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五章 卑微孤長笑

半盞茶後,無塵仙宮廣場。

蘇星闌神情木訥的遙望四周,彷彿置身夢境當中,久久無法回神。

三個月前,他跟隨旬盞自正門出發,夜以繼日的趕路,前往北域荒漠任職。

長達九十天的煎熬,枯燥無味,幾乎要了他半條命。

然而這一轉眼的功夫,他又回來了。

真真切切的站在無塵仙宮,伸手便能摸到當日踩踏過的地磚。

“假的吧?”

許久,他茫然彎腰,使勁揉動雙眼。

孤長笑忍俊不禁道:“真,比珍珠還真。”

蘇星闌挨個敲打白玉地磚,沿着小橋階梯緩慢往上走道:“爲什麼是我?”

孤長笑反問道:“爲什麼不能是你?”

長滿絡腮鬍且好幾個月沒有認真打理的蘇家男人腳步沉重道:“在我看來,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

“這裡不是華夏小世界,旬老頭說了,我擁有的文武骨在仙界極其普通,典型的爛大街沒人要。”

“撇開八百仙界不表,單說無塵仙界,像我一樣身懷文武骨的修行者,少說有好幾千人。”

“我有自知之明,看的清自己,分的清形勢。”

孤長笑坦言道:“文武骨多如牛毛,又有幾人能修出文武之氣?”

蘇星闌嗤笑道:“那是我閒來無事鬧着玩的,有個屁用處喲。”

“恩,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

孤長笑來了興趣,從半空飛落道:“天下無雙的文武二氣被你貶的一文不值,那麼請問何等傲人之資才能入你法眼?”

蘇星闌干脆道:“法相啊。”

“絕品法相,上品法相。”

“再不濟,也得撈個靠前一點的中品法相。”

“排名越高越離譜,天資越嚇人。”

“拿我侄兒蘇寧舉例,現任龍凰之主,被各方勢力搶破腦袋。”

“我親眼看到的事,難不成有假?”

孤長笑擠眉弄眼道:“與你相比,區區龍凰法相不值一提。”

“包括姜常唸的九足冰鸞,排名第二的源祖龍,統統得靠邊站。”

蘇星闌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回過頭道:“我是三歲孩童?很好騙?”

孤長笑正色道:“我說的是事實。”

蘇星闌屈指輕彈,劍氣衝入橋下水池。

濺起圈圈漣漪波散,靈魚爭先恐後的跳出水面。

孤長笑自顧說道:“老夫停滯半聖第七境足有萬年,遲遲不得突破。”

“此生,或許再無指望飛昇十六處大世界。”

“半聖,是步入聖人大道的門檻,同樣是無形中的梏桎束縛,專門爲我等準備的。”

“你不同,你天生聖人,洞悉天命。”

“我收你爲徒,可以算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別有用心。”

“但這份用心是個人私心,絕非害你性命的壞心。”

蘇星闌嘴角上揚,榮辱不驚道:“繼續。”

孤長笑放低姿態,屁顛屁顛的追上前道:“文殿老祖段自謙修的是光明正道,講究順應天命。”

“老夫修的是逆天之道,處處與天搏命。”

“他爲文,文主生。”

“我爲武,武主死。”

“一文一武,水火不容。”

蘇星闌若有所思道:“然後呢?”

孤長笑攤開右手,仙力凝聚道:“你看,這一柄長刀,武殿至寶武骨刀,是老夫的道心。”

“真仙境以下,本心在哪並不重要。”

“今日崇文,明日尚武,看心情轉變,並不影響自身心境生出執念衍變心魔。”

“真仙境以上,本心是一顆種子,深埋心底,等待生根發芽的那天。”

“這個時期,是至關重要的。”

“因爲堅守的本心將會影響你日後的修行之路,是一飛沖天,或是就此沉淪一蹶不振。”

“到了半聖境,本心提升爲道心,當年的小種子長成參天大樹,早已神魂相連。”

“道心毀,人滅。”

“道心有損,修爲大跌。”

“至於改變道心,那是萬萬不可能的。”

“文武雙修看似簡單,實則難如登天。”

“尤其是問鼎半聖境後,無論是誰,道心只有一個。”

“要麼文,要麼武,從未有人能凝鍊出文武二氣,一體相存。”

蘇星闌齜牙道:“你是半聖第七境,我是真仙一品,不能一慨而論。”

“我們倆之間差着華夏小世界到八百仙界的距離,一眼望不到頭。”

“你改不了的道心,在我這,只是本心。”

“本心本心,跟着心走不就行了?”

孤長笑似笑非笑道:“據我所知,你的本心可不止文武雙修。”

蘇星闌大方承認道:“對,有情道也是我的本心。”

“一心二用,三用,直接融爲一體,很難嗎?”

孤長笑羨慕不已道:“對你而言很簡單,可對我們來說,豈是一個“難”字能形容的?”

蘇星闌愁悶道:“搞半天,你是好奇我煉出的文武二氣。”

“神叨叨的,我還以爲……”

他一聲苦笑,倍感心酸的朝天吼道:“勞資還以爲自己天生不凡,擁有旁人看不到的絕品法相,引來半聖折腰,不惜一切代價要收我爲徒。”

“哎,你,孤,孤什麼笑的,你麻溜的,趕緊送我回去。”

“一天天的,別沒事找事做。”

“你不累,倒是替我考慮考慮啊。趕了三個月的路,我容易嗎?”

孤長笑黑着臉道:“是我沒說清楚,還是你小子故意裝傻充愣?”

“這世間,道心唯一,文武不相融。”

“集文武二氣於一身者,非聖人不能也。”

“文武二氣,它代表的不僅是你蘇星闌修行路上能一心二用,更代表你超脫天道約束,凌駕於聖人劫數之上。”

“這一點,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

“段自謙想不來,老夫求不到。”

他嗓音拔高,隨手設下隔音陣法道:“自三萬年前的虛子成聖以來,他身懷的法相知命樹再也沒在仙界出現。”

“曾幾何時,我與段自謙一致認爲這排名第一的絕品法相早就名存實亡不復存在。”

“直到蘇寧來了仙界,直到《虛子推演》突然給出指引。”

“直到一炷香前,我隱藏在虛空內,看到你凝鍊出本不該共存的文武二氣。”

“你眉心閃亮的小樹,是知命樹無疑。”

孤長笑神情嚴肅,鏗鏘有力的說道:“天地分陰陽,大道論文武。”

“旁人的法相,是天道安排。”

“而你的法相,是擇主而出。”

“誰能與你相比,誰敢與你並肩?”

說到這,一向以火爆脾氣出名的武殿老祖垂頭耷腦道:“星闌,實在不行,我給你跪一個?”

“權當求徒禮了行不行?”

第五百五十八章 佛理爭論第五百五十七章 你兇我第七百四十三章 青色羽毛第三百七十四章 兩筆交易第七百二十九章 轉變的喬晚棠第六百七十五章 修爲被廢第三百四十三章 差一點點第七百零三章 再見華夏第五百二十八章 雷劫氣息第六百零一章 再次算計第三章十件功德第六百七十八章 心神仍在第三百八十四章 四爺很滿意第兩百六十五 內媚之體第兩百零五章 我喜歡你了呀第一百八十五章 矮小老頭第兩百九十八章 公平公正第五百三十章 聊聊澹臺錦瑟第七百六十九章 十朵無暇花第七百五十九章 又多了一份記憶第三百五十六章 葉家旭維第三百五十七章 四大家族第七百零七章 動之以情第六百七十六章 大白鵝第五百一十九章 無分共白首第三百一十一章 被堵包廂第四百三十七章 祖師神魂第四百四十章 什麼是天第四百四十七章 身份暴露第六百三十二章 紅鸞劫到第四百四十一章 道火兒第五百一十八章 天外有天第六百六十一章 兩隻老狐狸的交鋒第七百六十九章 十朵無暇花第四百四十一章 道火兒第六百二十五章 四個問題第六百六十章 佟瞎子抵達崑崙第七百五十二章 師徒見面第七百六十三章 供筆與奉刀第一百三十章 同學矛盾第九十九章 賄賂裴川第三百九十二章 抵達崑崙第三百六十四章 打輕點第六百一十一章 心湖再無月第七百八十三章 白柚再現第二十六章 山下野狗第六百一十三章 一點都不疼第四百零三章 有愧蘇家第兩百四十四章 魂引入體第三百二十一章 青山茶齋第四百三十五章 進入幻陣第四百九十章 崑崙九長老第兩百八十二章 無間道第四百一十六章 黃沙和大鳥第六百零八章 黃雀在後第四十二章 剃頭匠第五百零一章 紫薇舉動第三十五章 死瘸子第六百六十五章 一個一個來第五百四十四章 活下來的九尾第五百一十一章 井水待客第四十九章 與鬼交易第六百八十五章 搞什麼鬼第四十五章 恩斷義絕第三百二十七章 紅魚的轉變第一百八十六章 靈師第三眼第六百七十九章 混進崑崙總部第五百三十三章 宮殿老太婆第兩百零三章 一點都不像第五百九十二章 你不配第四百九十一章 買房和買鎮第七百二十八章 小白兔和靜月第一百零二章 拖延時間第四章喊我師傅第五百九十八章 底牌用盡第十二章京都鬼市第七百零三章 再見華夏第七百二十七章 進入葬魔山第六百三十五章 第一戰開始第七十三章 貴族氣質第六十二章 饕鬄命格第三百九十二章 抵達崑崙第四百二十三章 生意興隆第三百五十一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兩百一十五章 是我對不起他第五百二十三章 五個祖宗第八章這年頭騙子多第六百零九章 薑還是老的辣第四百七十八章 我不想入魔第一百六十七章 等我回來第四百五十七章 京都局勢第九章大驚小怪第五百五十六章 一家之主第三百七十二章 借勢第四百四十九章 地魂的模樣第兩百六十二章 喜歡就是喜歡第五百八十三章 一畝三分地第五百三十一章 木棍和甜棗第六百一十八章 天要塌了第四百一十八章 命格本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