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被封印了七百年的面具人

(爲白銀大盟隨機不能用加更,完成進度76/100。)

江依米呆立在原地。

這個熟悉的身影,讓無數情緒瞬間涌現。

許久之後,她才緩過神來,揉了揉眼睛。

許衛看着街道盡頭的男人,看着江依米的反應:

“你認識啊?故人?”

“嗯……故人……”江依米的聲音哽咽。

她內心有很多疑惑,爲什麼這個人會出現在這裡?

戴面具的人,一共有三個,白霧,林銳,大叔。

但每個人身上的氣息,都截然不同。

江依米永遠忘不了七百年前,有人將她從絕望和詛咒中帶出來。

許衛覺得眼前這個人很厲害,也許比自己還厲害,尤其是對方身上的氣息,讓他終於想到了熟悉感來自哪裡——

時空氣息。

戴着面具的人雖然看不見表情,但看到江依米的時候,眼神也柔和了不少:

“我能想到的熟人不多,百川市有一個,但沒有想到,百川市現在這麼熱鬧。”

“這裡的變化還真大,不是嗎?”

沒有人迴應,江依米依舊僵在原地,而許衛則依舊是觀察着面具人。

直到面具人忽然消失,出現在了兩人身前兩米處:

“不久之前……束縛的我障壁忽然解除了,我需要一個嚮導,給我好好講講七百年來發生的事情。江依米,你應該沒有忘記我吧?”

“沒……沒忘記……”江依米不知道該怎麼面對這個人。

見到了思念已久的人,喜悅反而不是最爲外在的情緒。

面具人說道:

“有什麼想問的,就問吧?”

“那我可問了,你是誰,來自哪?爲什麼你身上的氣息跟我這麼接近?我家小江怎麼哭了?你不會是就是她的前男友吧?”

“面具摘下來我看看?看一眼就行。你不會有什麼見不得人的秘密吧?”

“你怎麼現在纔出現,之前去了哪裡?不會是跟人打架受了傷吧?不對啊,咱們有時空力的人,怎麼可能受傷呢?”

許衛滔滔不絕的發着話,曾經話癆到讓白霧想要把這個人扔進高塔第六層,讓其毀滅。

所以江依米很知道,如果沒有人打斷這位話癆……大概他能一直說下去。

“許大叔!”江依米喝住了許衛。

許衛笑了笑,不再說話了,不過經他這麼一攪和,二人相遇的悲情氣氛沖淡了不少。

江依米明顯正常了許多。

倒是面具人,認認真真思考了許衛的問題後,對着江依米說道:

“還記得我給你說過我戴面具的原因嗎?”

“記得的……你說你長得太好看了。”

“哈哈哈哈哈……我還真是不害臊啊,哈哈哈哈哈哈……”

豪邁的笑聲傳出,許衛也跟着大笑起來,不知道原因,就是覺得不能輸了氣勢。

兩個活了七百多歲的老男人就這麼笑着,然後……忽然間笑聲停止。

因爲面具人,揭開了他的面具。

一張熟悉卻有些滄桑的臉出現在了江依米的視線裡。

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淚,再次奪眶而出。

江依米不管不顧的撲了上去,直接抱住這個人,大聲的哭泣起來。

儘管這個人臉上的灰色斑痕讓整張臉顯得極爲難看,彷彿一邊是人臉,另一邊則是毫無生機的死灰所鋪成。

但江依米還是通過輪廓,認了出來。

之前她就聽白霧提起過,關於林銳,關於初代……

現在她終於親眼見證了這一幕。

“不要哭,不要哭,我這不是回來了嗎?讓我想想……啊,我想起來了,那個時候你一定很難受吧?”

“明明最邪惡的校長已經出現,我卻忽然消失了……”

江依米哭的更加大聲,初代的眼神裡滿是溫柔:

“後來發生了很多事情……但我應該做到有始有終的,對不起。”

在融合病發作之後,初代沒有選擇回去找江依米,因爲那個時候,恰好出現了其他事情。

好在七百年過去,江依米已經不再是過去那個江依米。

林銳,初代,都是一個人。

對於江依米來說,今日的相遇,幾乎讓這些天所有的苦悶一掃而光。

許衛耷拉着臉:

“我應該在車底。”

江依米臉一紅,不再抱着初代:

“我……你……我……”她欲言又止,止言又欲。

初代也不急,好一會兒後,江依米說道:

“我,我該怎麼稱呼你啊,大叔?”

江依米還是理清楚了的,儘管林銳和初代是同一個人,甚至先後順序來說,是林銳在前。

但這兩個人,雖然有不少相似之處,卻終究是過着截然不同的人生。

“繼續叫我大叔,不過也可以叫我老k。我的故人們都這麼叫我。”老k重新戴上了面具。

許衛認認真真觀察着老k,作爲時回的擁有者,他很好奇,自己的時空力和眼前這個人的時空力,誰更強?

這個問題,其實老k也有思考。

不過江依米問出了另外一個十分關心的話題:

“你怎麼會……消失了七百年忽然出現?”

白霧曾經答應過,會打破那個循環。

難不成那個循環就這麼破了?

是白霧做到的麼?

老k的苦笑被面具擋住,隨後說道:

“這確實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我記憶裡,彷彿經歷了無數次死亡。但後來……”

在某個人出現以前,正確的歷史是這樣的。

初代在重傷將死之際,在井六的指引下,遇到了林銳。

於是臨死之前,將力量傳給了林銳。

林銳獲得力量,最終成爲了新的面具怪人,七百年後,在對付井五的過程裡觸發時空力,最終喪命於井四之手。

然後前往農場——成爲了老k。

老k又在死前遇到林銳,如此成爲閉環。

想要改變因果,無論阻止老k,還是阻止林銳,都可能讓整個世界發生巨大的變化。

“後來怎麼了啊大叔?你快點說,急死我了。”

許衛這幾天叨叨叨叨的,成功的讓江依米捕捉對話的速度變快了。

就好像一個人看電視劇,習慣了二倍速,忽然換成原速度,就會感覺格外緩慢。

老k說道:

“有個人對我說,我的宿命與另一個人的宿命形成了閉環,打破閉環的代價極其昂貴。”

“這個人……渾身金閃閃的,有時候我覺得老白就是個帶着光影特效的人,雖然並沒有。扯遠了,總之這個人就是很閃,那顆光頭也很閃。”

江依米認識的光頭就一個,但她的想象力,或者說所有人的想象力,都無法將錢一心和老k口中的光頭劃等號。

“然後呢?”江依米催促。

老k還是不急不緩的語速:

“這個人告訴我,閉環雖然難以打破,但因爲我最後的選擇,導致……這個環其實有一個完美切入點。”

“我見到了我的傳人之後,我就離開了,獨自找個地方,默默死去。”

“光頭佬告訴我,如果我死了,就是閉環,如果我沒有死……閉環就解除了。”

江依米覺得有點繞。

但是向來善於掌控時間的許衛聽懂了:

“妙啊!”

“確實妙。”老k也承認這一點。

所謂閉環,其過程首先是:自己的力量傳承給了林銳。

其次是自己與林銳分離,死去。

再然後林銳最終出現在了農場,以嬰兒的方式,成爲了自己。

最後自己又遇到了林銳……表面上,這是一個循環。

但實際上,這個循環並不穩定,有一個突破點。

老k見江依米不懂,便將七百年前,他見到光頭佬的過程,慢慢講解了一遍。

那個光頭佬當時對老k說道:

“如果你將力量傳承給了林銳之後,沒有死呢?”

老k對當時的對話,記得很清楚。

他命不久矣,忽然見到光頭佬,忽然聽到這些話,自然覺得不相信,也不可能。

“現在的我重傷難治……時空力都救不了我。如果我的宿命真如你所說的那樣……我改變不了這一切。”

“時空力救不了你,我救得了你。”

光頭說出這句話時那平淡的神情,七百年後老k仍然記得。明明該是口出狂言,但老k卻硬是聽出了一種“不過如此”“就這”的隨意。

“你是誰?”

“我是你故人之子白霧的朋友,將來有一天,白霧會需要你的幫助。你要答應我,你會幫助白霧。”

很晦澀的一句話,但老k感覺得到,這個人實力非同尋常:

“如果按照你說的,那麼接下來你所說的七百年裡,我就不存在了。而我如果沒有死……接下來的七百年,我隨便做的一件事,都會改變因果。”

光頭淡淡一笑,充滿了神性:

“的確是這樣的,在接下來的時間線裡,一直到我死去,如果在這個過程裡你出現了,甚至有人知道你還活着,都會導致因果發生改變,蝴蝶效應之下,很有可能會讓現實引發劇變。”

“所以處理的方法很簡單,從現在開始,你就當做你已經死了。我會將你流放到一個任何人也找不到的地方,你的力量一部分傳承出去,但在我的幫助下,終究會恢復。”

“接下來的七百多年,你將在我爲你找到的地方里安心修行。在時間未到之前,你是無法離開那個地方的。”

這種事情也能辦到?七百年前,老k可以算是最強大的幾個存在。

忽然見到這個光頭,他總感覺對方似乎過於誇張了些。

但光頭當時只是打了一個響指,殘留在老k身上,連時空力都無法驅逐的逆井氣息……瞬間消散。

“你不用質疑我的力量,在我跨越時空找到你之前,那個將你重傷的人,已經敗於我手。”

聽到這句話的時候,老k覺得很虛幻。

眼前的一切不真實。

就好像這個世界很扭曲,他可以接受很多奇怪的人,強大的生物。

但眼前這個光頭,畫風依舊超乎了他的想象。

井四被打敗了?

這種生物真的能存在?

如果真的有這麼強大的存在,還需要拯救自己?他一個人就可以解決所有紛亂。

甚至自己,老白,小魚乾,還有黑桃十,以及此前給予自己一行人啓示的存在……所做的一切努力,在這種力量面前,都彷彿一個笑話。

絕對的強大面前,彷彿一切都沒有了意義。

老k當然不會知道,世界意志這種東西,會匯聚在凡人的身上。

更不會知道,眼前這個光頭,無論多麼強大,都無法改變什麼。

夜空裡的焰火縱然絢麗,但它能做的,也只是證明其存在過。

熄滅之後,黑暗依舊。

光頭沒有解釋太多,隨後用行動向老k證明了——神真的存在。

此後的七百年,他的實力漸漸恢復,甚至超越了以往的巔峰狀態。

但七百年來,無論老k怎麼努力,他始終無法突破那片金色的空間。

始終無法前往現實的世界。

他很多次嘗試打破空間,嘗試運轉時空力,讓自己跨越到其他時空去。

但無論怎麼嘗試……最終都會回到原點。

於是七百年的時間裡,老k始終在這片浩瀚卻又枯燥的空間裡,不斷自我提升。

這無疑是一個煎熬的過程,就像無數惡墮被困在一個地方七百年一樣。

但老k的承受能力很強大,最終,他熬過了七百年。

當金色的障壁破開,世界已經變了模樣。

老k去了很多地方,其中包括燈林市。

燈林市裡只有無盡的廢墟,還有許多強大的惡墮,不久之前,燈林市像是爆發了一場戰爭。

老k沒有深究,下一個前往的地方,便是百川市。

於是最終,此時此刻,他與江依米相遇。

時隔七百年,自從在百川校園因爲融合病消失,江依米和初代面具怪人,終於再度重逢。

江依聽完整個事情,終於明白了裡面的邏輯。

只是這一切實在是令人難以置信。

許衛更是目瞪口呆:

“我知道這個世界有人可以使用本源力量改變時空規則,而不是像序列一樣被限制住某些能力……但是跨越時空七百年?”

“而且是精準的跨越……這種事情你瞎掰的吧?什麼光頭可以這麼厲害?”

老k倒是可以理解這兩人的反應,但這個話題,對他來說該翻篇了:

“我們應該有很多話題可以聊,作爲一個……下線了七百年的人,我相信這七百年來,一定有不少事情需要我知道。”

老k拍了拍江依米的肩膀:

“至於我的經歷,還是那句話,英雄永遠不死,江依米,我回來了。”

“現在,我需要知道這個世界到底發生了什麼。”

(後續劇情的爆點,在於上一代屠龍者和這一代屠龍者的集結,但有些地方還在整理,然後今天算是加更。今晚十二點不會有,但是明天會有兩更。)

第五十章:騎獅難下第二十八章:嶄新的高塔第一百七十一章:硬核的化敵爲友第一百八十章:井的本質第一百七十四章:怪談學校第一百二十二章:超級惡墮商人第一百章:惡墮聚會第一百六十章:再探人妻莊園第七十四章:能幫我把鍋寄靈一下麼?第九十三章:井五來襲第一百零二章:九級惡墮第七章:對白霧至關重要的人第六十六章:棗湖村之旅的尾聲第四十七章:村中之腦第五十一章:朱家小媳婦與湖中邪異第五十七章:高塔鎮御軍的秘密第一百七十五章:404的房間第一百四十八章:零號與井六的會面第二十七章:魔塔的第五十層第一百一十五章:拼圖碎片的秘密第三十二章:衝鋒吧軍團第一百零四章:旅行者第一百八十九章:通關問答區域卷末章:新隊長與新副團長第十八章:女兒國真相第四十章:救世主降臨第一百四十五章:大暴亂第六十六章:棗湖村之旅的尾聲第一百四十二章:阿爾法與井世界的關係第五十三章:動物園真相第一百七十二章:誠實善良的黑桃十第一百零六章:從一個英雄開始第一百零三章:侮辱性極強的那個人出現了第五十三章:動物園真相第一百七十七章:再度反攻,夢幻男子雙打組合(大章)第一百五十八章:賭場起源第一百一十章:帶白小雨和秦林出塔第一百二十八章:怕疼的白霧第六十二章:追獵者的真實目的第一百四十七章:方舟的創始人卷末章:新隊長與新副團長第五章:反審訊第七十二章:爆炸的負面效果第一百一十四章:無法入睡的夜晚第一百六十五章:英雄的傳承第九十一章:禁忌實驗與宴自在的第一道轉變第一百七十五章:404的房間第一百三十七章:總部大樓的檔案室第六十九章:紅桃K的叛變第四十三章:不要招惹有貓的浪人第一百章:萬相劫形第一百三十六章:兩個源頭第十四章:神秘的幕後黑手第一百九十五章:謝英傑的縱橫術第八章:上一代與下一代第一百八十五章:世間最強的瘋子第一百一十九章:監獄頭號帶惡人——白霧第八十七章:白·蓮花·霧第八十七章:白·蓮花·霧第三十二章:二號副本詭異叢林第四十六章:x川市動物園第一百三十四章:戴面具的故人第一百三十章:越獄第一人月末與年末總結第一百七十二章:英雄永遠不死第一百零四章:旅行者第一百六十六章:讓敗北飛一會兒(大章求訂)第八十七章:惡墮一樣的人第一百四十九章:怪談之間的內卷第一百六十一章:井二的物理超度第九十七章:毀滅前夕第二十七章:魔塔的第五十層第二十九章:真男人的覺悟第一百四十七章:方舟的創始人第四十四章:通關詭異叢林第七十四章:選擇帶來的好處第一百四十章:來自第六層的警告第一百七十章:美好的避難所第六十七章:只有柳虎不是二五仔的世界第八十一章:五九的黑幫之路第一百二十四章:越獄的關鍵第十七章:牽引輪盤與接引人第一百零六章:從一個英雄開始第四十八章:悲觀卻又強大的方舟製造者。第十八章:女兒國真相第七十九章:井六的手段第一百三十四章:末日時代的燈林市第一百四十三章:怪談之環第九十七章:扭曲已至,末日降臨第一百三十五章:黑金島的商人與碎片第一百三十六章:兩個源頭第一百一十章:帶白小雨和秦林出塔第六十三章:記憶與門第六十四章:藍色門第一百二十六章:九十年未有的兩軍浩劫(萬字大章)上架感言第二十二章:七宗罪之嫉妒第六十七章:宴玖失蹤案的關鍵第六十章:小魚乾的驚人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