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七章 真實目的

半聖境的思想與覺悟,蘇寧自問望塵莫及。

他並沒有嘲笑諷刺姜臨安的意思,只是突然覺得有些心酸。

青梅竹馬的兩人,天造地設的神仙眷侶,本該一生一世一雙人。

如今卻天人永隔,僅剩相思入骨淚流不止。

這無處可訴的淒涼,像極了那一晚的崑崙主峰,蘇寧面對身爲仙執衛的盧黔,連輪迴轉世都成了奢望中的絕望。

感同身受的痛楚使得他心緒混亂,眼前不禁產生恍惚之感。

姜臨安只當蘇寧應下了,心中再無雜念,腳下紅雲翻騰如海。

“嘩啦啦。”

血水連綿,覆蓋方圓數十里。

葬魔山脈的外圍血氣沖天,濃郁到令人心生作嘔。

先前撕裂的深淵長河尚且來不及復原,在這漫天血氣的腐蝕下,再次不受控制的崩裂。

一寸寸的炸開,露出深不見底的黑洞。

“段自謙,我這一招,爲明悟的第九式神通“殺戮之術”。”

“如你所言,是以鮮血爲引屍骨鋪路造就的。”

“玄陰海中,死於我手的妖獸不計其數。”

Www⊙ тTkan⊙ C○

“八百仙界,上至帝尊帝后,下至仙王仙將,或敵,或是有意挑釁得罪我的。”

“少說斬殺萬人,方纔圓滿此術的形成。”

“你見識過我明悟的前八式神通,唯有殺戮之術,你還不曾領教過。”

“今日,我給你機會開眼,讓你知道何謂遵循本心。”

“墨守成規不知變通,我二人間的差距到底有多大。”

姜臨安沐浴血海,乘風破浪。

緩緩舉起的右手五指鋪展,又猛的朝天拉扯。

“咔嚓。”

電閃雷鳴,狂風怒號。

葬魔山脈內,那沉澱近三萬年的妖魔之氣滾滾來襲。

隨着姜臨安的調動,化作一眼望不到頭的血色長龍。

聲勢驚人,波瀾萬丈。

“你……”

段自謙失去了往日鎮定,驚呼起身道:“借妖魔之氣壯哉神通威力,孽障,你豈敢?”

“這等做法,與妖魔何異?”

姜臨安白髮飛舞,瞳孔無聚道:“我是妖魔,六千年前就是了。”

“我做的惡事,我所犯下的罪孽,每一筆,每一件,都光明正大的承認,從未反駁辯解過。”

“不像你,乃至整個文殿,滿嘴的仁義道德,修什麼光明正道。”

“私底下做的呢?”

“呵,掛羊頭賣狗肉,自欺欺人,誆騙世人。”

“論無恥,說下賤,與你們相比,我自愧不如,大大的不如。”

段自謙冷笑道:“少在這逞口舌之利,文殿不會因你而改變修行宗旨。”

“百萬年的古老傳承,對與錯,何時輪到你來質疑?”

“一炷香,施展殺戮之術後,你這道神魂撐死還能維持一炷香不散。”

“而後將再無反擊之力,任人宰割。”

姜臨安起手運勢,表情冷冽道:“誰生誰死,還不一定呢。”

段自謙祭出文殿鎮殿之寶“文骨筆”,直衝天際道:“殺有殺招,神通有勢。”

“這招殺戮之術若由你本尊施展,勢可達巔峰十成狀態。”

“奈何你只剩一縷神魂,哪怕藉助葬魔山脈上空的妖魔之氣,亦無法將這股勢運到頂點。”

“七成,勉強抵達七成。”

“對付初入半聖門檻的修行者或許夠了,但針對我這種位列半聖已久,存活近三萬年的老古董,嘿嘿嘿……”

他白袍獵獵作響,笑聲得意道:“不夠,遠不夠吶。”

姜臨安坦然道:“是不夠。”

“但……”

他反手指向凰界方位,在血河中隨波逐流道:“加上我一界本源之力,夠不夠?”

段自謙笑容凝固,凍結在蒼老陰鬱的臉龐。

他胸膛起伏,垂拉的眼皮眯成一條直線。

“瞪。”

腳步後撤,一退再退。

姜臨安沉着道:“這一點,得感謝念兒。”

“當年我真仙十七品時,從某個手下敗將手裡搶得此界。因身懷龍凰法相的緣故,我將其改名凰界。”

“凰界認我爲主,在我隕落太虛山後,時隔數千年,我的親妹妹竟成爲新任凰界之主。”

“而她設下動用一界本源的秘術,是我姜家不傳之術“血凝術”。”

“外人即便修行了此術,亦無法動用本源。”

“必須燃燒我姜家心血,得凰界認可,方能隨心所欲。”

“我很幸運,間接增添了運勢的籌碼。”

“妖魔之氣加一界本源,勢可達九成。”

段自謙羞怒道:“那又怎樣?”

“你有凰界本源之力加持,我有文殿積累百萬年的文氣相助。”

“你照樣殺不死我,徒勞無功之舉。”

姜臨安啞然失笑道:“我幾時說過要將你斬殺,能將你斬殺了?”

“你是肉體本尊,我是一縷神魂。”

“自不量力的事,我姜臨安從來不做。”

段自謙隔空操-控文骨筆,警惕十足。

姜臨安掃了眼姜常念戰鬥的封鎖空間,輕聲道:“念兒,借我一滴心血解開凰界本源。”

話音落,一滴猩紅血珠自空間裂縫奔來。

姜臨安曲指輕彈,聚於掌心。

“砰。”

血珠被他捏碎,在法印的籠罩下牽引千里之外的凰界。

“我的真實目的,是以殺戮之術將你囚困。”

“佈下虛空結界,困你個三五千年。”

“如此,光憑文殿那九個酒囊飯袋,他們傷不了念兒晚棠,動不了我姜家。”

“更不可能將手伸到蘇寧身上秋後算賬。”

“我,心無牽掛,再無遺憾。”

段自謙急了,老祖風範全無道:“妄想囚困我三五千年,你做夢,休想。”

“嗡嗡嗡。”

文骨筆亮,通體墨黑的筆身涌出一道道精光。

那晦澀難懂的文字,交織着十八座被強行激活的陣法,在血氣匯成的長河盡頭立下厚實屏障。

像是高聳入雲的圍牆,攔住了血河氾濫,保全了自身安穩。

段自謙咬破舌尖,同樣以心血結印感應文殿文氣。

一方紅似烈火,燒透半邊天。

一方金黃如玉,文氣灑滿八百仙界。

生死之鬥,半聖之爭,浩浩蕩蕩,一觸即發。

一人踏血河行走,戰意節節攀升。

是義無反顧,是視死如歸。

一人託文氣飛行,殺機洶涌澎湃。

是雷霆暴怒,是氣急敗壞。

下方草叢,某個小世界的螻蟻如遭雷擊,渾身顫動。

第八十章 蘇家蘇寧第四百四十三章 十顆糖第兩百九十九章 站在我身後第兩百五十八章 磨刀匠第八十八章 師徒緣分第六百四十六章 人未出,局勢已變第一百五十五章 故事終究是故事第兩百零五章 我喜歡你了呀第三百二十九章 蘇軾的詩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負責貌美如花第一百五十九章 龍龜望月穴第兩百一十八章 小情人師傅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負責貌美如花第三百七十九章 崑崙路上第五百三十四章 英雄好漢第七十七章 蘇家瘋子第一百三十二章 笑和哭第一百三十八章 明搶它不香嗎第七百三十一章 兵分三路第兩百五十八章 磨刀匠第一百二十八章 靈溪很高第七百六十九章 十朵無暇花第四百一十三章 順風和頂風第三百二十八章 葡萄不甜第七百一十九章 多方爭搶的蘇寧第六百九十三章 小饞貓吃糖第四百七十二章 道門崑崙是一家第四百四十三章 十顆糖第兩百四十五章 和誰睡第兩百三十九章 狸貓換太子第七百四十四章 他不是宴稚鏡第三章十件功德第兩百三十二章 借一條龍鯉第三百一十章 出事了第兩百六十七章 善變和沒道理第五百九十章 只爲抓你第三百四十七章 緣由真相第六百八十一章 九塔和因果石第四十二章 剃頭匠第四百零四章 邁入潭底第一百四十八章 下棋而已第五百二十八章 雷劫氣息第三百八十三章 魚兒離水第七百零三章 再見華夏第三百七十二章 借勢第五百八十二章 可愛的靈溪第四百四十八章 花生和魚頭第五百二十七章 苦到盡頭甘自來第六百三十五章 第一戰開始第三百七十三章 舍小謀大第七百一十三章 青竹傘下的紫裙第六十三章 自毀命格第四十三章 有鶴鳴啼第兩百零五章 我喜歡你了呀第四百六十七章 靈溪的打算第一百一十二章 幫忙求情第四百五十七章 京都局勢第七百一十三章 青竹傘下的紫裙第六百二十四章 初八訂婚第九十九章 賄賂裴川第三百五十九章 狗兒第三百三十二章 走堂部第一百三十八章 明搶它不香嗎第三百三十四章 上門算命第七百五十二章 師徒見面第七百八十三章 白柚再現第七百三十九章 有師當如洛塵第五百三十五章 春暖花開第五百一十七章 屈打成招第四百七十四章 半鬥和一斗第八十九章 一起算賬第五百五十三章 亮出獠牙第十二章京都鬼市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男朋友脾氣不好第五百八十六章 十二年前第七百四十八章 一觸即發的大戰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輕點第五百六十三章 真是巧了第七百一十七章 最後的日子第四百八十章 借靈術第七百七十章 外出任務第四百五十二章 拖油瓶第三百六十九章 零花錢第四百六十二章 中午加菜第七百二十五章 師徒準備第七十章 拆字算命法第四百九十六章 精神小夥第三十七章 重男輕女第五百四十二章 道火兒的想法第二十七章 我就是野種第四十四章 等價交換第六百四十一章 挖個坑埋點土第兩百零四章 我和蘇寧睡第六百一十二章 真正的局中局第五百二十章 苦肉計第五百五十六章 一家之主第七百三十二章 狩獵者的舉動第六百二十九章 黑心棉第一百六十七章 等我回來第六百二十一章 一個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