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你看看你們幾個!不是告訴你們了!這雒陽是天子腳下,你們到了雒陽,是龍給我盤着,是虎給我臥着!你看看你們這是做的什麼事情!”

就在之前剛剛爆發過一場鬥毆的酒肆外面,大漢的北部都尉劉豹,也是一臉兇狠得對着剛剛來到雒陽的堂弟劉鷹吼道。

就在劉豹的父親於夫羅死後,南匈奴被秦誼扶持的奇利所掌控,後來劉豹的叔父呼廚泉受袁紹挑動,站出來對抗秦誼身死後,南匈奴的治權還是沒能回到劉豹手中。

再後來南匈奴被切割成了碎片,劉豹終於撈到了其中一部的治權,只是還沒把手裡的權力捂熱乎,那邊漢軍卻是拿着屠刀把他們請到雒陽來享福。

無奈之下劉豹只能離開部衆,來到朝廷在雒陽設下的定居點,過上了非常不錯的生活。雖然這個生活條件,絕對算是這個年代的頂級享受,但是劉豹卻是一直渴望能夠回到美稷王庭,就像是一直在曠野之中生活慣了的狼,他是怎麼也不會習慣當一隻家養的哈巴狗。只可惜形勢比人強,劉豹來到雒陽,只能在夢裡面去回味着那廣闊的大草原。

在劉豹來到漢地生活了十幾年之後,卻沒想到,代替接受部衆的堂弟劉鷹,也是向割韭菜一樣被雒陽強制遷徙到雒陽來。劉豹一直沒有子嗣,現在這部落領頭人的位置又被傳到了另外一個堂弟手中。

現在劉豹也是看明白了,朝廷對他們這些“劉家人”可是非常提防,可偏偏他們卻是無可奈何,想要做出一番事業來,也就只能指望漢人自己內部搞分裂,殺個血流成河,要不然他們可是一點兒機會都沒有。

“大哥!你得給我們做主啊!”而捱了打的劉鷹也是繼續向劉豹訴說起自己的委屈來。

“你這有什麼委屈的?這次是你尋釁滋事在先,被打了就是活該!”看着堂弟還是一臉的不服,劉豹也是罵道。

這些年朝廷對異族人管理得是越發嚴格,和漢人同樣犯了罪,他們都是要罪加一等的,劉鷹這事鬧大也是對劉鷹非常不利,畢竟這事他們實在不佔理。

“難倒我們冒頓大單于的後代,就只能像只狗一樣匍匐在漢人腳下?與其活得這樣窩囊,還不如讓我去死呢!”當聽了劉豹的話之後,劉鷹還是有點兒不服氣,可真是不逞威風毋寧死。

“你也學過很多漢人的書本,不知道有句話叫做‘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嘛!即便是冒頓大單于,在剛繼位的時候也曾經隱忍不發,答應下來東胡王的各種無理要求。冒頓大單于尚且如此,劉鷹你爲什麼就不能忍下現在的一時屈辱!”也就在這個時候,劉豹身邊另外一個年近三十的匈奴人也是對着劉鷹說道。

作爲天之驕子,甚至把劉邦都給擺了一道的冒頓大單于,在剛剛繼位的時候,東胡王乘其立足不穩,遣使索要單于千里馬。冒頓爲麻痹東胡,不顧羣臣反對,將千里馬送給東胡王。東胡王得寸進尺,又提出索要單于閼氏(往後),冒頓左右皆非常忿怒,請求出兵攻東胡,但冒頓仍滿足了東胡王的要求。

東胡王認爲冒頓軟弱可欺,不再將其放在眼裡。頭上綠油油的冒頓則乘機穩固統治,擴充軍備,發兵突襲東胡,東胡猝不及防,東胡王被殺,其民衆及畜產盡爲匈奴所得,東胡遂滅。

被這人說了這麼一句後,劉鷹也是有些老實了,比起冒頓單于都遭遇過這些事情,他劉鷹遇到的屈辱什麼都不算。

看着這個人一下子便把暴脾氣的劉鷹給說服下來,衆人也是向他投去了尊敬的目光。這個安撫下劉鷹的便是劉豹的叔叔劉宣,整個南匈奴部號稱最有智慧的人。

這劉宣是匈奴單于羌渠的兒子,於扶羅單于的弟弟。年紀輕輕便拜鄭玄的高足,“東州大儒”孫炎爲師,是孫氏門下最優秀的弟子之一,算是漢化程度非常高的匈奴人。

後來正是在劉宣的輔佐之下,劉淵打着爲司馬穎復仇的旗號,滅掉了司馬越支持的晉懷帝和晉愍帝,建立了漢化的匈奴國趙漢政權,然後劉宣便成了趙漢的第一任丞相。

但這劉宣最神奇的地方還是他的壽命,雖然史書上沒有記載劉宣的生年,但如果他史書上的父親羌渠單于(死於公元188年)沒有綠油油的話,死於公元308年的劉宣可是經歷了三個世紀,活到120歲。

“叔父說的沒錯,我們現在鬧事情只不過是以卵擊石,讓整個南匈奴死無葬身之地,我們必須要耐心得蟄伏,等到機會後我們才能站出來幹一番轟轟烈烈的大事!”

和自己的叔父劉宣一樣,劉豹也是一個非常長命之人。同樣沒有記載生年的劉豹,他的父親於夫羅死於公元195年,而劉豹本人則是公元279年去世,至少是活了八十五歲,比劉宣的壽命正常不少。

可即便是劉豹如此得壽命,他也沒能等到漢民族衰落的那一天,直到他的兒子劉淵,纔等到了西晉的八王之亂,並且趁着這個機會滅掉西晉政權,翻身做了主人。

“劉鷹錯了!此後一定謹記!”聽了叔父和兄長的一番話之後,劉鷹也是非常誠懇得向他們兩人道歉,畢竟劉宣可是把冒頓大單于當年的事蹟都搬了出來。

“這次對……”只是就在劉豹的話還沒有說完,卻是突然間感覺到了一股殺氣。劉豹雖然久居漢地,但也曾經是草原上的一個非常優秀的獵手,那種對危險的感知可是非常敏銳,就在說話的時候,他感覺到有人正在惡狠狠得看着自己。

而順着劉豹的眼神,這二十來個匈奴人也是一下子發現,在他們前進的路上,已經多了四個身穿全身甲的武士,整個人的身體全都籠罩在鎧甲之中,甚至臉上還戴着少見的面甲。而這面甲上面雕刻着的紋飾,也是讓這四個武士看起來像是從地獄之中走出的魔神一樣。

一時之間劉豹突然間有種感覺,這幾個人戴着面甲,恐怕不是爲了保護臉,更多是不想讓人看到他們的模樣。

還沒等劉豹採取點兒什麼措施,對面的這四個武士卻是舉起了手裡的兵刃,朝着劉豹等人便殺了過來。

有甲對無甲,簡直是碾壓場的存在,劉豹也是當機立斷準備跑路,只是就在他想要跑路的時候,卻發現後路已經被另外四名面甲武士給截斷。

不只是這些穿着重甲的武士,還有五名穿着布衣的蒙面人在遠處冷冷看着他們幾個,這些人恐怕是爲了避免劉豹一夥逃跑在這邊盯着抓漏的。

“X的!跟他們拼了!”

劉豹的第一反應,是劉鷹在酒肆裡面得罪的那幾個人,可能是朝廷大員的子弟,這是過來脅私報復,也是馬上向自己的手下命令。

這劉豹身邊的也都是南匈奴的勇士,雖然身上沒有甲,但武器卻是有的,雖然一漢頂三胡,但他們二十幾個人還是有機會能夠跑掉的。

“鬼啊!”

只是剛一交手,劉豹卻是被嚇得肝膽俱裂,因爲他身邊在南匈奴中頗有名氣的勇士們,竟然連帶頭的面甲武士的一合都抵擋不住。

看着自己的叔叔劉宣,這個在史書上能活到一百二十歲的超級老壽星,被另外一個面甲武士活活砍死,劉豹也是喪失了抵抗的勇氣,只想着能夠趕快跑走。

只可惜,劉豹纔是他們的主要目標,還沒跑出去幾步,劉豹便被一名面甲武士用短戟砸翻在地。

就當劉豹掙扎着想要站起來繼續跑路,卻是又有臨近的面甲武士跑了過來,手起刀落朝着劉豹的腦袋砍來。

劉豹是被嚇傻了,竟然用自己的母語匈奴語向着這名面甲武士求饒,只可惜這名面甲武士完全聽不明白。

“這次可被劉鷹害慘了!”

就在盼望着這是一場噩夢的劉豹劃過這最後一個念頭後,他便什麼也不知道了。

第七十三章 登陸第三十五章 坐山觀虎鬥第二十七章 打死友軍除內患第四章 自己人第二十章 教練,我想學數學第一百一十四章 好人卡第一章 何去何從第三十八章 諸葛納妾第十一章 烏桓第十二章 小霸王的野望第四十四章 都得死第五十一章 煮酒論英雄第六十八章 禍事來了第七十七章 自毀長城第五十章 小目標第二十章 反董志士第九十六章 蓋棺定論第十二章 自古弓兵多掛逼第四十八章 做我兒子吧第三十七章 託孤第八十六章 停滯第四十二章 借汝頭一用第五十二章 少小離家老大回第三十七章 塵埃落定第一百二十一章 董卓的新馬骨第四十章 菊花殘第七十三章 抉擇第二十四章 BOSS第三十七章 勸進第三十四章 疾風知勁草第二十五章 生產事故第六十九章 攔路虎第十五章 暗樁第十七章 進擊的孫十萬第十章 賣國無門第九十六章 傳國玉璽第二十二章 三個臭皮匠第十二章 自古弓兵多掛逼第七十九章 火攻第五十三章 陣前數語第六十九章 烈女第五十四章 荀彧的郭姓朋友第五十章 條件第七十七章 自毀長城第二十二章 蔡邕的朋友圈第十三章 內應第三章 力士第五十六章 獨走第七十三章 登陸第五十一章 玩票大的第二十三章 馬鐙和高橋馬鞍第一章 演義裡都是騙人的第四十六章 給世家發福利第六十七章 別無選擇第二十八章 我們就是要搞事情第十一章 烏桓第三十八章 不排斥第四十七章 齊家第二十三章 被搶風頭了第二十八章 修長城第三十六章 霹靂之聲第三十八章 遍地狼煙第六十九章 江東第五縱隊第二十六章 王粲服了第六十八章 你也配姓劉第五十七章 有仇不報非君子第二章 周公吐哺第二十四章 統一戰線3第二十九章 真三國無雙第六十三章 折中第五十四章 鐵索連舟?第九章 真英雄第四十七章 牽招的重任第五十七章 善意的謊言第三十五章 兄弟反目張公祺第八十七章 網開一面第四十三章 虐菜第二十七章 鞠躬盡瘁賈文和第十一章 突襲雒陽第四十九章 胡笳退敵第七十五章 賈文和第五十四章 荀彧的郭姓朋友第九十二章 獨走第三十三章 和諧的兵與賊第二章 眼花了第一百一十一章 路見不平看熱鬧第五十六章 賭錢第十八章 商曜必須死1第一百二十章 跑官第二十三章 統一戰線2第七章 潰兵第二十六章 孝感動天數韓超第三章 新雒陽城第二十九章 真三國無雙第三十六章 常山國的抉擇第六十七章 好友第四十四章 攻防第三十二章 活菩薩第三十七章 義士第八十三章 樓船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