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三章 供筆與奉刀

武殿禁地,奉刀閣。

閣樓有九層,層層相連。

此刻,九樓之上,燃香寥寥。

孤長笑手捧合二爲一的“虛子推演”站在書架前,滿臉的鬱悶與氣結。

三萬年了,自當年的文武雙殿老祖搶得天書回來,好不容易的,憑藉與姜臨安的交易,他將上下兩冊的《虛子推演》完整湊齊。

本以爲能洞悉天命,繼承虛子留在書中的聖人感悟。

不曾想,書到手中三天,都快翻爛了,愣是一個字沒見着。

從頭到尾,一片空白。

所謂的聖人天書,那一句有緣人觀之,氣的孤長笑近乎吐血。

“有緣人,有緣人,什麼才叫有緣人?”

他急的抓耳撓腮,原地直轉悠道:“老夫能湊齊《虛子推演》,這還不叫有緣?”

“裝神弄鬼,白費我這麼多年瞎算計。”

嘀嘀咕咕的抱怨,孤長笑心煩意亂。

他甚至在想,早知如此,就該和段自謙交換些其它東西。

比如一千九百年前,在四大凶地之一的“斬聖谷”,有文殿弟子無意間撿到半塊龜殼。

普通的龜殼孤長笑自是不會在意,也不會羨慕。

但據趕回來稟報的武殿弟子交代,說那半塊龜殼上有法則之力覆蓋。

這世間能掌控法則者,必然踏入了半聖境。

三萬年前,妖魔兩界攻打仙界,無數仙人死在葬魔山脈。

當時的仙界有九位半聖,包括文武雙殿的兩位老祖,無一例外,全都隕落在斬聖谷。

與之陪葬的,還有妖魔兩界的九位半聖。

孤長笑天資尚可,或許不如姜臨安那般妖孽,但好歹身懷上品法相,八等仙軀。

能走到今天半聖第七境,一半靠的是自身的聰慧與努力。

而另一半,很大一分部要歸功於外界尋來的機緣。

第八式神通遲遲不得領悟,說不着急那是自欺欺人的鬼話。

孤長笑覺得自己需要契機,來自半聖,或是聖人遺留的物品,給予他靈感,讓他能邁出停滯萬年的艱難一步。

“唉……”

嘆息聲迴盪閣樓,他神色疲憊的走到窗邊坐下。

隨手將《虛子推演》擺在窗臺上,神神叨叨的念道:“知命之主,祖龍之主,聖人感悟,三份造化好歹讓我遇一份呀。”

“給人當三千年的保鏢,總不能白當吧?”

“指引,老夫不貪心,只求一丟丟的指引……”

話沒說完,霞光撲面而來。

《虛子推演》無風自翻,一頁頁的掀開。

接連天際的同時,法則急速運轉。

“這……”

孤長笑先驚後喜,猛的站起身來。

“咔。”

虛空破碎,無數顆細小顆粒組成水面泛波的扭曲光幕。

與此同時,天上降下兩道灰濛濛的影子。

一道投向無塵仙界的北邊,直指北域荒漠方向。

一道灑向無塵仙界的南邊,落於設有云梯陣法的長峽島附近。

足足維持了三秒,聖人指引當即崩散。

來得快,去得也快。

孤長笑口乾舌燥,呼吸加重道:“是,是知命與祖龍。”

“果然,這排名第一和排名第二的絕品法相一起入世了。”

“無塵仙界,爲何會在無塵仙界?”

“難不成真的與蘇寧有關?”

一把抓起藍皮線書,白髮老頭欣喜若狂。

無法成爲《虛子推演》的有緣人得到聖人感悟,是命中註定強求不得。

可若是能成功找到知命之主,他一樣有機會借對方的法相感知天命。

不說就此飛昇十六處大世界,這最起碼的打破自身梏桎,摸到第八式神通的門檻,想來輕而易舉。

“南北,上北下南。”

“哪個是知命之主?哪個又是祖龍之主?”

孤長笑皺眉思索,心急如焚道:“根據指引畫面給予的提示,北邊是個男人,南邊是個女人。”

“相貌看不清,身份難辨。”

“人在何地,多大歲數,一無所知。”

“旁人難以察覺這似有似無的法則波動,不怕他們壞我大事。”

“唯有段自謙,同爲半聖第七境,這突如其來的天地異變瞞不過他的感知。”

“南,或是北,老夫只能賭一次。”

“賭贏了,聖人大道有望。”

“輸……”

“呵,老夫不能輸,也輸不起。”

“尤其不能輸給段自謙。”

想至於此,孤長笑糾結犯難的心緒有了決定,沉聲開口道:“玄池,你去無塵仙界一趟,去找洛塵。”

“呼。”

風起人現,書架旁,有灰袍老嫗半跪在地道:“請老祖言明。”

孤長笑伸手虛擡,眼眸凝重道:“我找到知命之主了。”

滿臉疙瘩的灰袍老嫗不可置信道:“在哪?”

孤長笑眺望禁地黑夜,目光深邃道:“無塵仙界的南北,暫時摸不清哪邊是知命之主。”

“所以,我需要時間,拖延時間。”

姓武名玄池的武殿瘋婆子心下了然道:“段自謙。”

孤長笑臉皮發緊道:“是,你去找洛塵,讓他儘快封鎖華夏小世界。”

“這樣一來,即便段自謙擁有文殿至寶破界珠,也休想神不知鬼不覺的暗中找人。”

“待我去北面一探究竟,先確定那人的法相再做安排。”

想了想,他又接着補充道:“成與不成,總得一試。”

“反正無論如何,不能讓段自謙快我們一步找到知命之主。”

武玄池欲言又止道:“咱們與洛塵交情不深,他,他會聽我的嗎?”

孤長笑胸有成竹道:“相比文殿,無塵仙界顯然更願意交好武殿。”

“去吧,就說此事牽連蘇寧,相信他會答應的。”

武玄池躬身告退,身影融入夜色。

孤長笑自言自語道:“自謙兄,你被姜臨安的殺戮之術傷及神魂,實力有損。”

“光明正大的交手,三百招內你必敗。”

“以你謀而後動的沉穩性格,謹慎如狐的狡詐心思,嘿,這會怕是時刻注意着老夫的動向。”

“我去北,你往南。”

“我往南,你去北。”

“反其道而行,避免與我正面糾纏。”

“打的一手好算盤,妄想渾水摸魚。”

“兩條大魚,老夫不介意送你一條。”

“但知命之主,必須歸我武殿。”

等候半柱香,估算武玄池已抵達無塵仙界,且辦妥那件事。孤長笑這才一腳踏出,遁入虛空不見。

同一時間,文殿禁地“供筆樓”,段自謙懸浮半空,笑意陰森滲人。

第六百零三章 我不想害人第兩百六十六章 打翻了礦泉水第六百六十七章 仙執衛第五百四十二章 道火兒的想法第兩百九十一章 總部歷練開始第五百八十四章 好久不見第兩百零四章 我和蘇寧睡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渡劫的十八層第三百一十八章 貓聲淒涼第五百零一章 紫薇舉動第六百零三章 我不想害人第五百零二章 捱打的王長厚第三百一十九章 感情不能大度第四百九十四章 小嶽嶽第五百五十七章 你兇我第兩百七十六章 九陽又來了第四百六十四章 誰是姬青螭第四百二十章 三伯的謀劃第七百五十一章 半聖之力第兩百零一章 那一襲大紅袍第三百五十八章 靈溪的謀劃第五十一章 夜有星闌第四百零四章 邁入潭底第四百零二章 改變計劃第三十九章 觀亡師何青第兩百零三章 一點都不像第五百九十八章 底牌用盡第一百三十三章 白天鵝與癩蛤蟆第四十三章 有鶴鳴啼第七百五十九章 又多了一份記憶第三百七十五章 紫薇三寶第四百四十六章 感應地魂第五百七十二章 三個問題第六十三章 自毀命格第兩百六十二章 喜歡就是喜歡第三百零二章 勞動委員第五十六章 紙蟲生毒第七十八章 毀你半境第七百六十四章 長笑收徒第一百七十六章 不會怪我的第兩百七十一章 弱水三千第五百八十八章 鯉魚穴與幫忙第兩百八十二章 無間道第七百二十九章 轉變的喬晚棠第十七章紅鸞命劫第三百零一章 棒打落水狗第四百四十六章 感應地魂第八十六章 八卦一下第七十八章 毀你半境第三百一十五章 你不夠格第五百零五章 收點利息第七十九章 有個小姨第十八章以命換路第一百二十一章 缺個孫媳婦第兩百五十四章 有件東西第兩百三十一章 活寶師徒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其道而行的蘇寧第一百三十九章 河中有船第四百六十五章 我有同黨第三章十件功德第三百五十三章 自罰三杯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隻大白貓第七十八章 毀你半境第兩百零三章 一點都不像第五百二十八章 雷劫氣息第七百六十章 手段盡出第五百五十二章 第一次交手第八十六章 八卦一下第七百零九章 黃泥巴第四十章 萬人發第兩百三十二章 借一條龍鯉第五百二十三章 五個祖宗第兩百九十四章 苦力蘇寧第兩百二十七章 不一樣的莫爭第五百六十三章 真是巧了第兩百二十六章 你來我往第四百五十章 我在吃糖第五百七十四章 孩子的哭聲第六百六十四章 不渡劫的十八層第兩百一十八章 小情人師傅第六十一章 倒黴的陸藏第三十一章 逗靈溪開心第四百三十章 我叫易購第兩百一十三章 一隻大白貓第六百五十八章 老來得子第四百四十八章 花生和魚頭第八十九章 一起算賬第四百四十八章 花生和魚頭第一百六十六章 滿山毒蛇第五百九十五章 會苦一輩子第五百六十八章 貧僧給您送茶了第三百二十九章 蘇軾的詩第三百六十二章 妹妹坐船頭第四百一十八章 命格本相第六十一章 倒黴的陸藏第十四章有隻蒼蠅第六百九十七章 命懸一線第四百五十三章 找爸爸第七百二十一章 騷動不絕第六百三十五章 第一戰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