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四章 長笑收徒

前往北域荒漠的路上,十隻烈焰獅獸拉着兩輛寒鐵打造的厚重車廂在半空疾馳而飛。

速度很快,快到風聲呼嘯難見殘影。

這是一種力大無窮的妖獸,天生長有雙翅,擅飛行,不分晝夜。

仙界各方勢力皆有圈養,乃長途跋涉的絕佳代步工具。

此刻,第二節車廂內,蘇星闌百無聊賴的打着哈欠,手中捧着一本最低等級的“凝雨術”反覆練習。

自三個月前從無塵仙宮出發,夜以繼日的趕路,百萬餘里的路程勉強過了一半。

最開始,他還拖着旬盞閒聊,打聽荒漠的由來,文武雙殿的底蘊。

他這位臨時勝任的文書需要做什麼,有哪些規矩不能逾越。

恩,小心翼翼的,一肚子新鮮勁。

然而日子一久,別說旬盞受不了他的囉嗦,就連蘇星闌自己都覺得無趣。

天天坐在車廂裡,不是傻愣愣的發呆,就是陷入回憶思念華夏。

崑崙山上的生活,桃山村的日子。

師兄師姐,血脈相連的親人。

心情難免沮喪,又找不到親近之人訴說。

唯一能給他些許安慰的,是離開崑崙的那天,他從第四峰竹樓摘下的夏白柚的畫像。

時不時的被他打開,睹物思人,說着心底的悄悄話。

“白柚,做仙人真沒意思。哪比得上我無拘無束的崑崙三長老啊,想去哪就去哪,沒人管我,何等逍遙自在?”

“柳三生雖然不是啥好人,但當年收我爲親傳弟子時,什麼禁術秘術,一股腦的丟給我。”

“能學多少學多少,傾囊相授。”

“反觀現在,高深的仙術說我沒資格學,盡給我糊弄人的小把戲。”

“比如凝雨術,這玩意一學就會,一會就能施展,毫無難度可言。”

“剩下的燃火術,聚風術,喬裝易容術。哎,半天搞定。”

他低着頭,忿忿不平道:“天生自帶文武骨,柳三生誇我絕世之姿。”

“這尼瑪到了仙界之後,滿大街都是文武骨。”

“呵,欺負誰呢?”

他合上凝雨術丟在車廂角落,怪異的舉起雙手。

左手指尖綻放溫和的黃光,文氣纏繞。

右手指尖涌現凌厲的紅光,武氣升騰。

一文一武,映照着他憔悴的臉龐,眉心隱隱浮現一棵小樹。

光有枝幹沒有葉片的小樹,盡情吸收着文武二氣。

蘇星闌興致勃勃道:“白柚,瞧見沒?”

“文武骨常見,可還從沒聽說過誰能利用文武骨修煉出文武之氣。”

“我研究了好一陣,有意思吧?”

他嘚瑟的仰起脖子,笑容燦爛道:“暫時不知道有啥用,等我再摸索摸索,指不定能衍變堪比有情道的仙術。”

“呼。”

吐息悠長,蘇星闌順勢收斂文武二氣。

眉心亮着的小樹隨之熄滅,似乎長出了第一片嫩芽。

……

遠處虛空,將蘇星闌所有舉動盡收眼底的孤長笑驚的頭皮發麻,全身劇烈顫抖。

因爲激動,他扯爛了袖袍,彎着腰大聲喘息。

血紅的雙眸,像極了抓狂暴怒的老牛。

貪婪,興奮,炙熱。

知命樹,他看到絕品法相排第一的知命樹了。

那個同樣來自小世界的蘇家男人,蘇寧的親三伯,竟然是三萬年未出的知命之主。

洞悉天命,天生聖人。

一瞬間,孤長笑老淚縱橫,喜極而泣。

他找到了,賭贏了。

接下來,便是想盡一切辦法收蘇星闌爲徒。

“咳……”

迫不及待的,他鑽入車廂。

兩人大眼瞪小眼,不等孤長笑開口解釋,臉上遭人踹了一腳。

下一刻,堂堂武殿捧刀老祖,半聖第七境的超凡強者,被人跟小雞仔似的拎了起來。

“喂喂喂,有話好好說。”

“誤會,天大的誤會。”

“哎喲,別打臉行嗎?”

孤長笑抱着腦袋,大聲嚷嚷道:“蘇星闌,你叫蘇星闌。”

“我有事找你,正事,大事。”

某邋遢男人狐疑道:“你認識我?”

孤長笑捂着臉,涼氣直抽抽道:“我不僅認識你,還認識你的侄兒蘇寧。”

“砰。”

蘇星闌撒手,心懷戒備道:“你是哪一方的?找我做什麼?”

“不問自取視爲賊,不請自來視爲惡。”

“要不是看你年紀大了,不曾對我流露殺意,哼……”

後面的話,他沒有多說。

視線打量孤長笑,警惕十足。

老頭訕訕的乾笑,生怕惹惱了“自家寶貝徒兒”。

神通能否突破第八式,往後能否成就聖人,他全部的希望,武殿的未來,都寄託在這踹了他三腳,扇了他五巴掌的“不孝孽徒”身上。

有氣,不敢撒。

有火,不敢發。

盡力擺出慈眉善目的和藹模樣,笑的跟特麼狗尾巴花似的。

蘇星闌無語道:“你是傻子?”

孤長笑厚着臉皮回答道:“我是你師尊。”

蘇星闌懵逼道:“什麼?”

孤長笑亮明身份道:“老夫姓孤名長笑,武殿老祖,半聖第七境。”

“今日前來,欲收你爲徒。”

“只要你同意,洛塵那邊不成問題。”

見蘇星闌張大了嘴巴風中錯亂,孤長笑舉手朝天豎起道:“我以聖人劫數立誓,我所說的,字字當真。”

“怎樣?答不答應?”

孤長笑一本正經,期待萬分。

蘇星闌懶散抱肩,斜眼蔑視。

許久,他面露鄙夷的說道:“滾。”

孤長笑嚥着口水道:“再聊聊?”

“囔,咱們先理清事情的來龍去脈。”

“你不願拜老夫爲師,總得有個理由不是?”

“是嫌棄我不夠格,沒本事教你,還是看不上武殿?”

蘇星闌冷漠道:“瘋言瘋語,我是不相信你。

孤長笑如夢初醒道:“你懷疑老夫的真實身份?”

“行,那我證明給你看。”

說着,他五指鋪展,右腳輕跺道:“走。”

“崩。”

狹隘的車廂,虛空爆裂,呈現流動中的黑淵。

孤長笑抓住蘇星闌的右臂,從容踏入道:“你如今的位置,距離無塵仙界五十萬裡,耗時三月。”

“掌控凌駕於天道之上的法則力量後,用不了半盞茶,老夫便能帶你回去。”

“我這一生從未收過弟子,你是第一個,也會是最後一個。”

“拜我爲師,八百仙界無人敢傷你分毫。”

“誰敢動我孤長笑的徒兒,就是與我武殿爲敵。”

“哪怕是旗鼓相當的文殿,亦不行。”

第五百八十八章 鯉魚穴與幫忙第四百零一章 敢做不敢當第兩百零七章 眉心有東西第七百三十八章 與蘇寧有關第五百二十七章 苦到盡頭甘自來第三十九章 觀亡師何青第一百零八章 鐘鳴九聲第七百零三章 再見華夏第四百二十五章 我負責貌美如花第一百四十二章 報應不爽第一百四十二章 報應不爽第七百六十四章 長笑收徒第三百六十六章 坐下來談談第五百一十一章 井水待客第一百一十九章 大金鍊子第六百八十九章 聰明的靈溪第七百三十七章 黑白兩人第五百八十六章 十二年前第五百零九章 準備離開第七百二十一章 騷動不絕第七十九章 有個小姨第五百三十四章 英雄好漢第一百八十八章 棄子第七百八十六章 凰界邀請第五百八十八章 鯉魚穴與幫忙第兩百零二章 剪不斷理還亂第三百零五章 倒黴的蕭賢第七章天靈師第七百一十七章 最後的日子第三百九十四章 別吹牛第四百四十三章 十顆糖第四百零一章 敢做不敢當第一百二十九章 漫天神佛第三百八十五章 自願求死第七百四十六章 反其道而行的蘇寧第一百九十九章 你得好好的第七百二十九章 轉變的喬晚棠第兩百七十八章 看了不該看的第兩百零七章 眉心有東西第六百九十三章 小饞貓吃糖第兩百五十三章 寄陰胎第三百一十四章 胖球和貓第三十二章 她是我師傅第六百八十四章 卑鄙的蘇寧第五章你有多少錢第三百九十五章 不眼紅不嫉妒第六百四十八章 十一騰蛇殺第四十六章 對燈夜談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點都不疼第兩百七十二章 喝茶說話第兩百零七章 眉心有東西第七百零四章 絕不負你第七十七章 蘇家瘋子第兩百一十七章 你是女人第六十九章 喊我姐夫第四百五十章 我在吃糖第兩百零六章 九陽和汐月第六百五十六章 死也不悔第兩百三十九章 狸貓換太子第七百六十章 手段盡出第兩百七十一章 弱水三千第六百二十六章 如果我不在了第三百一十五章 你不夠格第六百三十九章 這世界,終有人要走第五百九十九章 悲催的夢白樓第五百零七章 劍門首徒第四百八十三章 早睡早起第一百五十六章 被困陣中第五百一十一章 井水待客第一百二十三章 互不相欠第六百六十七章 仙執衛第兩百九十八章 公平公正第五百八十九章 你不是蕭墨棋第一百四十三章 臨終託孤第七百零一章 受命於天第三百八十五章 自願求死第六百章 蚍蜉撼大樹第三百八十章 主動找九陽第一百八十六章 靈師第三眼第四百六十六章 她是我的命呀第兩百九十章 死着的安寧第兩百八十二章 無間道第三十一章 逗靈溪開心第三十四章 葉家往事第八十七章 自我救贖第六百五十九章 佟瞎子不能動第七十三章 貴族氣質第六百九十九章 龍凰現世第六百三十章 愛情像龍捲風第兩百一十八章 小情人師傅第七百四十八章 一觸即發的大戰第四百一十六章 黃沙和大鳥第三百九十四章 別吹牛第六十八章 夏有白柚第六十九章 喊我姐夫第九章大驚小怪第四百七十四章 半鬥和一斗第一百二十四章 爺爺的選擇第一百四十三章 臨終託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