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鬼娶妻

我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窮小子,爲什麼這麼說呢?其實我的祖上還是很富有的,無奈家道在我爺爺那一代,就衰退了。房屋土地,輸的一塌糊塗。爺爺生性好賭,人們都說我的爺爺有一雙鬼眼,能於鬼神想通。在我看來,純碎扯淡。我認爲,凡是那些老到一定年齡的人,都特別愛迷信,好比我們老家,東三省這一帶,連結婚還要挑日子,所謂找什麼大仙。

本人不才,今年28歲,是個無名的地理雜誌編輯,至今光棍一根,體會不到結婚挑日子是什麼心情,按照傳統慣例來講,是有那麼個說道,當然,對於其他地區的風俗,不是很瞭解。聽說,僅僅是聽說,結婚挑日子,日子選的好,可以在典禮那天,一帆風順,大吉大利,可本人親眼看過許多是趕上陰雨天結婚的。或許啊,你們會認爲,哎呀,老兄,這你有好奇怪地,趕上下雨天,肯定他沒算命唄。當然,這裡面的問題我就不多說了,相信大家已經有答案了。

在我們那個小山村啊,曾有一位姓姜的風水先生,此人十里八村,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爲什麼呢?在鄉下也好城裡也罷,認爲風水,都是給人看陰宅地,但在21世紀的今天,則完全是看了陽宅,招財的擺個貔貅,大金蟬等等,據說擺放的位置還極其講究呢。但這話題,今天我們不談,後文我會繼續和大家探討。

剛提到那位姓姜的風水先生,對於他,我還是蠻有印象地,他和我的爺爺交情甚好,或許也是因爲太好,纔有了後面的事情,那是我18歲生日那一天,爺爺說,要去鄰村姜爺爺那,給我領份神秘的禮物。我當時不是很懂他老人家的意思,可就在那天,直到現在,我的爺爺消失了,無影無蹤,十年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包括那個姓姜的風水先生。

事後,我想起了我生日前一天的那個奇怪的婚禮,那小媳婦是我們鄰村一戶姓田的姑娘,雖說長相不是太出衆,但在我們這一帶,也還算是個大美人了。

由於姜老先生,一生只看陰宅就是墳地。所以當田家人找着幫算吉日的時候,姜老先生很不情願的說。

“唉,我老漢只給死人看地穴,從來不看陽間人的紅事,你們還是另請高明吧。”田老爺子,卻死活不肯走,非要在這讓姜老先生給選吉日。這姜老,沉思片刻。

“既然如此,請把令千金請來,讓我看看。”這田家女人一走進屋,姜老先生,就不住的去打量這位女人,不消一刻,便陰沉着臉,對田老先生說道:

“陰曆十五,是你女兒的吉日,你快回去操辦吧。”田老聽後,大驚失色:

“這個姜先生,你看現在陰曆正值七月,本身就是所謂的鬼月,你怎麼說十五是吉日呢。大家都知道嘛,這陰曆七月十五可是鬼節啊。”

“你若不肯,可以另尋他處。”說完,姜老爺子就下了逐客令。

我原以爲,事情就此結束,然而讓我,不,可以說讓整個大壩村都驚訝的是,田家果真按姜老的意思去辦了。鬼節嫁女兒,當地人認爲實爲不吉,可大夥都不知道這田家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婚禮如期在陰曆七月十五舉行,我也跑去湊熱鬧。這天,天氣很好,藍藍的沒有一朵白雲,按當地習俗。婚慶當天萬里無雲,意味着,順順利利和和美美,田家大娘樂的臉上笑開了花。從衆人的口中我得知,新郎是離此地很遠的名爲天乙村的一個小夥子,具體做什麼的,就不知道了。我抓起一塊喜糖,剛要塞進嘴裡,爺爺一下抓住了我的手。

“千萬別吃,這裡的任何東西。”我疑惑的望着爺爺,在後來我不知道怎麼的就暈了過去。事後聽隔壁的二蛋子說,那天幸好我什麼都沒看到,不然肯定嚇死。

從那以後,每逢七月十五,我都會想起這件事,甚至覺得爺爺的話很怪異,還有我是怎麼暈過去的,此後爺爺又去了哪裡,包括那個村子,一夜間,數十口人不翼而飛。全都活不見人,死不見屍。那以後,我考上了大學,就再也沒有回去過。每每回想起這些,我的心情低谷到了極點。

午夜,我煮了一碗湯圓,獨自在家欣賞者正月十五的燈節,窗外燈光晃動,擁擠的人羣還沒有完全散去。看了一會,回到自己的牀前,打開了手提電腦,做我的編輯工作,不斷的整理這資料。發現電腦下方的小企鵝閃啦一下,我苦笑,這大半夜的,難道還有和我一樣的守在電腦前的孤獨人,打開一看,二蛋子,這小子自從當年分開後,就沒見到過他。我急忙打開消息去查看。

“郝東,你在哪?這是我的手機號碼,方便的是時候給我打過來。”我接了杯白水,拿起一旁的手機,按着號碼,撥了過去。

“喂,你好?”

“二蛋子嗎,我是郝東,你小子怎麼跟幽靈似地,從哪冒出來地,聽說你現在近了重案組,怎麼,”我話還沒說完,二蛋子就打斷了我的話。

“東子,你現在在哪呢,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你,其他的見了面在談。”

“哦,好,我把我的地址發給你,你接收一下。”

二日後,我悠閒的在辦公室抽着煙,構思着下期的雜誌,門外走進來一個高大的男人。皮膚黑黑的,小平頭不過幾乎都是禿的,濃濃的大黑眉毛,一雙丹鳳眼,一身休閒裝,藍色運動鞋。看到我,緊緊握住了我的手。

“東子,好久不見。”說完,對面的人爽朗的笑了起來。

“我說二蛋子,你還好意思說,這些年,哥們可沒少打聽你的消息,可你怎麼就像人間蒸發了似地呢。”

“唉,說來話長,對了,東子,我需要你幫我個忙?”

“喲哈,有事你來找我啦,我說,你小子,怎麼也那麼勢力呢。”

“哈哈,怎麼會,哥哥我這些年,也不是有意躲着你,只是公務在身,不方便與親人聯繫,這不剛退下來,就緊着跟兄弟黏糊不是。”說完,二蛋子看了看四周,把辦公室的門關了起來。

“二蛋子,大白天的你關門幹嘛,一會老闆看到了,會扣我工資的。”

“你小子少貧嘴,還扣工資,我跟你說啊,我需要你幫我找一份十年前大壩村的地理圖。”

“什麼?村裡的地圖,哥哥,你該去當地派出所啊。”二蛋子見我疑惑,把嘴貼近我的說。

“知道地獄的洞口嗎?”我當時就愣了。

“你,你怎麼知道。”

“嘿嘿,別忘了我是做什麼,考古界近期發表的有關鬼洞的報道,我可看過。而且你發現沒,那個遺址很像大壩村的地形,雖說荒廢了十年之久,但我依稀還記得,沒錯,準是那。”

“我說二蛋子,你該是有覺悟的人吧。怎麼,你也惦記這那批黃金。算了吧,連考古教授,都沒法子打開那個什麼鬼洞,你就是有了圖,又能怎麼樣。死心吧,爲了這,都死了多少人,兄弟我是爲你好,別說我搞不到那種機密的圖紙,就是有,我也不能眼看這兄弟你往下跳是不是,咱倆可是光腚的娃娃。”

“兄弟,我的好兄弟,你把哥哥當成什麼人啦,區區黃白之物怎麼能動我的心,難道你不覺得十年前在大壩村的那場婚禮,不對勁嗎,我的表姐,就是那田家嫁人的閨女,他們一家不明不白的當天下午的都死去了。晚上卻突然復活,還辦了喜宴,那新郎我怎麼看都不對勁,還有當時的姜老爺子,甚至你的爺爺,爲什麼不然咱倆吃那天的東西。又爲什麼第二天整個村子裡的人都不見啦,你不想知道真像嗎?”

我呆呆的坐在椅子上,手中的煙燒到手指時,纔回過神來。

“哥,你難道懷疑,我爺爺是兇手,殺了數十口人的殺人犯,可爲什麼啊,我爺爺只是好賭而已,跟村民不會有什麼衝突啊。何況,我當天自己怎麼回到家的都不知道。”我的語調輕的連自己都聽不清了。

“兄弟,哥哥我可沒那麼說,現在一點線索都沒有,我們只有找到那個洞口,查看裡面的東西,才能下定論,在說當初,公安調查時,根本不讓咱們進前不是嗎。如今已經十年啦,誰還理會那個村子,大家現在路過那個村子,都會饒着走,人們都說那是個鬼村。”

“什麼?鬼村?等等,我想起來了,那次娶親前一天,爺爺在書房裡嘆息過,說什麼,千年一大劫,還說什麼鬼要來人間娶妻,還有什麼,我就記不清了,本想問問他什麼意思,可是,卻在也見不到他人啦。也不知道這十年來,他是否還活着。”二蛋子,一把抓起我的脖領,嘲我吼道:

“什麼?你說什麼,鬼娶妻,鬼娶妻,哈哈哈哈,這下子全對上了,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就一定是那裡。”還不等我說什麼,門外有人推門,露出個腦袋,對我吼了句:

“工作期間不許關辦公室的門,要我跟你說幾次啊,東子,還在房裡亂喊,做什麼夢呢。”

我趕緊對主管解釋了一翻,總算是把他打發走了。

第三章 手冊第十九章 九尾的由來第八章 五彩石的淚第三十章 刻骨銘心的痛第三十章 刻骨銘心的痛第十五章 茅山後人(下)第十八章 愛跳舞的狐第二十九章 馬嵬坡的悲歌第九章 失蹤第七章 守護神第二十九章 馬嵬坡的悲歌第二十四章 隱藏的危機第一章 鬼娶妻第二十三章 真人現世第九章 失蹤第二十三章 真人現世第十八章 愛跳舞的狐第十九章 九尾的由來第二十九章 馬嵬坡的悲歌第二十八章 毒娘子第一章 鬼娶妻第十八章 愛跳舞的狐第六章 地獄之門第四章 鬼村第十一章 石室第三章 手冊第二章 猝死之花第二十章 惡靈第五章 佛頭第二十一章 真愛無悔第二十二章 離體第二十九章 馬嵬坡的悲歌第二十七章 婆娑螺(下)第七章 守護神第一章 鬼娶妻第二十五章 真正的較量第十八章 愛跳舞的狐第十八章 愛跳舞的狐第二章 猝死之花第七章 守護神第一章 鬼娶妻第二十七章 婆娑螺(下)第二十三章 真人現世第二十章 惡靈第二十二章 離體第二十四章 隱藏的危機第二十七章 婆娑螺(下)第十九章 九尾的由來第二十五章 真正的較量第六章 地獄之門第二十八章 毒娘子第七章 守護神第二十章 惡靈第六章 地獄之門第二章 猝死之花第二十三章 真人現世第二章 猝死之花第四章 鬼村第四章 鬼村第十九章 九尾的由來第十四章 茅山後人(上)第十五章 茅山後人(下)第十三章 深山鬼影第二十三章 真人現世第六章 地獄之門第二十八章 毒娘子第十章 橫屍第十三章 深山鬼影第二十六章 娑婆螺(上)第二十七章 婆娑螺(下)第六章 地獄之門第二章 猝死之花第二十八章 毒娘子第一章 鬼娶妻第二十七章 婆娑螺(下)第一章 鬼娶妻第二十章 惡靈第三十章 刻骨銘心的痛第十八章 愛跳舞的狐第二十章 惡靈第二十二章 離體第二十五章 真正的較量第八章 五彩石的淚第二十五章 真正的較量第二十七章 婆娑螺(下)第十八章 愛跳舞的狐第五章 佛頭第四章 鬼村第三章 手冊第八章 五彩石的淚第六章 地獄之門第十四章 茅山後人(上)第六章 地獄之門第二十章 惡靈第八章 五彩石的淚第三章 手冊第六章 地獄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