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 一腦門小花

孤長笑提出的三個附加條件竟然不是爲自己爭取利益,這讓段自謙深感意外。

但很快,他反應了過來,臉色鐵青道:“你和姜臨安做了交易?”

孤長笑坦然相對道:“不錯,雙方互利的交易,我佔大頭,他佔小頭,實在找不到理由拒絕。”

“條件嘛,就這麼多。”

“只要你答應,以聖人劫數立誓,我立馬救你出來。”

段自謙氣沉丹田,屏住呼吸道:“姜常念我可以不動,姜氏仙族,我亦可既往不咎。”

“如你所說,這是我與姜臨安的私仇,沒必要牽連無辜。”

“但蘇寧……”

他一聲冷笑,表情陰鬱道:“此子留不得,我必殺之。”

孤長笑好奇道:“爲什麼?”

段自謙憤恨道:“如果我沒猜錯,姜臨安神魂消散之際,已暗中將自身傳承賜予蘇寧。”

“他領悟的九式神通,各類仙術,他的全部記憶。”

“身懷龍凰法相,蘇寧等同是第二個姜臨安。”

“倘若給他時間成長,誰敢保證有朝一日他不會對文殿下手?”

孤長笑語露譏誚道:“僅此而已?”

段自謙眼眸低垂,不動聲色道:“未雨綢繆,不得不防。”

“六千年前的滅頂之災,文殿遭受千夫所指,實難承受第二次的重創。”

孤長笑輕彈刀柄,發出清脆悅耳的聲響。

段自謙握住“虛子推演”,誠懇提議道:“各退一步?”

孤長笑態度堅決道:“不,做交易得分先後,姜臨安在前,你在後。”

“屬於文殿的劫難,一個是此刻正式開始,一個是等到蘇寧踏入半聖境的那天。”

“如何取捨,你自個看着辦。”

說完,他慢慢倒退,越走越遠。

段自謙慘然失笑,氣息凌亂道:“依你。”

“不過我醜話說在前頭,我不殺蘇寧,不代表整個文殿會按捺不動。”

“堂堂武殿老祖,半聖第七境的存在,給畜生界的螻蟻當保鏢,哈哈哈……”

“姓孤的,你真叫我大開眼界。”

……

三天後,無塵仙界。

親傳弟子的宅院,昏暗的密室內。

蘇寧盤腿坐在蒲團上,雙眼緊閉,吐納調息。

在他身前,漂浮着一縷嬰兒手臂粗細的“仙力”,華夏俗稱的“造化之氣”。

因爲姜臨安的出現,狩獵被迫中止。

他不僅順利留在仙界修行,更有了今日洗去凡胎肉骨的機會。

“呼。”

口吐濁氣,蘇寧驀然睜眼。

精光自眼底一閃而逝,武力十八層的修爲處於巔峰狀態。

角落裡,不惜爲自家徒兒親自護法的洛塵滿意點頭道:“傷勢痊癒,底蘊深厚,是時候突破真仙境了。”

蘇寧鄭重伸出右手,以靈力包裹造化之氣。

“嗡。”

金光涌現,照亮了整間密室。

在指尖的觸碰下,造化之氣彷彿有了生命,不由自主的往血肉裡滲透。

速度之快,是蘇寧始料未及的。

“這……”

他大吃一驚,下意識的想要控制。

洛塵阻止道:“放開心神,一切順其自然。”

“體內雜質祛除的越多,你凝鍊的仙軀就越強大。”

“爲師當年歷經二十七天折磨,疼的死去活來。”

“如此,方纔勉強達到七等仙軀的範疇。”

“你身懷龍凰法相,受天道眷顧。九等,最少是九等仙軀。”

他滿懷期待,眼神火熱道:“乖徒兒,千萬別讓爲師失望啊。”

蘇寧苦笑道:“幾等仙軀又不是我說了算。”

“再則,這有區別嗎?”

洛塵解釋道:“仙軀最低五等,最高十等。”

“等級越高,配合法相修煉時,吸收仙力的速度則越快。”

“最初的時候,不一定能察覺到其中的差距。”

“可隨着時間流逝,百年,千年,乃至萬年。”

“有人在六千年問鼎真仙十八品,有人在六千年停留真仙七八品。”

“原本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的兩人,十品之差,誰敢說差距不大?”

蘇寧心有所悟,不禁想到蘇星闌在仙人墓耗時三月突破真仙境,當即開口詢問道:“是不是凝練仙軀用的時間越久,等級就越高?”

洛塵擺手道:“不,這與時間無關,得看仙軀煉成時頭頂生出幾朵“無暇花”。”

“血,肉,脈,骨,竅,氣,神魂,元神,心神,三魂七魄。”

“每一樣,佔一朵無暇花。”

“何謂無暇?”

“洗去塵垢,脫離俗氣,不染塵埃者,視爲無暇。”

蘇寧一邊細細感受着造化之氣入體帶來的變化,一邊若有所思道:“十朵無暇花代表十等仙軀,以此類推。”

洛塵應聲道:“對,最差的五等仙軀,是針對血,肉,脈,骨,竅。”

“這類人,真仙六品到頭,此生再難前進半步。”

“六等仙軀,恩,馬馬虎虎,有仙將之姿。”

“七等仙軀,鎮守一方的仙王,真仙十三品的樣子。”

“八等仙軀,能成一界之主。”

“至於九等仙軀……”

說到這,洛塵咂巴着嘴道:“如姜常念,只要法相不弱,躋身半聖境,有望跨入聖人大道。”

蘇寧一頭霧水道:“師尊,您說八等仙軀能成一界之主。剛纔我沒聽錯的話,您好像是七等仙軀?”

洛塵笑罵道:“是,爲師是不成氣候的七等仙軀,能成一界之主純粹是機緣所在。”

“兩千年前在斬聖谷得到點大造化,嘿,這纔有了今日顯赫。”

“不然,無塵仙界哪輪得到我來坐?”

蘇寧恍然大悟道:“難怪。”

洛塵提醒道:“別分心,待仙力融貫經脈之時,你需謹慎處理。”

“切莫急功近利,須知心急吃不了熱豆腐。”

“當然,有爲師在,定保你性命無憂。”

“這一點,你大可放心。”

蘇寧感激道:“定不敢讓師尊失望。”

而後,他合攏雙眼,面色變得潮紅起來。

不是仙力瀰漫周身導致,而是他突然想起蘇星闌突破真仙境那天說的幾句玩笑話。

“寧子,你見過透明色的小花嗎?”

“哎,不是雪花冰花,是仙力衍生的怪花。”

“要葉子沒葉子,要根莖沒根莖。”

“特-麼的,整整十朵啊,長在勞資頭上,拽都拽不掉。”

“咳,不瞞你說,三伯當時吐了。”

“男子漢大丈夫,戴着一腦門小花,什麼玩意?”

第三百三十一章 星辰或許無光第四百一十二章 天生的歌唱家第一百五十九章 龍龜望月穴第五百六十一章 我男朋友脾氣不好第九十章 挺可愛的第兩百七十四 陽春白雪第七十九章 有個小姨第兩百五十六章 緩兵之計第五百四十三章 避避風頭第四百三十八章 挑糞水第三百五十一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六百一十七章 雙嬌碰面第九十四章 讓我躺槍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困陣中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其道而行的蘇寧第六百零七章 玄靈師第四百二十一章 那一天的山腳第五百三十八章 家裡我說了算第五十六章 紙蟲生毒第一百六十七章 等我回來第兩百一十一章 借我一用第八章這年頭騙子多第一百二十五章 二伯有麻煩第五百四十九章 童言無忌第三百八十七章 徒弟親兒子第七百五十四章 哄媳婦的本事第四百零九章 夏白柚的男人第五百三十一章 木棍和甜棗第六百八十八章 姐姐請你吃飯第一百九十六章 兩隻白眼狼第十一章一碗雞蛋羹第五百七十七章 月亮和你第五百三十六章 正統令旗第四百三十九章 人生八苦第一百八十四章 龜靈現第一百一十八章 靈溪大師和靈溪第七百五十五章 世間真無敵第五百七十六章 那個孩子第六百八十二章 風水堂第五百四十八章 蔣嶽中五分鐘第四百七十章 全都到了第兩百九十三章 自求多福第六百五十五章 蘇寧的決定第五百七十七章 月亮和你第一章靈官豬第七百八十三章 白柚再現第六百六十二章 步步爲營的柳三生第兩百一十九章 不想被取代第八十章 蘇家蘇寧第四百一十四章 六脈地魂第兩百九十一章 總部歷練開始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輕點第一百九十一章 失望和不失望第三百六十二章 妹妹坐船頭第兩百九十五章 崑崙規矩第二十九章 崑崙分運術第七十八章 毀你半境第三百零五章 倒黴的蕭賢第五十二章 喪事店第一百四十七章 裴姝和九尾第三百六十三章 大河向東流第一百三十五章 小葵花課堂第五百一十四章 陵園老人第三百六十九章 零花錢第七百零八章 她在我心裡第二十五章 透着邪啊第兩百七十九章 白先生白鍇第三百八十四章 四爺很滿意第四十二章 剃頭匠第三百八十章 主動找九陽第六百六十六章 天黑了第五百八十七章 邪龍寶地第一百八十五章 矮小老頭第六百一十一章 心湖再無月第四百一十八章 命格本相第三百五十五章 認妹妹第六百五十六章 死也不悔第四百一十六章 黃沙和大鳥第五百八十七章 邪龍寶地第三百二十三章 尋龍筆亮第七百六十五章 卑微孤長笑第兩百三十章 再回京都第三百五十九章 狗兒第六百五十三章 他睡了第兩百八十一章 有蜘蛛第七百零七章 動之以情第三百四十七章 緣由真相第四百八十五章 今天不下雨第六百五十八章 老來得子第七百三十七章 黑白兩人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白鵝第三百五十一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七百一十五章 他是我姜家的第兩百八十五章 我想當你姐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渡劫的十八層第六百八十章 唐靜月的憂慮第五百零一章 紫薇舉動第一百七十九章 蒼天饒過誰第三十四章 葉家往事第六百三十二章 紅鸞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