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三十七章 纔要出發的人們

原本被深淵大君們追殺的男人,好像忘記了原本的目的地,反過來獵殺起受大君召喚而來的惡魔們,併吞噬着他們的血肉。而且原本不受控制的權能,像是被找到了規律。某人逐漸取回控制權,也有了施法的動作,儘管只是用一些簡單的小魔法。

這樣的行動,反而讓大君們更加沒有插手的理由。因爲對方明顯陷入一種瘋狂之中,朝着墮落的道路愈走愈近。他們唯一能做的,就是不斷獻上祭品,推波助瀾。

與此同時,天還沒亮,就起了個大早的少女們,在看到她們老師的留言後,是不慌不忙地準備着。反正那個男人的恣意妄爲,也不是第一天了。身爲學徒的立場,也不可能命令他做什麼。

兩個少女慢條斯理地準備着,包括從首棺室中將這個家最重要的中樞控制系統給解下來,準備帶往深淵;還要進到廚房裡準備早餐。因爲東西帶往深淵相當麻煩,所以以往大家都會先吃。不過這一回她們老師先走一步,所以得要幫那位準備便當才行。

等到早餐準備的差不多了,就是他們姊姊大人起牀的時間了。自律的巫妖不需要別人叫,當然也不用鬧鐘之類的東西。預計什麼時候起牀,只要到點她就會自己醒來,分秒不差。

芬會花一點時間洗梳,整理一下自己。畢竟現在的身體已經是活着的肉身了,不像以前就一副骷髏架子。要乾淨,直接泡強酸。下去再起來,什麼髒污都會不見。現在可不行,從頭髮、指甲、牙齒,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需要小心照顧的。

認真打理自己,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最主要這當中的樂趣,是過去幾百年的生活所不曾體會的,所以芬很享受這樣的時間。等到打理好自己,到餐廳用早餐時,巫妖才從兩個少女口中得知,她們那個不負責任的老師已經先行一步,自己跑到深淵去了。

聽到這個消息時,芬只是“喔。”了一聲,並未多作表示。她很清楚那個男人的實力,也無法想象那個膽小鬼會讓自己陷入危機之中。所以芬很放心地細嚼慢嚥,享受由兩個少女精心製作的早餐。

自從那位女侯爵的僕役們來到這個家中,因爲人數衆多,三餐也不再由兩個少女掌勺。另一個理由則是那些高貴之人,不放心吃外人經手過的東西。

雖然說看起來女侯爵本人不在意,但她身邊的人可是在意的不得了。而大部分時候不講究吃的男人,也就隨之任之。也因此,大家就少了不少口福。那羣人自吹自擂的貴族菜餚,大概是比豬食要好一些而已,還算人吃的。但跟兩個手藝被鍛煉出來的少女相比,那是天壤之別。

直到最近,因爲大半夜的就要準備前往深淵,時間實在是太早。那位女侯爵不在出行的名單中,當然也不會早起。那羣自認爲忠心耿耿的僕人也就沒有堅持非要自己處理食物,這也才解放了廚房。

兩個少女重新回到廚房後,即使是最簡單的早餐,也是相當美味。芬當然多花了一點時間,在品嚐這久違的美食上。至於到現在,都還不習慣身體需要進食的原縫合屍史東,則是吃什麼東西都像在吃豬食一樣。看他不嘗味道,囫圇吞棗的模樣,芬只覺得暴殄天物呀。

用完餐,意猶未盡的芬施施然前往閃現大廳。這裡是和世界樹領域中,相同規格的固定式閃現術傳送魔法陣。建造這個魔法陣的各種材料,是由木精靈部落和精靈王國提供,目的當然是方便他們的人來往聖城埃斯塔力,和他們各自的部落與王國。

對已經熟悉閃現術的兩人來說,以這個魔法陣作爲出發點或目的地,其實並沒有什麼差別。就一個儀式感吧。從傳送魔法陣出發,抵達傳送魔法陣,總好過莫名奇妙的來,或莫名奇妙的離開。

出發的人當然有芬,在場唯一可以使用閃現術的巫妖。兩個荳蔻年華的少女,主要是去做苦力……還有原縫合屍,前黑暗軍團禁衛軍團長史東,負責搬包括首棺在內的東西,就一個苦命的搬運工。

一行人來到閃現大廳的傳送魔法陣之上。芬只晃了一眼,沒多做確認,便發動閃現術,帶領衆人前往深淵。

本該是很普通的日常,接下來的事務和前幾天一樣,就是各種觀察、記錄,趁空還整理一下記錄內容,讓回家之後的工作少一些,多點自己的時間。

但今天一抵達,就給了衆人一個教訓。腳底下失去支撐的地面,所有人直接成自由落體往下掉。

幸好這羣人都不是什麼冒險新手,尤其兩個少女,在她們老師的特殊指導──某人從不說這是坑人或惡作劇,──之下,應對突發狀況可是有相當多的經驗。發覺自己腳下無物,成墜落的狀態,兩人直接一個羽落術加持,直接輕飄飄地落到一片廢墟上。

而芬跟史東兩人,什麼魔法也沒有加持,直接落地。膝蓋只一屈,便安安穩穩地雙腳站定。

到來的四人,目瞪口呆地看着周邊的斷垣殘壁。哈露米最爲直接,來到芬的身邊便問:“姐姐大人,妳確定我們來對地方嗎?”

“只要是來過一次的地點,我是不會出錯的。”這雖然不是閃現術的特性,但憑芬的記憶力,這種事情是不會犯錯的。

“那麼……這邊發生了什麼事情?城堡怎麼了?還有,老師呢?”哈露米問着所有人都想知道答案的問題。

衆人認真觀察這座深淵中的城堡,已不復昨日的風光。主堡的部分崩塌大半,只剩下小部分的建築殘骸。原本用來觀星的天台,當然全部不見了。城堡的城牆也是一樣,隨着主堡崩塌得位置,該方向的城牆也全部不見,甚至連這處懸崖邊的飛地,也崩落了一部份。

殘餘的城堡,同樣是搖搖欲墜。要是某人在場,他會這麼評價:就別修理了,蓋新的比較快。

很可惜,那人不在,沒人可以體會這句話中的嘲諷。所以更應該把那個男人找回來,要不就太寂寞了,不是嗎。

也許芬對於環境的掌握,不像某人到達變態的程度。但對一個曾身爲魔王的巫妖而言,也是到達鉅細靡遺的水平。要在這片廢墟中,找到這裡最強的惡魔,本地的惡魔領主沙賓,並不是件難事。只三兩下,芬就定位了在某處瓦礫堆下的惡魔。

二環學徒級魔法──旋風術由一個巫妖施展,會是什麼樣的效果?

只見芬青蔥般的玉手輕揮,一股無可阻擋的狂風當即將地上的瓦礫沙土給吹上天。甚至連城堡殘餘的部分和城牆,也一併被吹垮。即使如此,也還沒能將惡魔沙賓救出來。

因爲接下來的工作相當簡單,所以芬沒有繼續插手,只是命令着史東朝某個地方挖掘。在原縫合屍的怪力協助下,芬一眼就看到沙賓露在外的手臂。

閃現過去後,芬將那手臂一提,就將昏迷中的惡魔沙賓給救了出來。而對方死不醒的時候,按照芬流派的魔法喚醒術,就是不消耗權能的一連串巴掌,直接把惡魔沙賓給打醒。因爲再不醒,很有可能直接被打死。

“呸,呸!”一睜開眼,沙賓就感受到全身的不適,以及滿嘴的灰。他看着把他救出來的巫妖,半晌說不出話來。

是說巫妖也沒有等多久。不耐煩的她搶先用深淵語問道:‘惡魔,這裡究竟發生了甚麼事?還有,那個人類呢?”

總算恢復一點精神,沙賓心有餘悸地說:‘我不知道他做了什麼,我只知道他招惹了一大堆不該惹的人。然後就被圍剿了。’

‘圍剿?誰?’芬簡潔卻不失犀利地問道。

‘大君,無數深淵大君。就那個數量,讓誰察覺了,都會感覺到絕望吧。就算是那個魔法師,他也沒有例外。’想起前事,沙賓就微微打着顫。

考慮到繼續逼問,大概也不會有什麼自己想聽的答案,所以芬放棄繼續問那個明顯嚇到的惡魔。反正有幾件事情已經確認,首先,那個男人應該還活着。第二,對手是深淵大君;他們好比迷地的神靈。既然人還在,沒有被埋在這大片的瓦礫中,那就趕緊把他找出來吧。

打定主意,行動派的哈露米就要往外跑。芬一把就撈住對方的後背,說:“不要着急。妳老師有句話,緊事緩辦。愈是緊急狀態,就愈需要冷靜面對。急忙忙的,做什麼事都不會順利。”

“可是姊姊大人,我們早點出發,不是可以早點追到人嗎?”心急的哈露米問道。

“是這樣沒錯,但是妳覺得我們現在的狀況,適合打架嗎?”芬反問。

這時哈露米纔想起,她們所攜帶的物品與裝備,並不全是適合冒險或戰鬥用的裝備。她焦急地問:“那我們要怎麼辦呢?”

“先回去一趟吧。把打架用的傢伙全部帶上。接下來,可不是悠哉遊哉的休閒時間。”芬如此說道。

一行四人當即閃現回了聖城的家,放下那些臨時的行囊,在整備一番後,重新來到深淵。衣服還是原本的,因爲這幾套用魔法絲綢所製作的衣袍,可是迷地最頂級的裝備;想找到更好的,困難呀。至於其他近戰、遠戰用的武器,當然是全部帶上。

一般人這時會將視線放在哈露米身上。因爲她所使用的幾項武器,全都是以世界樹爲材料所製作。但明白人會把注意放在卡雅身上。準確一點說,是那把比少女身高還要高的武器。重型狙擊槍‘有我無生’首次出現在聖城安斯塔力以外的地方。

第五百三十章 帝國的工房第四百九十二章 老鄉?第七十七章 秤斤論兩賣東西第二百五十八章 善後?第六百五十一章 修正的方向第三百四十七章 再回鐵城第六百七十一章 合作第四百一十五章 夢幻般的禍害第三百八十三章 墜落第四百五十章 孽第二百五十二章 黑暗時代終結的秘辛第七百零一章 帝國後續第一百五十八章 學院規劃第五百八十七章 魔多第四百二十六章 攤牌第七百六十五章 起源?第十二章 過日子第七百二十一章 織造第四百一十二章 迷地的跑團第一百七十九章 雷昂區的客人第五百五十八章 邀請第三百四十九章 意外來客第五百一十六章 席德號第八百一十九章 暫歇第一百二十四章 第一場夢境第三百六十章 白薔薇商會第三百二十八章 前進的準備第四百一十六章 尷尬的氛圍第七百一十七章 防禦性能實驗第六百一十八章 空間迷宮第三百二十五章 銀鬚部族第五百九十八章 遺憾第一百九十三章 學院的一環考覈成果第二十八章 迷地的天文第四百七十五章 遲來的援軍第七百五十九章 線索第三百七十八章 善後第七百九十二章 王國之弊第八百二十九章 收徒第三十二章 武器間的藏品第四百九十四章 盜賊來襲第七百一十二章 煉化陣第四十六章 泊船的請求第三百零四章 生命之湯第四百八十八章 靠港休憩第三百九十章 病倒的少女第八百四十四章 改造計劃第六百四十四章 迴歸迷地第一百一十七章 位面戰爭預備第十九章 異界魔法版快炮第三百零七章 生命轉化儀式第八百零一章 結盟第七十一章 論壇上的討論第二百一十七章 愛如潮水第二百七十三章 探索高維世界第三百二十九章 瑕疵品第五十三章 魔法塔的千年星圖第五百三十五章 第二夜第六百八十四章 談妥條件第四百七十八章 巫女塔第六百九十五章 你仍是你嗎?第四百三十八章 王國的未來 二第六百三十四章 貓聚會第三百二十四章 前進地底第三百八十二章 初試第七百七十九章 亡靈生物第四百章 派亞特海梅的文化第二百八十二章 世界樹晉級第三百九十三章 精靈王國第四百三十五章 M134第一百六十八章 惡錢第二百一十九章 威脅第五百零九章 誤算第一百四十二章 戰後影響第三百三十三章 威脅來源的推論第二百一十四章 把悲傷留在昨天第二百一十七章 愛如潮水第四百七十二章 作客他處第二百四十三章 最大的慈悲第七百二十五章 訂製目錄第五百一十二章 所謂的‘沒大事’第五百九十八章 遺憾第一百七十九章 雷昂區的客人第三百六十一章 奧德麗夫人第八百一十五章 惡魔烏邦第四百零九章 王國議事第六百二十二章 和平的契機第三百四十二章 靈魂之戰第六百四十七章 魔王子第七百四十九章 貴族的需求第三百九十六章 脆弱的驕傲第二百七十章 離開山棱城第七百八十四章 三個境界第四百九十九章 科倫波港第七百四十九章 貴族的需求第四百二十三章 間諜之眼第八百一十七章 蓋烏斯第六百四十七章 魔王子第六十九章 戰場的清理第一百五十章 五聯城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