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又多了一份記憶

直至執念衍生心魔,姜臨安再也壓制不住本心的噬血念想。

他離開了文殿,在他修行八千六百六十三年時,前往仙界四大凶地之一的“萬妖窟”進行歷練。

萬妖窟,祖龍潭,斬聖谷,玄陰海。

這四處凶地分別位於八百仙界東南西北四個方位,是凶地,也是仙界隔絕妖魔兩界的最後一道屏障。

三萬年前的仙魔之戰,妖界便是從萬妖窟大舉進攻,衝破了仙界設立的防禦陣法,與聲東擊西的魔界相互勾結。

那一戰,最終導致三千仙界僅剩八百,無數仙人隕落葬魔山脈。

所以,四處凶地不僅是仙界的凶地,更是妖魔兩界通行的地盤。

姜臨安孤身一人闖入萬妖窟,從第一層殺到第十三層。

斬殺妖修六千四百五十二人,其中真仙十五品的妖尊三人,真仙十三品的妖王九人。

所到之處,鮮血匯聚成河,觸目驚心。

萬妖窟,空了。

那個男人以一己之力橫掃仙界真仙八品以下無人敢進的凶地,黑髮染白霜。

一夜白頭,他不再固執,不再糾結。

沉浸在令人心神陶醉的血海,漸漸摸到第九式神通的影子。

他的心,與文殿宗旨背道而馳,已成事實。

不可扭轉的局面,再也沒人能規勸說服他。

殺,殺,殺。

殺盡仇敵,殺盡天下該殺之人。

鮮血爲引,屍骨鋪路。

一招神通明悟,聖人大道有望。

有錯嗎?

他大聲的問自己,笑到淚流滿面。

修行之路,何來順應天命之說?

什麼又是光明正道?

文殿先輩,百萬年的古老傳承。

他們一樣殺過人,難道修的就是邪門歪道了?

若一昧的順應天命,修行的目的是什麼?

從凡胎肉骨的普通凡人,一步步走到今天,擁有無窮無盡的壽命。

這何嘗不是逆天而行?哪來的順應天命?

順應天命,就該老老實實做個凡人,百年陽壽,化作黃沙一捧。

姜臨安端坐萬妖窟三個月,一動不動,形如雕像。

三個月後,他返回仙界大殺四方。

有仇的,有怨的,有過節的。

挨個收拾,不留餘地。

鬧至人神共憤,千夫所指。

各方帝尊帝后被迫聯手,欲殊死一搏,與姜臨安分個高低。

仙界亂了,自生內亂。

五百多位至尊大佬降臨文殿,要段自謙給個交代。

這仙界,到底是大家的仙界,還是他姜臨安一個人的仙界。

又或者,文殿要與八百仙界爲敵,置當年誓約於不顧?

迫於壓力,迫於誓約,迫於文殿的修行宗旨所在。

段自謙不得不出面平息衆怒,且給出保證,往後一定強加約束姜臨安,不讓他有作惡的機會。

當天晚上,他招來文殿九位殿主,一番權衡利弊,最終決定大義滅親。

文殿的聲譽,不容任何人破壞。

ωwш_ ttKan_ ¢○

哪怕是姜臨安這種萬年難得一見的天才弟子,亦不能爲了聖人之路,一己之私毀滅師門。

百萬年來的悠久傳承,光明正道的理念,是文殿立足仙界的根本。

一旦遭人玷污,受各方質疑,再想與武殿維持平分秋色的局面將不復存在。

然而今時不同往日,姜臨安領悟九式神通,已非段自謙能對付的。

再則,家醜不可外揚,文殿不能淪爲仙界笑柄。

段自謙心有顧慮,要求一切得做的神不知鬼不覺。

尤其是武殿的孤長笑,必須瞞過他的感知。

十人藏身禁地,各抒己見。

有人表示贊同,有人強烈反對。

奈何有段自謙這位持筆老祖坐鎮,斬殺姜臨安的計劃最終由他一錘定音。

暗中籌劃半年,佈置一年。

在某個月黑風高的晚上,一場精心準備的獵殺正式開始。

首先由九星之首的文天樞帶領文天璇,文天璣,三人打着師徒情誼的幌子,設下酒宴,邀姜臨安去千秋崖赴宴。

酒中下毒,散人仙力。

這種無色無味的奇毒是段自謙親自凝練的,不刻意感應的話,實難察覺。

同時,千秋崖外圍佈下隱陣十八道,陣眼由文天權,文衡星,文開陽,文瑤光,以及文洞明,文隱元六人掌控。

避免“獵物”逃脫,後患無窮。

最後,當姜臨安中毒,仙力散亂,修爲下跌之際,便是段自謙這位文殿老祖出手之時。

“咳。”

風,涼風吹過臉龐。

刺鼻的血腥味瀰漫口腔,嗆的蘇寧痛苦咳嗽。

他蜷縮着身子從昏迷中甦醒,急促的呼吸變得均勻。

腦子裡,關於姜臨安的記憶畫面仍在繼續。

一點一滴,猶如親臨。

文殿的殺局,毒酒,隱陣,段自謙的攻擊。

兩位半聖境的交手,幾乎將直入天際的千秋崖夷爲平地。

所謂的師徒情誼,那一杯散功的美酒,在毫無提防的前提下,姜臨安中招了。

半聖九境跌落八境,又瞬間退回七境。

六境,五境……

前後不過十分鐘,僅剩半聖四境。

好在他修爲高深,暫時憑藉秘法強行壓住了奇毒擴散。

拼着元神爆開的危險突破重圍,逃向太虛山。

要麼死在段自謙手上,要麼領悟第十式神通擊碎聖人大門。

姜臨安沒得選,倉促去渡聖人劫數。

結果不言而喻,他失敗了。

神魂俱散,元神盡碎。

只是誰都沒有想到,也不曾看到,那些碎裂的元神在姜臨安身死道消後,有法則與神通運轉,齊齊投向華夏小世界。

詭異的聚攏在一起,飛入某個懷孕的婦人腹中。

“厲害啊,不愧是姜臨安,元神盡碎都有法子輪迴轉世。”

“這,就是凌駕於天道之上的力量嗎?”

蘇寧揉動眉心,努力消化姜臨安強塞過來的完整記憶。

九式神通,各類仙術,他這八千多年的修行經歷,乃至輪迴轉世的六千多年發生的倒黴事。

從頭到尾,歷歷在目。

蘇寧其實並不想要這份造化,就像他特意將九陽的記憶與自身分離。

在他看來,他只是蘇寧,桃山村的蘇寧。

一隻跳出山溝的癩蛤蟆,娶到了崑崙山上的白天鵝。

他的小心思,小理想,從來不是聖人大道。

也不想一人頂着三個人去活,混亂到分不清自己是誰。

“呼。”

長吐一口氣,蘇寧將心神投向半空。

一觸即發的大戰,隨着凰界本源之力的抽盡,姜臨安的勢,終於抵達巔峰。

第八十四章 她有喜歡的人呀第兩百三十章 再回京都第兩百五十七章 驗證陰胎第四章喊我師傅第六百六十六章 天黑了第四百三十三章 道門殺陣第五百四十九章 童言無忌第兩百二十七章 不一樣的莫爭第三百四十二章 陰險的九陽第兩百三十二章 借一條龍鯉第一百二十一章 缺個孫媳婦第五百一十章 稚子之心第兩百五十六章 緩兵之計第一百五十九章 龍龜望月穴第六百一十章 大膽猜測第三十九章 觀亡師何青第一百九十六章 兩隻白眼狼第兩百六十八章 解血蟥蠱毒第三百零七章 一隻大肥鴨第兩百七十一章 弱水三千第八十九章 一起算賬第七百七十章 外出任務第兩百四十九章 心有猛虎第兩百三十二章 借一條龍鯉第三百七十二章 借勢第兩百九十六章 限量版玻璃杯第一百零六章 梵音西來第四十章 萬人發第兩百四十八章 父子談判第七百五十五章 世間真無敵第三百七十章 堂而皇之的演戲第一百九十六章 兩隻白眼狼第一百一十八章 靈溪大師和靈溪第七百一十一章 他叫蘇寧第五百六十三章 真是巧了第五百九十二章 你不配第五百六十九章 紅牛飲料第五百零九章 準備離開第十二章京都鬼市第六百零一章 再次算計第三百六十一章 作一首詩第七百三十六章 斬盡殺絕的信念第一百六十八章 銅河縣第一百八十三章 龍龜有靈第兩百零九章 天才少年第四百九十五章 糾結的老蔣第六百八十三章 見靈溪的辦法第五百六十九章 紅牛飲料第六百三十七章 無路可走的蘇寧第三百七十二章 借勢第三百八十三章 魚兒離水第六百五十九章 佟瞎子不能動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白鵝第四百零一章 敢做不敢當第五百零八章 劍經與蕩妖第七百七十七章 異象再起第一百二十四章 爺爺的選擇第一百五十二章 半死人第四百四十四章 確定位置第一百四十章 算命十三忌第五百零八章 劍經與蕩妖第四百五十三章 找爸爸第五百七十九章 一無所獲第八十五章 祝她幸福第一百二十一章 缺個孫媳婦第一百三十三章 白天鵝與癩蛤蟆第二十九章 崑崙分運術第四十七章 棄暗投明第三百三十八章 眼下生硃砂第一百八十七章 崑崙九雷第五十九章 生日宴會第三百七十五章 紫薇三寶第一百七十五章 被抓了第一百零五章 陳家有喜事第兩百五十一章 脖子裡有手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隻大白貓第七十八章 毀你半境第兩百二十九章 孽子戚宴第六百七十三章 九道神魂第五百五十六章 一家之主第三百五十二章 真的是五次第六十三章 自毀命格第一百九十七章 蘇星闌叛出崑崙第兩百零六章 九陽和汐月第六百四十四章 黑夜下星闌再起第一百五十二章 半死人第五百九十五章 會苦一輩子第三百九十一章 九陣合一第一百五十三章 弄假成真第七百三十七章 黑白兩人第四百九十四章 小嶽嶽第兩百八十九章 自鎮誅魔潭第四百五十四章 抵達玄門第兩百三十四章 看書找書第三百八十一章 悲哀的白南弦第四百六十九章 留點遺言第五百一十七章 屈打成招第兩百章 點菜第一百九十章 富貴險中求第三百一十八章 貓聲淒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