西第三百六十九章 零花錢第三百一十六章 上冊和下冊第六百一十章 大膽猜測第八十六章 八卦一下第六百五十八章 老來得子第四百一十章 給您送終第六百三十四章 紅鸞蠱惑第三百二十六章 化蛟第一百零九章 都是瘋子第一百二十章 可怕的三伯第十二章京都鬼市第五百二十章 苦肉計第四百五十九章 正月不剃頭第兩百八十九章 自鎮誅魔潭第五百七十一章 老僧與菩提第四十三章 有鶴鳴啼第七百二十二章 八百狩獵者第六百三十四章 紅鸞蠱惑第兩百七十九章 白先生白鍇第四百一十八章 命格本相第七百五十一章 半聖之力第三百八十五章 自願求死第六百零七章 玄靈師第四百六十九章 留點遺言第五百六十五章 狐族少女第六百一十一章 心湖再無月第三百九十七章 第三峰和第四峰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金鍊子第六百五十三章 他睡了第三十五章 死瘸子第四百五十九章 正月不剃頭第四百五十三章 找爸爸第一百一十八章 靈溪大師和靈溪第六百五十章 不許動第一百零九章 都是瘋子第一百五十五章 故事終究是故事第五百七十八章 天命難違第八十七章 自我救贖第兩百一十九章 不想被取代第六百四十八章 十一騰蛇殺第兩百五十五章 蕭茗荷來京第七百八十六章 凰界邀請第六百五十五章 蘇寧的決定第三百二十八章 葡萄不甜第兩百五十二章 講道理的靈溪第三百六十二章 妹妹坐船頭第兩百一十八章 小情人師傅第六百五十五章 蘇寧的決定第一百九十二章 孺子可教第二十一章聚運石第一百七十四章 引君入甕第七百六十七章 女童的抽泣第七十九章 有個小姨第八十五章 祝她幸福第兩百七十三章 一定錯了第四百五十八章 一塊磨刀石第三百九十一章 九陣合一第四百一十章 給您送終第五百五十六章 一家之主第三百三十二章 走堂部第三十九章 觀亡師何青第五百九十章 只爲抓你第七百七十九章 凰界不講道理第二十五章 透着邪啊第三十五章 死瘸子第一百六十六章 滿山毒蛇第兩百九十七章 忍無可忍第一百六十章 不配做人第六百九十一章 妻管嚴第一百一十三章 有隻假鳳第兩百一十九章 不想被取代第七百五十六章 你替我照顧她們第一百七十章 季青禾的哀求第四十三章 有鶴鳴啼第五百九十九章 悲催的夢白樓第四百一十七章 取名九陽第四百五十五章 初次見面第五百零二章 捱打的王長厚第五百零七章 劍門首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