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 代漢者當塗高

“陳興國!你們是要把我送上斷頭臺嗎?”

隨着房間的房門被打開時,季漢帝國的第二十任皇帝,也可能是最後一任皇帝劉楨也是忍不住發抖道。

“斷頭臺?”而聽了劉楨的話之後,負責看管劉楨的振遠將軍陳霸先也是愣了一下,他可沒像劉楨一樣看過《文合遺書》,自然不知道在另外一個位面裡,在歐羅巴大陸上有一種叫做斷頭臺的殺人刑具,有那麼幾個國王就是被資產階級們給推上了斷頭臺。

季漢帝國的十三任皇帝劉軒,絕對是後世值得大書特書的一位人物。

就是在這位皇帝治下,帝國從南美洲那裡弄來了金雞霜納,有效緩解了瘧疾的發病,此後季漢帝國在南方的發展非常迅速,已經將勢力延伸到整個中南半島,是那種吃下去並徹底消化掉的。

除了南方這個一直以來的老大難問題外,帝國向東佔下倭國列島,向西則是佔據整個西域三十六國,向北則是將勢力拓展到囚禁蘇武的北海。

倭國和西域都是實際控制下的,但從長城到貝加爾湖這麼一大片區域裡,卻只有後世的內蒙古區域在大漢的實際掌控中,剩下的地盤只能算是羈縻統治,畢竟大漢實在沒有這麼大的精力去管這麼大的地盤,只能交給柔然、匈奴等馬背上的民族來管理,分而治之。

反正大漢現在已經點出火槍的科技來,在剿滅慕容鮮卑和拓跋鮮卑的戰爭中,火槍也是證明能夠剋制這些遊牧民族,所以大漢現在對這些終將被掃進歷史垃圾堆裡的遊牧民族也是少了不少戒備。

但這些文治武功,卻不如另外一件事來的重要,那就是在劉軒的親切關懷下,大漢終於研製出了自從秦誼到現在二百年時間懸賞研製的蒸汽機,從此帝國也是踏上了工業革命的康莊大道。

因爲秦誼本人的原因,他對中國歷史的瞭解遠遠多於外國曆史。而中國,則是壓根沒有經歷過第一次工業革命,基本上是在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時候,努力補第一次工業革命和第二次工業革命落下的課。

然後因爲《文合遺書》裡面的疏漏,工業革命之後的發展也是逐漸像只脫繮的野馬一樣,脫離了大漢皇帝的掌控。

而爲了利潤能夠賣出絞死自己繩索的資本家,也是爲了更大的利潤,對季漢帝國的朝政有着進一步的需求。只是作爲封建帝王的劉家人,怎麼會讓這些資本家騎在自己頭上,雙方之間的矛盾也是日趨激。

起先,大漢的資本家們,其實並沒有想着讓大漢完蛋,僅僅是想在季漢帝國的基礎上謀求更大的政治權力,譬如說立法保護私人財產之類的。畢竟朝廷把某些資本家抄家後,把人家的錢全都拿到國庫之中的行爲,實在讓其他資本家心裡面犯嘀咕。

只可惜自劉楨前面的君王,都把這批資本家當成殺了分肥的豬,也是連這麼一個能夠安撫國內大資本家的法律通過。

再加上隨着時代的發展,也是生出許多新式的思潮,漸漸也是有了共和的概念,大漢的朝廷已經非常不穩定。

正是在這種情況下,廣大的資本家們也是聚集在原平秦氏的當代家主秦智身上,掀起了反對朝廷的這麼一個聯盟。之所以讓秦智成爲反對派領袖,也是有着歷史上的必然性。

秦誼三興大漢帝國,功成之後急流勇退,簡直可以媲美上古的三代聖人,更不用說他發明創造得很多東西,像是產鉗這樣的東西,更是澤被蒼生,簡直成了道德和智慧化身,在季漢帝國無數百姓之中擁有崇高的威望。

就像是歷史上的諸葛瞻一樣,每到朝廷出臺什麼好的政策時,百姓都會把功勞推到秦誼的後代身上,秦誼的直系親屬天生便是季漢帝國的士林領袖。

再就是秦誼作爲穿越者,在退出權力核心時,也是給秦朗一系留下了足夠豐厚的遺產。像是大同附近的煤礦,基本上都被秦家給佔了,秦家的歷代家主,都可以冠之以大漢煤炭大王的稱號。除了這些煤礦之外,還有着印刷業、羊毛紡織業、棉花紡織、茶葉貿易等諸多工商行業。

歷任新上任的天子在繼位讀過《文合遺書》之後,大多都給原平秦氏這個真正的血脈親人一番賞賜。

這三百多年下來,原平秦氏所擁有的財富已經是一個很恐怖的數字,儼然是帝國大資產階級的代表人物。

不只是如此,秦家的歷代家主都不是簡單的人物,因爲他們也有着一套閹割版的《文合遺書》可以看。

之所以是閹割版的,是因爲秦朗一系的《文合遺書》是經過劉成刪減的,少了很多歷史秘聞,但那些自然常識,卻是也能夠令秦家的人比普通人多很多見識。

更不用說刪減之時,也不知道是劉成的惻隱之心,還是沒看到,還是給秦朗一系留了不少好東西,比如說鄂爾多斯的煤礦,還有滇國的銅礦,都讓原平秦氏有機會做大做強。

除了自身條件夠硬外,秦氏即便是犯謀逆罪也不會被株連的特殊性質,也是能夠讓秦家人冒出了更多的反賊,來試探着帝國的底線。

那些其他的資產階級,不緊密團結在秦家周圍,難倒去投靠能夠恨不得把他們殺了分肥的大漢朝廷。

儘管如此,本來朝廷還是可以維持的,只是劉楨有些好大喜功,想要征服身毒,擴充帝國的版圖,只是這一仗在軍事上面雖然沒有什麼大的問題,只是卻最終稀裡糊塗得引發了漢帝國的革命。

首先這場戰鬥消耗了本來便捉襟見肘的帝國財政收入,甚至於連一些軍人的安置工作都無法順利進行,擠壓了大量的社會矛盾。

再就是這個位面的身毒,也是帝國工商業傾銷產品的一個去處,因爲漫長的征服戰鬥,造成大量的產品銷售不出去,引發了季漢帝國第一次較爲嚴重的經濟危機,造成大量小身家的資產階級破產。

每當有社會動盪的時候,總會有新思潮出現,原先的邪教沒有了,取而代之則是更加蠱惑人心的共和思想。

恰逢爲了解決軍費和後期建設身毒殖民地的經費,劉楨也是向國內大資本家索取更多的稅收。只是劉楨並沒有弄到他想要的稅收,卻是把帝國推向了萬劫不復。

沒能夠從劉楨那裡得到足夠多好處的大資產階級,也是鼓動起了一場聲勢浩大的叛亂。這場叛亂可以說是多點爆發,沒有明顯的東西或是南北之爭,很多過得不如意的人都想要通過這場叛亂改變一些東西。

甚至於部分官軍都是參加這次的叛亂,而錢袋子已經空了的劉楨,也根本不是手握着朝廷經濟命脈的大資產階級們的對手,最終被人打進雒陽,並且成了俘虜,他的命運將會有臨時執掌朝政的二百人議會投票決定。

負責看押劉楨的叛軍大將,前振遠將軍陳霸先便是過來通知劉楨結果的。這陳霸先出自潁川陳氏,祖先便是陳寔陳太丘。

不過因爲時代的發展,潁川陳氏早已經破落,陳霸先都是憑自己的本事混到現在這個地位。而在《文合遺書》中看到陳霸先名字的劉楨非常不喜歡陳霸先,最終試圖無望的陳霸先也是改投共和陣營,成了秦智手下的大將,帶軍殺進雒陽可有他的一份功勞。

雖然陳霸先不知道斷頭臺是什麼東西,但漢語就是這點好,就是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詞語,猜也能猜個大差不離。

於是陳霸先也是向劉楨說道:“陛下,臨時議會投票了,可能考慮到您是大漢正統天子的身份,最終以97票對96票的結果,保留您的性命,但是您的帝位也會被廢黜,爲防止您作亂,議會準備把您給幽禁來東海的小島上,初步把您定在上海港附近的桃花島上。那地方我去過,風景非常不錯,很適合養老!”

隨着從陳霸先口中聽到這麼一個結果,五十多歲的劉楨一下子彷彿衰老了十幾歲,但同時也是鬆了一口氣,至少命還在不是,他可不想像查理一世和路易十六一樣被送上斷頭臺。

“臨時議會決定接下來大漢將會是什麼政體了嗎?”在得知自己性命無憂之後,劉楨終於有了閒心去問起他的事情。

“臨時議會準備實行共和體制,由議會選舉‘塗高’統領天下,五年一屆選舉……”

當聽到陳霸先說起議會領袖的名字時,也是忍不住打斷了陳霸先的話:“塗高!?是代漢者當塗高的那個塗高嗎?”

“對!就是用這個來增強議會的合法性,首任塗高將會是原平侯秦公!另外陳霸先還請陛下到了桃花島之後自重,不要想着復辟什麼的,雖然終於皇室的軍隊還是有不少,但他們不會是議會軍的對手,到時候倒黴的將是天下百姓,而且說不準陛下也有性命之虞!”

在說完這句話之後,陳霸先便離開了幽禁劉楨的豪宅。而望着陳霸先的背影,劉楨也是想起了《文合遺書》中的一些記載,查理一世和路易十六如果老實接受下臺的命運,說不準還能活下來,但是因爲不老實卻是先後送了性命。

“共和制是歷史大勢所趨,我還是老老實實得吧!”已經失了勢的帝國皇帝劉楨,也是很快便接受下這個結果來,本來以爲能逆歷史潮流苟上一陣子的他終究還是被歷史車輪所碾壓,最後忍不住也是哭着說道:“朕的大漢亡了!”

第九十二章 身體是革命的本錢第一章 奴隸販子第七十七章 奪嫡第十二章 移鎮第二十章 網破第三十六章 相逢一笑泯恩仇第八十三章 幽冀攻略第十七章 打假第五十九章 打死友軍除內患第七十三章 傳承第三十二章 牽招的選擇第四十九章 胡笳退敵第六章 誠實可靠黃月英第四十四章 同是天涯淪落人第二十三章 統一戰線2第五十九章 打死友軍除內患第五十五章 裡面的綁匪聽着,人質已經被我們擊斃了第二十章 教練,我想學數學第七十八章 心腹第一百一十九章 蔡琰的請求第十五章 徹查到底第四十三章 傀儡的自我修養第十八章 圍城第三十三章 和諧的兵與賊第七章 偷雞不成蝕把米第十一章 楊俊第二章 路遇賊寇第八十三章 勇氣第三十三章 火上烤第一百零五章 這不是搜牢第二十章 教練,我想學數學第十一章 降漢不降曹第二十六章 董軍異動第十六章 劫收第三十章 鯤之大第四十八章 做我兒子吧第四十四章 同是天涯淪落人第七十一章 夷陵第一百二十一章 董卓的新馬骨第六十七章 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第五十一章 王澤的要求第三十三章 寡婦第六章 假縣丞第二十五章 郿縣魯氏第十一章 寶刀贈美人第三十七章 託孤第五章 高明廷第七十五章 兵臨城下第三十二章 活菩薩第二十章 網破第七十四章 叔侄第七十九章 火攻第六章 殉葬第二十章 反董志士第十三章 西遊第一百二十三章 周公恐懼流言日第四十四章 秘密第十章 賣國無門第五十七章 善意的謊言第三十九章 真名士第三十章 何進召見第二十四章 西線無戰事第六十八章 你也配姓劉第三十七章 截胡第四十六章 盟友第五十章 陳嬰舊事第三十九章 聲名狼藉第六章 百科秦誼詞條4第三十三章 和諧的兵與賊第三章 原平秦氏第三十三章 we are伐木累第七十一章 與虎謀皮第六十六章 似曾相識第五十四章 拜訪廷尉大人第十二章 意外之喜第十章 賣國無門第四十章 好男兒志在四方第三十章 對峙第五十章 抉擇第四十三章 收編河內第三十一章 袁紹的任命第二十四章 南都第三十六章 相逢一笑泯恩仇第六十八章 禍事來了第二十七章 融合第一百二十一章 董卓的新馬骨第七章 祖孫第一百二十三章 周公恐懼流言日第四十四章 攻防第一百二十二章 靈活的胖子第七十一章 賢婿第四十八章 眭固白兔的憂慮第十四章 遵紀守法秦文合第二十九章 胡毋班的自救第二十八章 媽媽,我想回家第二十九章 拍板第十二章 意外之喜第五十九章 誤會第一百一十六章 呂布有點兒煩第四十七章 醫佛的誕生