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四章 函谷關

長安邑,丞相府。

並不大的正廳之中,如今卻是擠滿了人。

帝國的大政皆由丞相府管轄。

除了趙爽自己的部臣與屬將,還有帝國之中一應的文臣與大將,也在這座府邸之中,參與了這場會議。

三川守李由來報,張楚叛軍忽然開始大批大批集結,看樣子,目標是滎陽。

一場大戰便要爆發了,急需丞相府做出決斷,如何調兵遣將,分派糧草?

趙爽緩緩而來,府廳之中早已經等待的衆人拱手行禮。

“見過丞相!”

“不必多禮。”

數十萬大軍向着滎陽而去,意圖染指關中。衆人本以爲趙爽現在還很急切,可如今他的臉上能見到的只有笑容。

聽聞張楚叛軍向着滎陽而來,趙爽好像很高興?

一時間,無論是趙爽的部署還是帝國的將臣,都很疑惑。只有張良等少數人,明白趙爽此刻所想,不過,都閉上了嘴巴,不曾多言。

在府中的秦臣,多爲軍中驍將,一如楊熊、蘇角、馮敬等將,都是世族出身的將領。當然,他們在原本的秦軍之中,並不是第一等的將領。

事實上,就算是如今在外統領重兵的章邯、王離、蒙毅、李由等將,在秦軍之中也算是後輩。

平日裡面對趙爽時,因其威望與資歷,這些將領心中是發自本能的尊崇。

只是現在,卻很奇怪。

楊熊走了出來,先是拱手行禮,而後問道。

“先前張楚叛軍攻城略地,陳勝那叛賊自立爲王,分置官吏,忙着安撫當地黔首,不曾興兵作亂時,丞相不曾發笑。爲何如今數十萬叛軍攻來,丞相卻是發笑?”

畢竟,在場衆人不是不明白此時面臨的窘境。

北河軍依舊戍守在北境,關中向着九原輸入了大批的糧草,制約瞭如今能夠動用的大軍數量。

羽林軍剛剛擴軍,關中能夠動用的軍隊不過三萬重甲、一萬虎賁和原本由趙高、胡亥訓練的中尉軍。

趙高訓練的軍隊,維持治安夠了,可要打仗,卻是不行,必須重新改編訓練,暫時派不上用場。

重甲軍與虎賁軍都是精銳,可與張楚軍的數量的差距實在太大。

李由的三川軍守城尚且有些不足,如果不進行增援,叛軍即使拿不下滎陽、洛陽這等大城,也必定還會深入三川郡,攻向函谷。

趙爽看着衆人,揮了揮袍子,笑得更加燦爛。

“若彼輩能安社稷,撫黔首,以定人心,乃爲長久之策,吾固憂之。今陳勝稱王不過數月,卻意發兵西來,所圖不過糧草錢帛婦人,吾無憂也。”

趙爽一言,這府中一衆愁眉的人都舒緩了些。可問題是,就算是這樣,問題還在,帝國軍隊要增援,還是有問題。

數量不夠,質量參差。

帝國內部的軍隊,如今正在經歷一個調整期。要整頓完成,還需要時間。

“楊熊!”

“末將在!”

“你率三萬重甲駐守函谷,切記,只守不攻。”

“末將遵命!”

“張楚叛軍之中,多爲草寇,各懷異心。關中形勝之地,叛軍久攻不下。吾料不需三月,叛軍必自敗也。”

趙爽並沒有下令增援三川,反而增兵函谷。看樣子,只打算做守勢。這雖然是妥當的安排,可終究,衆人還是對趙爽所說的叛軍會自敗的話將信將疑。

……

夜深露重,趙爽站在庭院之中,身着單衣,卻沒有立刻返回。

黑暗之中,一個窈窕的身影緩緩走出。

趙爽看着接近自己的人影,微微一笑。

“如何了?”

“虎符我已經給他了,用不了多久,他的軍隊便會到達三川。”

明珠夫人走出了黑暗,歲月並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多少痕跡,一如當年的模樣。她走到了趙爽身邊,低伏着身子。

趙爽的手摸着她白皙妖豔的臉龐。

“你的這個徒弟可是給我出了一個大的難題。你以爲她在陳勝面前所說的話,究竟本意如何?”

“田言雖說是我的徒弟,可卻是主上讓教的。她究竟是看出了張楚叛軍根基不深,若是一敗,必然鳥獸四散,還是認爲此時關中兵力良莠不齊,想要趁勢插主上一刀,還不好說啊!”

趙爽的輕撫讓明珠夫人愉悅,臉上流露着一絲癡迷,不過,終究明珠夫人不是常人,意志堅定。

“或許兩者皆有。主上應該小心,或許這丫頭還有別的招數。”

“別的招數麼?”

明珠夫人輕輕咬了一下,讓趙爽從沉思中迴轉。

月光輕撒,庭院寧靜,照耀着一對男女,蟲鳴聲起。

……

“朱家叔叔,你打算走了?”

田言看着朱家,神情中有些異常。

陳地繁華,可是朱家卻沒有留戀的意思。

他嘆了一口氣,有些心灰意懶。

“現在有些人,有些事,變得太快。與其在這裡享受榮華富貴,還不如浪跡江湖,逍遙山林痛快。”

“朱家叔叔可是爲了陳勝叔叔殺死了自己舊日的友人而不快?”

田言試探地問着,可朱家的心冷卻不只是如此。

“原本咱們的兄弟,都是爲了反抗帝國暴政,還天下安寧。可現在,他們奪下了大片的土地,卻早已經忘了當日的初衷,稱王作侯,魚肉百姓,比當初咱們憤恨的帝國官吏還要過分。秦法雖苛,可一衆秦吏尚守法度,他們卻是肆意妄爲。”

“那朱家叔叔準備去哪?”

“說來也是無奈,當初我在江湖上結識的一些好朋友,如今不少都在趙爽麾下。我若是想要和他們說說話,都不行。我想要離開,卻沒有好的去處。”

“朱家叔叔是神農堂堂主,麾下還有數萬兄弟。就這樣離開,陳勝叔叔必然不肯。不如以防禦南陽秦軍爲由,請命前去昆陽駐守。”

“昆陽?”

朱家呢喃了一聲,看着田言的面容,對方似乎懷有深意。

“阿言,你是不是……”

朱家的話沒有說完,田言便打斷了他。

“如今一衆兄弟都想要攻入關中,取得其中的財寶。朱家叔叔高風亮節,願意主動駐守昆陽,陳勝叔叔想必會答應的。”

朱家看了田言很久,最終還是答應了。

“屬下謹遵俠魁之命。”

第七百一十九章 潛龍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天地如局第五百二十一章 軍功第七百零七章 丟人兒第一百四十七章 蚩尤當年輸得不冤啊第四百四十九章 虎嘯第一百六十四章 我常因過於正經和他們格格不入第七百零五章 廿年約第七百一十四章 邯鄲變第五百九十二章 決戰第三百五十八章 風輕雲淡第二百六十九章 相聚第五百九十九章 殺破狼第七十七章 微操第五百六十七章 從學第四百六十六章 道理第四百五十六章 臨戰第六百九十章 北河軍第二十一章 我就辛苦一點第六百二十四章 鷸與蚌第三百七十一章 義正辭嚴第六百五十章 易水畔第五百四十二章 故人第四百七十九章 大義第二百七十七章 賭注第二十八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五百一十八章 初戰第七百一十三章 披甲門第三百三十一章 奴婢第二十八章 是可忍孰不可忍第三百一十八章 利用第五百九十七章 雲從龍第二百三十七章 天下之主第二百二十章 什麼叫專業第九十七章 這不是欺負老實人麼第三十七章 那一年第六百二十六章 六王畢第六百四十八章 執戟郎第四百六十四章 請教第三百五十四章 賤人第六百三十六章 想當年第二百五十九章 同類第四百一十七章 賭徒第六百一十一章 舊時怨第六百二十一章 風波起第六百一十七章 大姐大第一百二十四章 紮根第五百九十三章 死節第五百二十五章 八卦第六百二十七章 四海一第三百六十六章 漩渦第六十七章 縱橫第二百四十七章 周全第五百章 回首第六百三十章 小白毛第二百一十六章 鶴翼長蛇第六百五十八章 蜀山兀第六百九十一章 何自處第三百七十八章 未戰第三百零八章 拉手第四十四章 實在太弱了第一百九十八章 聯手第三百六十五章 出氣第五百五十五章 名號第六百零九章 撤副本第四百二十章 陣線第一百七十二章 休戰第六百九十二章 良家子第二百七十六章 內務第一百零七章 縱橫捭闔第四百三十三章 月氏第四百四十九章 虎嘯第六百八十三章 怏怏色第九十二章 我等勢取那廝性命第五百八十三章 設伏第五百四十七章 魯縞第二百三十九章 時間第四百六十九章 大浪第七十九章 危牆第四百零八章 商路第三百三十一章 奴婢第八十九章 你最好記住這個名字第六百九十九章 韓地王第四百七十三章 同路第一百九十七章 一會第六百六十六章 虞淵印第二百一十九章 決斷第十四章 真是勵志啊第三十五章 豪,所以橫第五百一十六章 邊騎第六百七十六章 何所依第四百零一章 領地第一百七十七章 帶預言家第七百一十九章 潛龍出第六百七十七章 三川守第五百一十五章 擴軍第三十七章 那一年第六百六十三章 天下定第六百七十八章 醉夢樓第二百六十六章 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