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章 手段盡出

“何謂正,何謂邪?”

“何謂對,何又謂錯?”

血海翻騰,比之先前寬了不知數倍。

姜臨安的身影在無盡血浪中越顯渺小,僅剩一個黑點。

勢達巔峰,力摧萬物。

一縷縷的黑煙在他頭頂燃燒,衍生姿態萬千的妖魔。

一化十,十化百。

層出不窮,層層相疊。

直到洶涌澎湃的河水停止流動,直到密密麻麻的妖魔站滿了虛空。

錦衣華服的姜家男人一指按在眉心,自毀神魂之力道:“此術明悟血腥,通於殺戮。”

“是人,是妖,是魔,殺戮之下,皆滅。”

“我以此術凝結界,聚囚牢,將你鎮壓虛空,三五千年不得逃脫。”

“你,擋不住的。”

神魂黯淡,姜臨安的臉龐扭曲而恍惚道:“六千年前你贏了,贏在我疏忽大意下。”

“可六千年後,你輸了。”

“有這三五千年的變化,你心心念念不忘的文殿興衰,還由你掌控嗎?”

殺人誅心,直指要害。

姜臨安俯身向前,右腳轟然踏出。

身後千軍萬馬奔流不息,聲勢浩蕩。

只見殘影浮掠,難見真身本體。

妖魔張牙舞爪,承載着天底下最鋒利的寶劍,將連綿不絕的血河吸收殆盡。

“崩崩崩。”

神通之強,無人可擋的恐怖威壓震散了葬魔山脈外圍數十里。

陡峭的山巒自底部開裂,一圈圈的剝落。

地動山搖,岩石飛滾。

樹木枝葉炸成碎片,濃郁的煙霧直衝雲霄。

躲在其中的鳥獸尚且來不及逃亡,硬生生被從天而降的威壓籠罩撕裂。

虛空深淵越陷越深,越擴越大。

鬼哭狼嚎的聲音自裂縫傳出,攝人心魂。

段自謙左手持筆,右手託着文殿氣運。

遊走在設下的十八座陣法內,周身金光涌現道:“六千年前我能逼的你走投無路,六千年後亦當如此。”

“殺戮之術固然可怕,卻並非沒有破綻。”

“起碼,由你這一縷神魂施展的神通讓我看到了破綻。”

“而這處破綻……”

他隨手將文氣灌輸進十八道陣法,筆鋒撇向葬魔山脈道:“只要切斷這源源不竭的妖魔之氣,你再難助長神通之勢。”

“用不了半柱香,九成運勢衰退,便是我反擊之時。”

一筆掃過,叢林上空匯聚的血色長龍被一分爲二。

龍頭與龍尾分離,散做血霧揮灑飄蕩。

姜臨安面不改色道:“半柱香,對我而言已足夠。”

“斬。”

食指爲刀,一劈到底。

妖魔嘶吼,彷彿受到召喚般齊齊相融。

於是乎,肉眼可見的一抹鋒芒照亮了天地。

它像是小世界的太陽,在清晨的早上緩緩升起。

驅逐黑暗,迎來光明。

是新生,是希望。

又像是八月十五的月亮,皎潔如玉盤,神秘聖潔。

抹除世間污穢,賜予衆生清淨。

是溫暖,是團聚。

“叮。”

鋒芒初顯,在段自謙設下的第一道陣法上浮現,稍縱即逝。

而後,第二道陣法,第三道陣法,第四道陣法……

短短半個呼吸,九道陣法支離破碎,餘波宣泄八方。

段自謙面色潮紅,一拳砸在文骨筆上,大聲呵斥道:“再結陣。”

“嗖嗖嗖。”

九陣方纔毀滅,原地徒增光罩。

十八道陣法憑空再生,似從未消失過。

姜臨安輕蔑道:“徒有其表的強大,實則一觸即潰。”

話音落,鋒芒璀璨。

懸空陣眼的文骨筆悲鳴不絕,通體如墨的筆身光澤昏暗。

“你……”

段自謙奮力轉身,疾馳萬米之外。

“咔嚓。”

十八道陣法毀於一旦,僅僅用時一息。

姜臨安漠然道:“文主生,武主死。”

“文骨十八陣,處處留有生機,你用它來對付我,簡直可笑,滑天下之大稽。”

“你,太弱了。”

段自謙穩住身形,十指相勾,口中吐出一顆圓形珠子。

黃豆大小,晶瑩剔透。

拋出的同時,他牽引文殿提供的底蘊文氣被珠子快速吸盡。

姜臨安嘲弄道:“文殿第二寶,破界珠。”

“打不過,所以便想逃了?”

段自謙不爲所動,咬破食指塗抹珠子表面。

鮮血映照,下一刻,他的身軀隱藏虛空裂縫,沉淪黑淵。

姜臨安平靜道:“你不敢以神通相對,是因爲你知道你領悟的神通在殺戮之術面前不堪一擊。”

“仰仗仙器至寶,不惜動及文殿根本。”

“破界珠,八百仙界,三千小世界,一個呼吸內任你往返。”

“妄想拖延時間撐過半柱香?”

“呵,癡人說夢。”

他大手伸出,猛的點向段自謙逃跑的方位,氣息凌亂道:“去。”

鋒芒消失,緊追不捨。

姜臨安盤膝坐下,氣力全無道:“我幫了你,不求你有恩必報。”

“但你答應我的事,希望你能做到。”

雲層之上,有一柄三米長的銀刀落下,武殿老祖孤長笑隨之出現,鄭重抱拳道:“姜常念晉升真仙十九品是早晚的事,不用我來保護。”

“文殿不敢動她,也動不了她。”

“喬晚棠真仙十六品,向來坐鎮水韻仙界足不出戶。”

“那裡有你六千年前留下的三式神通,擅闖者,無疑是自尋死路。”

“剩下的……”

他笑容玩味,視線鎖定下方的蘇寧道:“這小傢伙,我保他三次不死。”

姜臨安搖頭道:“不,不是保他三次不死,是三千年內,不允許有人害他性命。”

“身懷龍凰法相,日後一飛沖天是必然的。”

“他缺少的,是時間。”

“給他成長的時間,給他歷練的時間。”

“三千年,不多。”

孤長笑鬱悶道:“三千年還不多?”

“他的天資,三千年後準有真仙十三品的修爲。”

“若是加上某些奇遇,十四五品也不一定。”

“九品拜將,十三品封王。”

“十四五品,就有了爭奪一界之主的資格。”

“你小子哪是跟我做交易啊,這分明是給蘇寧找保鏢,半聖境界的保鏢。”

姜臨安一言點透道:“賺的還是你,不是嗎?”

“三萬年了,你一直捏着《虛子推演》的下半冊,研究的稀裡糊塗。”

“如今,我給你機會湊齊整本《虛子推演》,洞悉虛子前輩寄在書中的天機。”

“絕品法相排第一的知命樹,排第二的源祖龍,還有那摸不透的聖人……”

最後的一句話,不等姜臨安說完。

他的神魂在風中盪開,青煙寥寥。

孤長笑嘆息道:“這一次,我送你。”

反手橫握“武骨刀”,刀芒綻放千里,傾灑八百仙界。

天地清明,山河悸動。

遠遠的,有女子掩面悲泣,淚流不止。

這世間,再無姜臨安了呀。

第四百七十二章 道門崑崙是一家第一百七十七章 跑快點第五十三章 月牙玉佩第三百四十二章 陰險的九陽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是你師叔第三百四十四章 我想去崑崙第兩百四十一章 加點枸杞第三百四十三章 差一點點第七百五十六章 你替我照顧她們第七百二十章 雙方談條件第七百六十四章 長笑收徒第一百七十九章 蒼天饒過誰第五百二十二章 引人遐想第四百二十三章 生意興隆第兩百四十八章 父子談判第一百四十二章 報應不爽第五百五十四章 老怪物和小怪物第兩百四十三章 和我無關第一百零七章 本命香第兩百三十八章 佛門七葉果第五百五十五章 上奏九霄第六百二十九章 黑心棉第三百五十七章 四大家族第五百零三章 爸有錢第五百九十九章 悲催的夢白樓第四百八十八章 小廟大菩薩第四百一十五章 侮辱性極強第九十八章 萬人發被偷了第六百一十九章 跑個試試第六百四十四章 黑夜下星闌再起第一百七十一章 崑崙靈蝶第一百二十章 可怕的三伯第五百三十八章 家裡我說了算第五百三十五章 春暖花開第十二章京都鬼市第七百二十章 雙方談條件第六百四十三章 空見的決定第六百四十一章 挖個坑埋點土第兩百零七章 眉心有東西第六百五十六章 死也不悔第七百四十七章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第五百六十六章 胡芷盈第五百八十一章 想娶媳婦第一百六十二章 真凰星隕第四百三十八章 挑糞水第五百六十三章 真是巧了第兩百章 點菜第五十章 扎紙匠和萬魂傘第三百七十七章 我是你師叔第三十二章 她是我師傅第六百三十章 愛情像龍捲風第九十四章 讓我躺槍第兩百二十章 雲霧茶第七十九章 有個小姨第七百零八章 她在我心裡第三百八十五章 自願求死第四百章 骨頭很硬第三百九十九章 元神根源第兩百九十八章 公平公正第兩百七十四 陽春白雪第兩百七十二章 喝茶說話第七百零三章 再見華夏第兩百八十四章 狗咬狗第四百三十四章 以暴制暴第六百零五章 王子和公主第六百零五章 王子和公主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機卦第七百七十七章 異象再起第三百七十章 堂而皇之的演戲第兩百七十四 陽春白雪第七百三十二章 狩獵者的舉動第六百四十九章 你蘇星闌不值第一百五十二章 半死人第五百九十九章 悲催的夢白樓第兩百六十五 內媚之體第八十九章 一起算賬第七百八十章 弱小的蘇寧第一百五十三章 弄假成真第五百四十一章 段兄好厲害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能和她計較第兩百二十七章 不一樣的莫爭第六百六十六章 天黑了第六百三十六章 絕境第二戰第一百二十九章 漫天神佛第五百六十七章 笑着笑着就哭了第一百四十章 算命十三忌第六百一十六章 不和小朋友計較第三十七章 重男輕女第兩百一十七章 你是女人第六百一十章 大膽猜測第六百二十四章 初八訂婚第一百六十章 不配做人第十二章京都鬼市第四百四十七章 身份暴露第四百三十二章 搜尋地魂第一百九十二章 孺子可教第一百七十八章 送進去第五百四十四章 活下來的九尾第三百三十三章 傳授經驗第四百五十七章 京都局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