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0 加入

返回洞府的莫求沒有停留,立即開始加固自家洞府的陣法。

說與柳無傷的話,自不能作數。

他很肯定。

那‘五爺’施展的,就是太乙神雷咒!

就連秘傳神通太乙神雷咒都能泄露,說明太乙宗也不安全。

至少。

宗門內也有心懷叵測之輩。

既然被自己不幸碰到,安全起見,還是加固一下洞府爲妙。

他這洞府本就是一位金丹宗師的潛邸,陣法了得,又經由多年完善。

相信就算是金丹宗師親臨,應該也難以輕鬆破開。

正好。

他又入手了一套不錯的陰奎大陣,可以爲洞府再加一層防禦。

立下陣法,莫求就不再出門,潛心修行。

一晃。

就是月餘。

這一日,大師兄謝流雲緊急傳訊,把他召到純陽宮。

“莫師弟,快來!”

跟隨對方進入後方一處偏殿,映入眼簾的,赫然是一塊堅冰。

冰中立有一俏麗女子,手掐印訣,眉頭緊鎖,渾身氣息陷入定滯。

卓白鳳!

“師弟。”謝流雲示意:

“看出什麼沒有。”

“嗯。”莫求眯眼,來回審視堅冰:

“看樣子,卓姑娘遇到了什麼危險,以秘法把自身封存在這塊玄冰之中。”

“這玄冰,與她氣機相連,堅不可摧,怕是某處**冰脈處得來。”

“師弟法眼無差。”謝流雲點頭:

“我們正是從一處地底水脈處尋得此女,她當時已順水而下上百里。”

“嗯。”

說到此處,他側首看了眼莫求,眼帶深意道:

“圍殺她的人,非比尋常,就算是白師妹出手,也未能建功。”

“反倒是幾位師弟師妹,皆有受傷。”

“甚至若非那幾人着急逃離,又畏懼宗門報復,怕是會有人遇難。”

莫求面色一肅。

白小柔可是乙木宮道基境界的大師姐,只差半步就是假丹高手。

有她出手,竟也沒能拿下對手?

念頭轉動,他心中難免有些慶幸,好在當時自己及時退出。

若不然,後果難料。

想到此處,莫求又皺眉開口:“卓姑娘是北斗宮的人,就算出事,似乎也輪不到我們插手吧?”

“這……”謝流雲面色微變,頓了頓,方慢聲開口:

“內峰天長老親自開口,讓此女在純陽宮安頓,我等負責處理。”

“哦?”莫求挑眉。

看樣子,宗門內也有人察覺到什麼,有意撇開北斗宮所在。

“師弟無需多想。”謝流雲道:

“巡山祭禮在即,作爲專攻殺伐的北斗宮一脈,也無心理會他事。”

這話,他自己似乎也不怎麼相信,急忙轉移華裔:

“你先看看此女情況如何,我叫了幾位師兄弟過來,都是束手無策。”

“好。”

莫求點頭,目泛靈光細細看去。

良久,方纔收回視線:

“卓姑娘施展的秘法極其了得,竟能封鎖渾身氣息,在垂死之際,身魂定滯,因而雖身受重傷卻始終保留了一絲生機。”

“此法,倒是與我知曉的一門醫術有異曲同工之妙。”

“能不能救醒?”謝流雲雙眼一亮:

“她應該知道某些事,對宗門來說十分重要,師弟若能救治,宮內有重賞。”

“能救是能救,但很慢。”莫求開口:

“卓姑娘現在的情況十分特殊,快速喚醒,只會毀掉她僅存的生機。”

“需,緩緩圖之。”

謝流雲問道:“需要多久?”

“快則五六年,慢則一二十年也有可能。”莫求開口,見對方面色變換,又道:

“當然,如若是有金丹宗師出手護持的話,速度能加快一些,但一年半載定然醒不過來。”

“金丹,一年半載。”謝流雲面露沉吟,片刻後,才緩緩點頭:

“能救醒,就盡力而爲,師弟請出手吧!”

“好。”

莫求點頭。

…………

“師弟妙手!”

偏殿內,謝流雲端坐正中,目帶驚歎看向面泛疲憊的莫求:

“我聽言老說師弟醫術也極其高明的時候,心中還是半信半疑。”

“今日,算是見識了。”

“師兄過譽。”莫求搖頭:

“卓姑娘的情況,恰好與我所學有共通之處而已,算是僥倖。”

“這可僥倖不得!”謝流雲音帶讚歎:

“師弟煉丹、醫藥、陣法,乃至御劍,都極其了得,真是讓人佩服。”

“唔……”

“我聽柳師弟說,莫師弟不打算參加這次的巡山祭禮?”

“不錯。”莫求點頭:

“莫某修爲不足,去了也無大用,倒是修行方面,快到關卡。”

“委實不願浪費時間。”

“關卡。”謝流雲眼神閃動:

“看樣子,師弟快要道基中期了,不知預計能用幾年突破?”

“這……”莫求面露沉吟:

“三年、五年,當差不多。”

“三五年。”謝流雲聞言一笑:

“這似乎並不耽擱巡山祭禮,如若能在巡山立下功勞,怕是反而能節省時間。”

“嗯!”

他肅聲開口:

“師弟,你身懷如此醫術,如若不參加巡山祭禮,怕是宗門一大損失。”

“不若,一同前去?”

如若只是精通煉丹,不去也就不去了。

畢竟萬一在巡山途中損失一位煉丹師,對純陽宮來說得不償失。

但,一位醫藥大家,就不同了。

巡山祭禮並不安全。

相反,極其危險,甚至就連金丹宗師,都未必能確保自身無恙。

畢竟。

雁蕩山脈裡的邪修,不會眼睜睜的看着自家被人掃蕩。

天邪盟的人,更加不會老實。

這時候有位精通醫藥的同門跟隨的話,關鍵時候,可以救命。

莫求皺眉,沒有吭聲。

他早已說過不參與此事,且已得到應諾,此即心中難免不喜。

“這樣!”謝流雲略作沉吟,道:

“如若師弟願意同去的話,我可以自李前輩那裡討來一枚六轉歸元丹。”

“這一枚靈丹,足可抵去師弟一年苦修,如何?”

莫求挑眉,面泛意動,見謝流雲更是一副不打算放過他的打算,隨道:

“三枚!”

“不可能。”謝流雲面色一變:

“此丹如何難得,師弟你應該清楚,就算是我都未必能入手。”

“那就算了!”莫求一臉遺憾的搖頭。

“別!”謝流雲牙關一咬:

“兩枚!”

“最多隻有兩枚!”

“師弟,你身懷如此醫術,不參加巡山的話,真說不過去。”

“就算我答應,怕是宗門前輩也不答應,到時候你一樣要去。”

莫求眉頭皺起,頓了頓,方無奈點頭:

“兩枚,但需提前給我。”

“這……”謝流雲面泛遲疑,見莫求神情變沉,當即咬牙點頭:

“沒問題!”

…………

流光飛掠,落向涼山洞府。

雲霧飄散之間,莫求不做絲毫停留,徑自穿過一面石壁,在石壁上留下道道水面似的漣漪。

返回洞府,他略作沉吟,就朝着放置天雷劍的密室大步行去。

巡山祭禮,還有七日就要開始,留給他的準備時間已然不多。

“嗡……”

石門打開,刺目的雷霆不時跳動、閃爍。

目視那宛如一團雷光的飛劍,莫求眯眼沉吟半響,猛然一掐印訣。

閻羅封寶訣!

神念、法力相融,化作道道絲線,朝着天雷劍裹去。

一層層、一道道,好似無形的布帛、蛛網、蠶繭,把周遭雷霆朝內緩緩壓縮。

不知過了多久。

“收!”

猛然一聲低喝,場中的天雷劍突然一顫,化作一枚拇指大小的赤白丹丸。

丹丸輕輕一個彈跳,就沒入莫求口中,沉入丹田。

丹丸不大,卻重於萬鈞。

莫求當即悶哼一聲,體內法力瘋狂運轉,朝着丹田處匯聚。

短短片刻。

他身上的氣息就跌落足有八成,大半修爲都用在封印天雷劍上。

“呼……”

長吐一口氣,默查了一下體內情況,莫求不由面泛無奈苦笑。

此時的他,能夠動用的法力,比剛剛來太乙宗的時候也不了多少。

而且天雷劍威力大則大了,卻無疑是個定時炸彈。

一旦失控,最先倒黴的就是他自己。

即使有條件的解封,使用一次,也是殺敵一千、自損數百。

且每次使用,都會讓法寶的靈性再次跌落,相當於浪費了數年的苦工。

好在……

此番前去巡山,他只是隨行醫者,應該極少會遇到需要出手的情況。

而且。

他也不是沒有別的手段。

定了定神,莫求折身來到放有蠱坑的石室,取出兩根長幡。

御獸幡!

“嘩啦啦……”

幡面迎風招展,朝下一卷,就把萬餘刀翅噬火蟻給收入其中。

原本空無一物的幡面上,也多出了無數密密麻麻的刀翅噬火蟻的猙獰圖案。

這些蠱物身懷劇毒,牙尖嘴利,能啃食靈物,飛遁速度也不慢,對付一般的道基修士,綽綽有餘。

想了想。

他又去了練習偃師造物的密室,從中取出一個足有丈許高的蜂巢。

這蜂巢之中,放有十萬傀儡蜂,殺敵不足,放出去探查情況卻是綽綽有餘。

最後。

莫求伸開雙手,掌中出現一根漆黑長幡。

閻羅幡!

輕輕一抖手中長幡,洞府周遭空氣當即輕顫,原本立於此地的九道烏光飛速掠來。

十方閻羅大陣!

這,纔是他的底氣所在。

翻了翻身上的東西,法器、神通、陣法、丹藥,一應俱全。

但莫求總覺着差點東西。

想了想。

他踏出洞府,朝着宗門萬寶閣而去,準備在最後的時間裡,淘換一些好東西,以備不時之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