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三八章 入世

紅葉見顧白衣目光深邃,似乎明白什麼,眼中立刻顯出光彩:“大師兄,難道夫子是想讓我在民間歷練,他覺得我.....!”

“因爲你小。”顧白衣很果斷地打斷她的興致:“你是小師妹,那些瑣事不交給你去做,難道讓我們去做?”

紅葉一咬牙,狠狠瞪了顧白衣一眼。

“我這位大師兄是個文書郎,每天都有公務在身,爲國效命,自然抽不出時間。老二那個呆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讓他看着書院大門最合適。”顧白衣語重心長道:“你三師兄遠在太湖,手下幾萬人要操心。可是夫子吩咐的那些事,又不好派書院其他人去辦,放眼整個書院,除了你,似乎也沒有別的人可選。”

紅葉慢慢起身,微微躬身:“告辭!”

顧白衣卻是自說自話:“可是結果卻是歪打正着。”

“什麼意思?”

“書院一系,和劍谷一系恰恰相反。”顧白衣靠在椅子上,微笑道:“劍谷門徒要在武道上有精進,在與避世二字。而書院弟子要想進階,卻恰恰在入世二字。”

紅葉重新坐下,道:“避世?可是那位劍神一輩子似乎都在入世。”

“面上入世,內心避世。”顧白衣神情嚴肅起來:“只有入世,見識了人間,才能做到避世,若是連世間的七情六慾酸甜苦辣都不知,又談何避世?”

紅葉眸中顯出難得的恭敬之色。

“書院藏書成千上萬,包羅萬有,書院弟子自幼便要在書海之中修行,博覽羣書。”顧白衣道:“讀書人都以爲書中包羅萬象,讀書破萬卷,便知天下事。其實孤燈古卷,恰恰是避世,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身在書院,看似只天下事,實際上卻是不懂人間萬象。”嘆了口氣,道:“劍谷門徒初入門時,會讓他們遊歷世間,找到自己的喜好,等到擁有癡迷喜好,再避世修行,若能夠將喜好忘卻,就能有大精進。可惜人一旦有了喜好,甚至成癮,想要拋卻,那是千難萬難。而書院弟子入門便要鑽入書海,等到讀破萬卷書,便要行萬里路,可是有些人癡迷於孤本古卷之中,難以自拔。”

紅葉清亮的眼眸子滿是驚訝之色:“大師兄的意思是說,書院弟子只有走出門,才能進階?爲何夫子不明言?爲何眼看着書院那些人成天捧着古卷卻不讓他們走出去?”

“這就是個人的參悟。”顧白衣搖頭道:“爲師者,只是引路人,道路如何走,能走多遠,卻都是要靠自己。若是夫子說破,非但無益,反倒有害,甚至再無精進可能。”

紅葉恍然大悟,隨即蹙眉道:“既然如此,大師兄今日爲何要說破?”

“因爲你已經入世。”顧白衣含笑道:“今日你與我這樣一番話,和當初不管天下事的小師妹完全不同。你已經從書卷之中走出來,悟性已開,也就不必再隱瞞。”神情柔和,溫言道:“進入紅塵,感受人間酸甜苦辣,這對你的修爲大有裨益。夫子當初派去西陵,便是點化,希望能引你入世,你在西陵三年,和從前相比,全然不同。”

“什麼不同?”

“牽掛!”顧白衣凝視着紅葉:“你心中有了牽掛。”

紅葉淡淡道:“我無牽無掛!”

“既然如此,秦逍入京,爲何你會半夜去探望?”

紅葉一怔,顧白衣聲音平和:“換作當初的小師妹,絕不會爲了任何人半夜跑出書院。那夜你偷偷出書院,夫子一清二楚,也正因爲那一夜,夫子開始對你寄予厚望,很是欣慰。”

“我.....我不是探望。”紅葉眼神有些慌亂,低聲道:“我....!”卻不知該怎樣說。

“無論你有沒有見到他,那晚你既然出現在他樓下,就證明你已經有了牽掛。”顧白衣正色道:“牽掛便是入世,入世便有牽掛。紅葉,這並非壞事,讀萬卷書從來都不是自娛自樂,而是爲了入世。”

紅葉低着頭,沉默不語。

“你二師兄這幾年武道修爲突飛猛進,此番夫子甚至將【六陌】賜給他,這一切也正是歸功於他的大入世。”顧白衣緩緩道:“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這便是書院一系的道路,也是成爲九品宗師的必經之道。”

紅葉苦笑道:“齊家治國平天下,與女人何干?”

“其行在乎其心也!”顧白衣循循善誘:“當你真正擁有匡扶天下之心,便走上了九品宗師的正道。”

紅葉似乎明白什麼,站起身,向顧白衣恭敬一禮:“多謝大師兄指點!”

顧白衣正要說什麼,隨即眉頭一緊,右臂一揮,勁風拂過,桌上的孤燈頓時熄滅。

“有人!”紅葉迅速反應,低聲道。

“隨機應變!”顧白衣卻已經迅速飄身到牀榻邊,合衣躺下,而紅葉也如同鬼魅一般,閃身躲到屋角處,整個屋子一片漆黑,寂靜無聲。

夜色幽幽,院落後牆輕飄飄翻落進兩人,兩雙眼睛機敏觀察了一下四周,一人低聲道:“四師兄,姓顧的確定就在這裡。”

“你確定是他帶着太湖盜殺進城裡?”前面一人聲音細若蚊蟻,一雙眼睛如同毒蛇般向四周掃動,卻正是紅蜘蛛。

“是他帶人將那些士紳救了出來。”身後那人低聲道:“潘維行回到刺史府的時候,此人在刺史府外迎接,潘維行對他也很是客氣,由此可見此人的身份不一般。”

紅蜘蛛冷笑道:“長孫元鑫身邊的人太多,他自己的武功也不弱,找不到機會下手。既然這姓顧的身份不一般,咱們今晚直接取了他首級,如此也可以向師尊有個交代,咱們不至於無臉去見他。”

“四師兄,此事幽冥可知曉?”身後那人低聲問道:“幽冥囑咐過,王母會的人燒殺劫掠不用去管,但是咱們的人沒有他的吩咐,絕不可輕舉妄動。咱們要殺姓顧的,自然是輕而易舉,可是如果幽冥知道咱們事先沒知會他,會不會.....!”

“咱們來江南,是奉了師尊之命來幫他,可不是他的門人。給他臉就聽他兩句,不給他臉,他還敢動師尊的人?”紅蜘蛛冷冷道:“當日如果他及時出手,麝月也未必能逃離蘇州城,就是因爲他優柔寡斷,將一切事情交給錢家,這才導致功敗垂成。現在不是他追究咱們,而是他該如何向師尊交待。”

“其實幽冥也是擔心咱們一旦出手,會被朝廷發現端倪。”身後那人還是十分謹慎:“讓錢家站在前頭,咱們纔會萬無一失。”

紅蜘蛛語氣頓時森然起來:“十三,你是師尊的人,還是他幽冥的人?你若瞻前顧後,現在就可以離開,此事我一個人辦了。”

“四師兄誤會了。”十三急忙道:“四師兄但有吩咐,小弟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纔像人話。”紅蜘蛛語氣緩和下來:“我只帶了你來,就是給你立功的機會。帶着姓顧的人頭回去之後,見到師尊,我自然會爲你表功。”

十三立刻謝過,這才指向顧白衣的居室道:“方纔那屋裡的燈火亮着,姓顧的應該就在裡面。不過他剛剛歇下,估計還沒睡着,四師兄,咱們再等一會兒,等他入睡之後,過去悄無聲息取了他腦袋。”

“要殺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還用得着等他睡着?”紅蜘蛛不屑道:“取他首級,探囊取物一般。”並不猶豫,悄無聲息向那屋子靠近過去,十三見狀,也只能跟了過去。

兩人腳步極輕,到得後窗,紅蜘蛛手指輕戳,戳破了窗紙,貼近往裡面瞧,發現裡面漆黑一片,卻傳來勻稱的呼嚕聲。

“睡着了。”紅蜘蛛脣角泛笑:“我倒希望他醒着,看他睜着眼睛瞧見自己的腦袋被活活取下來,那才刺激。”眼眸之中已經顯出興奮之色,也不耽擱,輕輕推開窗戶,隨即穿窗而入,十三也緊隨其後,從後窗鑽進了屋內。

窗戶推開之後,月光便投射進去,依稀能夠看得清楚,紅蜘蛛目光落在牀上,見到一人正躺在牀上,發出呼嚕聲,卻是單手揹負身後,慢悠悠走到牀前,盯着牀上的顧白衣,脣角顯出邪魅笑容,竟是悠哉樂哉地在牀邊來回走了幾遍,並不急着下手。

“這樣殺他,沒有樂趣。”紅蜘蛛轉過身,見到十三直直站在自己身後幾步之遙,輕笑道:“十三,點上燈,叫醒他,我要感受他臨死前的恐懼,要看他乞求的眼神。”

十三直直站在那裡,雕像一般,似乎沒聽到紅蜘蛛在說什麼。

紅蜘蛛見狀,皺起眉頭,不悅道:“你沒聽見?”

“他聽不見了。”十三身後竟然傳來一個女子的聲音:“死人是聽不見活人的話,你要是想讓他聽見,和他一起去死就能聽見了。”聲音之中,一道曼妙的身影從十三身後緩步走出,十三的身體這才向前直挺挺撲倒,“砰”的一聲,重重砸在地上。

第二七八章 真兇第二零一章 風俗第一六零章 小馬伕第四零八章 道別第七一一章 斜陽軍鼓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一六一章 斷空堡第六零一章 惹不起的人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一一零章 突飛猛進第五二六章 多子多孫多福第一五九章 壞東西第一四零章 買命第五六七章 少監第五六九章 江南世家第三四八章 長街喋血第三八七章 蛇蠍第六六肆章 千軍陣中第三七一章 在京都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九十六章 守規矩第二十九章 殺雞儆猴第五二零章 君前奏對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三五一章 抉擇第四三九章 倉庫第四零四章 神秘大哥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一二七章 可憐人第一八六章 上賓第六二三章 煽動第七二八章 羣英會第六五四章 小機靈鬼兒第九十一章 幔帳後的寶貝第四一五章 誅殺第十四章 夜半鬼登門第九十八章 不是我的規矩第七零三章 人頭一百兩第九十四章 白虎第二二零章 真兇第一六六章 真相第四二九章 迷霧中的書院第二二四章 離間第五零四章 口空無憑第二七零章 畫個圈圈第三四二章 雙龍玉佩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六一八章 事出反常必有妖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五七六章 利用第五零八章 自認其罪第七三八章 入世第五五三章 茶館第一八七章 醉話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四二七章 姽嫿第六十五章 狼騎入城第二七七章 獨行盜第三九三章 鬥法第八十五章 兄弟鬩牆第四五四章 老總管第五八三章 泔水池第四十七章 隱忍第六九七章 天外飛軍第二一一章 兀思魯第七四零章 天地書院第一五零章 斥候第二八五章 雞肋第一三三章 翻雲覆雨第五七一章 癡情種子三當家第一五四章 追兵第三二八章 緊急軍情第三十七章 夜馬蹄聲聲第一六五章 堡汗第五九三章 紅蜘蛛第五七七章 一隻繡花鞋第六八四章 陀螺殺陣第二四八章 地府第二一八章 繳械第六五二章 公主的鄉下日子第二六七章 傷離別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六二九章 調虎離山第三二三章 警情第五四九章 任人唯親第三九二章 猝不及防第六七二章 彌補漏洞第六三二章 天羅地網第五九九章 久別重逢【求訂閱】第二八零章 乘風得勢第四零一章 無字牌第二零九章 匯通天下第四十四章 公堂第四二八章 怨靈第二七五章 命運分歧第二一六章 身不由己第六三六章 人間行第七一五章 局中局第六十八章 兇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