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他的一生

疼,疼到皮膚開裂,鮮血浸溼衣袍。

暈,暈頭轉向,分不清東南西北。

腦海昏沉,如被人刺進無數根鋼針。

胸口發悶,似遭外力重創,徒生窒息。

劇烈的疼痛,生不如死。導致蘇寧大汗淋漓,雙手緊緊抓着碎石泥塊。

他有心想找站在一旁的洛塵求救,可話到嘴邊,嗓子裡愣是發不出半點聲音。

“怎,怎麼回事?”

“師尊離我一米多遠,爲何察覺不到我的異樣?”

“姜臨安,他對我做了什麼?”

“那地下鑽出的三道暗光,是何物?”

蘇寧雙目圓瞪,額頭青筋鼓起。

喉嚨裡,腥甜氣味上涌。

本就受傷的五臟六腑因爲這股突如其來的力量再次開裂,甚至牽連元神,隱隱出現崩散的跡象。

“不……”

蘇寧痛不欲生,破口大罵道:“姜臨安,你個混蛋,雜碎。”

“勞資好心帶你來仙界,幫你完成遺願。”

“你,你特-麼的害我。”

“活該你劫數難逃,死在太虛山。”

“哇。”

接連吐出數口黑血,蘇寧腦子一沉,當場陷入昏迷。

朦朧中,他看完了姜臨安的一生。

出生時的天地異象,百鳥圍聚姜氏仙族,久久不願散去。

五歲踏入修行之路,同年踏入武力一層。

三十歲問鼎武力十八層,三十一歲洗去凡胎肉骨成就真仙之軀。

三十二歲,拜師文殿,成爲北斗九位殿主的共同親傳弟子。

而後的六千年,他一路“過關斬將”,以傲人天資躋身真仙十八品。

或許是修煉速度太快,引起天道責罰。姜臨安停滯真仙十八品足有九百年,遲遲無法突破。

明生死,悉輪迴。

他耗費百年時光,神魂轉世三千小世界。

與此同時,他的本尊停留在仙界找人戰鬥。

無數次的死裡逃生,命在旦夕。

終於在修行七千年時,他晉升真仙十九品。

那一天,仙界震動,文殿沸騰。

姜臨安所在的姜氏仙族設宴七七四十九日,邀四方賓客,共享這天大的喜事。

半聖之下第一人,仙界第一天才。

姜家妖孽,凰界戰神。

種種讚譽接踵而來,仙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文殿持筆老祖段自謙稱他爲虛子成聖後,仙界最有望飛昇十六處大世界的無雙俊傑。

武殿捧刀老祖孤長笑毫不避諱的讚歎,說萬年內再也沒人能超過姜臨安。

姜家有子,臨安。

降臨姜家,當得永世之安。

就這樣,又過了五百年。

姜臨安不出意外的摸到半聖門檻,尋到唯有半聖才能掌控的世界法則。

那一年,他修行七千五百年。

是仙界第三位半聖,最年輕的半聖。

風光無限,無人能出其左右,與其爭鋒。

時隔半月,在姜氏仙族的後山,他一人仰望漫天星辰,成功領悟屬於他的第一式神通。

緊接着,第十六年,他領悟第二式神通。

第二十八年,第三式神通。

七十年,第四式神通。

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踏入半聖的短短七十年,他交出了四式神通,讓文殿欣喜若狂的滿意答卷。

自那天起,姜臨安的大名震懾的不僅是八百仙界,更鎮住了無時無刻不想攻打仙界的妖魔兩界。

以一人之力威震八方,這不是開玩笑,而是真實存在的事實。

如此,修行八千年的時候,姜家男人領悟第五式神通。

八千一百四十七年,第六式神通。

八百兩百年整,他姜臨安生辰的當晚,領悟第七式神通。

也是在那一晚,他前往文殿報喜,與段自謙這位持筆老祖進行了生平第一次切磋。

僥倖贏得一招,將對方圍困三個呼吸。

即便雙方未曾動用全力,姜臨安的實力已毋庸置疑。

空前強悍,無與倫比。

八千四百一十三年,在仙界四大凶地之一的玄陰海,姜臨安遭受魔聖偷襲。

兩人同爲半聖第七境,打的天昏地暗。

誰也奈何不了誰,誰也佔不到便宜呈現壓倒性的優勢。

沒撤,魔聖只能罷手而退。

殊不知那一場戰鬥讓姜臨安心有所悟,當即在玄陰海閉關三月,成功領悟第八式神通。

消息傳回魔界,據說魔聖大發雷霆,連抽自己七八個耳光,後悔不迭。

當然,事情的真與假無從得知,也無人能分辨。

倒是成了仙界各方茶餘飯後的談資,讓人津津樂道。

只是誰也沒想到,憑藉與魔聖的交手,竟然在姜臨安心底種下了血腥的種子。

一日復一日,一年又一年。

一轉眼,兩百年過去了。

這兩百年裡,姜臨安坐實仙界第一人的名頭,力壓文武雙殿的老祖,高高在上的俯視衆生。

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又因爲什麼。

姜臨安的性格突然變的暴戾殘忍,噬血成癮。

他開始一反常態的殺人,一言不合碎人神魂。

在三千小世界歷練,在各處凶地險地斬殺妖獸。

從最初的小打小鬧,到公然屠殺仙界某個小型仙族。

老老少少八千餘口,無一人倖存。

血染大地,屍骨如山。

究其根源,竟是那小家族的弟子在仙界貧民城市爲非作歹,無意間冒犯遊歷紅塵的姜臨安。

常言道罪不及父母,禍不及家人。

堂堂半聖,仙界最強者,因爲某些雞毛蒜皮的小事草菅人命,屠人整族,這算什麼?

一時間,針對姜臨安濫殺無辜的口誅筆伐鋪天蓋地,各方勢力齊聚文殿,誓要爲那些無辜慘死之人聲討公道。

再後來,那些“鬧事的人”全都消失了。

一夜之間偃旗息鼓,銷聲匿跡。

姜臨安還是從前的姜臨安,逍遙自在的仙界第一人。

我行我素,恣意妄爲。

他的脾氣,一天天的越發不受控制。

最初的兩百年,在文殿九位殿主苦口婆心的勸告下,勉強能壓制體內瘋狂生長的殺心。

可是……

殺心已成,意在十六處大世界。

強如姜臨安,傲如姜臨安,哪捨得放棄近在眼前的聖人大道?

最重要的是,他能清楚感覺到本心的變化。

自領悟第八式神通後,整整兩百年,他都在原地踏步。

不是邁不出那艱難的一步,而是受規矩束縛,一直不敢邁出。

他的身份,文殿的修行宗旨,一步錯,步步錯,將再無回頭之日。

姜臨安糾結,猶豫,難以做出決定。

每天醉生夢死,過的渾渾噩噩。

Ps:小可愛們中秋節快樂,還會有的,等等更新。

第五百四十四章 活下來的九尾第七百五十八章 他的一生第五十六章 紙蟲生毒第六百三十四章 紅鸞蠱惑第三百七十四章 兩筆交易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叫蘇寧第三十六章 接生婆的慘狀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點都不疼第八十四章 她有喜歡的人呀第五百一十八章 天外有天第四百九十八章 知而不知第四百零六章 他喜歡的靈溪第五百七十八章 天命難違第六百零九章 薑還是老的辣第兩百六十六章 打翻了礦泉水第十六章陳家有狐第六百四十六章 人未出,局勢已變第一百零七章 本命香第兩百三十章 再回京都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會怪我的第六百三十七章 無路可走的蘇寧第三百五十三章 自罰三杯第五十二章 喪事店第六百三十五章 第一戰開始第八章這年頭騙子多第四百九十八章 知而不知第六百七十五章 修爲被廢第六百一十章 大膽猜測第兩百二十一章 涅槃決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能和她計較第四百二十一章 那一天的山腳第四百九十五章 糾結的老蔣第一百九十六章 兩隻白眼狼第五百四十一章 段兄好厲害第四百四十三章 十顆糖第五百三十章 聊聊澹臺錦瑟第五百零一章 紫薇舉動第兩百二十九章 孽子戚宴第六百三十九章 這世界,終有人要走第七百二十九章 轉變的喬晚棠第六百七十九章 混進崑崙總部第兩百九十八章 公平公正第四百五十一章 憋大招呢第一百八十二章 血蟥蠱第一百二十章 可怕的三伯第六百三十七章 無路可走的蘇寧第一百五十七章 主犯和幫兇第五百三十八章 家裡我說了算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男朋友脾氣不好第六百三十六章 絕境第二戰第五百九十五章 會苦一輩子第六百四十二章 幹得漂亮第兩百九十八章 公平公正第兩百零二章 剪不斷理還亂第十九章月兔與九尾第三百四十七章 緣由真相第一百二十三章 互不相欠第四百零四章 邁入潭底第一百七十二章 我不後悔第三百九十八章 藏書閣第三百九十三章 崑崙秘辛第七百七十六章 一丹化人第五百七十一章 老僧與菩提第六百八十三章 見靈溪的辦法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能和她計較第兩百九十八章 公平公正第四百五十五章 初次見面第五百七十八章 天命難違第五百零八章 劍經與蕩妖第兩百六十一章 恭喜恭喜第五百三十五章 春暖花開第三百二十六章 化蛟第五十三章 月牙玉佩第四百二十九章 混入道門第五百二十四章 於天道下交手第兩百二十一章 涅槃決第十八章以命換路第一百一十一章 一天打三頓第五百二十六章 真有錢吶第七百章 太虛造化碑第五百一十八章 天外有天第五百一十三章 一拳打死你第四百零七章 和尚下棋第四百八十四章 有塊木頭第五百九十章 只爲抓你第四百六十章 我的好爺爺第四十五章 恩斷義絕第一百零二章 拖延時間第五百七十三章 闖就是了第五百六十八章 貧僧給您送茶了第六十八章 夏有白柚第五百三十八章 家裡我說了算第二十七章 我就是野種第七百七十五章 連破三境第兩百六十四章 一會就走第六百四十四章 黑夜下星闌再起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眼紅不嫉妒第七百一十六章 蘇家的種第兩百一十九章 不想被取代第四百零七章 和尚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