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自毀長城

“劉裕,你可知罪?”幽州大營之中,一臉奸相的朝廷持節使節桓玄,冷笑着對跪倒在他面前的劉裕笑道。

“臣對陛下忠心耿耿!怎麼可能會行如此大逆不道之事,還請天使明鑑!”

跪在地上的劉裕,卻是一副目光堅定的模樣,看不出有絲毫的心虛。儘管劉裕怎麼也沒想到,劉毅寫給自己的這封信竟然這麼快便被錦衣衛知悉。不過他早已將信件毀掉,自然是不怕有什麼事情。

劉裕的確沒有謀反的心思,至少現在沒有,因爲他可是當今天子一力提拔起來的。

就在慕容鮮卑和拓跋鮮卑做大之後,儘管朝廷兵強馬壯,但是在面對着這兩家人時,卻是老是被打得落花流水。

大漢的武器和軍備雖然厲害,但這些東西最終還是要靠人的,遇到一個不着調的指揮官,恐怕也是發揮不出這些武器和軍備的厲害來。

朝廷在幽並兩個方向的持續失血,也是最終決定讓當朝天子決定啓用在平定東南流民之亂中嶄露頭角的劉裕。

這劉裕雖然是漢高祖劉邦之弟、楚元王劉交的二十二世孫,響噹噹的漢室宗親,但他的老叔叔劉備已經淪落到賣草鞋的地步,劉裕也強不到那裡。

劉裕幼時家境貧苦,母親更因分娩後疾病去世。父親劉翹無力請乳母給劉裕哺乳,一度打算拋棄他,只因劉懷敬之母伸出援手,養育劉裕,才得以活下來,也是混了一個“寄奴”的小名。

劉裕長大了,也被視作是“輕狡薄行”之人,既無名聲亦貧賤,不被其他具名望人士看重,絕對是一個社會擼瑟。

如果不是當今天子對劉裕的提拔,劉裕可得不到現在的地位。劉裕可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歷史上劉裕曾經欠人三萬社錢,因此更是吃了官司,多虧東晉宰相王導之孫王謐器重,替他還了欠債。

等劉裕得勢之後,儘管王謐曾經投靠桓玄並在桓楚任高職,劉裕也沒有計較他的罪責。而昔日爲其債主的刁逵,同樣也是桓玄手下的他,就被劉裕撕了一戶口本。

所以劉裕對自己有知遇之恩的漢室天子,可是有着很深的感情,他可從來沒有想過要去造反。現在漢室朝廷餘威尚在,劉裕做這些事情可不是自掘墳墓嘛。

只是就在劉毅的信接到沒幾日,這邊卻是從雒陽又來了一批人,有兵部的官員,還有錦衣衛的密探,打着傳送旨意的旗號,把劉裕和他手下的一些心腹軍官全都控制下來,並且利用天子的詔書,將囤積在幽州的五萬大軍給控制下來。

儘管劉裕非常能打,但是有心算無心,對方又用出了朝廷裡面新開發的火槍,神勇過人的劉裕也只能束手就擒。

自從秦誼在二百年前點出火藥這個科技以來,又有着秦誼火槍和火炮的概念指引,經過二百年的艱難怕生,到了現在終於已經有了能夠用於作戰的火繩槍。在劉裕的幽州軍中,便有這麼一支總數在兩千人左右的火槍部隊。

訓練一個火槍手只需要幾天便能夠訓練得不錯,但是想要訓練一個優秀的弓手,卻要耗費好幾年。隨着火槍在大漢部隊中的大規模配置,劉裕也是相信這場戰鬥終歸是屬於漢人得勝。

“好一個忠心耿耿!你看看自己究竟幹了一些什麼!”使節桓玄也是冷笑着對劉裕說道,然後卻是掏出一沓信紙扔到了劉裕面前。

劉裕詫異得接過桓玄扔給自己的信件,翻看了一番也是大吃一驚,因爲這些信件亂七八糟的,有劉裕和好友劉毅、何無忌等人的書信,還有劉裕與一些相熟的朝廷大員之間的信件。但有一定很明顯,這全都不是劉裕書寫的。

再將這些信件的內容仔細一看,上面的內容卻全都是和這些故人們商量造反之事的陰謀。

“你們這是在冤枉我!”當看完這些信件之後,劉裕也是手腳冰涼,他知道自己這是被人給陷害了,忍不住便要站起來爲自己辯解。

“劉寄奴,這些事情還是到了雒陽,在刑部大牢裡面和刑部的人解釋吧!”桓玄冷笑一聲,不再搭理劉裕來。緊接着便有桓玄帶來的軍士,就要將劉裕給壓了下去。

“你們這是在自毀長城!”當被桓玄等人拉下去的時候,劉裕也是用盡自己最後的力氣吼道。

在劉裕看來,塞外的慕容鮮卑和拓跋鮮卑都已經成了氣候,都已經擁有了立國的資本,雖然滅掉大漢對他們來說依舊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但是大漢想要徹底剿滅這兩個國家也非常困難。

尤其是這兩個國家佔據塞外的廣袤土地,以騎兵立國,大漢軍隊的機動力比起他們來說還是差上不少。

想要對付這兩個鮮卑部族,必須要讓最優秀的將領來指揮這場戰鬥,而大漢最優秀的將軍是,就是他劉裕劉寄奴。

可現在,不知道雒陽朝廷是怎麼想的,或者某些自己的政敵,居然安排桓玄這樣憑藉着父輩蔭庇得勢的小人來陷害自己,如果換上一個水平一般,甚至是一個不懂兵事的人,很有可能便會把劉裕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優勢給敗壞乾淨,一旦出現大的兵敗,那可都是成千上萬條性命,也是由不得劉裕心中着急。

只是劉裕這一陣怒吼卻是一點兒用的都沒有,天使桓玄也是冷笑一聲:“還把自己比作萬里長城,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

然後劉裕便被桓玄帶來的錦衣衛給拉了下去,等待他的將是“正義”的審判。

望着劉裕的背影,桓玄又扭頭朝着他身邊的另外一名軍官模樣的年輕人說道:“道濟,按照皇命,現在的幽州軍就交給你來帶了!你雖然年紀輕輕,但也是打了不少仗的宿將,莫不要讓天子失望啊!”

隨着桓玄說完這句話,因爲劉裕倒黴而獲得這個機會的檀道濟也是趕緊站直身子,朝着桓玄行禮道:“檀道濟定不會讓陛下失望,爭取早日平定鮮卑之亂!”

第十二章 意外之喜第三十一章 何進遂高的憂鬱第四十八章 眭固白兔的憂慮第七十五章 兵臨城下第四十九章 沙龍第二章 周公吐哺第十章 洋垃圾第七十五章 兵臨城下第四十八章 招安第六章 百科秦誼詞條4第五十章 小目標第五十章 私貨第一百零七章 人渣淘寶第十四章 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第四十六章 抉擇第八章 扇不太動翅膀的蝴蝶第七十二章 三國配角演義——孫策篇第三章 原平秦氏第七十五章 石勒之死第五十章 友人第二十九章 胡毋班的自救第八十一章 轉進第七十三章 登陸第四十五章 議和第四十七章 醫佛的誕生第五十七章 聽診器第四十章 接盤俠的自我修養第八十三章 幽冀攻略第十四章 雞蛋不能放在一個籃子裡第三十二章 我的超能力是特別有錢第四十章 菊花殘第七十二章 百萬新娘第四十章 請叫我紅領巾第二十七章 蔡琰的謎語第五十一章 五德終始第五章 不知妻美秦文合第九章 日心第七十七章 我太受歡迎了怎麼辦?第八十八章 小人物之死第三十四章 滇亂第三十一章 佈置2第六十九章 江東第五縱隊第一百一十九章 蔡琰的請求第六十二章 家門不幸第五十一章 玩票大的第五十八章 善後第二十二章 藝多不壓身第十九章 簡體字第四章 臨別寄語第九十一章 雁門老鄉第六十九章 攔路虎第二十八章 媽媽,我想回家第九章 倒履相迎第十三章 王匡的任命第三十三章 we are伐木累第十三章 我不是TONY老師第六十九章 兄與弟第四十二章 辛皇后第五章 衝陣第十九章 一定要讓原平百姓吃上放心鹽第四十二章 術爸出擊第四十二章 平輿一日遊第二十五章 郿縣魯氏第四十六章 司馬仲謀第六十章 多年兄弟成翁婿第二十三章 統一戰線2第六十三章 腐儒第二十三章 運河第二十九章 孟德,你全家好嗎?第八章 忠義無雙張儁乂第七十六章 劉寄奴的崛起第三十七章 扯後腿第四十九章 裸官第六十三章 劉耷,你家祖墳被人考古了第三十九章 成氣候第一百二十三章 周公恐懼流言日第十一章 楊俊第二十五章 胡毋季友的憂鬱第二十五章 雪中送炭1第七十章 結交牽招第三十七章 伙食第三十九章 故人第五章 衝陣第八十三章 樓船將軍第二十二章 真香第八十七章 網開一面第三十六章 好像還能搶救一下第七十六章 劉寄奴的崛起第二十三章 被搶風頭了第十三章 我不是TONY老師第六十三章 女人何苦爲難女人第二十八章 修長城第十五章 暗樁第八十七章 截胡第八章 日食第四十五章 出使第二十章 大陵鐵礦第二十六章 愛乾乾不幹滾第二十三章 義陽王,你怎麼死了?第二十六章 越人永不爲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