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六十五章 興師問罪嘛?

“溼虎,這幾個人好像想吃白食耶!”

“你土豆絲切完了嗎?”

“.....”

土豆絲沒切完,小徒弟忙着洗鍋上油保養打蠟,可累了。

林愁一邊顛勺一邊就在走神兒。

從技術上來講應該屬於沒過門的老丈人來安慰被豬拱的白菜了...

不過,

爲啥每次見面冷伯爵都在捱揍?

這肯定不是我林某的鍋!

那麼,顯而易見了,他自己有問題。

人間自有真情在,林愁決定給冷伯爵弄點真材實料的——

李黑狗和黃大山那種二手渣渣都能高階,冷伯爵這種在黑軍混了幾十年的傢伙,天賦總不能太差吧?

當然這就涉及到一個問題。

黑軍和明光在培養進化者方面的側重是不一樣的。

明光側重的是實際戰鬥力,黑軍側重的是無限制技能。

畢竟虛獸這個東西,單一的物理攻擊和絕大多數高DPS普通技能根本不吃。

想去黑軍,首先肯定要有一到兩個關於水的拿手小技能,然後要對黑軍的歸墟之力有一定的適應性...

“曰,真想把踏波而行摳了送給冷伯爵啊...”

帝王蟹新菜先給安排上,鱟太也得跟上,然後...

林愁自覺用到海里的食材並不少,但這麼一看,開發出來的菜普適性還是低,除了極個別幾道菜,那些特殊效果對黑軍的人真不能算雪中送炭。

反正冷伯爵也不是真的來吃菜喝酒的,估計並不在乎這個,吧...

廚房外。

“我靠冷老大,你快吃這個,這個小鹹菜簡直了,這啥蘿蔔啊,感覺一定很金貴的樣子...”

“這拌飯醬才牛,這特麼是蘑菇?怎麼去掉毒素的,嘖嘖~”

“山炮,這是雞樅,八方樓老薛買這玩意都得按根兒買,根本買不到。”

“壕氣沖天”

“感覺老大賺翻了啊,我都想把這小子娶回家了,笑死,這以後不是想吃啥就有啥?”

“嗟,來食!”

眼見着冷伯爵的臉越來越黑,衆小弟口風一變,

“吃吃吃,吃得越飽,出手越重,以爲我們會上當?”

“他肯定是想賄賂咱們!”

“他慌了,他怕了!”

“...”

孃家客的最後幾個賞菜也端上來了,林愁拎着一罈子酒擱在桌子上,

“那個,伯父啊...”

林愁還是第一次叫這種稱呼,賊彆扭,而且這稱呼一出來眼見着冷伯爵胳膊上密密麻麻的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咳咳,那什麼,這是我親手釀的五彩蛇酒,今兒...今兒天氣不錯,不冷不熱的,伯父你就和兄弟們小酌幾杯吧,諸位在海防線守護明光,辛苦了。”

吸溜...

瞧瞧人家多會說,旁的壓根沒提。

再說我也確實挺辛苦的...

冷伯爵伸手就要接酒。

結果林愁忽然紅着臉一縮,很尷尬的問,

“對了,您和兄弟們,幾階了...”

一個小弟看見酒眼睛都直了,胸脯拍的砰砰的,

“俺們三階,俺老大四階!誒你幹嘛去...”

“他他他,他什麼意思!他咋把酒換了?我們是不配喝他的酒嗎?”

“這能忍?老大你吃飽了沒,咱動手吧!”

“好小子!!”

冷伯爵臉上的青筋在跳,拳頭攥的咯嘣咯嘣的——

我他媽這輩子是做了什麼孽啊,老子爲啥要帶這幫丟人現眼的玩意上岸??

現在不是內訌的時候,你們等回去的!

冷伯爵無力道,

“五彩蛇王酒,20萬流通點一罈子,非五階不可飲用,對等階、尤其力量方面要求很高,至今沒到五階喝了酒還沒事的好像只有一兩人,我們...等階不夠...”

小弟們傻眼了。

“五,五階?”

“這才幾年啊,明光現在平均水準都這樣嬸的了??”

“我靠,好誇張!”

“剛上來的時候我還琢磨,開這麼一小破館子的傢伙,哪配得上冷中將...”

“那也不成啊,老大,我看這位林女婿身上可沒半點本源輝光啊,就一普通人?”

“你是不是個憨批,整個海防線都知道海皇林愁的大名,上次打上門把咱城牆掀翻好幾公里,你居然不知道,特碼的當時你是在冬眠還是咋的!”

“.....”

林愁換了一罈子酒,又轉悠回來,也沒多數,

“拿錯了,是這壇纔對,伯父,我給你滿上?”

這伯父叫習慣了,還就意外的順口。

冷伯爵淡淡的嗯了一聲。

“噸噸噸~”

一碗清澈的酒液,芳香馥郁,看得小弟們眼睛都直了。

有人嘀咕,

“明光最好的酒不是溫家人釀的嘛,這...”

林愁接上,

“兄弟有眼光!有品位!清泉山確實一流,到時候我可以用清泉山做基酒試試,好了之後再給伯父和各位兄弟送幾壇過去嚐嚐。”

嘶~

這特麼哪裡來的大天狗!

想當年我第一次上我老丈人家桌的時候要有這覺悟的一半,還至於天天被罵的狗血淋頭?

冷伯爵不知道小弟們的想法,表情一冷,

“你之前就是這麼騙我閨女的?”

“阿冷哪有你好馬...咳咳,不是,我的意思是我纔是被騙的那...呸...我到底在說什麼...”

林愁破防凌亂。

剛剛那一波舔功就已經是林愁全部修爲的超常發揮了。

衆所周知,林老闆的情商是和力量值呈反比的——

而整個明光關於力量值這一塊擱林老闆面前,只能說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呵~”

冷伯爵看上去很嚴肅很正經,目光卻老是掐着林愁不注意的時候在一些個要害部位徘徊...

賊眉鼠眼狗狗祟祟,把林愁瞟的渾身冷颼颼。

好傢伙,該不會是想偷襲我這年輕人吧?

外面。

一羣進化者安安靜靜動作非常一致,通通都在扯着耳朵聽。

“這特麼可比跟洞房外邊聽牆根刺激多了。”

“我靠,隔着牆都覺得尷尬。”

“哈哈哈冷伯爵那幾個跟班可笑死老子了,他們是山頂洞人來的?”

“哪來的二百五嘛,一個比一個頭鐵,是不是在黑軍待太久了,上岸之前都不打聽打聽林老闆到底怎麼個情況的嗎!”

“不對勁,今天林子不對勁,這還是我認識的那個像鋼筋一樣的林老闆嘛,是不是有人擠號?”

“噓,別嗶嗶,我特麼都聽不見了!”

“有內幕!興師問罪啊這是!”

“來了來了,哎呀,我到底在期待什麼!”

“嘶,對味,這纔對味嗎,我熟悉的林老闆終於回來了啊哇咔咔~”

——————

上週腳不沾地的忙了六天,一個字都沒機會碼,把新書那點存稿直接幹光,然後一直在保持雙更,結果就把這本落下了,抱歉抱歉。

ε=(´ο`*))),我這個身體狀況啊,真是有點吃不住勁,人間不值得!

未完待續,先看看其他書:
第八百三十二章 新菜與大成的表情包術第四百五十三章 烏龍(下)第一百七十八章 快餐一條街第一百四十二章 送上門的第三百五十三章 微妙第六百五十九章 論黑心和幸運值的關係——爲新堂主輝煌灬小杰賀!第八百六十七章 溫大人的黑歷史第四百九十四章 光棍節特別篇(下)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糊邊特效第一千二百四十五章 月鍋第四百三十六章 鯨(上)第四百四十五章 臉面第九百九十六章 恐怕不行第四十五章 只存在於傳說中的美食!第六百零九章 可笑嗎第一千一百五十六章 火候第三百五十章 三蔥一面第五十章 戰斧牛排(二)第七百五十五章 嘶...第八百六十二章 ***第兩百一十四章 你紅了(三合一,很長)第三百零四章 領袖血脈(下)——爲新宗師橘色麥田賀!第一千二百九十五章 八生湯第三百零五章 誰的小秘密——爲新萌主等吻賀!第一千二百六十九章 護駕第九百八十二章 奢侈的玩具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看他怎麼躲第一千零九十章 不敢動不敢動第三百六十二章 天鵝湖(下)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山爺的劣質友誼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 容在下去打個劫第一百七十章 這酒,怎麼這麼烈?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生化武器(正式章節,本章免費)第六百一十六章 豆寶煲羊腩第九百六十八章 我給你揉揉?第六百五十五章 護,護駕!!第二百零九章 龍虎鬥(下下)第一千三百一十七章 重蹈覆轍第一千一百五十八章 你女兒真棒~第七百零二章 燜缸酥肉第五百八十九章 直播年夜飯(上)第二百九十章 野人第一千一百四十三章 被保護的哈什螞第一千一百九十九章 不怕賊偷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狼狽爲奸第三百六十二章 天鵝湖(下)第三十四章 霸氣你山爺(爲第一舵主?麻麻賀!)第二百五十一章 遊蕩魔的最愛(二合一)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被篡改的菜品名第八百四十九章 大寫的區欠第八百四十五章 可愛,想...第一百一十三章 大鍋飯的考驗第一千二百八十二章 真相只有一個第一百一十八章 瞅你咋地!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要務第八百七十一章 橫插一腳第一千三百五十二章 呵,男人第一千一百七十二章 被篡改的菜品名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我和她一起生的第四十二章 毛球的??第二百七十章 這是個蛋第二百四十五章 聽,心碎的聲音(爲新舵主卡俄斯德萊格賀!)第一百三十二章 山爺破階,大赦天下(上)第一百二十章 賺了!第三百一十五章 我叫你一聲你敢答應嗎第一千二百零二章 鹹魚第五百零八章 活見鬼(爲新掌門落日追浮雲賀!)第一百零五章 女裝王者第二百六十八章 你的許文強爸爸已上線(三更)第三百四十七章 樹立正確的戀愛價值觀(下)第六百四十二章 司空買藥第五百九十六章 飯間閒語第四百三十八章 鯨(下)第七百七十六章 亂了第四百一十章 碎靈第五百八十四章 石板椰子蟹第六百一十八章 匯聚第五百四十二章 暗算(爲新舵主我的兒子叫四季賀!)第四百二十五章 這是什麼操作第八百九十三章 這個鍋我們不背第一千三百一十一章 餃子第五百零五章 死就是這麼作的第六百七十七章 推論和正骨第九百四十章 大魚、小魚第九百八十八章 參花第二百零三章 山爺烤鳥第四百零六章 接招!(上)第五百一十九章 先吃爲敬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我當然有老婆第七百九十五章 我的箭呢?!第一千二百五十五章 我的歌單裡只有三首歌(中)第二百四十二章 靜坐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牢底坐穿獸第一千二百二十六章 領個雞腿解解乏?第一千二百九十六章 三菇浸魚雲第一千三百一十二章 茄砸~第九百五十四章 可能是因爲你醜吧第四百八十六章 老闆,我點菜(五更到!)第十一章 黑店第七百四十八章 這邊風景獨好,只是斷糧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