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一章 兩位老祖的算計

虛空深淵,動用破界珠的段自謙本想逃往三千小世界,全如姜臨安說的那般,意在拖延。

拖夠半柱香,拖到殺戮之術運勢衰退展開反擊。

奈何人算不如天算,他小看了姜臨安的一縷神魂,更小看了這鮮血爲引屍骨鋪路的第九式殺招。

心神鎖定,神通生靈。

姜臨安神魂消散,不代表他施展的殺戮之術會因此一同消散。

空間被封鎖,四方血氣環繞成柱,結成兩米多高的牢籠。

阻攔了段自謙的去路不說,還讓本該生效的破界珠直接失去效果。

破界破界,停留的星界難以破開,主人又如何穿梭一界往返?

“該死……”

段自謙亂了分寸,接連轟打血氣牢籠。

文骨筆,十八道殺陣,自身領悟的七式神通,各類威力巨大的仙術。

但凡能用的底牌,被他一股腦的祭出。

遺憾的是,無論他出招多少,是否竭盡全力,那看似稀薄覆蓋的血氣就是不動分毫。

“聖人第九境,姜臨安。”

段自謙雙眼欲裂,生平第一次感到絕望。

這裡不是外界,是任意漂泊的虛空深淵。

他一定不會死,但肯定會長久受困,直到殺戮之術形成的囚牢在歲月的腐蝕下灰飛煙滅。

如此,方能恢復自由。

文殿弟子找不到他,北斗九位殿主亦無法感應到他的方位。

在殺戮之道的束縛下,等待他的將是至少三千年的孤獨,生不如死的淒涼。

三千年,文殿沒了他這位持筆老祖坐鎮,會發生何等變故?

武殿是否會趁機打壓文殿,讓原本勢均力敵的局面變成一家獨大?

段自謙不敢想,不敢往深處細想。

他恨透了姜臨安,那個六千年前差點親手毀滅文殿的叛徒。

“喲,這不是自謙兄嗎?”

正當段自謙對血氣囚牢束手無策的時候,冥冥中,孤長笑的聲音從前方傳來。

身穿黑衣的白髮老頭一手捧刀,一手叉在腰間,幸災樂禍的嚷嚷道:“好興致吶,躲在虛空深淵乘涼?”

“嘖嘖嘖,有想法。”

“那什麼,你繼續乘涼,老夫隨便逛逛。”

說完,他裝模作樣的四處張望,擡腿便走。

段自謙惱火道:“說吧,怎樣才肯出手救我?”

孤長笑反問道:“救你?”

“咦,你不是在乘涼?”

段自謙氣的臉色發白,一拳砸在左邊血柱上道:“放眼八百仙界,此刻能救我的只有你。”

“條件你隨便開,只要不離譜,我統統答應了。”

孤長笑收起長刀,圍着囚牢轉圈圈道:“哎喲,這玩意可不弱。”

“姜臨安的最強神通,勢達九成。”

“要救你出去,我這一把老骨頭恐怕經不起折騰。”

“算了算了,你就當我沒看見,沒看見行了唄?”

他故意重複一遍,轉過身道:“恩,別送了,後會無期。”

段自謙崩潰道:“姓孤的,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打的什麼主意。”

“你要的,無非是我擁有的《虛子推演》上半冊,你想拿它當條件。”

孤長笑板起臉道:“放-屁,老夫是那種落井下石的無恥小人?”

“咳……”

“自謙兄呀,你當真捨得拿出上冊《虛子推演》?”

武殿老頭變臉極快,一笑兩笑的靠近道:“你要是願意拿《虛子推演》交換,我現在就救你出去。”

“真的,決不食言。”

段自謙陷入沉默,糾結萬分。

顯然,這本蘊藏天機的神書至關重要。

兩人明爭暗鬥近萬年,誰都想從對方手裡交換來另一半。

只因著作這本書的主人叫虛子,是仙界最後一位飛昇十六處大世界的聖人。

一縷天機,不僅能借此查探絕品法相排第一的知命之主身在何方,還能先人一步得到完整的聖人感悟。

虛子成聖前的所有感悟,皆融在這本書內。

一句有緣人觀之,曾讓八百仙界的大佬搶破腦袋。

最終,聖人天書不出意外的落入文武雙殿,代代傳承。

若非三萬年前的仙魔之戰,若非文殿上一任持筆老祖隕落四大凶地之一的“斬聖谷”,這上半冊的“虛子推演”豈會輪到段自謙掌握?

而武殿那邊也是一樣,孤長笑沾了仙魔之戰的光,從當年的殿主躋身老祖,位列半聖。

不知是緣分未到,還是《虛子推演》必須整本觀看。

兩人各持半冊,如無字天書一片空白。

唯一給予的,是偶爾冒出的聖人指引。

就像蘇寧第一天“飛昇仙界”時,一分爲二的《虛子推演》亮起異光。

段自謙在模糊畫面中看到了知命樹,在隱約指引下嗅到源祖龍的氣息。

這兩座絕品法相,得知命之主者,洞悉天命。

代表着什麼,不言而喻。

更何況《虛子推演》還囊括人人趨之如騖的聖人感悟。

段自謙心有不甘,滿身戾氣。

孤長笑循循善誘道:“空有天書,置文殿傳承於不顧,你這樣做,會成爲萬古罪人,遭門下弟子永世唾棄。”

“對不起先輩,有愧嚮往光明正道的信徒。”

“三千年,時代變遷,等你從囚牢出去的那天,仙界或許再無文殿。”

“老夫看得透,壓得住野心。”

“怕就怕我武殿弟子,他們耐不住寂寞。”

“兩殿積怨已久,立場分明。”

“說句你不愛聽的話,誰都喜歡棒打落水狗不是嗎?”

段自謙怒目而視道:“這纔是你心中最真實的想法。”

孤長笑不予反駁道:“換成你,你會怎麼做?”

段自謙黯然閉目,雙手緊緊攥在一起。

孤長笑打着哈欠道:“半分鐘,我給你半分鐘考慮。”

“行的話,我助你脫身。”

“不行,嘿,也別怪老夫見死不救。”

“道不同不相爲謀,咱倆從來不是朋友。”

段自謙袖袍輕甩,一本藍皮線書懸浮半空道:“拿去。”

孤長笑強忍興奮激動之色,豎起三根手指道:“別急,《虛子推演》是交換救你出來的首要條件,老夫這還有三個附加條件。”

段自謙雙眼噴火,氣的渾身發抖道:“王-八-蛋,別得寸進尺。”

孤長笑腆着臉道:“相比文殿安危,我這點得寸進尺算什麼?”

“我保證,只是一些無關緊要的小要求。。”

不待段自謙回答,他當即開口說道:“一,三千年內,你不能動蘇寧一根汗毛。”

“其他人我暫且不管,估計也管不住。”

“你這位半聖老祖不行,明裡暗裡,一次也不允許。”

“二,別動姜氏仙族,你與姜臨安的私仇,不該由無辜之人承受。”

“三,姜常念破境指日可待,別搞虛頭巴腦的陰招毀人前程。”

第一百七十三章 後山有血第三百一十七章 你罵溪溪第一百五十九章 龍龜望月穴第七百五十九章 又多了一份記憶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金鍊子第五百二十四章 於天道下交手第八十九章 一起算賬第兩百九十章 死着的安寧第六百二十章 傳授經驗第一百一十二章 幫忙求情第十七章紅鸞命劫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隻大白貓第一百二十九章 漫天神佛第五百二十七章 苦到盡頭甘自來第三百五十七章 四大家族第六百四十九章 你蘇星闌不值第四百八十三章 早睡早起第九十四章 讓我躺槍第三百二十四章 葉家祠堂第六百九十八章 龍頭凰身第三百五十八章 靈溪的謀劃第七百一十四章 囂張的姜常念第五百九十三章 真相公之於衆第一百五十五章 故事終究是故事第七百三十三章 情詩口訣第七百二十九章 轉變的喬晚棠第十四章有隻蒼蠅第七百五十五章 世間真無敵第五百一十一章 井水待客第五百四十二章 道火兒的想法第五百二十七章 苦到盡頭甘自來第兩百四十五章 和誰睡第七百零四章 絕不負你第一百零八章 鐘鳴九聲第三百八十七章 徒弟親兒子第二十九章 崑崙分運術第六十三章 自毀命格第一百五十四章 局中局第七百零七章 動之以情第四百七十九章 以命換命的打法第六百二十四章 初八訂婚第兩百四十五章 和誰睡第兩百八十三章 今年昨日第七百二十二章 八百狩獵者第兩百零一章 那一襲大紅袍第一百八十三章 龍龜有靈第一百二十章 可怕的三伯第六章馬叫聲和馬蹄聲第三百零八章 我走丟了第三百二十二章 假設性問題第五百六十八章 貧僧給您送茶了第六百八十八章 姐姐請你吃飯第七百一十八章 世間最苦是錦瑟第三百四十七章 緣由真相第六百三十二章 紅鸞劫到第四百二十一章 那一天的山腳第兩百三十五章 混沌清氣第七百七十六章 一丹化人第五百四十六章 長生術第二章惡靈纏身第一百八十六章 靈師第三眼第六百零八章 黃雀在後第一百四十九章 墨家寨第五百一十八章 天外有天第六百二十章 傳授經驗第一百五十八章 有猴通靈第九十章 挺可愛的第兩百九十五章 崑崙規矩第兩百零四章 我和蘇寧睡第兩百六十三章 嚼個口香糖第三十六章 接生婆的慘狀第六百九十五章 試驗和找人第四百五十七章 京都局勢第五百六十三章 真是巧了第一百五十一章 下山第三十九章 觀亡師何青第六百二十章 傳授經驗第五十九章 生日宴會第四百零三章 有愧蘇家第四百一十九章 豬頭肉第二十五章 透着邪啊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輕點第四百九十九章 葉罡的試探第七百章 太虛造化碑第五百四十三章 避避風頭第七百零二章 找上門來第六章馬叫聲和馬蹄聲第五百五十七章 你兇我第一百一十二章 幫忙求情第七百四十二章 不要臉的蘇寧第四百八十六章 活個七個月第六百三十九章 這世界,終有人要走第五百九十九章 悲催的夢白樓第四百九十八章 知而不知第一百九十四章 銀釘封穴第七百零七章 動之以情第七百七十六章 一丹化人第五百七十三章 闖就是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喪位增殺位第兩百三十五章 混沌清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