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7章 堂堂七尺軀,勿使污青史

“覆軍殺將如入無人之境”,前半夜林阡以武,後半夜林陌以謀。兄弟倆一明一暗輪番出手把木華黎折磨得死去活來,以至於向來臨大事談笑風生的他都難得一次愁眉苦臉……

十一月廿三凌晨的奇蹟扭轉,竟宏觀表現爲:蒙古軍和林阡兩敗俱傷,林陌率金軍坐收漁利!始料未及,情何以堪!

回顧一整個與結果南轅北轍的過程,雖然也有蒙古高手感到不齒,但作爲和木華黎的利益共同體,他們大部分都只能默默接受。

不像鯤鵬,時不時地會冷笑幾聲。不過此刻他忙着給木華黎裹傷,倒是沒笑,反而還心懷惻隱地低聲勸了幾句。然而在有心人的眼裡,這卻是更大的嘲諷。

“鯤鵬我忍你很久了!”蘇赫巴魯怒視久矣,率先發難,“現在充什麼好人!若不是你這禍首,我軍何至於此情此境!!”

“喲,你們自己技不如人,怎麼反成我的錯了?”鯤鵬氣不打一處來,只覺得輕聲細語沒好報、你們還是適合被嘲諷。

“鯤鵬,你少說兩句!”木華黎蹙眉,此番蘇赫巴魯畢竟斷了隻手,木華黎不得不護,再者,蘇赫巴魯罵得也沒錯,如果鯤鵬參與戰鬥,他們圍攻林阡未必慘成這般。

“算了,你差點壯烈,你說得對!”鯤鵬自知理虧,息事寧人,忍氣吞聲。

誰也沒想到蘇赫巴魯會蹬鼻子上臉:“軍師,別放過他!他就是林阡的新轉魄!”語驚四境,幾乎所有人都聞諜色變本能按劍,就連木華黎都身體一震:“什麼!”

“新轉魄出現的時間,和鯤鵬拜林阡爲師吻合!”蘇赫巴魯一邊指認,一邊殘手握緊輪盤,隨時準備要麼在鯤鵬認罪時施刑、要麼在鯤鵬發難時自衛。

“你腦子進屎了,我拜林阡爲師是爲什麼!”鯤鵬憤然拔刀。

“管你爲什麼,我只知你這幾日總在練刀,練他的刀!”

“練你爹的刀!”

完顏江潮和莫非趕緊一人拉一個,卻因爲各自都身負重傷而力有不及。

“都給我住手!教人看笑話嗎!”木華黎厲聲喝斥,潛意識裡夔王府還是外人,鯤鵬和蘇赫巴魯卻是心腹。

心念一動,木華黎趕緊說:“他不可能是新轉魄。”

鯤鵬面露喜色,蘇赫巴魯也不得不停止扭打。



早在驚鯢宰狗滅口、被戰狼三選一肅清時,木華黎就開始了對新轉魄的懷疑和初步調查。但出於對蒙古軍忠誠度的信任,他認爲新轉魄或許是內部的叛徒、但絕對不是近身的心腹。

因此,在突圍老神山的過程中,木華黎曾毫不避忌地、和心腹們一起分析“戰狼殺錯了驚鯢”,那個時間段,鯤鵬也在,鯤鵬是知道木華黎對驚鯢的“死”起疑心的。

“假設鯤鵬是新轉魄,那林阡也就會通過他知道我已對驚鯢起疑,如此,林阡怎可能還教洛輕衣從鍛爐谷回到我身邊自投羅網?”要知道,木華黎之所以料定林阡會派洛輕衣折返、繼而立即付諸二選一肅清,正是建立在“近身心腹都忠於大汗”的基礎上啊!這個前提,不該撼動!

“三哥說得對!如果我是林阡的人,洛輕衣怎可能還回來送死!任何情境林阡都不可能隨意犧牲他的麾下!”鯤鵬眼巴巴望着木華黎,感激之情溢於言表,一時忘機,言多必失,最後一句說得木華黎心裡一刺。

“也可能是陳旭故弄玄虛!他知道軍師的思路,故意反其道而行之!又或者,鯤鵬雖得知了,卻還沒來得及和林阡通氣!”蘇赫巴魯卻不依不饒要把鯤鵬往死裡釘。

木華黎愣在那裡。不得不說,陳旭能在林阡入魔的情況下把戰勢調成如今這般,確實是個不容小覷的謀才。

“蘇赫巴魯,你自己能置身事外?!”鯤鵬一急,被迫自救,“這些,你蘇赫巴魯同樣也能辦到!”無意中拉大了嫌疑網,他想說憑什麼一定是我,但卻教在場的心腹人人自危。

眼看爭論又要回到適才的扭打、可宋軍隨時會先於林陌的援軍冒出來,關鍵是莫非也可能因爲勸架而被連累……夔王心疼,不想再置身事外,便給了仙卿一個眼色。



“其實,要查新轉魄,不是沒辦法。”仙卿連忙上前圓場,“木軍師決定二選一肅清驚鯢以後,林阡再也沒給驚鯢派發過任務。這說明,林阡極有可能是在依仁臺部署的間隙得知了肅清之事。只要查那個時間點,誰和宋軍接觸過,誰就一定是那個報信的宋諜,新轉魄。”

木華黎點頭,這也是他的本意——當時,木華黎是存心讓大多數人知道他要親自殺驚鯢。因爲只有廣泛撒網,纔好教新轉魄鐵定能通知到林阡,從而調動林阡來救洛輕衣疲於奔命,最終墮入他的老神山“中度入魔”陷阱……

這個本意的最佳結果是:轉魄也慌亂暴露,林阡也沒來得及停止派發任務,驚鯢也以唯一身份落網;中等結果是:轉魄幫他調離林阡,林阡及時停止號令,驚鯢只能囫圇雙殺;最差結果是……不堪回首的現實!

一驚回神,木華黎嘆氣,搖了搖頭:新轉魄的範圍,終究是“大多數人”!雖然死得七七八八,但還是囊括了此地除了完顏綱和速不臺在外的所有人!!

在場的所有人,那段時間誰都和郝定、莫如有過短兵相接,誰都有機會去同林阡通風報信。所以仙卿的這個辦法,只能起打圓場的作用,完全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



木華黎卻不可能任由蘇赫巴魯引起的這段插曲中斷。開玩笑,如果沒提轉魄也就罷了!現實不能逃避,真有轉魄存在——難道要放任一個林阡的人存在於爲數不多的他之近身!

不過,不能靠扭打來判斷,而要靠思想來分析……

平心靜氣,抽絲剝繭,木華黎終於想到——“第一個時間點,心腹們都有嫌疑,第二個時間點,除了完顏綱和速不臺,所有人都有嫌疑。但還有一個關鍵的地方,只有完顏綱速不臺還有兩個心腹知道……”畫圈取交集,獨獨兩個人!

哪個地方?

答曰:通往老神山和林匪老巢的那條密道。

事關成敗,彼處比肅清之地還要絕密。行動之初,除了全軍覆滅的蒙諜,木華黎僅交代了速不臺完顏綱兩個領袖。待到身受重傷、準備撤退時,才又告訴了蘇赫巴魯和鯤鵬二人。誰料,郝定下一刻就精準出現在這條密道予以打擊!巧合得就像有人告密一樣!!

當然是告密!雖說洛輕衣被依仁臺肅清之地可能是轉魄靠細作的嗅覺自行識破,但這條密道,不可能是。它和那單獨一個地點不一樣,它當中包含了無數位點——整條路都存在千迴百轉,其間還遍佈沼澤瘴氣,非聽到詳細戰略之人不能識!

緩得一緩,蘇赫巴魯和鯤鵬才知道木華黎認真了,爭執不僅沒結束,反而正式到高(諧)潮,一個激靈,又再跳起來互咬:“那就是他!”“是他害我!”

“鯤鵬是藉口心情不好,故意臨陣脫逃!他事先收到消息,預知林阡要屠殺!”蘇赫巴魯又拿這一戰的逃跑說事。

“說得你沒臨陣脫逃過似的!蘇赫巴魯,我在七曜陣裡被林阡削光頭髮時,你爲何躲在封寒褲襠裡!怕不是顧念你家主公吧!!”鯤鵬秉承着人不害我我不害人理念,咬起蘇赫巴魯來比蘇赫巴魯咬他還兇,“你總說我拜林阡爲師,你比我潛入川蜀更早,誰知有沒和鳳簫吟幹過見不得人的勾當!”

“我他媽有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爭吵線略有傾斜,兩人都不敢廝殺激烈,然而卻水火不容,索性開始打王八拳。



木華黎痛心地望着這兩個心腹——

何時起,竟成心腹大患!?要我木華黎,迅速作出二選一的肅清!

事實上,還用再猶豫嗎,那個人,越疑,越像——

“鯤鵬。”他沒有去拉架,而是輕輕說出這個名字。

“啊……”鯤鵬心裡一涼,預感到了木華黎的取捨。

“依仁臺肅清的時候,我們都在繁忙,唯有你,一個人在喝悶酒,沒有旁人爲你行蹤作證。你說,你是不是在辨別洛輕衣的關押地點?”木華黎當然不希望鯤鵬是細作,論武功,論性格,他都更偏愛鯤鵬。

“我……”鯤鵬稍一不慎就被蘇赫巴魯打凹了眼,忙着反擊,忘記答話,像極了在搜刮肚腸。

“你還追問我說,‘我適才看到曹王府一些人和完顏江潮一起往北去,是想迎我們的哪個增援嗎’,從那時起,你就想打探速不臺的進攻路線了。你是那樣地怕我端林匪老巢……”木華黎先前一直坐着,此刻臉色陰鬱地起身。

“三哥,你想岔了,你就是恨我跟你說了那麼多割席的氣話!我,我只是憐憫那些老弱……”鯤鵬一旦抓牢蘇赫巴魯的殘手,趕緊自辯。

木華黎卻打斷他:“迎速不臺,我本打算帶你一起去,你卻說,你跟我不順路。當時,你分明是想給即將到場的林阡指路。”頓了頓,眼角悲鬱散盡,襲上萬分狠戾,“說什麼不順路,可你立刻就來了!”

“我……那時我是想去找封寒,跟他解釋!”鯤鵬苦於不能當着金軍的面說戰狼、封寒之死,“我舔不下臉,也不想求你,所以才說不順路,我真是想找封寒解釋!”

“解釋什麼?”完顏綱卻聽出問題來,這加速了木華黎的心虛和急迫:“你閉嘴!”時移勢易,現在更不能被金軍知道,就在他迎速不臺的節骨眼上,封寒被他滅口!

小曹王連忙配合,碰了碰完顏綱的肘,不讓完顏綱追問,意思是別人的內事你別管。

“難怪適才鯤鵬偷襲軍師!”“這小子張口閉口都是林阡,都是有利於林阡!”“本來軍師部署完美,就是他,一天到晚唱反調,干擾軍師決策,八成是林匪的人!”爲數不多的蒙古軍紛紛站隊痛陳,實則是因爲他們剛剛人人自危,現在逮着機會,當然黨同伐異。這當兒,鯤鵬即使力氣充裕,竟也打不過蘇赫巴魯,被他反壓在下,一拳一拳如雨點般落。

當然打不過,心灰意冷,光顧着彈淚,早已放棄了抵抗:

兄弟們,戰友們,全都不相信我?!這條路,來的時候,不是這樣的!爲何沒我的去處了!

“軍師,爲何還不殺他!難道是怕不能向塔娜交代……”蘇赫巴魯向來陰險,這句話看似輕描淡寫,實則卻扣緊了木華黎的脈門——

塔娜是木華黎的妹妹,所以,他和鯤鵬之間其實有姻親關係,這也是鯤鵬和他關係極好還時常沒大沒小的根因。

然而,此情此境,對準了木華黎先前笑戰狼的那句:“這都不殺?何時起你們女真人也有漢人那樣的盤根錯節、繁文縟節了?”

這都不殺?!笑別人,自己卻履行不了?那不可能!儘管木華黎本想給鯤鵬找藉口開脫,但受激衝動在內、強敵環伺在外,木華黎把心一橫,秉公執法,拋棄人情:

“他不開口,就是認罪。速不臺,行家法!”

第1571章 誰家吹笛畫樓中(1)第1619章 輕舟短楫去如飛第1368章 衝冠一怒爲紅顏第1322章 撥雲見日第633章 成大事者第660章 圖窮匕見第777章 誘生內變第249章 毒蛇險,詭絕難測,人間往事多第935章 陳範對壘第五十二章 無返林(1)第1016章 多少事,從來急第1425章 我醉君復樂,陶然共忘機第902章 舉刀到齊眉第765章 損人利己第五章 冰凝刀,撼風雲(3)第1751章 衡陽雁去無留意第1444章 相看父子血,共染城濠水第723章 金北老友第626章 家宅不安第1677章 死則死此,後退者斬(2)第582章 擂鼓備戰第1706章 一夕瘴煙風捲盡(2)第1429章 一曲狂浪歌,半世江海客第1851章 飄灑一身浩然氣第二百二十一章 天悉此戰,預見未來第1235章 少年心事當拿雲(2)第1511章 明察秋毫,不見輿薪(1)潞王第735章 關山迷霧第1703章 帷幄之妙,中權合變(2)第1468章 以身相許,以生相許第1887章 馬不知臉長,蛇不知自毒第1086章 我不入地獄誰入(1)第1803章 二人不看井,獨坐莫憑欄(1)第四章 小白龍.潺絲劍(2)第十六章 生一醉,死無怨(2)第1519章 回頭萬里,故人長絕第二百五十二章 琴絃斷,天作合第590章 金戈鐵馬第1030章 羣攻陣容第238章 礁石藏,暗流洶涌,處處潛巨浪第十一章 江洋道,小霸王(3)第一百四十八章 何故憐斷雁,自身亦孤鴻第九十一章 半山園.分道行路第671章 七星復現第1751章 衡陽雁去無留意第780章 笑繪殺戮第一百五十五章 西風緊,遺民墓第616章 語扼刀兵第1642章 風前之燈,川上之月(3)第787章 雨夜兇殺第560章 憾絕塵緣第552章 此廂誰傷第791章 生死相依第755章 天時地利第八十八章 塵埃落定木芙蓉(1)第1534章 撥亂反正,拯其將墜第1346章 浩氣驚山海,乾坤入陣來第745章 鳳棲梧兮第704章 欠命還命第720章 魂兮歸來第1881章 天奪壯士心,長吁別吳京第451章 生死全拋第315章 挽天河,洗膏血(6)青龍第597章 飛來羽檄第1619章 輕舟短楫去如飛第571章 附骨之疽第1826章 長江後浪推前浪(2)第一百三十五章 射月弓第240章 最有幸,莫過此生,左右盡知己第1124章 熱血染泰嶽,烽火照肝膽第961章 手上真章第三百三十九章 但願君心似我心(2)第677章 一瓢飲之第841章 如霧亦如電第932章 寧死不移第1300章 鬼迷心竅第1345章 孤館閉春寒,簫中斜陽暮第1014章 昔如沙,指間瀝第1221章 驟雨落,宿命敲第435章 一雪前恥第733章 錕戎劍斷第538章 夜戰陳倉(2)第932章 寧死不移第1101章 廿四年前小牛犢(3)第704章 欠命還命第901章 平邑驚烽火第1690章 烈日灼雪,疾風驅煙(3)第249章 毒蛇險,詭絕難測,人間往事多第1154章(17) 摩天VS月觀,鐵衣VS裙角2第963章 崮山佛山第1211章 再回首已百年身第1875章 山河入刃,氣撼天罡(4)第610章 蕩氣迴腸第1114章 仗義每多屠狗輩第1488章 動如逞才,靜如遂意第1015章 輪迴換,宿命牽第九十三章 敵人?故人?第481章 畫地爲牢第四十七章 天意如此第三百三十章 何以情癡縱情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